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调查报告

  • 白雾之上
  • 帝国之花
  • 4787字
  • 2022-05-02 19:43:07

道口如笔直长蛇,暗黑颜色的兰博基尼在其上飞驶而过;

留下一阵影子;一阵风;

路灯下的明亮;

一道旋风安稳的停在了一座高大的别墅前;

这儿前是熙熙攘攘的城区,后靠风景如画的草地;还有一座大教堂。

第二天;

清晨;

阳光正好;树叶上凝满了露水。

刷牙声此起彼伏,沙沙作响,时间是八点二十三分;

通云山,又名羽仙峰,其主峰高达9021.59米,旁峰亦然高达4825.38米,通云山的三峰之中要数其左峰最矮,只有581.54米,与前两座山峰相比可谓是差之千里。

在三峰中它像个矮子,像个侏儒,像个巨人国之中的小人;

不过一座山峰一片景,通云山的左峰,亦为仙遥峰(意思为距离成仙之路还十分的遥远)山木淮阴,峰顶凹凸不平。

凌望之下,俯瞰万云;但同时也被上一层云所遮住,在仙遥峰上是看不见苍穹的。

左峰攀爬容易,一条山路如蛇身蜿蜒而上,因此颇受老人妇孺的喜爱。

通云山坐落在诗悠城的西北方,城市的边缘处;繁荣之态所普照在其山脚之边的城角。

历史悠远;在悠悠的历史长河中持其飘摇似仙,上山如同摇身成仙的奇妙感觉为人们熟知;

这种魅力世世相传,生生不息,以至于自五湖四海的而来,只为一睹威世泰姿的游客络绎不绝。

更为一攀羽仙峰和云绕峰(三峰之中,右峰)

山高水长,其山更是巍然屹立;山底占地数百里;

山脚的城楼与大厦在它的眼里就恍如蝼蚁;渺小。

作为诗悠城第一旅游地点,诗悠城的万火繁荣之城市美景被万通山以绝对的优势强硬的压下一头,并牢占其第一的地位;

哪怕诗悠城的城市风光在这几十年来更是突飞猛进,日进万里,但万通山依然以其绝世霸主的不讲理将众游客吸引而来,魅力越发扩大。

根据官方出版的历年旅游景点人数统计报告;2016年万通山一天的平均游客人数总数为198206人;

光是十元一张的观景票就为万通山景区带来了一百九十八万两千六十元。

加上其他的景区的特色物品购物;纪念品,餐厅消费;

日进数百万,景区的年收入为1065,335,320元;

而根据一份2017年的旅游意向报告,住在诗悠,时时刻刻能买票前往万通山的,世世代代地诗悠城居民也依然更倾向全家与坐公交车或地铁去万通山爬山,根据调查,调查者发现万通山像是一处不染尘嚣的圣地,这里干净,森然,面积更是一望无际,像是没有边际那般,树木丛生,树木间的空气里透出一股幽静纯洁的气息;

这儿风景万般,有时候安静的像在沉眠有时一片大雾袭来,让人感觉像是误入了仙界;有时候像个迷宫,无助的在里面跑来跑去,忽然撞上一片野花,它们喷红吐绿,一束一簇,浓绿如碧。

眼前豁然开朗,山上有各样的可食用野果;人类对森林有一股天然的亲近感,更别说一片千万亩的森林了,它的魅力是巨大的。

调查者的报告是,万通山的风景美丽如画,水墨丹青,千奇万状,每一次都是不一样的;

我到山上的时候,感觉好像回了家一样;出乎我意料的是,这儿没有树蚊,也没有其他令我烦恼的虫子;

来此前我头痛欲裂,眼睛更是痛的不行;

可调查万通山吸引人的原因是我的工作,我原先打算被蚊虫叮咬一阵,调查完毕后去医院看眼睛的;

但,来此后我发现我错了,我完全错了;这与我所想象的大相径庭,这里简直是天堂;

我根本不是来工作的,倒更像是来享受的,一天的时间;我都沉浸在森的恬静中,饿了就吃野果,渴了就喝溪水。

果子甘甜,溪水比瓶装水更为清口;还记得上山的时候工作人员和我说山上的野果都是可以吃的,不用担心;

那时候的我甚至感到不以为然,野果能好吃吗?不是酸到爆炸就是半截虫子蹦出来给你一个大大的惊喜;

我真的是逊毙了;他不允许我携带食物上去,并说这是规定;

当时我简直是气炸了,什么霸王条款,上面肯定有一家餐厅,然后食物贵的出奇;我真搞不懂这地方这么会受人欢迎的;

不过请原谅我,我对山林的厌恶源自于一次学生时期的旅游,那时候我在居住梓青城的一个亲戚家;

那座山叫什么我不记得了,只是蚊子,炎热,湿漉漉,鞋子不能穿了,袜子又湿了,衣服又被搞脏了;

气愤的朝树枝折去,结果还被它反手抽了一巴掌,脸上火辣辣的疼,山上的一切都在和我作对,去采果子,白色的?该死,是垃圾;

搭起帐篷,晚上也睡不着,蚊子不知道从哪儿钻进来了,奥!帐篷上有个大洞,奸商!

