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她和回忆

  • 白雾之上
  • 帝国之花
  • 4323字
  • 2022-04-30 04:00:00

来回一共是十分钟,这一点钟塔上的数显钟可以证明;

黑夜下;

“你怎么这么慢啊”

她不满的看着归来的苏簌;只表达出了自己的负面情绪,至于看见他带着食物回来的欢喜,汐墨寒丝毫也不想提起。

她呆呆的看着不在自己要求之中的泡面,十分怀疑的思量着,里面不会放药了吧;

苏簌看出他的顾虑,内心毫无波澜;说:“要不我试吃一下”

听到苏簌这样说,汐墨寒才放下疑心,如果放毒的话他肯定不会说自己试吃一下,而且学校又没有毒药卖,他短时间哪来的迷药呢?

汐墨寒想着,瞪苏簌一眼“不给”她手拿叉子吃了一口面,咬断;抿一口奶茶;脸上很满足,吃的津津有味;仿佛这是满汉全席。

半晌过去,汐墨寒才抬头向苏簌看去,他脸庞俊逸,润色儒雅。

借着灯光留给了自己的手电筒地侧光看着其中一页,思考着,不知在想什么;

汐墨寒不动声色的走过去,俯瞰下去;上面那页的章标题为:恒星的一生.

下面几行文字,写着:

想做个苹果派,你需要小麦,苹果,各种调料,还有烤箱的高温,这些原材料是分子构成——比如糖或水分子,而这些都是原子组成的——包括碳,氧……

忽然感觉身后的更暗了不少,察觉到后面的目光,苏簌回过头;面见是汐墨寒:“你吃完了?”

汐墨寒:“面吃完了,其他的留着下次去”

苏簌看着她脏兮兮的脸,不再言语;

汐墨寒也没说话,重坐到对面的石椅上,无力的以手臂为枕,睡在了冰冰凉地石桌上;

好半天,苏簌合上书;站起身,看着睡在石桌上的汐墨寒:

“如果你不愿意回教室的话,我现在要回教室去了,不过你可以放心,我不会出卖你的位置信息”

“就当没看见过,你没见过我,我也没见过你”

——只是来此将书看完了到老宿舍附近转悠了一圈;苏簌如流水清澈的将话说完。

转身带着书,就要离开;

汐墨寒从石桌上昂起头来,见苏簌要走;心里有点空落落地,黑暗中的她神色悲伤。

“可以别走吗?”她纠结了半秒,冲苏簌道;她的声音比先前好了太多;

苏簌回首,见到汐墨寒所投来恳求的目光;

颇为不解,苏簌扫了一眼石桌上的泡面纸盒子,贴近它的一袋食物;似乎,已经没有什么能让自己留下来的理由了。

“还要我做点什么吗?如果我愿意的话,但你该明白这可不是我理所应当的义务”

苏簌想着,停留在原地;

“想听听,一个女高中生的悲惨经历吗?”她伤情的说,面上泫然,似乎要哭了。

苏簌远望她的脸,悲伤,凄凉,如荒地的秋日——悲萧。

苏簌考虑了一会,原路折回。

两人坐在头一条长椅上;

“我说的主角是我自己”汐墨寒的眼睛红红的,一颗豆大的眼泪自她瑞凤眼地眼眶中流了出来。

猜的出来;苏簌一言不发的听着。

“爸爸的工作很繁忙,几乎一个月才能回来一次;”

“所以大部分时间都是和母亲一起度过的;小时候,我经常考到班级的第一名;一直到初中;”

“我都是学校的优秀学生,奖状可以贴满整个墙面,爸爸还是一个月回来一次;

苏簌相信她,如果她说的是假的,自己也不可能在这所学校见到她了。

“到高一,我的成绩也还位列前茅,我朋友不多,就那么几个;”

“异性朋友只有一个,在高二的时候我和几个朋友闹掰了,因为价值观不同;身边就只剩下那一个异性朋友,他也在这个学校;我们的友谊在他一次初中同学的同学聚会上结束;

“他和我表白,我没答应;然后我们就没有再见过”

带有目的性的友谊,苏簌想。

“不过这也没关系,只要我好好学习,妈妈就会很开心;友谊没有也没关系,只要亲情在就好”

“但……”她哽咽着:“在上个月,她永远的离开了我,她出了车祸;父亲草草的给妈妈办了丧事,他就是那样,他的眼里只有钱,他的眼里根本就没有我们”

她泣不成声,哭着:

“没有人爱我了,唯一爱我的人永远的离开了,我不想再好好学习,我抽烟,我喝酒;他最不喜欢我喝酒,他来到学校里的时候很生气,他不敢相信,却又无可奈何,反正,他越生气,我就越开心”

她哭着;

她说父亲越生气她就越开心,但这时,苏簌未见她的脸上有一丝开心。

“节哀”苏簌对她说。

她捂住眼睛,痛哭,泪如雨下;悲伤在抽泣的哭声层层交递出来,惊动了树木,惊动了空气里的冷风;

她无所依的靠在了苏簌肩上,苏簌没有避开。

良久,苏簌听着她的哭声,心说自己身上的纸巾够用吗?估计不够!

