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离开与空空

  • 白雾之上
  • 帝国之花
  • 4269字
  • 2022-05-01 12:55:02

大家都在,沉默不语;

苏簌望着他们,他们在门开的那一刻也同样抬头望向苏簌。

“恩……

孔溯张开嘴,却什么话都没能说出口。

四张床铺都是干净的,什么也没有,没有被褥,没有垫子,凹槽中也是空的,空空如也;

衣柜是空的,储物架上干净的很;外面地窗台上摆放着几珠盆栽,其中有鲜红的,幽蓝地玫瑰,薰衣草还有向日葵;它们属于孔溯,自开学那一天,如今长的很高,花开时很漂亮。

地面干干净净,墙面上的海报不翼而飞,桌子上的台灯也不见了踪迹;

房间里清新的气味,阳台上的盆栽,是唯一证明他们曾在这居住过的痕迹。

夕阳的昏光照射到众人的脸颊上;

苏簌拉起早已收拾好的行李箱,一手一个;

其中白色的行李箱驮着一个黑色地背包。

苏簌只留下背影,到门口;一缕缕棕奇的芒光打在木地板上;

苏簌在门口停下来;回头说了一句:“再见”

他们三人着急的回应:“再见”

苏簌抬头看一眼天空;到中间;电梯前,按下按钮。

电梯开门的时候旁边一房间里出来一个人;他低着头将钥匙插进锁口,帕哒一声锁上了门;

而后他提着行李箱往苏簌这边,往电梯赶过来。

对苏簌报以微笑,两个人走进电梯;

呼——

七.五.二.一(楼),一楼,电梯门缓缓打开;

苏簌拿出挂着白色星球圈圈的钥匙交给宿舍;不止他一个人;几号半个公寓;

室迩人遐,人去楼空。

篮球场那边,几双俏眼时不时装作不经意的眺向跑道这边,离校的必经之路,人来人往;行李箱的滚轮滑行于平扩大地面上;

不用说,过往学生都知道;他们是高考的,离校地高三学生。

篮球场上,有女生戳了戳另外一个女生的肩:“你看那!”

梧桐树下落叶飘摇,高三的学生们有些行色匆匆,有的不急不躁,有的步履放慢;仿佛在提着行李箱进行一场倍速放慢三四级别的散步,悠哉悠哉;

一步三回头,抬脚都害怕会踩到哪个不知名的草丛中所钻出来的蚂蚁。

苏簌看见接近学生服务中心的建筑旁,有黑色校服的学生,旁边果不其然立有行李箱等一系列背包;

他在和某人告别,一个女生,白色的校服,高一;高三的学生和他高一的小女朋友;像这样情侣间离别的场景还有很多;应接不暇。

亦有朋友;苏簌走到那段出口为校大门的梧桐树道路时,总感觉背后有人在看着自己;

苏簌仍若无其事的走着;高三年级的女生早在之前就收拾好了行李并带出,高考结束后她们直接各回各家。

所以,不会是汐墨寒,自然,也不可能是班里哪个对自己恋恋不舍的女生;

以上情况不存在,这儿只有高二的学生,还有高一地;

苏簌忽然间想到了什么,有可能……

苏簌来到梧桐树路段的尽头,保安亭:校大门:围墙:脚下踩着一角的树叶,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踩住,苏簌回过头:

大约四五米的距离。

却见一道倩影与离开队伍(高三学生)完全不符合的女生与自己同步转过身;

苏簌只能看见她的侧影,她面着梧桐树;一头长发飘在平滑的背部,窈窕柳腰上;身材娇柔。

苏簌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继续等下去,或许她并没有什么话想要说;

如果她没有跟在自己身后;苏簌转身,回身,轻叹一息;单手拉着两个行李箱;

那个女生看见苏簌朝自己来的;竟转过身;又猛的停住往前一步的长腿;看的出来,她做过很大的心理斗争。

许安安不敢抬起头,眼睛瞧着地面;也许落叶很漂亮,也许是因为其他什么的。

哼~哼~哼~

像是一位感冒患者,许安安不停的吸着鼻子,不是流涕;

苏簌微动半步,换个角度,看她的脸;她竟然泪流满面!

