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大难不死的人

  • 白雾之上
  • 帝国之花
  • 4781字
  • 2022-05-03 23:20:25

苏簌沉默了,我会煮饭是这么令人吃惊的事情吗?

顾思颖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表现的太吃惊了,因为在她亲戚家,她的一个表弟,高二的一个学生;

却是连打扫卫生都不会做,更别说煮饭了;被惯坏了的一个人;

顾思颖有点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小口的吃着饭,顾思颖吃着香喷喷的饭,聆听着小溪的流水声;

“你吃过饭了吗?”

顾思颖想着,扭头看向苏簌,他的眸光直触水面;双眼并未聚焦,不知在想着什么;

他抬头仰望了一眼上方,在此地甚至看不到天空,颇有一种暗无天日的悲情。

苏簌扭头往这边一望,想查看她是不是吃完了;

见到她有点傻乎乎的目光,便问:“你看我干什么?”

“没有,谁看你啦?”顾思颖道,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否认;

自己是想问他有没有吃饭的啊,于是她又向苏簌望过去;

这时苏簌什么也不没想,望着一川清水。

“你吃过饭了吗?”顾思颖声音清甜;

“没有”怎么?苏簌看着她可爱的脸颊,你要给我煮饭吗?

恩……顾思颖把身后的背包放下;从里面翻了没几秒,拿出一盒粉色可爱兔子的饭;

借着手机的光芒,苏簌看见里面是白菜,红烧肉,素菜汤;

顾思颖大方的把盒饭递给苏簌:“诺,给你”

苏簌看了看,并非是表达开心乐意的笑着道:“算了吧,我不饿”

苏簌不习惯,接受别人的食物,更别说,粉色的饭盒,他不喜欢粉色;

顾思颖坚持要给苏簌;两三次推搡后;

顾思颖气呼呼的,而面孔还是十分可爱:“你是嫌弃我吗?我又没吃过,这是昨天为了爬山才新买的”

她弱小又委屈的声音道;

苏簌看着顾思颖,她一双多情,水汪汪的眼睛;

苏簌暗想,若是自己继续拒绝的话,她会不会哭?

苏簌接下,道:“我不吃红烧肉”

顾思颖一听,眼里泛出光:“没关系,我吃就好了”她一副包在我身上的模样;

苏簌看着手里的盒饭;

打开它,拿起一双两头螺旋合在一起的铁筷子;

顾思颖把手里的碗盒放到苏簌的盒饭旁,一个个的夹着红烧肉,一块,一块;最后顾思颖给苏簌的粉盒饭里,放肉食的那一栏只剩下几滴油腻。

两人开吃,苏簌用筷子夹一口饭,再夹一口白菜,再夹几品丝瓜;

脸上既没有浮现出觉得惊然的神色,也没露出不喜的神色。

顾思颖欢心的问他:好吃吗?”她一双眸子透出期盼之色;

“好吃”苏簌淡淡道,却也听不出是诚心的还是不愿伤她心的。

顾思颖相信他是真诚的;

半顷,两人吃完,苏簌将自己的饭盒外围擦了擦,用个袋子装了起来;

顾思颖也是一样的流程动作……

饭后;

苏簌拿出摄像机,灯光打开,在黑暗中拍摄着眼前的小溪美景;

那小型如长发的瀑布是第一个拍摄点;

苏簌调试着让摄像机的镜头缓缓的凸出,对准它,挂带落在了溪水上也苏簌也没有注意到,他身子向前微微倾倒;

咔嚓~仿佛是巨型的摄像机,以极近的距离拍下,瀑布下的青苔;

苏簌又拍了水下的鲤鱼,由于一有人靠近它们就会凑上来有灵性的在水中注视着岸上的来人;

所以苏簌拍下这一张照片的时候,就好像鲤鱼主动的在看着镜头一般!

最后,在顾思颖的询问下,苏簌为她也拍了一张照片,很可爱;

然后拍摄者转换成顾思颖,苏簌也留下了一张白衣的俊照留在了照相机之中。

过后——

顾思颖数着手指:“我们相互吃过对方准备的盒饭,还在枪击和坠谷安然无恙的活了下来,真是烈火试真金,逆境试强者,被幸运眷顾我们才能大难不死~”

“所以我们两个也算是患难之交,既然是患难之交,那我们也算是好朋友了”

她本是望着前方像是自言自语,这会冁然而笑,扭头望着苏簌:

“那我们重新认识一下吧,我叫顾思颖,双鱼座,家住诗悠闺兰大道”

顾思颖向他伸出自己的右手,白里透红。

苏簌望着她;一秒,两秒,三秒……

终于做出反应——

“苏簌,天蝎座,喜欢星空,家住地球”苏簌握住她的手;

过后,顾思颖的笑容很美满;嘟起嘴唇望着他:

“你以后会来找我出去玩吗?”

苏簌望着在光下撒着银光地溪面:不会”

顾思颖可爱的翻了个白眼,样子像是受了欺负:

“为什么啊,我们可是患难与共的同学啊,不是吗,还是你讨厌我?”

