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升旗

  • 白雾之上
  • 帝国之花
  • 4489字
  • 2022-04-26 01:20:00

“一些无关紧要的话”苏簌拿起筷子,饭有点凉了,不过也没多少了;马上就能吃完。

“我想知道”她那娇滴滴的脸上的恳求之色让人很难拒绝;

苏簌告诉了她:“开始的时候我问他是不是在看坐在我前面的女生,问他知不知道这样做是不好的行为”

“他生气了,说这关我什么事”

“我说我要告诉老师,他很是不屑”

“然后呢?”她睁着亮晶晶的大眼睛,听的十分认真。

“我说需要老师来阻止可能发生的受伤,他有些糊涂了,我说你是跆拳道黑带”

“他根本不相信,我说你要和他决斗,他皱了皱眉,我告诉在跆拳道社团教室;他有些害怕了,半信半疑,我又说让他注意安全,因为拳脚无情,他有些相信了,之后的你看到了,我把那张纸条放到了桌子上,说那是你要我帮忙交给他的约战书;他完全相信了,不敢接受,就那样离开了”

“他也太傻了吧,这都能信!”

“恩,他知道不可能有人一直带着战书在身上的,那个纸条是关键”苏簌以平淡的口语道。

“跆拳道,战书,说慌可不是什么好的品质”她提着弯月似的秀眉,脸上露出狡俏的笑容,她的话里带着一层言外之意。

“但有时候总是不可避免的要用上它”苏簌浅然地说,他对说谎这事没有多大的厌恶。

时间过去了几秒,这几秒内两人没说话;

“谢谢学长帮我赶走那个讨厌的人”她道。

“恩”苏簌没有多大的反应;平常心;我不太喜欢说谎这件事”她道;

苏簌没有说话;

“我叫赵雨婷”她又说,这句话到让苏簌稍微没反应过来。

萍水相逢;

赵雨婷看到苏簌不理解的神情,回答:“陡然间有种想让你记住我名字的念头”

恩,苏簌的声音不温不热。

“你记住了吗?”

恩~

秒种走过了几颤~

“我叫什么?”她问。

一分钟过去了,苏簌一笑;

赵雨婷也一笑,她叹了口气:“你说谎了”

苏簌不同意,他说:“只是在想是那个字的名字,赵雨亭,凉亭的亭?”

“哦”赵雨婷摇了摇头:“不是,女字旁的那个婷”

她脸上写着雀跃;

接着她站起身;“我先走啦”

恩~

在她离开后的第二分钟,苏簌吃下一口饭,随之站起……

“你怎么去了这么久啊,饭都要凉了”

“我没去洗手间”

“那你去嘛了?”

“去解决一件烦心的事情”

“是什么?”

“可以不说吗?让我心情不好的”

“哦”蓝色长裙的女生没有再问她。

时间接着过去了一个小时;回到教室里的时候教室里已经有十几个人在了,李泽,孔溯,柏玥,江雅……

苏簌打开了口袋中的纸条;里面的内容是;

学长,晚上九点二十分,学校钟塔顶楼,不见不散~

小巧的素雅字体;工整整洁,

“告白?”苏簌重新折好纸条,放在了桌上,他第一个便是想到了这个词;

他思考着如果自己没有猜错的话要怎么做,怎么说。

他回想起初中的一次,那是第二次;因为那张纸条和第一个同她告白的女生写的内容相近,所以他很明了是要说什么;并没有赴约,第二天听旁人说她哭了,见到她的时候也看见她的眼睛周围红红的一圈。

第四次第五次的告白苏簌都拒绝了,她们哭的很伤心;

那五次告白都发生在初中;高中相对来说平静的多;没人送情书,安安静静,波澜不惊;

回想起那五次送情书的女生,她们长的挺漂亮,只是;自己拒绝她们的理由不是因为自己讨厌她们,只是因为不喜欢。

苏簌拿起书,想着今晚赴约后该怎么办;拒绝的话她会不会哭,如果哭的话,应该不会吧;他想到她平时在社团教室里的表现,看到她的时候她和安静相伴,有次社团教室里只有她一个人,从自己进去到出去,她一直在画画,安静极了。

苏簌想到她的容貌,可爱清纯漂亮,性格娴静;

每个甜美的苹果都只咬一口,然后放下;那样是很不可取。

如果她甜美的话,为什么只吃一口就放下?如果并不的话,那为什么要吃呢?

苏簌没在想有关纸条的事情,他微微一算;还有七个多小时才到约定的时间,就是说现在,时间还早着。

叶雪从门口走进,她低目看见了苏簌桌上的纸条;她问:“这是什么?”