一场人蚊大战——

言归正传,万通山,今天居然是我第一次来这;我还是个诗悠人,祖上在此居住了十多代!

不可思议,但事实就是这样,我真傻,上次假期中还兴致勃勃的筹划着去外城的一个地点旅游;结果人没放松下来过,心情还跌至谷底,他们竟然要求我们购买纪念品,真是穷山恶水出刁民!

作为调查者,我在万通山睡了一个晚上,没有野兽把我叼去,没有冷风令人感冒,醒来也没有喉咙发痛鼻子堵塞,反而很舒服,睡在花草地上靠着山壁。

头不痛了,眼睛也不痛了,神奇!我不用去医院了,那天我恋恋不舍的离开,将手放在树木上;当时要是有其他人看见,肯定会认为我傻了,我头靠着,试图和它感应什么;

到山脚,快下山,我见到几位万通山的工作人员;他们的绿色制服上携着一个山形的图案徽章。

两位工作人员笑着问我感觉怎么样;

我回答他们好极了,就是没有什么纪念品可以带回家去让我感到挺遗憾的;

我停下脚步,本以为他们就告诉我赶快你就不用遗憾的,哪知他们很抱歉的对我说:“不好意思先生,纪念品早在几个月前就已经卖光了——

以上是在2017年纯旅游收入就已经达到亿单位的万通山;专门为万通山做调查报告的仙界调查者公司的一份纸面实报;

2017年8月15日秋季报告中最为火热的一份报告文章;

它的订购一度达到了历史新高,七百多万份万通山秋季调查文刊在几周内销售一空。

而到2020年,万通山的旅游者人数也在不断上升,并且是以万的单位;

万通山旅游地的工作人员人数也不断扩张,从千到万,规模不断扩大;

牵连带起靠近万通山的名宿,日日满防;

到2030年,万通山的游客人数达到再一次巅峰;空前绝后,日平均旅游人数五百万!

可谓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

至于现在,2032年,夏季,则上升到了千万;

万通山边的名宿在成千倍的扩张;万通人旅游景点工作人员从早到晚没有时间停歇;

安保无人机和安保直升机日夜不休的飞行在万通山上空;

像是一群南风的大雁;日夜兼程的检查着是否有人陷入危险中。

好在这样的情况并没有发生过;

万通山山谷下俨然是一派闹哄哄的景象——

鸟的叫声,天色微凉;

以直升机俯视这片城市的中心,高草原上的教堂;自白色教堂以下,地势渐缓下;像是一片内凹的盆;

高楼大厦,再往后,则是平原;

苏簌从房间里出来,面目清澈,脸上似乎才被水轻轻拂过。

走廊中的地板上接收到一丝明亮的光线,它穿过了走廊尽头的窗户。

早餐;

面包,一个白棕颜色交融的蛋;鲜虾吐司卷;

两份,一份在桌的这头,一份在那头;

脑中什么也没有想,脑中是清醒的;万物才复苏。

右边那柜台上的热水壶伸了个懒腰,于是开始叫唤起来;

噗噜、噗噜的断续响声,另一边窗户打开的院台上,那几株根部陷入泥土中的花儿,月季,木槿;

花边的一株绿意叶形为扁平状的长线型,花形则是于开花期会长出细长绿色的开花枝,花色橙黄、花柄很长、呈为像百合花一样的筒状,结出来的果子有翅——萱草。

脚步声传来,苏安轻轻然走着悠闲的步伐下楼来;脸上部有几滴水汽,才洗过脸。

“早上好”

“早”

两人互相打过招呼,苏安一身白色慵懒风睡衣坐在了对面;

脸侧如精修过一般,眼中泛澈。

苏安吃了一口面包,望向苏簌;头发蓬松,衣领笔直;纯黑色的短袖,衣袖宽松,袖口上壤着一片凸出的纽带;

装饰的;内侧衣领紧贴肤白的颈部;

“你要出去?”苏安问;

“是的”苏簌咀嚼着嘴里味道清口的食物;

苏安轻擦擦眼角,眼里真挚;一丝萌光自里面冒出开:“我能去吗?”