苏簌淡淡:“只是不想”

“你高冷的态度真让人不舒服”她真心道,然后凑近了点:

“你这样冷淡的与人说话,肯定不受女生欢迎的;但没关系”顾思颖拍了拍胸脯;

不受欢迎吗?苏簌不清楚这点,因为他并不在意这一点;

“但谁让我们是新交的好朋友呢?那等离开这个后我去找你好不好,然后去中心塔的商场那边,我介绍女朋友给你认识,怎么样?”

苏簌被顾思颖落落大方的样子弄笑了;

苏簌扶着下颚,装作郑重思考过,回复道:“我看,还是算了吧!”

“这又是为什么,难道你害怕我给你介绍的女朋友不合你心意,达不到你的审美吗?”

“我会给你介绍很漂亮很漂亮的女生的;”她信誓旦旦道,随之望着苏簌的脸,眼睛眨也不眨;

苏簌想,很漂亮很漂亮这个词,倒是不常听见。

顾思颖轻叹着赞扬着,你给人的感觉冷冷的,但,脸庞好英俊;

“你长的这么帅气,对女朋友要求一定很高吧!你想要什么样的女朋友”

如果是绝世美女的话,叶雪就算了,她有喜欢的人了;

恩……

她想着,认真的望着苏簌;

苏簌实在不想说这个;望着一边:

“你是不是忘了我们还在这山谷里了?出不出还说不定呢,怎么就说到为我找女朋友了?”苏簌望着她甜美的脸;

顾思颖笑容甜然:“我不是担心你嘛,难道你希望一直没有女朋友吗?反正有你在”

“我看你一点也不担心,冷静的很;我想你一定有办法带着我出去的;是吗,是不是?”她脸上没有一丝担忧;

苏簌看着顾思颖,他冷静的脸也看不见丝毫的慌张;像还在欣赏美景的途中——

“现在还不知道”

顾思颖信心十足;乐观道:“我相信我们会顺利的出去的,毕竟我们从……”

顾思颖抬起头,柳树遮住了上方:“那么高的山谷上掉下来都什事,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嘛”

她说完,问苏簌:“对不对”

苏簌同意,她嫣然一笑;

“那等我们出去,就……去中心塔附近的商场,我给你介绍的女朋友一定超乎你想象的漂亮”她脸上笑容明媚。

苏簌想无非就是去一趟商场,用不了几分钟,就说不喜欢便OK了;

于是答应了。

夜色微凉,顾思颖抱住自己;颇为瑟瑟发抖,苏簌将那件衣服披到了顾思颖身上;

顾思颖心里一阵温暖,对他道:

“你还挺会关心人的,放心好了,你女朋友的事情就交给我了”

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她一定会漂亮的超乎你都难以相信;顾思颖遐想着。

苏簌有些无奈:“我给你披外套就是为了你让你给我介绍女朋友吗?”

顾思颖没听懂:“那你还要什么?只要可以的话,我都会满足你的”她嫣然的说,一张可爱的脸蛋上透着清纯的气息。

“什么也不想要”苏簌的声音和小溪另一头吹来的风混在了一起。

顾思颖抿嘴,想了会;“你还有着无私的奉献精神”顾思颖说道;

“不是”苏簌道:“我可不想变的伟大”

“伟大不好吗”

“我没有这么崇高”

“我感觉你有”

“希望没有”

安静了一阵子;顾思颖问苏簌:“你……谈过恋爱吗?”

“没有”声音清淡如风;

恩……“我还指望你能告诉我喜欢一个人的感觉是什么样子呢”

“所以你没谈过恋爱?”

“没……”她有些羞涩的说。

“毕业前,我看见有很多人向你表白”

“我不喜欢他们”

恩~

“我听叶雪说你们同学六年,从初中到高中,你们的关系肯定很好,你是不是她的闺蜜啊?”

“不是”

“那是什么?”

“同学”

“叶雪?,你就没有追求过她吗?

苏簌摇头~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叶雪这么漂亮的绝色美女,你居然晾着六年都没有追过她!”顾思颖惊声。

恩~

唉~顾思颖惋惜的摇着脑袋:

“太可惜了,要是你早点追到叶雪的话”

她说罢,停顿了一会:“她说她喜欢的那个人我不熟悉,真不知道那个人好不好,长什么样子!”

她回过头:“你真应该追她的,她对你印象很好,她说你是一个擅长绘画,厨艺……”

顾思颖回忆着说:“温柔,帅气,爱看书,安静,梦想超脱俗世的文艺少年,她应该对你抱有很大的好感”

“是吗?”

“当然,她有写日记的习惯,还没毕业的时候,有一次,我洗澡出来的时候,看见她的日记本就打开平放在桌上,你猜我看见了什么?”

“不知道”

“真笨,我在上面看见了你名字”

“是吗”写我怎么这么惹她生气?

“你的反应真让人担忧,听见她的日记本上有你的名字,你不觉得开心吗?”

