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大海

  • 白雾之上
  • 帝国之花
  • 4520字
  • 2022-05-01 13:12:13

苏安笑着说;

两人没再聊什么,淡淡的光圈绕和在阳台后的玻璃上;

太阳高照;光射炽热。

午餐也很快结束;苏簌拾起自己的碗筷走进厨房;哗啦啦一阵持续的水声从厨房传出;

苏簌在擦手巾上擦干水淋淋的两手;

重新坐回沙发上,拿起那本书——《神秘岛》

身边的手机响了起来,一声,两声,三声;

苏簌背靠沙发上的枕头;

身侧,叮咚咚叮咚叮当咚——

咚叮咚叮咚叮咚——

直至苏安出现,手上携有洗手液的薰衣草气味的他走到单人沙发边;

它才停下叫唤;

苏安望了一眼苏簌,黑发贴着光白的额侧;剑眼之下目光落在书上;右臂单手肘放在沙发的斜栏上提着书,似寐非寐般;

专心致志,似乎没有什么能打扰到他,本来就是如此;

苏安在书架前来回渡步一番;在上方捡下一本书——《诡异档案》

阳光拂过阳台的平面,洒落到窗帘之前。

安静极了,呼吸之间,好像没有人在;

两位男生一心一意的在看书;

这样的状态持续到了午下;古董般的钟上;时间是:16.20

苏簌轻轻合上古经般厚到稍显笨重的书——《神秘岛》

抬眼看,天窗之上是白色的,目光一直飞上高度十米,二十米,三十米,顶部,跃向天空,一片白色,掺着渺小地蔚蓝。

收回目光,苏簌看见苏安坐在单人沙发上,一个靠枕搭在大腿侧,手臂安放在枕头上;另一只手捧着书的底部;

苏簌伸出手拿被子,忽然感到酸痛,他保持那个动作不动已经太长时间,所以——

苏簌揉了一下手臂,喝下半杯水,放下它;杯底轻磕在实木材质的矮桌上,这声音是唯一比呼吸更响亮的一道音色。

苏簌打开手机;

李泽的,孔溯的,柏玥的;

苏簌点进去,发现问题不约而同,都是询问自己明天是否会参加明天一起去通云山爬山。

苏簌简单思考了一下,又看见孔溯表示希望自己能来;

联想到属于他的特殊日子临近,便一一回复自己回去。

苏簌进入QQ班群(炎热盛夏)

银河系:“明天的活动我参加”

阳光下的橘猫:“那我也是”

放下手机;

苏簌发现苏安已经放下手里的书;内靠近沙发的窗帘玻璃上有金色光斑;客厅光线明朗。

苏安轻声说:“要去哪玩吗?商场,球场,看电影………要是你不想一直待在家里的话”

他这样说,因为不想苏簌闷在家里,毕竟在他小时候,父亲出去办事的时候是不允许他们离开的;

那感觉,好像关在笼子里的鸟儿——

苏安站起来了,并拿出口袋里的车钥匙。

苏簌望着苏安,想了想,回应道:“要不去海边吧”我有一阵子没看见海了!

苏安露出一笑,轻轻颤动手指,让车钥匙的钥匙圈环绕在自己的食指上快速旋转;

他忽的一甩,将其收回掌心。

两人将手机踹进口袋里;

苏簌走进柜台后的卫生间;在光线颇为暗淡的卫生间里,洗手台前;

镜子里的苏簌的面孔剑眉深眼,眼里透出冷感,身上散发出冷的气息,气质高冷,五官超脱俗世;嘴唇清美如月;

发丝飘逸,完美的造物者杰作,脸型,温文儒雅。

苏簌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墨黑风衣衣帽衣领;

里部的淡白色长衬衣扎进裤子里;他身材挺立,身姿英气;润宇清心。

转出门,到后门,尽头间苏簌见到苏安,同样的黑色长风衣接近及膝,一张脸孔菱角分明,宛如刀削冷毅风瑟;

全身透出一阵洒脱地气息;如一阵风那样轻扬。

站在车库后侧的门边玉树临风。

苏簌走到车库内,苏簌把门带上,两人上车,另外一辆,细致而帅气的——兰博基尼;暗黑色系,如黑夜中的闪电。

车库门徐然落下;一秒,两秒,十秒;完全关上。

兰博基尼撕嚎着破开风波,划出两侧的风影;

最近的海边在极滨之南,中心塔的南方;一段房屋密度稀疏如小镇的,远航路附近。

云海——一处绝美的风景;它曾被居住在其近的称为温和的生灵;

一个买彩票的,写出一串数字;潮汐带走了几个数字,他买了剩下的几个数字,然后他中了大奖,这件事为附近的人熟知,念念不忘。

海边是一道完美的弧线,一道圆在内的半圆弧;