苏簌放下手中刀叉;回答他:“可以,我们去通云山,不过你别和我一起进去,是和同学一起的,毕竟他们都是只身前往,我带着你一起不合适”

苏安点头,表示同意;

随后他去楼上换了身衣服,白色衬衣,黑色西裤;背了一个黑色登山包,就是不知道里面装着什么。

屋子外的空气就是比室内更为清新;苏安开着一辆普通的汽车;副驾驶上坐着苏簌;

车头从车库门口冒出。苏簌看见一个漂亮的女子,在自己的侧直方;

大门门前;

皮肤雪白好似吹弹可破,一头长发扎成高马尾匆匆立起,一袭白色五分宽松胸,胸前如山,凹凸有致;白色软布短袖上布有一连串的字母;

抹白色的裙子至牛奶白的大腿下,灰白色格子裙裙尾轻拢在大腿中部,露出一双笔直修长的美腿;

柳般的腰上裙子由一条白色的腰带以三个灰色的纽扣系住;

青春活泼,漂亮无双;墨色长发自耳后落下,像是瀑布,秀丽自然;

气质清新脱俗——叶雪;

果不其然,下一秒一条信息让苏簌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还没发现苏簌已经坐着苏安的车在在车库门出来;

大门两边有一处花坛,不大不小刚好能挡住侧方地小轿车车头。

白色裙子的公主在打篮球:“你起床了吗?要迟到了哦,我在你家门口”

苏簌解开身上的安全带:“我坐地铁去”

恩,苏安注意到了自家门口的那个女生;露出一个笑:“OK”

苏簌走下车;拿起座位上的黑色小背包;欲关门。

苏安喊住他:“你穿了一双白鞋?”

恩,苏簌回头,脸上所以呢的意思。

苏安松开在方向盘上的手,转移阵地拿过后座的登山包,打开侧袋,里面有很多瓶不知名的洗面奶的规格似的东西,苏安拿出一瓶瓶身上写着英语的瓶子;

递给苏簌,苏簌接过,向上一看:“白到没边!”

苏安点点头:“鞋脏了,就用它,立马见效,无毒无污染”苏安脸上充满自信。

“好”苏簌猜测“白到没边”应该是苏安研究出来的,毕竟,也就他给自己的研究成果取名能这么随便了;

苏簌还记得小时候在沙滩上,苏安帮自己搭沙堡;惊艳的沙堡,精致的像艺术品,是一座古罗马风格的帝国大厦,大门,窗口,厉害的里面还有真实的空间;

结果,他竟然给他取了“黄色铁桶”的名字;

苏簌关上车门。

临别时副驾驶的窗户落下,苏安在驾驶座上问“你有带纸巾吧!”

苏簌指向肩后;

车副驾驶车窗往上升;小轿车从苏簌的身边悄悄溜走。

背包不重,苏簌一身轻松如风,走过自家紧闭的车库门,走过花坛;

如猫的脚步一般悄无声息;

“早”苏簌在两步远处轻声打个了招呼。

叶雪扭过头来,脸上有着几分惊喜的神色“你为什么要从车库走出来安啊?”

叶雪看了看小屋子形状的条纹大门;不解的说,声音好听极了;

“因为我与众不同?”苏簌;“快走啦,等下迟到了”

叶雪说:“现在才八点三十九分;不会迟到的”说完,她将手机屏幕上的时间给苏簌看;

那你发信息说;一路无话;

苏簌和叶雪,一人在左,一人在右;

两人出了小区;

苏簌和叶雪走到公交站台,眼前车水马龙;行人们脸上写着神色匆匆;

“你昨天去海边了”叶雪望着苏簌的脸,眼底一片期盼的问:“有拍照片吗?”

苏簌点头,将由摄像机保存到手机的;时间为昨天晚上的图片放出来;

叶雪身子侧倾,清香的长发落在苏簌衣上;

在苏簌的手机中;叶雪一张张的翻看着,一双眸子认真的俯望着;苏簌眼下是叶雪的侧颜,苏簌望着,马咽车阗,熙来攘往的交通;

公交车道路上一个穿着广告服的蓝色公交车往自己的方向驶来;

有几个行色匆匆的人赶到了公交站台,站在前边,背靠公交车站的广告牌。

“车要来了”苏簌提醒着身前侧倾身子的叶雪;

“哦”叶雪低应一声;好美-

两人站起来;蓝色的公交车缓缓的开至两人前面;公交站台地台阶下,马路上;

两人上车;

比情侣更像情侣的苏簌和叶雪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

叶雪坐在靠窗的位置中;苏簌坐在外边;

“大姐姐”一道稚嫩的声音在不拥挤,反而还有些座位空空的公交车上响起;

等叶雪明白左边座位上的小男孩是在对自己说话的时候;

那个头发微卷的小男孩又说:“你真漂亮!”

算是一个小插曲;叶雪嫣然一笑,瞬间收获不少人的心动;

“谢谢”

上灵路地铁站;

公交车和上次那样缓缓减慢速度,徐徐停下;

苏簌下车;两人辗转到一通往地下的楼梯;到地铁站;苏簌买了去万里地铁站点的票,一个圆形的,像是硬币一般;

天花上一个个凹入的灯光;身边的墙上,白色瓷砖上显示屏里一篇广告;

两人站在要乘坐的地铁道前;一条表色的线后;

叶雪站在苏簌身边,而在苏簌的右边,则是同样在此等车的人群,一个,十个,二十多个,有的低头在看手机;

其中一位手忙脚乱的,看着手机上的什么,吃着简单的早餐。

拦着地铁与人群队伍向两边——一声轻响后,打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