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午饭

  • 白雾之上
  • 帝国之花
  • 3846字
  • 2022-04-26 08:30:00

她心中一丝难受,压抑,反正是说不出来的那种感觉;口中的面条也变的无味;她脸上的好心情消失了,柳眉一竖。

对面坐的是江雅:“你怎么看起来心情不太好的样子,刚刚发生什么了吗?”

她是背坐着能看到那一幕的座位上的;

那时也没回头;

叶雪轻咬下唇;“没有”

“我吃完了”她说。

刚好江雅也吃完了,于是两人一同朝前面走去;

江雅扭头看向叶雪,叶雪望着地上缤纷色彩的地砖:“臭苏簌,怎么可以接受其他女生给的小纸条?”

高三一班;

教室内;

叶雪闷闷不乐的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你生气了?”苏簌颇有兴致的问了一句,生起气来的叶雪真的很可爱,绝美的脸颊上带着一丝可爱。

“哼”叶雪漂亮的眼眸中满是不悦和醋意,她瞪了一眼身边的苏簌,不与他说话,一句话也不说。

苏簌感觉莫名其妙,只当自己不该在她生气的时候同她说话;

“自讨没趣”苏簌捧起书,在心中做了个无声的发言。

苏簌推断着叶雪生气的原因,她脾气其实很好的;几乎每次都是因为自己,被自己惹生气的;

那这次?苏簌弯曲食指碰了碰自己的嘴唇;这一次铁定和我沾不上边。

苏簌看起书,懒的理会不知道为何心情低落不好的叶雪;

可能是太漂亮了,毕竟有时美貌也是一种烦恼;有或者是其他什么的,总之与自己扯不上关系。

苏簌扫过一页,又一页,在一页,一目十行,牢记在心;此是苏簌第六遍记背语文的内容。

就这样在书海中度过了一个上午的时间,叶雪读着书,平时她都是默背的;但这无关紧要,有时候,坐着的人也想站会,站着的也会想要坐会;骑摩托地人偶然会开小轿车,开轿车的偶然也想骑摩托。

这没什么,无关风月无关雪,无关你我无关他。

时光如流水,一去不复返;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一眨眼便到了午饭的时间;

苏簌站起来,放下书;

“你干嘛去”叶雪终于说话了,但语气依旧是闷闷不乐。

怏怏不乐的愁眉美色;

“吃午饭”苏簌回答;

“我饿了”叶雪看着苏簌的眼睛,醋意在她的眼睛里。

“恩”苏簌不理解她的意思。

“我要去吃饭了”叶雪又说。

“恩……”苏簌:“我不会拦着不让你去食堂的”

叶雪眼里盖起一层朦胧,难以察觉,深深的望着他几秒,然后道:“你就是故意的”

“什么故意的、苏簌不解其意的问。

“我再也不想要理你了?”叶雪说完,枕在了自己两条藕臂交织成的“枕头”上。

白色的衬袖勾勒着她迷人的身子,蓝色的短裤下两条修长的玉腿白皙如雪,腿型优美。

“也就意味着我们六年之久的友谊要破灭了?”苏簌思着。

几秒之后,苏簌昂首阔步的走出了教室,他骄傲是应该的,身世,成绩,还有艺术的追求,超世脱俗的宇航梦想,每个人的心里都会有着一丝骄傲,若不然,那就可能是相反的;

有人被骄傲冲疯了头脑,但骄傲却并非是一个完全意义上的贬义词。

教室里只剩叶雪一个人;其他人都去吃午饭了,包括苏簌也是;

叶雪没有听到有脚步声走回来;她站起来,眼眸边湿湿的。

她走到窗边,看到了下面的苏簌,在第五层的教学楼上;

他白色的衣服;清爽的头发,飘逸的头发。

叶雪将自己柔软的手心贴向玻璃面;她越想越不悦;

“明明自己先认识他这么久的”

叶雪回到座位上拿出一个本子,右手持笔沙沙沙的在本子上写了起来。

到十多分钟后,她拿出合意的第七张连载了两张纸页的满是文字地纸页;