暮色微冷;弦月如钩,夏虫脆鸣,几度繁星陪伴着冷月。

汐墨寒停止了哭泣,没继续靠在苏簌肩上,两人沉默在夜色独有的静谧下,谁也没有说话。

“我猜测她不会愿意看见你现在这样”苏簌看向汐墨寒:“那个唯一爱你的人”

汐墨寒垂头不语,冷风吹的人有些冷了;汐墨寒卷抱着身子无依无靠;

苏簌脱下自己黑色地外套,里面是一件白色的长袖,上面有字母The universe(宇宙)

苏簌将自己的外衣盖到了她身上;“盛夏的夜晚也很冷,小心感冒”

同她接触的那一瞬间苏簌感受到她颤了一下;

汐墨寒扭头看了一眼身边衣着单薄的他,心中微动,低头不语。

汐墨寒感觉自己现在的状态很良好,她想应该是因为才哭过,难过都随着眼泪流出了内心;压抑的情绪伴着眼泪离开了自己的身体。

他……刚刚,在关心我!

汐墨寒的内心照进一丝阳光,很暖和的光线;她扭头望着他,阳光出自他。

荒地上有花儿生根发芽,不单是花;如春来……

“苏簌!”她喊了他一声;

苏簌向她看过来;

“谢谢你陪着我”

恩;

又过了一会儿,她道:“做我男朋友吧,我……”

苏簌微惊,但通过换位思考,他就不那么惊讶了;

如果有人在一个心境暗无天日的人最脆弱的时候陪在她身边,致以温暖和陪伴,那心生好感,也就理所当然了。

“你很温柔,我很喜……欢……你”汐墨寒红着脸。

“恩,我不喜欢抽烟喝酒”苏簌清淡的声音道。

“我不抽烟,酒,我也可以戒掉”她小嘴微张。

苏簌不太相信;

汐墨寒急忙道:“是真的,我不喜欢烟味,只是在厕所里将它点燃放到地上,制造出我在抽烟的假象”

苏簌听后半信半疑;

“可以做我男朋友吗?”汐墨寒小声地问,声音脆生生的。

星空下;

“我不喜欢你”

“不喜欢我哪里?”

“很多地方”

“我会改的”

“大可不必,为了别人而做出什么”

“你不是别人”

“那是什么?”

“我喜欢上你了,所以你是我喜欢的人”

…………

“到哪天我改掉身上所有你不喜欢的地方,你会答应做我男朋友吗?”

那天过后汐墨寒差点被开除,那天她以全新的;

以她母亲离世之前的她原本的面貌,一袭纯洁的白色长裙在“审判室”回答了校长一系列问题后,校长甚至都不相信她眼前这位伶俐,漂亮,落落大方的女生会做逃课,逃学,抽烟喝酒等一些违反校纪校规的事情来了。

而当校长听到她说回答自己家世问题,得知她母亲已经一个月前过世的消息时,校长哽咽住了;

————回忆结束。

对面是长发半遮面的汐墨寒,她的身上看不出曾经那份小太妹的社会气息;

却是纯然乖巧,哥特风的长裙包裹着她性感的身躯;可爱的面孔中透着漂亮。

肖像画上的女生只有一只左眼,因为现实中她的模特也是这样的;长发散漫,虚掩住右腮,下颚如曲线略尖。

绘画完毕,苏簌放下笔,见到她在看着自己。

“怎么样?”她问。

“什么怎么样?”苏簌说着将那幅画作从画板上撕下,推到她面前。

她提眼往上看,又指了指自己的头发:“这个发型怎么样?”

