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白到没边

  • 白雾之上
  • 帝国之花
  • 4288字
  • 2022-05-02 19:44:19

苏簌和叶雪站到一边,熙熙攘攘——

地铁里走出许多人,如潮水一般,叶雪在苏簌身边小声的:“好多人啊”

恩;

直到两三分钟之后,“潮水”才变成“小溪”,最后一个男生头戴外戴式耳机背着黑暗色背包;扫在外等待进入的人一眼,走出;

苏簌走进,叶雪跟着走进;

人不算多,在一排排铁的光银色长椅上;

轰的一声地铁开始启动;

在黑暗的隧道中穿梭着;在顶部,和等待台的灯光一样,一米内两道灯光,不同的是,它们是外凸地。

叶雪打开手机,时间是八点五十九,距离约定好的时间还有二十一分钟,所以迟到不了;

她这样想着,看见旁边的苏簌手指划过某网上购物平台;

搜索名词是宇宙——

看样子是没有满意的,苏簌轻抬眼皮,似乎无奈的看着手机屏幕。

咚,地铁停下;到站了;

苏簌起身,和身边叶雪走出地铁,在离开前将地铁票放进去。

两道铁柱间的横杠打开;一路人没什么人,空旷旷的;阴柔的灯光洒落地面;

万里地铁站;

座位区一群人坐在那,其中一位男生站起,左顾右盼,探头探脑;

一脸喜气洋洋,一身白色体恤,蓝色短裤;登山鞋,右手手中握着白色外壳地手机——张筝。

颜值中等,身材清瘦,颇有一种竹竿的立体感,只是没有那么严重。

接着见一抹人影出现在楼梯口,他注意到了自己,于是向自身走来;

看不见脸,也分不清是男是女,但张筝的眼瞳却忽的扩大了;

如同猫见了老鼠;老鼠见了大米。

但渐渐的,到那身影与自身的距离变近;张筝的眼瞳却逐渐浓缩,慢慢的回到开始的样子,但脸上还是高兴的。

来人眉宇高昂,面上堆笑,脚踩登山鞋,背挎黑色登山包;

短袖加短裤,妥妥无二的夏季服装。

“早上好,早上好”张筝抬腿,两人相互朝对方走近;

两人是舍友和同班同学关系。

“一天不见,杰书兄又帅了不少!”张筝笑着说。

关杰书脸上笑容更盛:“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三日不见,当刮目相看,我仔细一看,杰书同学真是帅了不少”

“哈哈哈哈”关杰书;

“哈哈哈哈”张筝笑的更欢;

关杰书:“几天不见,你还是这么会说话”

两人寒暄一阵,关杰书问:“全班同学都来齐了吗?我没迟到吧?”他转目扫了一眼旁边,座位上人头攒动;

十,二十,三十,四十……

说着关杰书摸向手机;

张筝笑脸回答道:“没有,还有两个人没来,叶雪和苏簌;”

关杰书想:“估计也应该到了”

下一秒,就听见张筝说:“来了,来了,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他笑容满面。

座位上的人涌动着站起;

“老夫掐指一算,是班长和副班长来了”

“老夫睁眼一看,也知道是班长和副班长来了”

“老夫再掐指一算,班长和副班长是一起来的,两人定是走在一起的”

“老夫眨眨眼,再睁眼一看,也能知道班长和副班长是一起来的”

“老夫早算到,班长今天穿的是一身短袖加露出双腿的短裙;”

“我睁眼一看,亦然知道正是如此”

“你好烦啊!”

“你太话唠了”

“你管我?”

“有我在,别想话唠,老头子”

“谁老头子?你这语气真恶心”

“你刚刚不是自称老夫吗?”

“老夫就是老头子了?你没听说过仙风道骨吗?”

“不知道”

“我真服了你个……”

严延和威铭的对怼到此结束。

张筝喜出望外的上前和叶雪打招呼;

“班长,你今天穿的这身衣服真是太漂亮了,简直像是为你量身定做的”

他的目光落在叶雪动人的迷人五官上;

“谢谢”叶雪轻然一笑,随之转头看了一眼苏簌;

“一天不见,十分想念啊,我的好舍长”孔溯笑着说;

苏簌一笑;“不过是一天而已,不用这么夸张”

他完全没注意到有谁刚刚看了他一眼;

张筝站在叶雪面前,还想说些什么;

叶雪却被江雅抢走了;在她的舍友中,其中一位个子在一米六五;

