第39章 自毁
  • 白雾之上
  • 帝国之花
  • 4462字
  • 2022-05-05 12:28:11

高台;

苹果大小的水珠;

水晶所发出的灯光持续着照亮了幽闭的黑暗空间。

白昼的光调;

一直到现在,中间大致有三十分钟左右;

它不像老旧楼房的老旧灯泡一样,忽亮忽明;在强犟之末,随时要熄灭的脆弱。

它完全没有要暗淡的意思;

而高台之上驻住一片圆形的三层艺术石雕,形状酷似蛋糕店的三层夹心,无任何装饰,纹理是防盗网那样;

其底部凹槽之中嵌有一颗与众不同的紫色水晶,紫水晶的光芒能抵上十颗蓝水晶的光;好似一个小型太阳。

苏簌审视着平台与水珠,他没碰水珠,亦没有找到什么机关;

苏簌轻闭着眼睛,在脑海中勾画出整个石殿的透视图;

整个石殿的一切瞬间了然于心。

石台下有完全足够的面积,以安装特殊的机关;

两道柱子也有可能拉着整装待发的某种暗器;

或许是实心的;

苏簌看着那水球;

机关;是它吗?

而一边,顾思颖为光明所笼罩,脸上害怕之色已不存在;

这样的白昼中,即便是腐烂颓靡之气的可怖僵尸猛的出现在眼前,她也不可能感到害怕;

顾思颖这样想着,倒觉得有些无聊了;

石殿,她对这个地方的定义,空气不流通;石殿的空气没有外边好;带着点沉闷的感觉;

石画被她以俯瞰的视角仔细望过,除了石碑上不知是哪股远古文明文字她看不到;

一座封闭的宏伟石殿已经没有哪儿是没有发现过的了;

她心上的紧张早已经随着水晶亮起来的那一刻便逃之夭夭。

但还是不敢看右边的那座石像,即便是在光明中,他像个阳光下的刽子手!

苏簌伸出手,缓缓地向水球游探去;

一秒,两秒;苏簌徒然加快速度;一把将其握起,很冰凉,而又纯净,触感如液态的小雪球,苏簌几个手指陷入了其中,却出奇的没有沾上一丝水汽。

“你把它拿出来了?”顾思颖颇为吃惊:“让我碰一下”

她好奇道;

她伸出小手,触碰到水球上,猛的缩回,如坠冰窟的感觉让她本能而迅速缩回了手;时间仅仅在一秒之内。

她抬起眼望向苏簌,他不想像忍受极冷,反而很轻松,好像它只不过是一颗普普通通的水球,亦没有刚刚那种自己触碰到的冰天雪地之感。

顾思颖咬了咬嘴唇,她唇瓣润色透着淡淡的红艳之色;似乎要滴出水来;

她再一次摸向水球,这一次;则像是碰到了喷发中的岩浆,哪怕她没有触摸过岩浆,但她还是感觉自己碰到了熔岩。

指头在顷刻间融至烟气,断指往外渗着血液,割肉的疼痛感甚至没能及时传递回来,而在下一秒,这种种的痛觉,灼烧的刺痛立马传到脑子里;

“啊”顾思颖无法控制的叫了一声,她不敢去看自己的手;

然而痛觉在她的手从水球上放开的那一刻又消失了,像是没有来过,仿然如梦;

她看着自己的手,毫发无伤!

苏簌全神贯注的倾听着周围的身影,一点震动的声音也没有;

“你怎么了?”苏簌不解的问;刚刚一股变冷的感觉从水球上转瞬即逝,苏簌没有太在意;

他觉得顾思颖的反应太大了,水球是很冷,但也只是停留在溪水的冷,连冰块持续在手上发寒使之无法忍耐而不得不弃之的冷感都比不上。

顾思颖心中奇怪,指着苏簌手上的水球:“好烫,和熔岩一样!”

苏簌哑然,狐疑——烫!不是冷的吗?正要说话。

洪隆隆,高台之下一阵山崩地裂,发生了地震那样的震动——

苏簌站立着,上半身终是在振动下不得不屈服了;猛的一晃,苏簌便朝八边形的石墩撞了过去;

眼看要装个满杯,苏簌连忙握住了前头的相连的直杆;撑住,磨砂的质感;

顾思颖也然抓住了身后的直杆,蹲着;面目惊骇;起了巨大的波涛,身体不停的左右晃着,如同大海深处的小帆船,无依无靠。

苏簌不知震动要持续多久,令两人没想到的是,下一秒;

震动在瞬间消散;如同一阵风吹过,风走了,震动像幻觉一般,如果不是刚刚的摇晃之感还历历在目。

——真有机关?

苏簌都拿走水球不会触发机关了,却没想到;机关带着一分钟的延迟?