恩,苏簌思考一阵,犹豫着要不要回答;“依照我的审美观,我不喜欢你的发型,它看起来没精神,有着颓废的感觉”

汐墨寒点点头,若有所思,随之用一个白色地十字发卡将右眼下地长发挽了上去,露出额头;

她看起来漂亮了不少,自然也看起来精神了不少;

她坐在原地没离开,拿着苏簌为她画的肖像画,看着里面自己只露出左眼,呼~

她望着苏簌:“我不喜欢知道这个发型,我知道你也不会喜欢,所以啊……下次记得早点告诉我”

苏簌心说你是故意的?

汐墨寒站起身子,在苏簌面前把长发放下,披头散发的她生出一丝妩媚错乱的美。

第四位“模特”不紧不慢的坐上前,那把温热的椅子。

画笔在画板的素描纸上沙沙作响。

现在这个时段牧川所唱的歌带着一阵优美的旋律,如早长莺飞,似万里白云之下的原野。

苏簌第一次听到这首歌;他此时处于一种忘我的绘作精神中;

现实世界无法到达寂静无声,但精神世界却能进入一种方圆百里无人所在的静谧状态。

一幅幅肖像画被创作出,然后交给他们的主人;一直到第四十九幅肖像画创作出来;

苏簌放下画笔,他的手有点痛,他没想到全部……

要知道的是,坐姿模特是一个不太容易的任务,保持十分钟到一动不动,是一动不动,除了呼吸,眼睛不能动,嘴巴不能动,身体不能动。

就那样聚精会神的坐着;

苏簌睡在桌上,安静如十二月无人的雪林;

苏簌的左边坐着的是白灵姗,右边原是叶雪的位置;但这时只有一个空荡荡的位置。

老师们一个个接踵而至;教室里的灯光亮了起来;牧川停止歌唱。

校长在教室里指指点点,一个劲的夸赞,说这儿布置的不错;又说那儿布置的不错;

老校长一身白色的袍子,留下一小撮平整的白胡子;国字脸,颇有点仙风道骨的感觉;

他轻手抚摸着讲台,回忆起了自己还是个学生时候的时光;

校长站在讲台上开口道,声音亲切:“高三(1)班,9914号教室;你们是优秀的,和你们前一届才毕业的学长,九九三班一样,出类拔萃;一想到你们就要离校,我这心中真是不舍啊!”

校长说完,道了句祝愿大家高考一帆风顺,理想如意,毕业晚会玩的开心,就离开了;

只留下辅导员;

大家起哄着要张欣希老师唱歌;她不太好意思,最后抵不住同学们的热情;站到了主唱台前。

唱了一首很欢快的歌;

一首歌唱完,教室顿时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晚上十点,零食还剩下一大堆;有人女生哭了,一大群人跑过去安慰她,江雅又是拥抱的,说反正有QQ群,毕业后也还可以在联系啊。

白灵姗泪眼婆娑,她本来也想哭的;但看见先她一步哭出声来的女生,白灵姗不想哭了;因为不想被说矫情。

苏簌趴在桌子上,说真的,今天;这个盛夏,窗外池鱼虫鸣的一天;他第一次在课桌上闭上眼睛;

不好睡,很难睡着,睡的不舒服,以上就是苏簌的体验感受。

浩瀚星空,太空服;火箭升空;耀眼,密集的星星布在一起,星海,银河;灿烂的让人惊讶,如图一条紫色的弧带。

恍惚中好像有人戳了戳自己的手臂;苏簌睁开眼睛;

看见白灵姗,她一脸羞涩的;不太好意思的提醒:“我还以为你睡着了,要全班合照了”

她头上的发卡换了,一个半月般的发卡束在秀发上,成两层;发卡下的头发落到长眉上方。

恩~

两人伴着走到台后,黑板~后黑板,苏簌所绘的黑板前;椅子和吉他都已经移开;

五条高度不一,长度一致;拍摄专用的长凳。

歌声早已经停止;

七科的老师们不会再拍了,早在上上周;就已经拍摄过一张全体同学的合照;

叶雪指挥着大家到凳子上;并非用矮前高后的顺序;辅导员站在最前面,蹲下。

苏簌站在第一排的中心;定时的摄影机在众人前方;

教室里灯火通明,恍如白昼;

李泽站在最后面一排,柏玥在第四排,孔溯在第三排;

白灵姗在第二排,汐墨寒笔直的站在白灵姗地左侧;江雅站在第一排的左尽头;

严延,戚铭与第四排偏离中心的位置;牧川位于严延身边,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除此外,没有做什么手势。

十秒的倒计时,9.8.7.6.5……4.苏簌感到有人拉着自己的手;后面是汐墨寒,苏簌以为是汐墨寒,于是挥开。

到最后一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