身着粉色体恤,白色短裙的女生,她虽然腿不长,却是十分的可爱,萝莉音,长发,流海发型一节一节的落在额头上,五官秀气;发上配着大白兔发饰;——顾思颖;

双胸微微凸出,她抱住了叶雪:“叶雪,我好想你啊”

张筝在一旁,努努嘴;羡慕的看着她们,无可奈何,完全没有办法。

畅聊过后,在约定的准时时间;一行人向万通山进发;

穿过一片建筑风美丽的民宿;酒店;

安详的风光;民宿附近都看不见什么人;公共厕所,公共设施,秋千,木马;

喷泉,雕塑;

人行道对面;一只毛发浓密的小狗不知是从哪一条不知名的小巷子窜了出来;

在红绿灯的绿光之下;跑过一片树身涂着白灰的风景树所带来的隐蔽之下,一簇簇树的影子与一个直射的地面是两个颜色;

喵~

“那只小猫好可爱啊”牵着叶雪右手的软萌女生小声的,大眼萌萌的道。

小狗像是在逃命,一只浑身蓝发的小猫从同一条巷子爬出,那条巷子前,民宿是墙边,墙上一条紧锁在其边壁的下水管道~

管道前停着一排自行车;

小猫追逐小狗,到另一条小巷中;淡出苏簌他们全班同学的视野;

穿过一片更像是无人区的恬静城区,到不远的绿色庞然大物前;

他们踏进了一片黑暗中,一阵凉快的气息溢入口鼻;地面上没有阳光,而后面的地面却有阳光洒下;

关杰书为大家解释道:“平时阳光也是能照到通云山山脚周边一片离山脉较远的地区的,但今天”

“可能是通云山上方的云层密度变细吧,所以我们现在所站的地方才见不到阳光”

有人朝身后伸出手,阳光落在手上,温暖的;

冰火两重天;“真神奇”

一阵树木的气味传到众人鼻子里;通云山山脉;

山脚下,只见蜿蜒的向山石路尽头;“通云山景区”一座三层高的连绵楼房旁,人山人海,且人头攒动;

李泽眼孔猛张,看向别处,一声干呕;

“怎么了,怎么了?”李泽突然的干呕让孔溯措手不及;他担忧道;

“人太多了!”李泽感觉恶心的说,他的目光落在地面上:“没事,我不看他们就好了”

“哦”孔溯点点头;看了一眼远方通云山山脚下的人潮;这次的人,真的很多!

孔溯望着如蚂蚁般的几万人伍,心想道。

苏簌一行人朝着通云山山脚的建筑去;

一路上不断的奇花异草;

石头,草;绿色占据了眼里大部分地景物;

“这是什么花啊,好漂亮,还很香”

“你看这个石头,好像派大星”

“这个还像海绵宝宝咧”

“你们都是第一次来吗?”

“我小时候就来过三四次”

“我第一次来这”

通云山,两颗婉婷的大树中心;

苏簌一行人停留在工作人员所在的白色大型建筑前;

张筝拿出手机,向工作人员出示了五十张观景票的二维码;

没几秒,头戴鸭舌帽,胸前佩着通云山工作人员图徽的圆形徽章。

伪造成一棵棵树的树木大门快速的朝左移动;苏簌一行人走进其内;

苏簌抬起头,望着眼前魏延高山,仰面直接望向天空,九十度仰角。

从进入景区时,苏簌就没能看到通云山的最高处,就仿佛,它是无穷无尽的,高山仰止,耸入云霄!

令人感觉像是在面对巨人!高万丈的巨人;甚至你都看不到它的上半身,就连它的膝盖也无法探及;

在通云山脚下,一种强大的震慑感拂面而来;让你认识到自己在万物中,是那样的描写。

“这……也太高了吧!”

“山都进入到云里了!我怎么感觉自己好像蚂蚁呢?”

戚铭:“好震撼,在此之前,严延从未想过有那么一天,他会不得不认识到自己的不足,明白自身的渺小!”

严延“高耸入云啊?唉,不是,你怎么这都能扯到我头上啊,我真的是服了……你这个……”

李泽的脖子拉倒绷直,孔溯的短发往下飘,柏玥张大了嘴巴更像是在望天空,层叠不散的云遮住了太阳;

苏簌他们所站立的石地上都是暗的;阳光;与身后几百米处的金黄地面相差仿如两重天。

白灵姗望着站在苏簌的身后;轻轻的抬头望着遥远通云山;

“这座山比穆勒山还要高一百倍,不对,是一万倍”她在心里小声的说。

苏簌的右边是汐墨寒,她看了看山,伸出手,看了一下她自己的双手,秀白如雪;

“渺小!”