说好再也不理我呢?

“没什么”苏簌挥手一扫桌面,将那张纸条放进了衣服口袋里面。

叶雪才明白那是今天早上那个学妹给他的纸条;

“真小气”叶雪红唇轻启,吐槽道。

“你不是再也不要理我了吗?”苏簌照搬了刚下课时她说的原话;

“有吗?我刚才本来和空气聊的好好的,也不知道是谁硬要掺进来打扰我们的对话”叶雪道。

恩……

抱歉打扰了?只是不知道你的聊天对象是否有能力与你同聊呢?

苏簌没说话;他知道叶雪不怎么开心,所以也不想与她争辩忍的她更生气。

苏簌想起初中开心的第一天,她上台做自我介绍,好漂亮的一个女生,倾国倾城的容颜,性格外向明眸皓齿,冰肌玉肤;

脸上挂着甜甜的微笑,还有点骄傲;

像个小公主;台下为她欢呼一片;苏簌努力的回想着,依稀能记得六年前几个与那天有关的记忆片段;

她找到一处最近的空位:“这里有人坐吗?”

“你猜?”

她看了看空空的抽屉和无一书的桌面:“没人”

恩。

“那你介意我坐这吗?”

“介意”

“为什么?”

“刚刚听你自我介绍讲了那么长的时间,我就能知道你不是什么性格内向的女生;坐我身边的座位那我身边肯定每天闹哄哄的;想想都可怕”

“你怎么能这么说?”有男同学为她打抱不平;

一个,两人,三人,四人……十人;

她叫他们不要说他;然后回过头:“我也可以很安静啊”

“我不信,你看,你还没坐到这个位置上就已经和他们一起很吵了”

“那这个座位就空着吗?”

“我会找个安静的同桌,我看她就不错;”

教室门口走进来一个穿着裙子,面容较好,在老师的陪同下一步步走了进来;手指在身后不自在的和在一起,背着白色书包,短发落至于颈部,面容乖巧可爱。

“同学”初中时代苏簌冲他招手,然后在众同学的惊讶声中;

苏簌走到那个女生面前;和她保持着几步的距离;

“你叫什么?”

她轻轻的抬起头,看着她;声音里带着紧张;

“沈诗诗,诗歌的诗”她的眼中包含着两种,她既好奇又害羞的看着苏簌回答说。

“那么我帮你自我介绍吧!沈诗诗”

为了你,也为了我的安静;

这在别人眼里完全是抢风头的话却是让她眼前一亮;

“大家听好了,新来的同学叫沈诗诗,诗歌的诗。

“好了,和我来,我带你去属于你的座位”苏簌怡悦的说;

“好”她就这么的跟在了他身后;

重回座位,苏簌却看见叶雪已经把书摆好,全放在了他旁边的桌子上;她坐在了苏簌身边座位上。

“你干嘛?”

“这儿本来没人啊”

“可……”苏簌领着沈诗诗站在桌边;

“瞧不起你”他带着沈诗诗边往教室后走边说:“你和我同桌吧!”

“恩”她没什么主见。

“同学,你和我换一下座位吧”

“够了”苏簌明明看见同学开心的想要答应,却被身后传来的一声怒吼给喝住了;

“苏簌,你真是太没纪律了,你立马给我到外面罚站去”

苏簌从叶雪身边经过,不忘瞪她一眼;心里想:“本来就还没有上课啊”

…………

在与高三一班相邻的教室外李泽和孔溯“路过了”高三二班;

孔溯目视前方,李泽望着教室里;

“看见了吗?”孔溯搭着手靠在了外面走道的栏矮墙上;下面是一片花群,百花争艳,李白桃红,春意阑珊,生机勃勃。

他不动声色的问;

在李泽的眼睛里,映照着窗内教室里的场景;

五六个男女生围坐在杨聪的周身,杨聪靠窗而坐;神飞色舞的不知道在说着什么~

李泽看不到杨聪的脸,他不确定的回答:“好像是他,太远了,有人挡着;看不抬起;

二十多米的距离,李泽睁大眼睛凝望着;但无济于事,他的眼光没法儿传过正前方灰色卫衣的男生身体。

“你能进去叫他出来吗?”