眼睛红红的,流水顺着泪痕滴到地上,成圆的漫开,跟雨点差不多;

泪水汇聚在她的下颚骨边,像是雨时的屋檐。

娇美可人,更添一阵令人忍不住怜惜的美觉;

还好,我记得自己身上带着纸巾;

苏簌抽出风衣口袋中的一包纸巾,轻轻的拆开;有点难度,毕竟苏簌不留指甲。

苏簌抽出一张,本想直接递给许安安;但想了想,眼前已然哭成泪人,鼻头空耸的,微微抽泣地许安安。

苏簌拿着纸巾为她擦拭着脸上的眼泪,只一瞬;纸巾便湿透了,颜色因为水而变深。

温热的眼泪,苏簌温柔的说:“别哭了,好吗?”

就好像一抹阳光照亮黑夜,一丝柴火赶走寒冷;一阵清风拂去悲伤。

苏簌的话有奇效,许安安很听话压低哭声,停停止抽泣;

许安安抬起头,眼眶湿润而又朦朦的望着苏簌的脸,润玉清冷;一脸温柔逸气。

苏簌轻轻的擦干了她脸上地眼泪;

“我给你打电话,你会接的,对吗?”她弱弱的问,声音里残留着哭腔。

“会的”苏簌近距离望着许安安清纯漂亮的脸:“乖”

同安慰小孩那样,不知怎么的;苏簌轻轻的抚摸着许安安头发,说出了这个词。

“哦”许安安眼睛轻眨,羞涩万状。

“我先走了”苏簌转过身,腔调宛如清风;

许安安在后面,趁着苏簌还未回头,将右手中间三指缩回,只露出拇指和小拇指;放在耳边:“电话联系”她面容乖巧。

恩~

苏簌渐渐走远了,许安安呆呆的望着他的背影,看着他一点一点的消失不见。

气氛似极了一首诗歌——《送别》

长亭外;

古道边~

芳草碧连天~

双眼出神,一直到赵雨婷,姜芯苒,夏小莹出现到她身边;

“又不是再也见不到了”

“你怎么哭了啊”

————教堂下,草原下;

某座豪宅的车库中~

苏安停下车;

苏簌拿出钥匙提着一个行李箱推门而入,玫瑰花的香味溢人;伴着花香,苏安拿着两三个行李箱紧跟其后,大门自动回转,关上,锁上;

两人走过绿意盎地院落,苏簌又用钥匙打开里面的一扇门;

里面一片漆黑;圆桌,棕皮沙发;置物架;古董边,机关物旁的一个筐子里装着球棒,三四根;

楼梯,楼梯上的地毯;一切都笼罩在黑暗中;

靠近立式空调的角落,窗帘遮住了窗户;

外边的阳台甚至看不见。

两人都感觉奇怪,砰……苏簌打开灯,苏安走上楼,苏簌拉开窗帘,咖啡色的幕光自阳台进入一楼客厅;

苏簌放下手中行李箱,将背包安放在沙发上。

到杯柜前,拿出自己专属的白色雪人图案杯;

杯子上没有一丝水汽,父亲的杯子上也是毫无水汽;

苏簌打开厨房门走进厨房;眼前的一切都是清新的;

抽烟烟机光洁如新,水龙头上毫无水色;水池里面也是,像是干枯了很久的荒地。

敞开的垃圾桶中没有一点垃圾;

锅子也没有动过,很久没有动过的感觉;一切,就像是一座空房,几个月没人居住过的房子;

苏簌心怀疑惑,缓缓走出厨房;不锈钢水壶中没有水,苏簌只好用烧水壶烧,拧动控制烧水壶盖子的开关,果然~

和苏簌想的一样,烧水壶里没有一丝水汽;

哗啦啦~

苏簌将电热中的烧水壶丢到一边,到白色的柜台前,打开热水壶,将里面的水倾倒出,没有一丝热气冒出;

苏簌伸出手,里面的水冰凉~

苏簌又将其他一个热水壶打开,倾倒,两个皆是一样的;

苏簌把空的热水壶物归原位,手拿水杯到一边的饮水机前。

哗啦啦~

接下一杯水,饮下一小口;苏簌又注意到一旁颜色阴若地冰箱;

上前打开,尽然落入眼帘全是自己去学校之前的食物;

牛肉,鸡蛋,羊肉,排骨;一盒水果,第二行是一排牛奶,完全没有被动过;

苏簌重新走进厨房,打开里面的冰箱;和他想的一样,和他去学校之前的那一刻所清楚的记忆中的食物一样。

一分一毫都没有改变;

苏簌在沙发上坐下,身后,二楼的围栏上;

半个时辰过去。

楼上传来声音,苏安奇怪的问:“父亲不在吗?”

