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坠崖

  • 白雾之上
  • 帝国之花
  • 4285字
  • 2022-05-03 23:05:47

“Have you rested?”(休息好了吗?)

熟悉的声音,是山脚下那个金发男子;

“OK”这是另外一道声音,亦从里面传出,为苏簌所听见。

“Let's go”(我们走)

“有毛毛虫!”顾思颖失声尖叫的跑向苏簌;一步,两步;

那是一株形像毛毛虫的果实;挂在树枝上,由叶片包裹着顶端,尾部垂落。

顾思颖向自己跑来的时候,苏簌听见人高大树丛里,声音戛然而止,咔哒~

苏簌敏锐的听见里面传来不止一声,打开枪保险的声音;

苏簌确信自己没有听错;

“快跑”苏簌拉起顾思颖的手,她才刚跑过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苏簌拉着顾思颖飞奔着向左边跑去;

右边是枪支打开保险的声音;所以铁定不能向他们那边跑;

奔跑中的顾思颖十分茫然,心里悄悄想:“原来你也害怕毛毛虫吗?”

彭~

第一声枪响,顾思颖脸上瞬间浮现出惊赫,犹如受惊的小鹿;

那颗子弹打在顾思颖的腿边,打在杂石和树杆之间;

在身后的树丛间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动;

苏簌更加快了速度,在万木万石之间如履平地,但顾思颖显然跟不上这样极速的奔跑,呼吸加快;心跳加快。

彭,不是枪声,苏簌踏进了一片藤壶似的地面,没有石头,一片青;亦然没有可支撑的苏簌脚步重量的物品,像是个陷阱,

挂藤长在了山谷的裂缝之间而右旁的谷缝,也是这条谷缝最后三四米的的尽头;一棵根部在谷缝内爬出的极度弯曲的树挡住了它;

以至于临近的时候苏簌没有发现已经要一脚踏进的藤壶根丝草地是生长在裂成两米宽的谷缝上,并覆盖了它的草地。

落空感,摇摇欲坠;向后倒,头部以擦肩而过的划过山缝边地硬石,幸运的只碰到了叶草;一丝露水划上青丝,冰冰凉凉的感觉。

由于是大迈步,所以是仰面的坠;

整个身体不可逆转的坠向谷底,在坠落前苏簌松开她的手,可无奈她竟死死的抓住了自己,回头一看,她以为自己要抛弃她;

顾思颖眼中满是我见犹怜的娇色,她很害怕,害怕背后神秘的枪声,更害怕自己在这样的情况中被牵住自己的人抛弃。

其实想想,也知道不掉进山缝的亦不一定就能活着,因为身后持枪的人正追来。

一片黑暗,山谷之上透露着一丝丝光亮,为奇装的,花草树根状的阴影遮住了大部分的森光。

两人齐齐坠落至越往里越宽的大山谷;

坠入的口子越发的渺茫,只剩下一条细到不着边的长缝;

岩石无法探查出颜色,其轮廓棱角不平,显示沧桑的轮回。不屈不挠。在尘世,独显张扬,凹凸不平,陡峭如崖;

没有碰到山谷两边的岩石主要得益于山谷越往深处越越发宽大的特点;

如同在飞机上跳下,风儿划过耳畔,空灵,幽幽,意识忽然模糊。

不到几秒,露出一个大窟窿的山缝旁边,树藤被扯出了一个大口子;

四人背着一个空荡荡的登山包,穿的紧严密合,只露出一双眼睛,摩托头盔式的,下颚与额头被整个保护住;

他们的登山包后有着几桶类似两排油罐子的助燃气;背面似乎是牛皮质的。

几人手持长枪,低头朝幽不见底的黑山缝缝地望去;

深度骇心动目,他缩回脑袋,朝一个全副武装与自己一模一样的同伴发出质问:

“Don't worry about them. We're leaving, and we didn't say anything about a-pole action, John. I don't understand why you're shooting”

(不用管他们,我们就要离开了,况且刚才我们也没说什么有关行动的事情,约翰,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开枪”

“I'm sorry. I'm a little nervous”(很抱歉,我有些过于紧张了)

金发男子看着他,没再问什么,身上科技与机械感十足的他抬起右手,看了眼时间——十一点三十九!

“It's almost time. Get up there”(快到计划的时间,赶紧登峰)金发的武装者扭头扫了一眼三人问道:“Where's Jack?”(杰克在哪?)