李泽摇摇头:“我只是知道他长什么样,那天凑巧看见他一身泥土的他,他都不认识我”

“好的吧”孔溯还要说什么,铃铃铃;铃铃铃;

上课铃准时响起,自教室公寓旁的公园,到教学楼后的花群;在整座学校中回荡。

蜻蜓点落在清澈的人工湖里;

第二节课后,广播室里传达出升旗前的聚集铃。

“我们不用去”

“太可惜了”李泽跳过窗外的足球场,目光停在潮水般的人流上;“肯定会说这件事的,更清楚,但我们是无缘听见了”他多少传递出来几分愁苦的情绪;

“太可惜了”孔溯目不转睛的望着窗外,两人就这么站在教室后方的一处平空的地面上,在春天的黑板报与座位间站在,在窗前。

两人准备返回自己的座位;

孔溯倏忽灵光一现,他把自己想到的说了出来:“我们可以等升旗结束下去问高二高一道学弟学妹啊?”

“我不认识学弟学妹,不过听你这么一说”李泽眼睛转了一圈,默默道:“老师说我们不用去升旗了,但她没说我们不能去看升旗啊”

孔溯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我们两个怎么这么傻呢?”

他恨铁不成钢的左拳如右布;在心中对自己的傻愣愣吐槽了一番;

李泽讥笑:“是你傻,可不是我”

孔溯幽幽:“你这是,五十步笑一百步?”

两人不在废话,朝外面赶去;毕竟不穿校服的话,也没人知道他们是高三的还是高二的学生。

李泽和孔溯从后门走出教学楼,自三四米宽的两侧种树的大道,路过一条进入足球场的石路;

路过圆顶的图书馆;疾走过一片自然的森林区,并未在起的石椅子石桌与一些健全幻彩的运动设施上停留;

两人来到操场,在一片绿茵上边,在操场上能看见巨大的高宏升旗台。

台下站着整整齐齐的学生,李泽发现他们的队形和以往有所不同;之前他们也要来升旗的,所以现在,他们所占的位置被高二高一道学生补了过去。

黑压压一团,身在其中的时候李泽还不觉得有什么;但看见现在四千多人的集队;

他感到有些恐慌,害怕:“不行”李泽捂住额头:“人太多了”

升旗台上有身形挺立的升旗手,三人身高平均在一米八内;两男一女;站在旗杆的底部;

旁边还有校长,老师,等等一众领导,整个升旗台安静的连一根针掉落在地上都能让人听见。

“什么”孔溯不太明白,他重新说了一遍:“人太多了?”平时不都是这么多人吗,还少了很多啊,少了我们高三,人少了三分之一,哪里还多呢?

他望过去,整齐的队伍,黑压压一片,中间隔着两条大的分隔线,将高二与高一的学生们分开;

高二的队伍女左男右,中间也隔着一道清楚的距离。

“什么意思”孔溯发问。

“你先去吧,我有密集恐惧症”李泽转过身,面着圆型的图书馆;

“密集恐惧症?”孔溯感觉挺新鲜的,于是关心的过问了几句,孤身一人的朝向升旗的队伍而奔去了;

喇叭里的歌曲已经快要接近尾声,国旗飘飘,快要接近旗杆最高处。

孔溯在不被发现的最小距离处停下,背向建筑;

他确定自己能听到,除非校长说话不使用话筒。

盛夏,阳光之下;

————同学们——————

三十分钟过去,校长说到了有关杨聪的事;

“相信同学们对昨晚在后山所反生的一切早有耳闻;并且很好奇,想要明白昨天发生的一切是流言,还是事实;”

“不过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们,昨晚的一切完全属实;”

此话一出,台下哗然;学生们窃窃私语,但又很快尽力保持安静。

“不过同学们不用担心,这绝非是常有的,而是百年难遇的一件事;大家都知道,哈雷彗星每隔七十六年就会出现一次,它曾撞击过地球,但并不是每一次都会撞上地球;这是极小概率的事情;

“同学们用不着太过担心,学校方面增强了巡逻和安保力量,一个连的保安人员在昨晚就已全面落实安插在各个有可能有潜入可能的地方”

“只希望他们不要像电影中的神偷一样能冲过电网潜进来,那样我可就没什么办法了”

校长故作忧愁的说。

学生们笑了起来,台下的氛围轻松了不少。

“为了学生的安全,校方会尽全力将可能的危险扼杀在摇篮中”

校长正义禀然的说,随之他顿了顿;严肃的面容有所缓和:“相信大家已经注意到了,我身边穿着警服的人,相必大家都很好奇他是谁”

“学校有幸请到警察局局长——魏局长——魏渊”

“下面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魏局渊局长为我们发表讲话;

跟着校长退到一边,台下窃窃私语,如雷贯耳的掌声响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