汐墨寒低头,她的胸前系着一个白色的领结;

汐墨寒抬出腿,朝前一步;才看见自己的鞋带,果然松了;刚刚走路时就感觉踩到了什么。

汐墨寒蹲下身子,露出额头的长发轻轻飘动;

“脏了”汐墨寒生出一丝烦恼,她的鞋带成灰色了;白色的运动鞋,白色的鞋带上有了一丝灰色。

汐墨寒背负双手,身材傲然;她站在一旁,秀眉透出一丝不悦。

苏簌余光注意到一张熟悉的面孔,容光照人,宛转蛾眉;你想起什么,扭头看来,她秀眉不展。

“昨天你问我喜欢什么颜色,我忘记回复了,不好意思”苏簌道;

“没关系”汐墨寒望着他,随之莞尔一笑:“现在可以告诉我吗?”

苏簌看着她白色打着纯黑色领结的短袖毛衣衫:“白色挺不错的”

她露出的小臂皮肤白腻,发黑,除外,全身白蓝,苏簌注意到了她鞋带上的黑色,太突兀了,叫人难以不发现。

汐墨寒眉头舒展开:“我穿这身衣服,好看吗?”她向苏簌露出甜然的笑容。

苏簌没有回答,两人对视几秒;汐墨寒转眼望向一旁,不说话的话我就当你默认了。

她悄悄的想;

汐墨寒穿着白色短毛衫衣,一双长腿由淡蓝色牛仔裤紧紧的包裹着。

“你刚刚是因为鞋带脏了而不开心吗?”苏簌转头问她。

汐墨寒还以为苏簌这一段时间不会再和自己说话了,受宠若惊:“是啊”

说到鞋带上的黑点,因为苏簌而消散的一丝忧丝又回来了。

苏簌将“白到没边”从裤子口袋里拿出来;递给她;

“用这个”

汐墨寒解读出上面的字:“白到没边”

“擦鞋的吗?”汐墨寒说。

恩;

于是汐墨寒放下背上的背包,在膝盖上;拿出了背包里的纸巾;

擦鞋,单手,还要拿着背包,似乎有点手不够。

苏簌说帮她,汐墨寒开心把背包送到苏簌手上,替她拿起背包,背包上有独属于她身上的味道;很重,不知里面装着什么。

“白到没边”是花露水那样的喷洒装置,汐墨寒喷了一点到纸巾上;

队伍开始前进,一步,两步,没人注意到落后的两人;

有人没走几步就发现有人不在队伍里了,却以为是改变了站位,不在自己这边。

在队伍前面是看不到队伍后的;

翠绿的气息,清凉的空气;被山林包围的云通山景区建筑;

石地面上,一个不算陡的上坡;

见证奇迹的时刻,汐墨寒用蹲下身子,身材娇美,她用抹了“白到没边”纸巾擦拭脏了的鞋带。

汐墨寒很相信苏簌,所以……

下一秒,条件有限,哪怕明智提醒着她不要抱太大地期望;

鞋带焕然一新,好像在变魔术;

汐墨寒惊喜道:“变的和刚买回来的时候一样了?”她的声音如同山间的小溪,清灵柔和。

她朝右边抬头,没人在,身后空荡荡;

“他们走了吗?”一丝空落涌上汐墨寒的心头。

恩,苏簌站在汐墨寒地右边,为她拿着背包;背包的重量对苏簌来说不在话下。

“走吧,我们要掉队了”苏簌望了一眼前方的队伍,低头看着她。

听到苏簌道声音,汐墨寒明白,只不过虚惊一场;

汐墨寒欢喜的站起身,将“白到没边”还给苏簌,背上自己的背包;

在快步追上队伍的路中,她悄悄的望着苏簌的侧脸。

脸上写满幸福与对幸运的感谢。

重回队伍中,白灵姗左看右找的,正要说什么,却见到苏簌出现在自己前面,才松了一口气。

“你刚刚去哪了?”叶雪看着苏簌;

苏簌回:“观看一个东西的效果”

转眼间,苏簌他们来到了通云山山脚下;

万人的人海都已经上了山;一条两米宽的泥土路,到一百米之上,则变成了一片平路,在几十米,可以选择边上一条弯曲的路,直通往上。

翠绿的树木遮住了路段,各种灌木,各样的花草;

让在站在山脚下的人无法观察到其真颜。

柏玥十指交织,拇指扣在食指上,发出一声响;

在山脚下的五十人准备上山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