“In this”四人的后面传来声音,武装的像是未来战士的他右手提着一个正方形的箱子,左手捏着约翰射出去的银色子弹。

“go”金发男说罢,朝背后山壁,一棵粗树的树冠抬起手臂,袖口猛的一抹长箭连着钢线射出,到树上;

他飞入树冠之间;几人相继消失在山缝旁。

两边的石壁上长满的翠绿的山树,不知名,形如花簇一般蔓开;

装饰了深褐色,又泛着一丝丝白色光泽的山壁面;

两不见其顶宏伟石壁夹缝间,却有十米一之宽;

光色惨淡,犹如初白,天刚刚苏醒的时候,石壁边的石草和石壁上的石花,左面一个占据了三四米的山石形状千奇百怪;

像穿着绿衣卷缩身体的巨大熊猫,又像是一个兽蛋,右面靠近石壁;

两者中间有一条毫米的细缝,山岩之上的树丛也枝叶如同一般拂尘,打在巨石的仰面。

巨石底部,被阻挡了水路的小溪自右边绕过巨石弯曲而来,溪水潺涓,流水淙淙;

两侧的石岸在两壁之间夹杂着,形状好像狗的牙齿一样互相交错;奇形怪状的;

清澈的四米小溪清澈见底,石床底部的水藻碧绿极了,泛着清光;

七八颗大小不一,最大在水桶那般无二浮满苔藓的石头坐落在小溪中;左一颗右一道;

加大小溪前进的阻力,它打在绿石边壁时形成反流;

像是小的波涛那样;透明的水反流是白茫茫的,似乎有了颜色——白,白雾状的水持续的出现在水流与绿石之间,又归溶于水。

石床的石头颇为起伏,其中一处较大的起伏在高度在半米左右;

如同一台石阶,自石床上方流下来地溪水形成小型瀑布,透明丝线状,瀑布中有仿佛溢出清凉的深森蓝色;

如同女子的长发直直垂下,透明的长发;

小溪边灰白色地石岸上一颗颗柳树如同年暮的老朽,佝偻着腰身;

青色的缠结胡须飘在小溪清澈碧然的水面上;

几株茂盛的青草丛与柳树相辅相成,为清冷的石岸上带来几抹绿意。

溪边的光色时而透出阴森绿,时而透出深夜的漆暗,游鱼栖身在清澈的小溪中;石床上遍着一处有一处的绿苔。

山壁间地小溪源远流长,看不见边——

凉凉的感觉,叶片轻抚着双眼;身下靠着什么软刺团般的物体;

巨叶摇摇晃晃,马上要折腰的感觉;

从昏迷中醒来,只感觉是睡了一场甜美的长觉;神清气爽;“我没死!”

背包还在苏簌的肩上;

苏簌一动,坐起来,过山车的刺激感直逼眼底!而右手则传来一阵软绵的触感,自己的手与之十指相连;

两人同时从不知名的救命纫叶上滑下;

苏簌从山壁上的树叶间滑了下来;

两米高,苏簌用力抓住顾思颖的是手,她很轻,在头快要砸到一处菱角明亮的石头上时被苏簌速然的抱住。

她轻闭着双眼,还处在昏迷当中;她熟睡的样子,长长的眼睫毛微微垂落,好看的眉,眼,五官,可爱又漂亮。

鞋子沓到了灰白的石岸上;由于惯性,苏簌差点一脚踩进一米多深的溪水中,不过还是稳稳停在了溪边;

只是一颗小石子却没那么幸运的砸入了溪中;

几条静游在水中的几条五十克鱼儿不退反进;

一阵激水在水上冒出了花的形状,几条肥瘦相差无几的溪鱼见到有人,傻傻的凑了上来,似乎在打量着他;

苏簌看见脚底石床边围上的黑鱼轮廓,只感惊奇;

抬眼看不见天空,苏簌抱住顾思颖,胸前十分柔软,她就好像没有骨头一样,那么的娇弱;

苏簌轻轻的将她放下,自己亦坐下,坐着睡靠着自己的,一身搂着她的芊细左臂,至腰,保证她不会直挺挺的倒向后方;

苏簌拿出手机,时间已经是深夜,凌晨一点;也就是说自己睡了十一个小时!

没信号,苏簌试探性将手机往头上挥了挥,还是没信号;

顶多,只能充当一个手电筒的作用;

苏簌打开手电,心想:

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自己坠落谷底;还有,苏簌看了一眼身边;昏迷中的顾思颖;

一切源于……

那些人竟然随身带着枪支,只是不知道他们要做什么;出于什么目的;

带着枪支来爬山吗?很奇怪;

首先排除他们爬山的目的,带枪,就说明他们需要与某种敌人进行战斗;他们需要杀死某人目标,有可能是杀手。

但他们身上缩写带的物品又太多了,苏簌回想到那是看见他们携带写登山包箱子被弄的十分笨重地模样——完全成了累赘;

不一定是杀手,因此那些东西是必要的;他们手里拿着箱子,那个与众不同的正方形铁箱。

设想,他们需要做一场交易,那个不同于其他人的箱子——交易的物品!

