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异国他乡的乔克

  • 白雾之上
  • 帝国之花
  • 4638字
  • 2022-04-27 15:56:34

“同学们好,我是魏渊;警察局局长;身为一名警察局局长,保护大家的安全是我的责任,但是,我失职了,让危险分子有机会闯进学校,给同学的人身安全带来了威胁”

“我会努力弥补自己的过失,这个案件我交给了李申,李科长;或许有不少人早已听说他的名字;

台下喁喁私语“他被誉为从书中走出来的福尔摩斯,混血男子”

“他也来到了学校,那么,现在就让我们来听听他的发言”

局长背手昂首挺胸后退一步;

李申上前:“很高兴见到同学们,我并没有太多的话要说,那么言简意赅;”

他伸出右手,面向着学生,傲然:五天,在五天后,我将抓住罪犯捉拿归案”

——事情告一段落;

孔溯已经离开,拉着李泽一起;

李泽迫不及待的问:“是真的吗?”

孔溯回头看来:“一切属实”

他似乎早已明了:“我就知道他没吹牛”

“那么现在做什么呢?”故事听完了,答案也清楚了,孔溯伸了个懒腰。

“还能做什么呢?回教室,复习,看书;只冀望不要复习的时候睡着了”李泽说。

“我都不知道你有密集恐惧症;”

“我之前也不知道”

李泽摇晃着脑袋,笑着说;

两人很快回到教室,大家都在做着一样的事,看书,复习;

只是形态不一,比如柏玥那样,就坐的端端正正;比如李泽,那就不一样了;她才坐下,就耷拉着脑袋;

软弱无力的将头靠在了桌面一大沓书本前的空桌面上;

“我真的不想再复习了啊”李泽心叹着;

他想了想就这样睡下去自己高考大致能拿到多少分;

“五百五十”

李泽非常的有把握的估出一个数字,他摇头晃脑的在桌面上擦了擦;艰难的抬起头,一手拿着书的最下方捏住两侧,这样能使他不合上;

李泽艰苦的长开嘴巴,背诵来:

“《诗经》氓之蚩蚩,抱布贸丝。匪来贸丝,来即我谋。送子涉淇,至于顿丘。匪我愆期,子无良媒。

将子无怒,秋以为期。  

乘彼垝垣,以望复关。

不见复关,泣涕涟涟。

既见复关,载笑载言。

尔卜尔筮,体无咎言。

以尔车来,以我贿迁。  

桑之未落,其叶沃若。

于嗟鸠兮,无食桑葚!

于嗟女兮,无与士耽!

士之耽兮,犹可说也。

女之耽兮,不可说也! 

桑之落矣,其黄而陨。

自我徂尔,三岁食贫。

淇水汤汤,渐车帷裳。

女也不爽,士贰其行。

士也罔极,二三其德。  

三岁为妇,靡室劳矣。

夙兴夜寐,靡有朝矣。

言既遂矣,至于暴矣。

兄弟不知,咥其笑矣。

静言思之,躬自悼矣。 

及尔偕老,老使我怨。

淇则有岸,隰则有泮。

总角之宴,言笑晏晏。

信誓旦旦,不思其反。

反是不思,亦已焉哉!  

《诗经·关雎》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窈窕淑女,君子好(hǎo)逑。

参差荇菜,左右流之。

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

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参差荇菜,左右采之。 

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参差荇菜,左右与之。

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诗经·蒹葭》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

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萋萋,白露未晞。

所谓伊人,在水之湄。

溯洄从之,道阻且跻。

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

所谓伊人,在水之涘。

溯洄从之,道阻且右。

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 

短歌行曹操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

我有嘉宾,鼓瑟……

教室成了小型的诗词背诵现场;大家复习的科目都是一样的,在同一个时间里,只是诗词不一样。

铃铃铃~

时间过的满极了,李泽感觉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李泽放开书,颂:一日背书,如过三秋!”

李泽大步走出教室;走到矮围墙,抬起头;天空是无论身处何方都能看见的一样景物。

雪白的,参着蔚蓝的气息,悠然;一行白云飘过,一层层的云朵铺满了仰面的那一片天空;

白与蓝,蓝色的白,白色的蓝;李泽从其中看出一个词“自由自在”

自由的白云;

“下辈子当朵云算了”他感叹着,忽然很想要大声的喊出来:“当一朵云啊,不用背书,自由自在”

他始终没有这个勇气,他遐想着如果整座教学楼只有自己一个人;倘若没有人能听见自己的大喊,那他真的会喊出来的;

“做云肯定很难吧,自由也是很难的;从六岁开始,我就被书和笔给纠缠上了,文字与作业;

