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战力不称王,要的是至高至强。

第一次抓星星的时候。

叶来凭着感觉抓,很容易就感受到了和他联系最紧密的前五颗星星。

但是这一次,叶来却感觉到七八十颗和自己联系紧密的星星。

这让他在刚刚打算抓取的时候陷入了混乱。

“为什么会这样?”

叶来道。

【提示:是否要花费2413蓝色诡异水晶+127红色诡异水晶,了解‘升阶之秘’】

提示出现。

“花费。”

叶来立刻道。

这段时间学的理论告诉了叶来,每一个秘密都是来之不易的。

而且他现在所有的专属职业和这片星空,也是从来都没有记载过的。

这是和他能看到隐藏信息以及商城一样,是只有他才知道的事情。

正常的超凡者升阶,都是会看到超凡力量之种里面蕴含的规则,然后将里面的技能和能量吸纳,并在原本职业上构建出的新的上升阶级。

而不是像叶来这样。

一片星空,无数的星星任由叶来采摘。

这是很不对劲的。

“看来这次真的要好想想,不能任由感觉。”

叶来仰望着这片繁星星空道。

感受着那七八十颗联系紧密的星星,叶来一个个在星空中找着他们的位置。

一颗星星在一头大象上,另外一颗星星在一个小丑的身上,小丑旁边的一群星座,还组成了一幅马戏团的拼图....

叶来看了所有和自己相关的星星。

不仅发现了其中的不同,还发现了自己的未来的方向。

与自己一阶职业的五个技能相关的都可以选择,比如他可以继续去挑选小丑的其他技能作为自己的二阶职业技能,也可以不选择小丑,去选择另外的职业。

现在,是叶来要去做抉择了。

“我现在都是不确定的方向,我在犹豫不决。”

叶来很敏锐的发觉到了自己的犹豫,他竟然有着想要随便就抓几颗星星算了的想法。

“犹豫不决意味着我根本对未来还不清楚,甚至不知道我该往哪里走,我对于职业的思考还不够,所以才不能做出的确定的答案。”

“所以才会有着随便抓几颗星星算数的想法,这样把自己的人生就交给虚无缥缈的运气命运,这才不是我要做的事情。”

叶来喃喃自语,似乎是在告诫着自己。

他沉下心来,端坐在这片黑暗星空中,身体内,又有五颗星星飞出。

这是一阶职业觉醒者的五个技能的表现。

加上本身就在身旁的‘毁灭的破诡星光之祝福’,六颗星星在身边环绕,在这片黑暗的星空里写出了一个个的名字。

金刚咒,小丑的微笑,马戏团嘲笑,横推无双....

这每一个名字,意味着和叶来联系紧密的一颗星星的技能。

叶来已经不着急想要突破了。

他要认真的从这些技能里面挑选出适合自己的技能。

一个又一个的技能在他的脑海里被他排列组合,并勾勒出不同的未来方向。

最开始被他排除的,就是被他组成的各类极限组合。

诸如一击必杀的职业,或者是防御无双的职业,又或者是身法幻影飘渺的职业。

这些职业虽然很好,但是过于极端。

极端的职业可以逞一时之强,但是在未来的路不够远。

叶来的目标已经不是从前的做个超凡者过个成功者的普通生活了,他现在的目标是成为拥有足够力量的至强者。

唯有强大的力量才能决定更多的事情,才能不被突如其来的灾难给打破生活。

唯有强大的力量才能走的更远才能做自己想要的事情。

如果当时在恶魔小镇,他拥有足够强的力量,哪里还需要一步步的猜测,导致后面步入险境甚至牺牲自己,才成功度过。

如果在杀人医院,他拥有足够的力量,甚至能够直接杀入诡异世界,斩了那个叫做谭同的狗诡异。

曾经他没有见过强者的模样,所以才会觉得做个普通人的生活很好。

这不是叶来的错,坐进观天的青蛙,他的眼界就只会有眼前一片天空,目标是会受到眼界的制约的。

但现在的他已经见过了各个负责人,更见到了那位端坐在王座上的纯白之王,挥手就是破灭一个诡异世界。

叶来的目标已经变成了成为强者,甚至跟那位挥手破灭诡异世界的纯白之王一样的至强。

做个普通人平平安安固然好,但是,哪一天天塌了,那么一切美好就都没有了。

现在可不是什么和平年代,之所以很多人觉得和平,那是因为有超凡中心在替他们撑着。

....

叶来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只知道一个又一个的排列组合被他排除,最后摆在他面前的是两个组合好的方向。

一个方向在于现在,能拥有极强的战力,在已知的各个排列组合里,可以说是第一。

这五颗星星组成的光芒,在二阶职业的星图里,可以说是最耀眼的那一批存在。

而另一个的方向在于未来,战力稍弱,组成的星座光芒没有那么耀眼,但是叶来能感受到其中的潜力。

其中的技能很多都是和占据了星空一片区域的星座群是重叠的,并且还和星座群中最深处的星星有着奇妙联系,这也意味着,手握着这些技能,叶来如果能走的足够远。

说不定就会成为那些星座群的主人公,乃至是主人。

这或许难以理解。

但简单的来说,就比如在西南方的一片星空区域,一大群闪亮的星星实际上是组成了一个马戏团星座群。

在这片马戏团星座群里,就会有一个在中间最主要的星座。

叶来不知道最里面的星座是第几阶,但是一定会是马戏团星象里面最强的一位。

“星空之上是否还有星空?”

叶来的心里冒出了一个疑问。

但这个想法只是出现了一会儿,就被叶来忽略了。

“流水不争先,争的是滔滔不绝。”

“战力不称王,要的是至高至强。”

“不过二阶至强,还不是最强,我为什么要在这种时候去想着拿第一,我的目标应该是是那最强的九阶。”

“要的是在最高阶上的最强才是。”

叶来止住了自己短视的想法与目光,将目光放在了现在根本看不到的九阶上。

路一定要走的更远才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