此时接近黄昏,但还是有不少身穿比基尼的美女,与穿着泳裤的男子在此;日光浴,现在已经不能算是日光浴了。

半顷——

一辆黑色的兰博基尼以炫酷的飘逸稳稳当当的停进了海边地停车场;

苏安从车里拿出一个摄像机,低头走出;

两人步行着朝海边,沙滩走去;没有阳光;也没有阳光浴。

临近海边有一座饮品店,有奶茶,和餐厅;

苏簌的手机响了一下,他风衣边缘在风中张狂的向后飘去;

苏簌低头拿出手机,是叶雪;

苏安停下等着苏簌;

白色裙子的公主在打篮球:“我在你家门前

是吗——银河系

发送;

白色裙子的公主在打篮球:恩

银河系:“所以呢”

白色裙子的公主在打篮球:【陪我去逛商场吧】

银河系:【应该不行,我不在家里】

白色裙子的公主在打篮球:【真的假的】

银河系:【在海边】

迟迟没有回复,苏簌打算收回手机;叮咚;那……算了,我不去了

白色裙子的公主在打篮球:你去海边竟然不叫上我【不开心的表情包】

苏簌回个恩;

白色裙子的公主在打篮球:【不理你了,仅限今天】

苏簌收回手机;

两人重新向海滩前行,两道黑色的英影;

Babe you're too controlling~

宝贝你控制欲太强~

I'ma feed you to the wolves

你要是生气了回头报复我~

When you get nasty back at me

我就把你送去喂狼~

But baby don't distract me

但宝贝别让我分心~

苏安的手机铃声不巧的在这时响起;

真的是早不如巧,苏安颇为不满,但还是接了;

“苏安!”手机里传来一道冷风瑟瑟的御姐音。

“干嘛?”

“我到酒店住第二天了,你在哪?快点来接我”电话里傲气的御姐音。

苏簌看着一边,很远,离海边,大略四十多米,在远处的海滩上,苏簌看见几个袒胸,身材高挑女子,几个只穿着泳裤的男子;

苏簌的目光越过他们,直望向海平线。

“我没空”

“你说好的,在昨天,我都看见你在朋友圈发和一个只能看见背影的白色衣服地男生合照了”电话另一头的御姐音。

苏簌似乎听到什么和自己有关的讯息!

转过头来,见他在打电话,不似与自己有关,隧又转过眼睛,欣赏日落。

“说了没空就没空”苏安回应她道。

“那你什么时候来接我,我不想住在酒店里”

“总统套房不会有什么问题”苏安自信的说。

“但……我不想住在这,我想和你……”电话那头御姐的声音明显变低。

“不想住你就回去吧”苏安看着苏簌望隔着老远眺望遥处的海面与海平线,声音里有了些不耐烦。

“我跨三个城市到你的城市里,我不想回去”电话那头傲娇的声音变的柔和

“坐飞机也就两三个小时而已”苏安不以为然;“等我明天有时间吧”苏安说完,挂了电话。

苏簌看过来,问:“我嫂子?”

苏安摇摇头轻笑:“不是”

“真不是吗?”苏簌的风衣在微风中飘摇;

“当然”苏安给出肯定的答复;

苏簌恩了一声,两人快步朝海边而去;

到海边,两人静站着,潮水款款滚来,差点淹没了两人的鞋尖。

苏安望着波澜不惊,蔚蓝色的深蓝大海,不到三四秒,扭头道:我去一趟洗手间”

恩;

苏安拿起摄像机,悄悄地走到后面,到一个大棚子旁;

举起摄像机,咔嚓;

将苏簌与大海藏进了摄像机中;黑色的风衣清影,浅黄色沙滩,深蓝色的壮阔海面;夕阳带着血的颜色在海面之上。

苏安低头望着照片,好像个老父亲般,心满意足;嘴角轻上扬;

海风之中头发飞散,苏安感觉到自己的肩部被人点了一下;

苏安扭头一看,是位妙龄女郎;粉色短裙,胸罩中鼓囊囊,连形状都能看的清楚;苏安预估是D;

女郎钗横鬓乱,有几分姿色,性感的很;

若在平常苏安肯定有闲心和这位小姐调侃几句,但这会……

面对一位与刚才打电话烦自己的那位差之千里的女子;

苏安只当她是闻到香味而来的苍蝇,一具关心外表的躯体。

苏安看不上眼,重新回到苏安边;

苏簌看着苏安:“摄像机给我一下,我拍照”

苏簌向他道。

苏安不假思索,将颈上相机取下;递与苏簌;

相机到苏簌手中;

“诶”苏安马后炮的惊呼“等等”

“怎么了?”苏簌疑惑的目光探来,手上拿着相机的边框;

“没事”苏安嘴角轻扯,目视前方,装作行所无事;心里却在想“完了,完了,希望不会被看到吧!”