它们简直了,就是一块狗皮膏药,不对,一块黏着皮肤与皮肤严丝密合的狗皮膏药”

李泽的眼里有那远方的一片山树;绿意盎然;

他又仰望起了天空;阳光在另一面往他的后面照来,他在东方;

很幸运的没有阳光眷顾,否则他实在难遇看清天空,如若他转个方向看天,伴在太阳周围的云都成了刺眼的白;

“怎么样才能成了一朵云呢?”他忽然想到书上面说过云的真身;便记着那段文字复述:

“云是大气中的水蒸气遇冷液化成的小水滴或凝华成的小冰晶,所混合组成的漂浮在空中的可见聚合物”

李泽:“那么我得先变成水蒸气,从固态转化为气态”

楼梯下来人了,李泽不认识,也没心思去看;反正他知道是高三的学生,哪个班的?

不是高三二班就是高一三班;反正是高三除自己外三十九个班其中一班的;

他们往楼上去了,那么就有可能是高三十一班的,一直往后,总有一个会是。

“我好想成为水蒸气”他小声的喊。

走到下半段上楼梯的几人似乎听到了他的话;

“那个人是高三的学生吧?”

“应该是”

“好奇怪啊,不抓紧时间复习竟然嚷嚷着说要变成水蒸气!”

“是的,诶我问你个问题,水蒸气是什么?”

思考了几秒;

另一人回答:“水蒸气,是水(H2O)的气体形式。”

“当水达到沸点时,水就变成水蒸气。在海平面一标准大气压下,水的沸点为99.974°C或212°F或373.15°K。

“当水在沸点以下时,水也可以缓慢地蒸发成水蒸气。而在极低压环境下(小于0.006大气压),冰会直接升华变水蒸气。水蒸气可能会造成温室效应,是一种温室气体。”

“完美”

上楼梯的脚步声渐行渐远,又过来几秒,然后完全听不到了;

站在矮围墙仰面看着天空的李泽却将他们的谈话原原本本听了个清楚;

李泽苦起脸来,收紧双唇,双眼眯成一条细缝:“怎么什么事都能谈论到学习上去啊?”

“变成水蒸气,所以要怎么做才能变成水蒸气呢?我真想变成水蒸气啊”

他再一次说了一遍;

他看着那些云,有一簇云像是一个扭动着腰身抬起一手的人;一层云像是大军压境,映照在越往高处越蓝的天空;

李泽自言自语地发表出自己的想法“变成人……

他刹那间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在教学楼下;离地面三十五米;

徐徐的风吹打在脸上,恐高症患者无法应用到到的观赏地点。

白色羽毛球流在天色与地面中,在李泽的余光中,花群旁,倩影;

那么远,却又是那么近,像是风儿一般触手可得,亦像是清风一般无法触摸。

“也不错”

夏日里跳动的身影拥有着众多的目光;他们手捧着书,他们手捧着书;

“学姐也太漂亮了吧!”

“恩”

“恩”

“嗯”

“加一”

“加一十”

“加一百”

“加一千”

“有完没完,幼不幼稚,我加一百万”

左边是成千上万的花朵,右边是遮天蔽日的绿荫大树,枝繁叶茂;

“哇,毛毛虫!”

某位女生的尖叫划破天际;

学生们手上的冰棒散发着嗖嗖冷寒气;      

擦~

某个可乐的瓶盖被揭开,瓶身上冒着水雾,渐渐在烈日的照射下凝结成水珠;

“她打羽毛球好厉害啊!就没输过球”一个高一学生眼里冒出崇拜的光芒。

“学姐长的这么漂亮,打羽毛球当然很厉害”

“不对啊,你这是什么狗屁理论,不过我同意”

他坐在矮长石凳在繁茂的树枝枝影下;

两人的目光落在羽毛球场的一位女生身上。

树荫下庇护着百来人,有人坐着有人站着;

羽毛球场上的右边,也是全场的焦点,备受瞩目的众星捧月。

那名女生上身搭着一件白色的短袖,下身则是一件紧贴皮肤的边尾有着两厘丝破的牛仔蓝色短裤;

身型无可挑剔的婀娜多姿,曲线柔美,柳腰花态,朱唇粉面,眉目如画,凑近脸部的长发上带着香汗;她纤纤玉手握着羽毛球球拍柄部。

青春气息洋溢的她在羽毛球上冠绝群芳;无论是容颜,还是羽毛球的运动天赋。

羽毛球从未落地过;自右侧叶雪的羽毛球拍飞上天,到左侧江雅一拍子将球打上天。

羽毛球运动持续不了太久;因为马上要上课;

苏簌一头短发湿湿的从跑道上走来;目的地直指后山旁的二层学校超市;

位于教学楼与后山之间的超市。

苏簌一出现,便吸引了不少目光;

超市的凉棚下,一瓶开了盖子的可口可乐与一瓶开了瓶盖的百世可乐坐落着地桌面上的两方男生;

他们闲聊着便不由自主的移动眼睛,多看了几眼。

“还有三天才周末”

“到时候打游戏啊”

“那是高三的学长吧?”