“不知道,这儿好像好久没有住过人的样子”苏簌向苏安望去,回答;

苏安将手搭在下巴上,若有所思;

苏安一步步走下来,父亲出去了?

苏安坐到另一个侧的单沙发上,拿出手机,手指在其实滑动几下;

电话铃声接着响起来,

Babe you're too controlling~

I'ma feed you to the wolves——

When you get nasty back at me——

But baby don't distract me——

I'm a goner I lost her;

但不多时,电话中一道女声传来:“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候再拨”

苏安放下电话,两人陷入沉思;

“报警吧!”苏安打破沉默,不打招呼就离开很符合苏城地习性,但……绝不应该什么也不留下,一封信;一张字条,且手机关机,苏城的手机从来不关机,这太奇怪了;

一切线索都指引着,让苏簌与苏安不得不往一个不好的方面进行猜想。

苏簌表示同意,苏安前倾身体,伸手拿到矮桌上的手机;

正要打电话,却不小心将一个枕头弄到快要掉到地上去的沙发下倾地边缘地带。

一道上世纪的纸角从苏安靠着的那个靠枕下露出一个角;

苏安发现了它,放下手机,立起身体放下压在枕头上的重量,移开枕头;

一份上世纪地白色信封露出了全貌,蓝白的边缘花色,左上角印着一个圆形的图徽;

苏安拿起它,挥舞在空中,他松了一口气,紧张严肃的气氛烟消云散了。

苏安玩笑道:它在和我们玩捉迷藏!我在枕头底下发现了它!”

恩,一切都好像是虚惊一场,虽然总感觉哪里不对,关机,从不关机的;

可信封确实出现了,这就是父亲离开后交代自己去向的方式;

也许是自己多想了;苏簌这样安慰自己;

他站起来,逃脱沉重的纠缠;“担心过头了,我上楼了”

苏簌挽起苏安地面地单沙发上面地白色背包;

走到自己的白色行李箱前;

苏安点头,苏簌已经拉着行李箱单挎着背包,行李箱的滑轮滚动在中心的上坡平面前。

苏簌走上了楼;

苏安看着手中像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地信封;小心翼翼的打开了它;

信中的内容大概是这样的

致苏簌,苏安,我亲爱的儿子们;

我将要去一趟离家很远的地方,坐上去往远方的火车;

去完成一些事情;我不希望你们来找我,我出奇的将手机关机了,不要怀疑,只是避免你们打扰到我所做的事情;

应该会是一个月,或许两个月也说不定;勿念~

苏城——

2032年5月27日

字迹很潦草,但的确是父亲的手笔,写的时候应该是十分匆忙的,也许在其他人看来这很奇怪,难道连写封信的时间都腾不出来吗?但他确实一向如此。

苏安思考着,一切都说的通了;但一切都是那么的牵强;如若将几根宽度颜色完全不一样的绳段强行系在一起;

理由,目的地,具体的事情,都是生硬的,含糊不清的;目的地根本没有说,三者全都没有说。

这和以往不一样,完全不一样;像是在玩失踪,虽然这么说有点过分。

苏安望着地面,他想推理出所有来,但根本无从下手;

这种感觉就和拼图一样,一千片以上的拼图块,并且谁都没有见过他们拼接好的图样;更离谱的是,它连一个最起码的框架也没有;

无从得知它会是一个什么形状,梯形,矩形,圆形,长方形,不规则形状。

苏安一遍又一遍的复看着它;完全找不出来,千真万确是父亲的手笔;哪怕一丝仿造的痕迹,但就是没有;

苏安坐在沙发上长吐出一口气;把信放到了矮桌上面;用遥控器定住了它。

“能够确定的一点,父亲不希望我们知道他在哪”

苏安停止了思考,他决心不再管脑子里的这些疑惑,与《飞屋环游记》那个电影一样;

他是去完成年轻时所遗留的愿望,我们应给予支持,希望如此,但愿如此!

苏安站起来,在手机上看了一下时间;七点过十分;

好的,时间不早了,该做晚饭了;早该做晚饭了。

想到这儿,苏安抬头看了一眼楼上;

苏簌肯定已经饿了,我得给他露一手;

他没有见识过,他都不知道,可以肯定,到那时他绝对会大吃一惊。

苏安轻笑笑,走向厨房;

砰的一声苏安打开冰箱门,望着里面琳琅满目的食物;

苏安拿出了一盒鸡肉,由保鲜膜保护着;q颜色光线;

接着是十几颗红色的辣椒,然后是一袋子油豆腐;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