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秘密的关键

噩梦级诡异叶来能不能杀?

叶来认为还是可以的。

四号位技能‘无面者的模仿’将破诡之光模仿出来,击杀噩梦级诡异还是能做到的。

但是这只是一个班主任,一个学校有多少个班主任呢?还有更上面的学府府长,这里的诡异世界还叫做恶魔小镇。

也就是说还有管理这个小镇的镇长存在。

危险系数极高。

“马老师,我知道啦。下次别再拍我头了,换地方拍,把我的心挖出来更好。”

名为陈子晴的女孩,空荡的脖子上面又长出了一个新的头颅,这回是一个短发女孩,除开声音一样,面貌发型全都变成了另一个人。

“下次答错,我要把你打成碎泥。”

黑脸老师黑着脸道。

“下次我肯定答对!”

陈子晴坐下后说道,但是听语气依然嘻嘻哈哈,看不出半分的畏惧。

【名称:陈子晴】

【等级:特殊恐怖级】

...

在陈子晴长出新脑袋的时候,叶来再次看到了一个新的隐藏信息。

特殊恐怖级。

这是什么级?

叶来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级别。

“下一位,吴荣洲!”

又一个人被点了起来,这个人讲的头头是道,要比前一个人讲的还要好。

但结果和陈子晴一样,不过不是被打爆了头颅,而是被大卸八块。

被大卸八块的身体再合拢起来重新组成了面貌不同的诡异。

就这样,马宝安一个个的点起同学。

然后同学们被一个个的残忍虐杀,又轻轻松松的恢复如初。

而且按照顺序,很快就轮到叶来被点起来。

“所以,刚来就要面对这种危机时刻?”

叶来心想,同时也在思索这段话表达的意思。

“人有三急,我还是尿遁吧。”

正面厮杀?叶来不敢,就他所观察到的现象,基本上每个同学都是恐怖级诡异,只有一个特别瘦小的学生是惊恐级诡异,而且这个惊恐级诡异的级别上还写着正统两个字。

这就是单人诡异世界的恐怖?

如果是这样,冯靖棋又是怎么活下来的?蒋天刀又是怎么活过来的,还厮杀,如果是蒋天刀的话,怕是不能活着走出这间教室。

是和‘秘密’有关。

叶来确信不会是每个人都和他一样的高难度,这一定是和之前提示的‘秘密’有关。

“叶来,你来说说看,这是什么?”

马宝安叫到了叶来的名字,人走到了叶来的面前。

“好的,老师....哎呀..我肚子突然好疼...”

叶来刚站起身,却突然捂住了肚子,一幅疼痛难忍的表情。

“‘叶来’感受到独自疼痛难忍,但为了不耽搁全部同学的时间,不辜负马老师的好意,还是强忍疼痛说完了答案。”

一行红字出现在了叶来前方同学的后背上。

守则第三点,当出现红字提示时,需要完成戏份扮演,不然将会暴露身份。

“这个叶来,在这里竟然是这么听话的好好少年吗...”

叶来心里无奈,只能假装忍着疼痛表情,说出了自己的答案:“我觉得这句话的意思是说,人类随着文明的发展,但人的本性却在不断丧失。”

“人类变得越来越孤独,越来越孤独就越来越寂寞,越寂寞就越会用生命偿还。”

说到这里的时候,马宝安已经拿起了戒尺,看起来对这个答案十分不满意,叶来继续说道:

“但这些话都是表面意思,作者真正想要表达的意思是,人类终将因为自己的发展而毁灭,用生命来偿还一切。”

“看似抒情的言语,表达的是作者的疯狂与绝望。”

这些话是叶来在翻阅了面前书本后,猜测作者的状态而得出的答案,写这段话的作者,当时正站在人生的最巅峰,但是在过后不久就自杀而亡了。

马宝安的戒尺拿起又放了下来,还不错的点头道:“嗯,还不错。”

红色文字的部分已经完成。

叶来带着疼痛的表情离开了教室,假装跑去了厕所,顺便也是观察这里的情况。

看上去很普通,天空是天空,太阳是太阳,花是花,树是树,没什么奇怪的地方,只是建筑的整体感官带着一种旧时代感,奢华浪费。

到了厕所,来到这的时候,一些记忆出现在了脑海中。

不是什么特别的记忆,而是之前上厕所的记忆,每上一次厕所,按下冲水按钮后,马桶就会自动分解,再自动换上崭新的马桶。

联想起之前看起教科书上的年份,叶来怀疑自己来到了的是,旧时代的世界。

物质力丰富到不喝的牛奶要倒掉,马桶只用一次,吃饭只吃食物的最精华的部分,想上班就上班,不想上班就不上班,每个人都不需要为物质发愁的时代。

那是科技发展的巅峰,人类已经开始正式探索宇宙。

随后是诡异世界的降临,在大约六个月混乱期后,大夏王等人就出现,将大夏国快要崩溃的社会和国家进行整合,又花了六个月的时间将诡异世界和诡异生物清理出境。

后面九年开始对诡异世界的探索,并且一路走到现在。

“可如果真的是的话,时间有些对不上啊,诡异降临的时间是2488年12月份,但这里书本上的出版时间是2420年的,可以推测现在的时间是2420-2425年之间,距离诡异降临还有几十年呢。”

“或许是自动生成了这个时间而已。”

叶来这么想着,但他已经感觉到了一层迷雾,有一些东西在历史上被遮掩了。

曾经的他一心只想活的好一些,对这些历史从未提起过兴趣。

“看来以后出去,要好好的看看历史文献了。”

叶来自己对自己说道。

上完厕所,按下冲水按钮,本来的马桶自动分解,一个崭新的马桶从下面升了上来。

“一次性马桶,真是先进的科技。”

叶来说完,离开这里默默的返回到教室,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他一边看上去投入的听着台上马宝安的讲课,一边开始思考这个世界的秘密该如何找到。

历史和执行官的传承。

这应该就是探索秘密的关键。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