“应该是吧”

苏簌进入商店买了一瓶橙汁,还拿了一瓶矿泉水;付钱的时候恰好看见苏瑶竟然也在;

她长发飘柔,闭月羞花,沉鱼落雁的容颜让人不禁多看两眼;她腰似蛇柳,亭亭玉立。

苏簌听到她说能不能把五块钱转换成五个一块钱;

超市里给苏簌结账的是另外一个男收银员;苏簌付钱就离开了。

一般情况下,他是不会主动打招呼的;苏簌坐到那样很奇怪;

除非有什么事情要说;否则在别人没有发现自己的时候过去,很可能会吓她一跳,即便是认识时间很长的人也不行,苏簌打开橙汁的盖子,旁边有个巨大的黑袋子地垃圾桶,与超市外玻璃面接住;

苏簌想到了那天在饭堂门口,苏瑶被吓的松开手餐盘,餐盘丢进有它同伴的大箱子,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他沿着宽敞的楼道走上楼,二楼,三楼;他看见了高一的学弟学妹;向自己投来目光;

漂亮的,高个子的,国字脸的,柳花眼的,卧蚕眉地,青涩的;笑着的,烦恼的……

迎面,到教学楼第九层,教室的后门关上了;

窗户敞开着,风儿四通八达;窗玻璃上贴着不算新的新年窗花,老虎;已没有第一天那样簇新。

落了几点灰尘,清理不掉的黑点。

苏簌走到前门,差点和小跑着的人撞在一块;

她拿着右手上低握着手柄部色彩炫酷的羽毛球拍。

叶雪在要撞上的那一刻停住了,长发飘动,比平常秀黑,一股出水芙蓉的气息。

好像刚洗过澡,苏簌这么想;他已退后一步停在了原地;

她的脸上写着开心,额头上,香汗淋漓;苏簌能看见她的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

她转过头来看见苏簌,笑容散去;轻哼一声;走进教室。

就好像前一秒还晴空万里的天空突然大雨倾盆,奇怪,奇怪的很。

苏簌后脚走进,江雅也拿着一个羽毛球拍,娟娟脚步的走进教室;

在国外,跨国的海上,一架民航飞机飞行在空中;蓝天近在咫尺;白云近在眼前,伸手可触,当然,空乘人员是不会允许有人这样做的;

也就三四个小时的航班;飞机降落,在另一个国家的飞机场飞机坪上;

巨大的庞然大物——飞机,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缓缓降落,最后停下。

飞机门打开,有着英文大字的机身车门上打开一个门;折叠梯落下;

一个接一个的人探出头,走下飞机;来到巨大的飞机坪上;

宽广的停机坪上停着三四架歇息着的白色飞机;

工作人员驾着机场小车在不停地忙碌着,成为了一道靓丽的风,然则全是白色的道路与道路条纹,百米的远处才见到建筑物。

乔克一身西装,心情大好的走下飞机,左瞧右盼的观察着这个地方,只有陌生的面孔。

他感到熟悉又陌生,拿上行李的跟着人流朝出口处去;

航站楼外观呈现自然流畅的缓弧形整体造型,采用先进的大跨度钢根结构、点式玻璃幕墙,像一座水晶。

乔克走出飞机场,外面车水马龙,红灯周边一排停着枕戈待发的汽车,各种各样的汽车。

忙忙碌碌的生活都市气氛,高楼大厦;商城,医院,高楼,民房;酒店;

乔克叫了一辆出租车,司机帮助乔克将他的行李箱放进了后备箱,而乔克的背包则与他一起坐在了后排的座位上;

车里没有异味,司机一踩油门,朝着指定地点飞驰而去;

红灯,绿灯,然后是一段畅通无阻的路段。

乔克拿着行李箱,关上橙色出租车的后备箱;

汽车轰的一声扬长而去……

乔克抬眼看着这一片地方,这里是城市的另一边,也是最为繁荣的地方;

人与楼,高楼耸立,一座座惊人的钢铁巨兽;

整齐划一,簇拥着的人潮从这一边赶到那一边,匆匆忙忙,或为了玩乐,为了约定,为了金钱几两。

空气里传开一阵阵喧哗的吵闹;大厦的玻璃窗上反射出光泽,黑的占三分之二,光亮在玻璃上占了三分之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