只看了一会儿,她的脸颊慢慢的红了;

叶雪小心点将它折好,放到了黑色裙子上的口袋中。

她的脸上升起两团红晕,她国色天香的脸颊上。

叶雪离开了教室,教室变的空荡荡的;

食堂;人来人往人散人又聚集在一起的地方。

苏簌独坐在一处;远远有个女生看见了茫茫人海中的苏簌;

“许安安,你看那边”女生在座位外向苏簌坐的位置上指了指;

许安安望向她手所指的地方;

她的眼睛好像发了光,忽的眼瞳扩张,咬住嘴唇,不知她心里在想着什么。

“我们坐过去吧?”开头说话的女生笑了笑,说道;她穿着一件十分合身束腰地绿色长裙。

她们是四人的队伍;颜值都在好看与可爱之间;她们都穿着裙子,胸口处含苞待放;裙下的双腿轮廓笔直;长长的裙摆下只露出一小所小腿;白色运动鞋;尺码在三十五六。

属于前凸,却没有太夸张,只是透出一阵清纯的少女美。

“还是不要了吧”许安安悄悄的看了他一眼;

“我们去排队吧!”说着她牵起身边黑色长裙领结前打着白色蝴蝶结的女生小手,朝一个常去的清淡类饭店的排队队伍走了过去。

绿色长裙的女生站在原地,轻启红唇;却没说什么;“真奇怪,明明想去的,为什么要做违心的决定呢?”

她思索着;

“嗨”身后突然传来一道不小的喊声;

她不知道是不是在喊自己;出于好奇回头看去;

头戴鸭舌帽,长的还算说到过去,瓜子脸;和猕猴桃的果肉一般,脸上遍布着大大小小的青春痘,左边一块脸上青春痘尤为多,右连则少些,鹰钩鼻的鼻头上也有;

身穿阳光的白色校服;身高中等;快要进入不健康的体重范畴,但还属于瘦的领域中;

绿色长裙的女生左右察看一圈,确认他前面就自己一个人,这才问道;“你在叫我?”她指了指自己的脸;

对面的鸭舌帽男子点点头,伸出右手:“我叫金海超”

恩~她勉强的笑了笑,同金海超握了握手,随之迅速缩回;

“我叫赵雨婷,赵子龙的赵,雨落的雨,女亭婷”

“能交个朋友吗?我看见了好几次了,觉得你很漂亮”金海超由心道;他边说边从上到下的打量着她的全身。

赤裸裸的眼光让她感到十分不自在。

恩……“我朋友很多了,还是算了吧,你也挺帅的,同学”

说完她转身拉起几步远的女性朋友的手,赵雨亭看到她时,她正好奇的张望着自己这边。

“那个人是谁呀?”她捂着嘴巴小声的问;

“不认识,他说自己叫金海超,估计是高二或高三的同学吧!”

哦~

“哦”她乖巧的应道~

赵雨婷望着一众菜样,也不知道是看见了那个菜;忽然道:“小晴,你最喜欢吃的五花肉;还记得吗?上次你整整吃了两碗饭呢!”她用夸张的语气在她的耳边小声笑着说。

“我没有,那天只是因为没吃早餐太饿了而已”她小声的反驳。

“嗯,想吃就吃嘛;变胖了也没关系;还有我呢,我陪着你啊”赵雨亭笑嘻嘻的自顾自道;

“我本来就没有喜欢吃五花肉”她嘟囔着“才不要变胖,以前没用,反正永远也不要变胖”她心想着,变胖就不好看了,自己不喜欢,别人也不喜欢,女性朋友不喜欢,学长也不喜欢,要是遇上喜欢的人,喜欢的人也不会喜欢的”

她微微踮起脚尖,蓝色的裙尾轻轻的摆动着,她想了一大堆;

四人坐在一处空着的座位上;赵雨亭感觉有些不适,像是被人盯着,回头看了一眼;人潮中有个鸭舌帽转过了方向。

“怎么了嘛?”许安安问;

她摇摇头:“没什么”那个人?