他思索着,好奇起来,构思着会是怎么样的机关;

但终归不是机关师,很快不再思虑里面的奥秘。

除非把里面的机关移动出来,不然光凭想象的……

顾思颖处在余惊之中,神色残留着几分忐忑。

她本想说什么,高台中央又开始了震动;

局部的震动,接着整个平台变化起来,它旋转着,四个角往内部缩进,成了个规则的圆形台面;

旋转停止,地底轻微的颤动,涌出一股子吸力;它像电梯一般缓缓沉下;

边壁鼓动,有什么呼之欲出;一阶阶的边梯围绕着圆环的空荡深;

彭彭彭~

一个个两米宽的石阶从深圆内边的高低突出;

一分钟之后,凸出的声音停止;五米之宽的如井地深洞中,环形如蛇地竖梯全部冒出;

一层层,一段段;皆有光芒,是一轮弯曲的箭矢;银色,光芒由其发出。

苏簌抬腿试探的点了一下石梯面,发现其面十分牢固,于是踩上去;

顾思颖本来也要下去的,却被身后的动静给吸引住了;

那是摧枯拉朽的巨响;守卫着高台的两座七米石像轰然倒塌,石灰如短云飞起;

只是昙花一现,就成了一摊最大大小也只有拇指分量的碎石堆。

——就像自毁程序一样,没机会了;

苏簌低眸打量手上的冷寒水球,水球与灌了水的气球触感相同;

不尽相同的是,水球没有外面的那层皮,仍能保持液态的凝结固态,液态与固态相生。

“自毁无法阻止”苏簌想,那个平台已经沉落地底;“阻挡的按钮”停留在了几分钟前。

“快下来”苏簌向仿佛呆住了的顾思颖轻喊:“上面……也要要坍塌了”

不出意外的话——

“好”顾思颖抬腿走下来;

前进在土崩瓦解的轰鸣里;当两人走到第二十九环的时候,上方发出一声盖下的闷嚷;

苏簌想到其上的石雕坠落了下来,盖在了环形梯之上。

到第三十层;

苏簌见到一抹自然的阳光;树叶间散落的光线;温暖的光色;

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开朗之感让顾思颖忍不住的发出一声叹息。

两人走出石梯,装饰成了山壁一部分的石门缓缓落下,凹进;

合起,再也看不出来有一道七米高的石门后,一切归于静谧。

苏簌的目光在手上的水球上;对其充满了好奇;

Decisions as I go to anywhere I flow

Sometimes I believe at times I'm rational

I can fly high I can go low

Today I got a million

Tomorrow I don't know

电话铃声忽然响起,苏簌拿出手机,发现它有信号了,于是接下;

“喂,哥”

“喂”里面传来喜不自禁的着急声;

顾思颖站在一边,静静的待着。

————

中午,骄阳似火;

光线火辣辣的烤着地面,树上蝉鸣的声音断断续续。

树藤爬满了梧桐树;风景树像卫士一般屹立在马路的两侧,徒增一抹优美的风景线。

这时的人们大多在吃饭和快要吃饭,饭后的三个情景中;

小区的运动器材,一片树木的隐蔽下;

老人进行着饭后的闲聊。

困意袭人,声音某个顶着熊猫眼的男子这会已经身心放松的睡下了。

苏簌家来了一群客人,其中一位;苏簌今天才认识,她叫乔潼卿;有可能是未来的嫂子。

顾思颖,苏簌才在医院做过全身检查,身体没有损伤;

只是顾思颖被检查出了轻微感冒,因而带回了一大袋药品,那时苏簌猜想是那次落水造成的。

两人在医院分别,虽然她表现出依依难舍,却还是迫于理智回了家。

叶雪,汐墨寒,白灵珊;可以想象,苏簌带着他们到家,进门的那一刻;

乔潼卿以为是苏簌与他和睦相处的三个女朋友的时候脸上那吃惊的表情;

苏簌走进门,在车上;

苏安就已经为自己介绍了乔潼卿,她的女朋友,所以见到本人的时候,苏簌已经对其有所了解,她很漂亮;

苏簌不明白应该喊她什么,苏安只是让苏簌叫她姐姐;

苏簌领着两三人走进院子,到屋里;

苏簌先叫了一声姐姐,三人不约而同的望着乔潼卿,她很漂亮,怀里抱着一只白猫;

苏簌在见到它的时候感到不可置信,脸上浮现出一丝吃惊;

一切都很符合金屋藏娇这个词语,苏安是提前回来的,并且叶雪并不知道她是苏安的女友;然后三人用异样的望向苏簌。

苏簌以为她们在询问称呼;

于是对三位脸上有黑眼圈,风情各异的美女同学;开口道:“她是我哥的女朋友,还没结婚,所以;叫她姐姐就行”