苏簌摇头;

顾思颖捂脸,叹道:

“算了,反正她现在已经有喜欢的人,就算对你有好感,也不可能和你在一起的”

恩;

又是一阵长远的沉默;

苏簌思考着,站起来,醒来睡了十多个小时的他浑身精力充沛:

“我们沿着小溪走,往下游走,就能下山”

他自信的说;

“哦”顾思颖望着眼前一片漂亮的溪水;还有点恋恋不舍的模样;

手机的光在水中,白的,水面上反射出白色的光芒。

顾思颖走上前一步,忍不住的用手触碰了一下清水;

冰冷的,好像冰水一般;

纯净的很,有什么触碰了顾思颖的手,顾思颖打着手机灯,在手中,几条溪鱼亲吻了她的手指。

之后,两人踏上回归正途的路;苏簌背着背包在前,顾思颖背着背包在后;

两人拿着手机,借着手机的光,相伴着小心翼翼的行走在黑暗之中。

在茫茫长夜中,唯有呼吸和不断的涓涓细水地水声陪着他们;

他们从一片片生长有果子的矮灌旁走过;几棵果树前走过;

一处泛白的细泉在山壁上流下;苏簌望着落泉,熟记在心,然后与它擦肩而过。

走了很长一段时间;依然是一片黑暗,在右边的石岸上;见不到灯光的影子;

半顷;苏簌停下来;

水声比之前大,不再是细细的流水声,一阵哗哗~像是巨浪,水声大了百倍~

“怎么了?”顾思颖拉着苏簌的手,在后面问。

苏簌用手机的光向前照耀而去~

一片瀑布显出来,溪水聚着;与九十度的直角倾落,飞流直下三千尺;

水声巨响,惊人的响;

苏簌往前走一步,朝下面望去;见识到眼前瀑布的顾思颖用力的拉着,担心道:

“你不用走那么近,过来一点看,小心一点啊”

苏簌的右肩边山壁上一棵壁上的树弯着,连着树枝的树叶落在苏簌的树上;

苏簌将手机手电筒的光源对准瀑布下;可见距离在垂直下十米;

苏簌听着瀑布坠落的拍打在瀑布下岩石上的声音;粗略判断了最终的高度——两百米到两百五十米。

但无论是判断高度的最低或是最高,那都是自己无法跨越的高度;

苏簌触摸了一下自己右边的山壁,山壁光滑的很;

要想下去只剩下一种办法——纵身跳下;

身体砸到被瀑布长年浇灌的光滑石面上,或者是水里;但坠落的两个地点,后果并无二致;

摔在地面上,水来不及散开,硬度与水泥地如出一辙。

苏簌想,幸运的庇护不会降临第二次,摔到什么软物上,恰好上面一片茂盛牢固树叶?

“此路不通”苏簌道,他将放弃这条路;

“我知道,你别站在石路尽头边缘了好不好,很危险的”顾思颖用力的拉着苏簌的手往后;

其实还有两步距离的;

苏簌看着鞋子前面一丛花灌,它们生长在石壁尽头上;而自己,只是站在了它们后面。

苏簌收回手机的灯光,往回走;见到顾思颖幽幽的眼神,眼里充斥着一层雾气望着自己:

“你不用这么担心,刚刚我离石壁边缘足有半米”

“半米还不够危险吗?”她气呼呼的说。

两人往回走一段路;

苏簌道:“我们要换一条路,新的路寻找起来有点难度,估计得花不少时间”

苏簌十分清楚眼前危险,却很冷静:

“刚刚我们走过这条溪边的路段都有果丛,还有果树,我的背包里还有两瓶水”

“三个面包,水喝完了可以去山壁上那丝细泉流下接,我们暂时还不用担心食物的问题”

苏簌说完,并没听见被自己握着手的顾思颖有任何回应;

“怎么了?”苏簌停下,借着手机的光看向她转到山壁那方的脸。

她的脸上带着生气之色;

“不和你说话了,你刚刚都不听我的,你站那么近会……

“山石那么滑,你偏要站那么近”苏簌听的出她的声音里含着哭腔;

半分钟过去;苏簌望着顾思颖我见犹怜的娇脸;

“别伤心了,再也不会了,不会站到危险的地方去看什么;离危险远远的”苏簌安慰她道。

顾思颖这才抬起头看苏簌;眼中掺雾,还有担忧苏簌的小生气,与因爱生恨差不多;因为担心而生气。

“真的”她的声音如银铃般动听;

“真的”苏簌说。

顾思颖抬手擦旋在眼睛里的“水珠”,害羞道:“不准看,不准看”

苏簌扭头往自己右边的看去,小溪流水,流水淙淙,从未停歇。

“你都不知道你走过去的时候我有多担心,哪里那么危险你还往前走,还用手机照着停留在那儿”顾思颖一双眸子幽怨的望着苏簌。

恩;

顾思颖长松了一口气;

“我背包里还有……

她愣住了,因为她看见前方,一双幽绿的眼睛!在黑暗中发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