苏簌感到奇怪,却也未想太多;举起相机,摄像机的镜头缓缓凸出;

咔嚓一声,随即又是一道停顿的声音自机身之中发出;

数分后,苏簌开心的欣赏自己所拍摄的照片,照片里夕阳一步步的落下,像舞台上的主角,在幕布之下徐徐落幕。

夕阳在海的地景,天空的幕布下优雅地落幕;

苏簌向左按,一直到最后一张;自己站在沙滩上,潮落,幕日还未完全落下。

无论如何这张照片都不可能是自己所拍摄地;

苏簌扭头看向苏安,眉头一挑,似是而非:“你偷拍我?”

恩……苏安难以为情的,低下头;“这个,那个”苏安望着印出脚印地沙滩;

脑中灵光一闪,解释说:“我不是怕哪天又离开很长一段时间,留个照片做纪念吗!”

苏安笑说,但,不用再离开很长一段时间了。

苏簌转过头,算了算了,他不和苏安计较,即便这是第十次在漂亮的地方不经过自己同意拍摄自己和周围,但,谁让是自己亲哥呢?

苏簌拿着相机对准大海的各个角度进行拍摄;

此中苏安说要不要下海畅泳,苏簌拒绝。

海面依旧风平浪静,像是一个熟睡的小孩子,像是一个乖顺的好学生;

海面无边无垠,它很温和,但在海上工作的渔民打心里明白;

它是装的;它真实的面貌是凶残的,温顺只不过是它用来吸引人的面具,真实的它喜怒无常;

发起怒来的它像是一头狮子,顷刻间便能引起惊涛骇浪,吞噬海上的所有船支,它还是一个毫无情感的冷血杀手;吞噬人的生命。

咸咸的海水,淡淡的海风;咸咸的气息惨杂在湿湿的海风之中。

海风吹拂在苏簌的脸上,在苏安的两颊上;

夜色之下;

海滩上孤零零的两个人,停车场上孤零零的一辆兰博基尼。

不见光,只是皓月当空,但它的光芒却是微小的;

小小的月影倒映在漆黑的海水中……

一个小时过去,苏簌看着海面;觉得很美,他见识过了大海温和的,光明之下的一面;

残酷的另一面……

苏簌在海滩上留下一个个深浅不一地脚印;

苏安仿佛一个卫士般轻轻的跟在苏簌身后;沙沙沙,踏踏踏;是沙滩上的脚步声;

苏簌沿着海岸线而行,潮水——咕咕咕,咕噜,和咽下清水的时候,喉咙的吞咽声相似,潮水的涨潮频率很快;源源不绝。

月光下,两个黑色的夜行者;他们悄无声息;

很久,苏簌停下,面向大海;风衣朝后如同披风一般飘摇着。

苏簌觉得差不多了,看海地时间够长了,落日的海,夜空之下的海面,波光粼粼……

静静望着海水,两三分钟从指尖划过。

“我们回去吧”苏簌对着海说。

“好的”苏安对着海面回答了苏簌;

两人向着来时的方向,摄像机在苏簌手中;

多走了一段路,因为他们沿着海岸线走的有些远了;

回到暗色的车边,它在路灯触及不到的黑暗与冷风中待了很长的一段时间。

引擎发动,苏簌放下手中的相机;

“想试试看吗?”苏安并没有启动车子,他扭头看向副驾驶的苏簌。

苏簌不明白苏安的意思,道了声:“什么?”

苏安拍了拍方向盘;

“你在想什么?”苏簌一笑只当它是个玩笑。

“不想尝试一下吗,在这片路段,不用开多快,一条没有人的路段,完全不会妨碍到谁,或是伤到谁;”苏安自信的说;

他望了望前面,宽敞极了,路灯离道路中心也很远;

左侧的大房子悄无声息,现在这儿没人。

“还是算了”苏簌并不想做没有把握的事情”他摇了摇头;

“真的不想尝试一下吗?”苏安坚持道,苏簌不知道他在坚持什么,但隐约之间猜到了一点。

苏簌不动如山,苏安放弃了;他说:“这儿里家一百多公里,但会开车的话,根本不在话下,我只是担心……”

“我可以去考驾照,但还用不着;除非你因为什么事要长时间的离开”苏簌轻松道,面部的情绪接近愉快,只不过没有笑罢了;

苏安笑笑,他想也是,他想,不知道自己最近在想什么;父亲的鸟无音讯让苏安感到阵阵不安,有不好的事情正在发生,或者说是自己担心过头了。

苏安看着苏簌,轻松的想:“管他那么多,自己还在他身边,没什么能伤害到他,不会的;自己不用再去国外,大学已经毕业了”

汽车启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