“哦”三人又一次异口同声;

苏簌去倒水,但乔潼卿却比他更快的做好了这一切;

苏簌问:“要不要喝什么饮料,有牛奶,酸奶,可乐,雪碧,橙汁”

三人看着她;

“不喝”叶雪嘴唇鲜红的说;

她们在通云山焦急的等待着,是为了知道发生了什么;

苏簌一头黑发不失飘逸的光泽,发型有些乱;

那种情况他可没心情对着水面摆弄好自己的发型;

汐墨寒与白灵姗的回答如出一辙,他们都等待着苏簌告诉他们;发生了什么。

好吧;苏簌关上冰箱门,冷气停止冒出;苏簌望了一眼白灵姗秀丽的脸颊;后者羞涩万种的低下头;

他对白灵姗也坚持着要清楚发生了什么而到自己家来感到些许意外;

苏簌在三人面前走过,乔潼卿坐在靠近窗台的单人沙发上;

拿着一本书,好奇的朝她们偷瞄着;一无所知的她想要弄清楚一些情况;

比如,她们是苏安弟弟苏簌的什么;

虽然苏簌介绍过她们是自己的高中同学;那么她们又因为什么来这呢?

中间发生了什么事?

“我要先上去洗个澡,只好请你们再等一会儿”苏簌扭头走上楼梯;

走廊中,打开门,关上房门;窗户是敞开的;清新的气息,久违的空间;

苏簌抚摸着自己的书籍,转身走向自己的衣柜;

从里面拿出一套折叠好的衣服,走进浴室;

哗啦啦的水声;

半个钟头~

苏簌擦着头发从浴室走出;

他翻开自己的背包,将一切物品一件件的拿出来,并摆放在了应该的位置上;

至于那颗水球,它在背包内部待了不短的一段时间;

不用担心水球会浸湿什么,因为苏簌明白其落叶有意,流水无情,行走万花中而不沾身的特性。

它与普通的水不同;不会沾到物品上;

苏簌走进浴室,把背包等衣服扔进了洗衣机;

瀑布河水干净程度仍然令苏簌印象深刻,但他还是觉得应该洗一下;

把背包侧袋的纸团扔进没有垃圾的垃圾桶;哗啦啦,苏簌洗了下手;

走出房间,他的头发现在只有不往下滴水的湿度;

苏簌不喜欢用吹风机;除非没有时间静静的等待头发自然变干。

苏簌穿着一件白色衬短袖;牛仔长裤,头发湿湿的;

三人在看电视;苏簌走在楼梯上;

三人顿时回头;

苏簌坐到了单人沙发上,谈话即将开始。

乔潼卿抱着邦邦站起身:“我上楼睡觉了,你们好好聊”

说着她便上了楼;

三人望着苏簌,这是白灵姗和汐墨寒第一次看见苏簌头发湿湿的模样;

似乎更帅了,一股出水芙蓉的感觉。

苏簌缓缓开口:“那天……

“我和顾思颖走在队伍的最后面,走到一个隧道般的路段时;”

苏簌这时停下抬头看了三人一样,三人都听的很认真;

“我们就迷路了”苏簌道;

叶雪嘟起嘴唇,问:“真就这样吗?”

另外两人没有说什么,汐墨寒是不想再问,只要苏簌现在平安就好,白灵姗则是相信了。

“是啊”苏簌诚恳的说

叶雪眼中聪伶:“为什么不打电话呢?”

“手机没电了”苏簌回答;

叶雪更是不信;又问:“那迷路后你们去了哪?”

“就近四处乱晃,直到第二天,才找到指示牌得以重新返回;”

苏簌做困倦的样子,不等叶雪在问什么;先声夺人道:“我想睡觉了,你们要睡吗?”

要睡觉吗?白灵姗的脸上升起两抹绯红;

“三楼还有房间,然后留下来吃个晚饭,到时候我让我哥送你们回去”苏簌看着三位为他担心很长时间的最甚着,目光扫过汐墨寒和白灵姗的面孔;

叶雪不用送,她住在隔壁;几步远而已;

对她们说慌实在是有……但苏簌还是这样做了;说出来的话她们只会更担心;对她们没有好处,还不如撒个谎。

白灵姗拘谨的答应:“好”

平时她并不是这样拘谨的;

“是你亲自主厨吗?”汐墨寒露出心动的眼神,且毫不掩饰;

苏簌笑着回答:“当然”

叶雪什么也没说;

苏簌领着三人到三楼上;这里的房客房都是空着的,一条古棕色的走廊将四个房间分隔开来;

房间的空间规格都一致,但布局不同;摆设也不同;

白灵姗进了第一个房间,汐墨寒在第二个房间里朝甜腻腻的说:“午安”

最后一个是叶雪,两人的友谊关系比先前两位都要长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