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他们
  • 白雾之上
  • 帝国之花
  • 3482字
  • 2022-05-02 19:51:14

一号登山口,在上山前,通云山的工作人员:“我们需要安排一位保镖兼导游的角色带领你们上山以确保你们的安全”

不过被关杰书几人拒绝了,因为不想同学的聚会被外人打扰;

几位工作人员一商量,不要人陪同的事情不是没有过;

“山上已经有很多队伍了,无人机和直升机会巡视山上的森林,不会有什么危险”

虽然安保人员并不是必需的,有游客的意向来,但通云山景点工作区方面的人还是希望能让游客更为安全

几位工作人员同意了。

苏簌一行人走上山,绿意;郁郁葱葱冬,一股亲近感自树木之中传来,一排排的树木,它们排列的并不整齐;

队伍更像是一条长龙,其中以李泽,关杰书,江雅,戚铭,严延,柏玥等二十多位苏簌的同窗为前锋的龙头,朝气蓬勃的他们已经越过树木密集的山脚林子;

走到了上面那片豁然开朗的平林上了;树木繁阴;果子丛有一簇没一簇的遍布着。

而在龙身,是颇为泛累的张筝;

他心想:“早知道就吃早餐了!”他摘下自己周围一片地方唯一的一丛果子灌木上的几颗果子,放进嘴里,咬着,吞进去,甘甜十分。

他瞬间感觉自己充满了力量,白灵姗黑发飘飘,一身白雪;好似藏匿在山中的美女;

等二十几人充斥着队伍的龙身,而龙尾;

苏簌他们寻花问柳,欣赏着走过的路,三个部位各不在一处,相距有三十多米,龙头和龙尾的人甚至不在一个平面;

龙尾苏簌,汐墨寒,顾思颖等人是最后的,也是人数最少的;寥寥可数的七个人。

苏簌走过一片草坪,踩在并不是很湿的泥土路上;一米高的草丛灌子里的叶片上包含露水。

苏簌避着它们,保证自己的衣服不会打湿;

苏簌用手指去轻轻的划过其上面垂涎欲滴的露水,一种奇妙的触感,特别冰凉,好像掺入了手中一般。

苏簌才离山脚底下,开始的地点七十多米;

苏簌抬眼,轻轻拂过一片带水珠的树枝,可以透过树叶间的缝隙;

看见叶雪她们的身影已经站在仰望面的一条上山的蜿蜒小路,往右上而去,渐渐看不到,他们的位置太高了,为树冠所挡住。

呀~

缓慢前进的队伍中传来一声惊声尖叫,众人回过头去;

声音是顾思颖发出来的,她的上衣上全是水,在胸下那一片,一大片,没有沾到裙子,好在粉色不易透视,但她小蛮腰的身形却是一眼可见了;

衣服贴着她的腰身,苗条,她的双胸也因为腰部的衣物紧然而被带动着衬凸出;

程度是c;

顾思颖没有办法继续走下去,清凉的树林间,如此大程度的湿漉一时半会是不可能会干的;

解决方法似乎只剩下一个,退出这次活动;

几位女生拥在她的身边,几个男生望着她;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顾思颖发冷的站在那:“我背包里有衣服,可以去山脚下的洗手间更换,我……”

顾思颖楚楚可怜的目光望着一张张人脸,她不想一个人下去;

大家都看的出来;

顾思颖咬着嘴唇。

空气中沉默了几秒,一阵风刮过;

在场的两男四女都不太想下去,其中一位男生,还想加快脚步到班长身边去的。

“我和你一起下去吧”苏簌也不想的,可谁让;大家都不想呢?

总要有人站出来的;

苏簌走到顾思颖身边,没理顾思颖眼里那深深的感激;

说来奇怪,两人同窗三年,竟然没怎么接触过;

顾思颖不喜欢这位冷飕飕的高冷副班长,苏簌也没有过要主动与人交朋友的意思。

两人走下山,顾思颖跑进洗手间,苏簌站在不远处;

看着那远处的入山口,又有人,在与工作人员交涉;

山底的公共厕所离登山口很近,就两三米;

苏簌都能听见那几人在说什么;

浓重的外国腔:“No, we're adults. We don't need a chaperone up the hill, not at all(不用,我们是成年人,不需要人陪同着上山,完全不需要)

总共是五个成年外国男子,每人的身上都背着个很大的登山包;除说话的和另一个站在队伍最后面,看样子有些不苟言笑的沉默者的男子;

另外三人手上都提着一个长的箱子,像是装钓具鱼竿装纳箱;

起码每一个都可以装进六根鱼竿;一米八乘以六厘米的长方形箱子。

沉默者手里提着一个正方形的皮箱;他始终沉默的望着与十多位站在登山口的山脚下的工作人员进行交涉的同伴,面无表情;

“We did it for your safety(我们是为了你们的安全)”带着景区地点徽章的工作人员明显不是苏簌他们的那一批,看起来有些古板。

“Do you want to see my muscles?”(要看看我的肌肉吗?”

