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杨聪

  • 白雾之上
  • 帝国之花
  • 3852字
  • 2022-04-25 09:31:39

“怎么啦?”孔溯抬头看着他;他的好奇心被吊了起来。

好奇心会害死猫,苏簌上了上铺,铺开折好了的被子;他不好奇。

李泽不说话,直奔阳台去;用毛巾擦了擦脸;才走回桌边;从桌下拉出靠椅出来放下坐下;

孔溯眼巴巴的看着他,等着他的下文。

咕噜,李泽先是喝了一口水;再平复了一下呼吸;

孔溯等待着急了,翻出白眼,像是撒娇的女生:“你说不说啊?要不要来点吃的,还是再去洗个澡?”

“别着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李泽一点儿也不急:“你总得让我先想好该怎么说吧!”

又是一阵灯光下的安然,孔溯抽空写完了练习册,还关了个灯;

他打开台灯,陷入黑暗的房间里燃起一抹光色。

台灯的光线照射在孔溯的脸上,从下巴往上;脸庞被照的惨白惨白的;

“你说不说啊”他幽幽道,随意放下了手中的台灯,把它放在了桌面上。

“好了”李泽终于开口了,他压低声音;

“事情还得从一本关于宇宙的科教书说起,在高三二班;就是那个有着仙女般容貌的女生的那个班你知道吧?”李泽突然岔开话题。

“知道,知道”孔溯双手搭在练习册的封面上;艰难的点了点头:“就是你说的与班长不相上下的那个女神是吧?”

“没错”李泽夷愉道。

“那我们继续往下说?”孔溯道:“你有做新闻主持人的天分”

“什么?”

“没什么”孔溯道:“然后接下来呢?一本与宇宙息息相关的课外书刊”孔溯问,他好奇的问:“发生了什么?”

“书是杨聪借他同学的”李泽带着沉重的语气:“……

“等等”

李泽要继续往下说,却出乎意料的被孔溯打断了。

孔溯望着他的眼睛,怀疑的问“你刚才说洋葱?如果我没听错的话,应该是你给他取的外号吧,能不能说他的真名?”

“杨聪?”

“对,真名”

“杨聪?”

“对”

“杨聪”李泽满脸狐疑的回答。

“对”

“你问杨聪是真名是什么?”

“对”孔溯不可避免的生出一点疲倦的不耐烦;

“杨聪”这是李泽第四次回答;

“对”这算是孔溯第五次问他,就快陷入一场无止境的循环中。

“你是不是没听懂我的意思?好吧,我写给你看!”

孔溯松开合十的双手;在储物架的第三层拿出了一个本子,翻到干净的一页;

漂亮的花型文体;

——我问的是,洋葱应该是你给他取的外号,我想知道的是,这位主角的真名叫什么。

孔溯推过本子给李泽;李泽不明白的接过来一看,脸上浮现出恍然大悟;

孔溯将下巴靠在双手手背上一脸庄重;向李泽探去好奇的目色。

李泽拿起孔溯放在桌面的中性笔,沙沙,写出两个字:杨聪。

孔溯吃惊的看了看,有些懊恼:“我还以为是那个洋葱”

“恩”李泽做出理解的神情:“那我继续说”

恩~孔溯做出倾耳聆听的架势,专注的看着他~

彭的一声,房门又一次打开了;从外面探进来一张五官端正的脸,他带着一副方型的框架眼镜——柏玥;

“你们干嘛呢?”他的声音压过了李泽说故事的声音;也打破了整个房间地安静。

“嘘”两人一同朝他做出禁止大声说话的手势;

柏玥看见两人将食指放到嘴前,虽然感到迷茫,但还是压低低了声音的分贝。

他走到桌前,轻手轻脚的拉出一个靠椅坐下,台灯的暖光照到他的脸庞上,他悄声的问:“你们大晚上不睡觉的在这干什么呢?还有,为什么要小声?”