从背后盯着我吗?她想着,心里有点发怯。

只但愿是自己想多了。

人声嘈杂;赵雨婷一勺一勺地勺起饭和菜汤;

赵雨亭朝自己的右侧望去,因为他坐在末尾,所以近处完全没有什么能阻挡着她的视线;

在人身和柱子后;苏簌左手扶着餐盘的边缘,右手拿着筷子;吃的不快;既不是狼吞虎咽也慢吞吞的像只无关;和很明显他受过良好的餐教礼仪。

吃相同她们一样雅观。

“我去一趟厕所”她开口说;

恩~她的朋友许安安和另外两个女生三人抬头应了一声。

另一边,苏簌食不语的坐着,蓦然闻到一阵香风扑鼻;

苏簌抬头,看见一袭绿裙,丸子发型,两侧耳畔两束丝段般的秀发落下。

“好巧啊,又看见你了”

苏簌认出她,早上见过的的学妹?许安安社员的朋友;

恩~

她姿态大方的站在座位边,指着长椅的椅面:“可以坐吗?”

恩~

赵雨婷坐下,支起手;她用手撑着下颚好奇的望着苏簌:“你为什么不看我呢?我不漂亮吗?”她似乎有些自恋的问出了一个奇怪的问题。

?“刚刚不是抬头看过了吗?”苏簌不解的说,他还以为她觉得自己在回答的时候不尊重她。

“你就看了一眼”她赢用夸张的语气立起一根秀丽小巧地食指。

“那……不是足够了吗?”苏簌更疑惑了。

那真的够看清楚吗,胸部,大腿,腰部,他刚才就是这样毫不在意的打量着我的全身的;她十分不满甚至有点气愤的想着刚才的事,她很讨厌那样的目光;就好像自己脱光衣服被晾在了阳光下。

“可以帮我个忙吗?她开口问。

“那要看是什么样的忙了”苏簌并没有直接答应;

“我看看我身后,有没有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生在看我”她揣测的问,根据自己的第六感,也就是潜意识。

苏簌掠过她的头发朝后眺望而去,正对上一个头戴鸭舌帽的男生,满脸青春痘;长相中规;

苏簌正对上了他的眼睛,一双含着黑色的,有些莫名混浊的眼睛。

他注意到苏簌,显得很慌乱,忙不在看赵雨婷,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确实有,那个人是?偷窥吗?”苏簌静然思考了几秒问。

她点了点头:“我讨厌被人从背后偷看,很不舒服;但这毕竟不是一件很大的事,我不想再被他从背后窥视着”

恩“让他不再窥视你?”

她点头;

苏簌轻轻放下筷子,不紧不慢的站起身;

经过赵雨婷身边的时候她拉住了苏簌的上衣左角;担心的问:“你不会,不会使用暴力吧?”她的眼里包含着点害怕,她不希望会以暴力解决问题的这种方式。

“当然”

苏簌很快走到了那个男生面前;赵雨婷转身看去;

苏簌在那人的对面坐下;

金海超一开始显得有些不安,到苏簌说话,他理直气壮的站了起来,,拍案而起,他情绪激动的不知道在说什么;

然后苏簌似乎又开口了,赵雨婷不知他对金海超说了什么;

但见金海超脸上的情绪瞬间从气愤转为了弱势,她见到苏簌又递给了他一张纸条,赵雨婷认出那是许安安早餐时弯腰羞涩的给他的纸条。

金海超的态度发生了三百六十度的转变,由恐惧到害怕,他软坐了下来;忐忑不安,如坐针毡。

最后金海超回头看了一眼赵雨婷,眼睛里是那样的胆怯;那眼神好像在看一个怪物;

他站起身,对苏簌说了几句话,然后慌忙的转身离开身影随之淹没在了人海中。

赵雨婷好奇苏簌说了什么,好奇极了,要知道他只是坐在那?是怎么让原本气势汹汹的金海超仓皇失措的?

苏簌收起桌上的纸条,放入口袋里;站起来走了回来。

苏簌还没坐下,赵雨婷就忍不住好奇的问他:“你对他说了什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