金发男子生气了,他觉得几人变相的在嘲讽自己;弱者才需要保护;

穿着短袖的他说完直接平放起了手臂,他结实的手臂上筋脉突出,包子大的肌肉大,富有力量感,手臂达到了两个水瓶那么粗。

古铜色的肌肉线条上表现出男人的健壮美;

工作人员见此一幕,商量一会,审视几个人:“Well, we agree that self-protective tourists don't need us to protect them;”

(好吧,我们同意,拥有自我保护能力的游客不需要我们进行保护)

他的想法是给外国友人极为宾至如归的服务,却没想到反而与自己的本意背道而驰;

金发男子听过话后露出笑容:“I'm glad to hear that”(很高兴你能这样说)

他向工作人员伸出一手;两人握手;

他们要离开时,一边面色严肃的另一位工作人员问住:“What's in the case,please”(请问箱子里装着的是什么)

“Telescope, don't worry, not fishing rod, we can't go to the mountain stream fishing”(天文望远镜,放心,不会是鱼竿,我们可不会到山里的小溪中钓鱼)金发男子幽默道;

哈哈,双方都被这句有趣的话弄笑了;

五个外国男子如履平地的走上了登山口;

上去后他们往右,他们的目标有可能是攀登主峰——羽仙峰,和苏簌他们的目标一致。

几人背着大包,带着箱子,迅速不见了踪影;

苏簌想着金发男的肌肉那段话,伸手臂,在手臂上用了点力;

白色,并不是很夸张,却十分充满力量感,白色的手臂上一块块中规的肌肉浮现出;美男子的肌肉。

苏簌垂下手臂,对自己处于上下两个极端之间的肌肉轮廓感到很满意;

苏簌目光望向山林,盘算着自己落后了他们多少,多远。

从始至终,五分钟后,顾思颖换了一件绿色的动漫精灵图案地绿色卫衣走了出来;

她站在苏簌身边,矮了苏簌半个头;

“好了”顾思颖说;

恩;

两人向山上去,相对之前而言,孤单极了;静谧的山脚森林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速度被拖的很慢,顾思颖怜人的娇躯实在是不怎么适合爬山这项运动。

苏簌并不想攀比,或者第一个到山峰这样的念头,面色平润的欣赏着周围的景象;

顾思颖是走不了太快,她小心翼翼的,生怕再被弄湿,那种清冷的水落在腹部的感觉,像冰块一样冷。

两人一路无话,相处的很不奈;

一个小时后,苏簌走到了那条蜿蜒的上山直路上;顾思颖跟在他身边;

萌萌的,长发飘飘,十分可爱;

倏忽见到石岩,一块指示牌指向两人前进的方向———羽仙峰。

又一个小时后;

两人还在山脚处,未及通云山山腰;

海拔高了不少,气温微凉;比起初所待着的地方更凉;

苏簌见到一片不知名的野花儿,宽数里,其散发出来的花香怡人;

苏簌小心的经过它的身边,顾思颖感叹了一句:好香”靠着石岩小碎步走过左侧一片野花;

前面树木丛生;苏簌望着奇花异草走了不知多少步,在两人的眼前,忽然出现一道拱桥似的山石自然隧道。

长度十米多;

尽头可见到明亮;光线;隧道内停暗的,唯有几珠石壁上的奇花散出幽美的蓝色光芒;

隧道外石壁连绵,高数十米的石壁上生长着一颗生命力顽强的棕色树木。

在右面山壁高傲的,以一段凹凸,凸凸,凹凸,巨凸遮住其上,巨凹像洞穴的曲线逶迤向上。

苏簌准备进去,却听见身后没有脚步声!

于是从入口前走出;见顾思颖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秋光流转,楚楚可怜的模样。

苏簌走到她面前:“怎么了?”

她颤颤巍指向前方的唯一通道,黑漆单点微光的黑暗隧道。

“好黑”她声音里透露着害怕,可爱的脸上现出害怕之色;

白兔发卡,绿色卫衣;白色的短裙,一双长白腿,刘海发型,发丝搭在她白净的额头上,眉毛秀气而浓密;身材娇小,令人怜惜的清纯魅力。

苏簌想,真不愧是叶雪的好闺蜜,害怕的事物都一样;

“没什么可担心的”苏簌根据自己的计算:

“里面最多只有十一米,五六步就走过去了,三四秒”苏簌温柔的劝说道;

顾思颖可怜的摇头,不愿意挪动步子;

这样?那就,苏簌想,那就只能停在这,找找看附近有没有其他的路了;

顾思颖可怜的说:“你可以牵着我吗!”她用自己水灵灵的眼睛看着苏簌;

她并没有别的意思,要是有人牵着她的话她才敢在黑暗里行走,害怕黑暗的她哪怕前面也有,但各走各的,她也是不敢前行的。

?苏簌感到有些意外;

于是几秒后,苏簌牵着顾思颖柔软的玉手,从这一头的天然石壁隧道入口到另外一头的外面,松开她的手;

“谢谢”她把帽子摘下。

苏簌身旁的隧道左方石壁上挂着一个指示牌:“危险!”而在指示牌所指的方向。

在两人前方三四米处,离主道路两三米的地方,遮天蔽日的树木旁;

几步处树灌之间,一道深不见底的山谷,遍布草木的低坡,像是一条伤痕,最下面是黑暗的;

贯穿很远的距离;

苏簌望着这条触目惊心的山谷,顾思颖小心翼翼的贴到石壁边;她很害怕三米开外的深深山谷;只有一米宽的山谷。

两人行走在山木之间,右边的山壁向右侧曲折陷入,两边都矗立着高嵩地树木,遍地是草,灌木;

还没完全离开山谷,这时,两人忽然听见一处隐蔽的树丛中传来声音!在安宁的山林中是那么的惹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