“一件震惊的事”孔溯小声的回答他。

李泽回答了柏玥另一个问题:“副班已经睡了”

“哦”柏玥幡然醒悟,他往自己的右边看了一眼,苏簌侧睡在上床铺上,腰上盖着黑白条纹的被子。

柏玥回过头来,悄语说:“是一件怎样震惊的事?”

孔溯看了看李泽,抿起嘴:“未来的新闻主持人正在说”

“大晚上讲故事,酷

,说真的,我今天复习看了一天书都要郁闷死了!”

“还好”孔溯道。

“什么新闻主持人?”李泽撇了撇眉头,轻语说:“我最不喜欢看的就是新闻了”

“所以是什么故事”柏玥来了兴致,李泽的听众增一名;“孔溯,帮我拿下我的水壶”

“OK”孔溯起身,不到一秒将水壶放到了柏玥前面,是一个白色的保温杯。

孔溯坐好,望着中心座位上的李泽;李泽轻咳了几声,清清嗓子;

呜呜呜,呜呜呜~频率约为三秒。低沉的声音特征让人觉得事件严重而紧迫。

隐隐约约间李泽感觉外面有什么声音打破了夜晚的安谧。

“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李泽问两人,先看孔溯,然后看向了柏玥。

“听到了”孔溯回答。

“像是警笛声”柏玥将目光向着一侧转去。

“没错,一定是警笛声”李泽低声说着,站了起来;

“去外面看看吧”

“可以”柏玥说;

“我想不会耽误太多的时间”孔溯附议。

三人起身一同轻手轻脚的走向外面;这感觉不太好,到关上门,三人才休止了对某种打扰的担忧;

几人站在围栏边俯视下去,报告处学生服务中心前,中门外停着四五辆警车;车上的警笛散发出红蓝的灯光。

警察很快在校方人员的接应下匆忙穿过校门,走进学校内部,疾步往——教学楼那边去了。

几人转过身;重新回到房间里,轻轻的将门关上。

“怎么警察都来了?到底发生了什么”现在已是十点一十四分;孔溯的好奇心却是有增无减;

三人如之前一般坐在桌边,李泽居中,柏玥在左,孔溯在右。

呼~李泽娓娓道来:“杨聪去了后山”

“什么,洋葱;不是真实的事情吗?是故事?”柏玥奇怪的问。

李泽:“是的”接着他把孔溯的本子放到了柏玥面前。

——杨聪

柏玥忽然开朗:“请继续说”

“杨聪去了后山后发现了一个UFO飞船!还有一个外国男子,他说那男子讲了看到谁在路上的话;杨聪被发现了。”

“接着那个外国男子就拿出了一把手枪”

说到这,手枪!枪孔溯和柏玥两人倒吸一口气;

“他还好吗?”孔溯担心地问,语气沉重。

柏玥也有着同样的问题。

“是的,子弹从他的头顶飞过,太不可思议了!子弹没有打到他,别担心”李泽安慰道。

李泽:“慌乱中杨聪滚下了几台石阶,额头都磕破了,好在不是很严重;他告诉我们这些后就在他们班的班主任和班长地陪同下去了校医务室”

两个听众回味着;他们多少还是有点不敢接受;

“UFO!”孔溯发言;

李泽点点头;

柏玥一字一顿:“持枪的外国人?

李泽又点了点头。

三人坐着好半天都没继续开口说话;

孔溯回味着李泽的叙述;“你们相信吗?”

话声打破了维持了三四分钟的沉默。

李泽肯定的颔首:“我相信他没有说假话”

柏玥摇摇头,他保持中立:“早点睡吧,说不定明天就能得到我们想要的答案”

柏玥说着站了起来;他在床边脱下鞋子,他的床位是下铺;

他到头便睡,却没有睡着;心中思绪万千;越想越疑惑,直到辗转反侧;隐约中感觉有一股未知的危险信号向他袭来。

孔溯也爬上了床,他睡在上铺;心绪和床下的柏玥接近。

李泽熄灭了桌上的台灯;他打开白色的花纹板衣柜门,拿出早已准备好的洗澡换洗衣物。

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房间里都是静然的;半晌过后,房间的后面阳台那边传出一阵呼啸的风声;