但合适的场所应该是酒店,为什么要去人多眼杂的山上,这样做容易被发现,也不合理;

他们携带着枪支——因此可能是不合法的交易,交易地点选定在山上,因此和山有一定的关系,和万通山有关联;

当他们发现自己的谈话被人听见的时候,他们朝我们开枪了——杀人灭口;所以;他们有个不可告人的秘密!

秘密会是什么?苏簌思考一阵,想不出结论;

眼前……苏簌停下思考,扭头看向被自己搂着的娇躯;

“昏迷!”

苏簌扶开她额前的短发,不烫,没发烧;

身上没有明显的伤口,也没有肿块,或许只是睡着了!

苏簌轻轻的喊了她几声;

声音逐渐加大分贝;

“顾思颖,顾思颖,顾思颖”这几声的腔调都是一样的,从手机的录音中发出来;

倒不是因为懒,苏簌感觉很饿,于是打开自己万幸还留在自己身边的背包;

四个面包,一件折叠的外套,两瓶水;一份盒饭。

苏簌打开一个面包,手机依然不遗余力的叫喊顾思颖;

手机电量在百分之九十五;这样来看,它至少能喊到明天早上;

也许是因为太冷了,苏簌望着顾思颖;刚才摸她额头的时候,她的额头不是很暖和,有些冷。

苏簌拿出了那件外套,盒饭也拿了出来去;

背包里所有的东西都拿了出来,一个摄像机,三个面包,一份盒饭,一件折叠起来的黑色长外套,两瓶水,一个充电宝,一瓶白到没变;

盒饭在拿出来的过程中被打开了一角,出乎意料的,它还是热的,向外透出丝丝食物的香气,鸡肉的气味,米饭的淀粉甜香,辣椒炒肉的辣味,玉米汤的甜孺。

苏簌单手搂着顾思颖,没发现她的嘴巴动了一下;

突然,单手拔弄那衣服的过程中;苏簌听到一声呓语;

接着,苏簌看见,顾思颖睁开眼睛,醒了过来,黑暗之中;

只有手机的微微白光,顾思颖先是大惊失色,然后发觉自己被苏簌搂着了;

随之是感叹祈愿着说什么还好自己还活着。

起伏的心渐渐平息起来,她脸上升起两丝绯红;

刘海浮在她动人的眸子上;准确的说,她还很害怕,之前的枪声,生死一线,她印象深刻,脚边的划过清风的子弹!

唯一能安抚她的就是曾收获了自己感激地患难之交——苏簌;

苏簌见她醒了,于是放开手;

“这里应该是……”

苏簌想她应该会问自己是什么地方的;

却没想到她说:“什么东西,好香啊”

苏簌愣神,望着她,随后,苏簌拿出那份米饭;递到她手上;

顾思颖眼瞳深深的望着苏簌:“我可以吃吗?”

“当然”

虽然她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什么东西这么香,我饿了,但她的吃相却是十分淑女的,一小口,仿佛松鼠进食,一次一颗松子。

“真好吃,比饭店煮的还好吃,是饭店煮的吗?是哪个饭店煮的?”

“我要去那个饭店多吃几顿这样香甜可口,美味多汁,还不油的饭菜”她小口的吃了第一口,赞叹着说,像个美食评论家一样。

恩~苏簌没说是哪个饭店煮的,毕竟不存在的饭店是说不出名来的。

顾思颖又吃了几口,疑惑的说:诶,这个好像不是饭店的,因为它都不是用一次性饭盒装的的,而且饭店的;”

“袋子上都会写饭店的名字和电话的~没有袋子吗?”她水灵灵的眼睛朝苏簌望来,清澈如水。

“没有”饭盒是新的,饭是家里煮的,怎么会有饭店的名字?

“哦”顾思颖低头吃饭,几秒后,又抬起头,问苏簌:“可以告诉我这个饭店的名字和地址吗?”

“不是饭店买的”苏簌回答她~

不是饭店的?她望向眼睛右上方,思考着,忽然意识到什么,灵性的眼睛张的大大的:

“是你煮的?你会煮饭!还这么好吃!”

顾思颖惊声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