大约一分钟后,风声戛然而止,黑夜中一身上飘洒着洗发水香味的人推门而入;靠近床边,躺倒在床,扯上一点被子。

医务室里;

白色与白色加上一个白色的医生。

班长和女班主任伴在杨聪的左右两侧安慰着他;

虽然他早已表明自己不害怕了,心理医生和医生也说他并无大碍,只是身上有些磕伤。

“我真的没事了”杨聪小说的对她说。

苏瑶一副无可奈何的可爱模样:“你知道,班主任不会相信的”

“那你也不相信我吗?”

苏瑶轻轻的摇了摇头:“我相信啊,不过老师不相信,我有什么办法”

杨聪心想也是,点了点头,他的头上缠着一圈白色的纱布;

苏瑶才洗过澡,穿着一件粉色的连衣裙;身材娇小玲珑有致,自她的身上有清香散出。

“那个外国人真的向你开枪了?”苏瑶好奇的问他。

“千真万确,你竟然不相信我!”杨聪脸上显现出夸张的委屈。

“我没有”苏瑶瞥眉:“他真是目无王法,好在你没事!”

她的腔调中包含着担忧,与女性特有的柔情。

杨聪看见苏瑶脸上露出为自己担忧的神色;心中十分欢愉,于是他问:“你得知我在后山被枪击的事情后时不时担心极了?”

苏瑶想了想,当时那名同学禀着老师的托付十万火急的告诉自己杨聪同学出事了,让自己去医务室,她当时的确挺担心的;

都没来到及换鞋子就跑出了女生公寓;穿着兔子图案的拖鞋让苏瑶不免感到有些难堪。

“是啊,我都不知道你出什么事了,简直是心急如焚,毕竟你是我的同学嘛”

苏瑶由衷的回答。

最后一句让杨聪不太开心,但知道苏瑶却是担心自己的他脸上也不禁的露出了愉快的笑容;

有美人相伴,一小时多前的危急存亡九死一生的惶恐早就被他抛到了九霄云外;

杨聪眨了眨眼,看起来就像是想要睡觉了;

晚风自窗外闯进来,气温低降,颇为寒冷。

苏瑶看了他一眼,抱住自己,心想夜晚好冷。

她问:“你是不是想睡觉了?”

杨聪想回答不是,不知想到什么:“对,好困”

杨聪半眯着眼睛四处打量一番,医务室里实在是没有什么可睡觉的地方;杨聪可不想躺在墙边的那道光秃秃的铁架床上。

“可以借我枕膝吗?”杨聪以期盼的目光带着恳求的语调说。

“男女授受不亲”苏瑶拒绝了他。

杨聪作罢,他并不想睡,只是想要枕膝;

一条铁长椅上自右到左班主任,杨聪,苏瑶;

班主任时不时关切的问杨聪是否感觉良好;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

杨聪说自己真的没事,然后转过头冲苏瑶做个鬼脸表示着自己的无奈。

苏瑶以浅笑回应他。

杨聪十分享用现在这种轻松的气氛,在危难过去后的安宁;他想他真的发现了,发现了UFO飞船,和鬼鬼祟祟的外国男人;

哪怕这害自己差点失去生命;但自己现在还活的好好的。

苏瑶就陪在自己身边;杨聪明白,如果不发生这一档子事,现在的一切都会是无稽之谈,此时自己会在男生公寓准备睡觉。

“那太平庸了,像是重复过去的一天”杨聪小声的说;

“什么”苏瑶还以为他在和自己说话。

“我说”

苏瑶专心的听着……

“你真漂亮”

恩……?

“今天是独一无二的”杨聪的目光透出窗户,他吐露出自己的心声。

苏瑶:“每一天都是独一无二的”

门外有脚步声和说话声传来,有很多人,杨聪判断了一下:“至少二十个”

离医务室的门口很近了;说话声也能听到一星半点。

杨聪听到了熟悉的声音,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

几名警察和校领导推门而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