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做城市经理,你看行不行?

培训费?

入社会这么久了,这还是叶来第一次听到这个词。

好家伙,我在公司打工,我和公司是雇佣关系,你给钱我做事。

怎么就变成了公司在培训我?我还要倒贴给公司培训费?

这样的话,大家都去开公司吧。

“我可没听说过有什么培训费?真可笑。”

叶来已经不想再多说什么了,“离职,把我这个月的工资结清。”

“你试试离职看看?”

林迫痕每句话都在大吼大叫,“你们公司我们远大已经入股了,现在我是主管,按我说的来!不交钱就走!不可能!”

“那我就是要走呢?”

叶来看着面前的林迫痕,说道。

“我说了,你试试看?”

林迫痕撸起了袖子,露出了他的肌肉。

似乎有一言不合就动手的意思。

“吵什么?”

林迫痕的声音太大,整个楼层都听到。

这也把一个人给吵醒了。

“我都说了,我才从那个该死的电影院出来,需要好好休息!”

一个胖乎乎的小身影从会议室里走了出来,表情上很是不满。

“林迫痕,你再这么天天大呼小叫,你就赶紧滚出去...诶,老大!”

这个胖乎乎的小身影不是谁,正是之前在快乐电影院的徐恒恒。

他看到了叶来,本来的不满变成了惊喜,一路小跑到身前,惊喜的说道:

“我和王元他们出来了,然后没看到你,还以为你没了,没想到你竟然活得好好的,你是在里面还干了什么吗?”

徐恒恒开口就是一堆问题。

“老大你在这个公司上班吗?我跟你讲,现在这个公司我爸和远大一起联合入股了,现在我是这里的股东噢。”

“你要是不嫌麻烦,我就把这个公司给你管了,做城市经理,你看行不行?”

徐恒恒一脸笑嘻嘻,似乎只要叶来愿意,立马就把城市经理的高管职位给到叶来。

这可把包括林迫痕在内的所有人都惊讶到了。

林迫痕吞了口唾沫。

城市经理,那可是他上上级了,负责统筹一个城市的业务。

而刚刚好像,他对着他的上上级在大吼大叫?

在工位上看着林迫痕和叶来争执的李梦萌更是无比震惊。

怎么回事?

去了个诡异世界,人变得帅了不说,还和新来的老板这么熟?而且就连城市经理的位置都可以随便给他?

成超凡者了?不可能呀,成为超凡者是会被全城通报表扬的,也没有听到谁成超凡者了呀?

“我是来离职的。”

叶来表明了自己的来意。

“离职?”

徐恒恒皱了皱眉头,不过又立马舒展开了,“也对,像老大你这么厉害,肯定不会上班了,我待会儿跟我老爸说说,给一些股份你,你就拿着股份躺着收钱好了。”

见过叶来大展神威的样子,徐恒恒确信叶来超凡者的身份,而且是很厉害的那种。

至于为什么没收到通报表扬,徐恒恒不在乎,或许是老大太优秀了,洪山城这边特地藏着也说不定。

像叶来老大这样的天骄,不是被各个超凡中心争抢。

就是自己开公司做CEO,或者当超凡明星做全民偶像了。

去打工是不可能的了。

送股份给叶来,一可以帮家里公司拉个靠山,二也是报答叶来的救命之恩了。

“这样不太好吧。”

上来就送股份,倒是叶来有点不太好意思了。

“哎呀,没什么的,哪个超凡者没点股份的,我们家现在还有一堆股份等着送人呢,王元大哥也是有一家公司的股份的,所以没要我的,不然送些他也是ok的。”

徐恒恒倒是一副不以为意的说道。

好家伙。

这些话,已经彻底把旁边林迫痕给吓到了。

不仅和新老板认识,还是一名超凡者?

林迫痕已经慌了。

慌的额头在冒汗,话也不知道怎么去说。

“还是别了,你们派来的主管还找我要培训费呢,要的也挺好,还是N+1。”

叶来把目光放到了一旁的林迫痕身上。

“培训费?什么培训费?还N+1?我怎么不知道这个事情?”

徐恒恒显得一脸懵,不太明白。

“林主管是怎么说的来着?”

叶来回忆了一下说道,“我在公司呆了几年,就得给几年再加一个月的工资给公司才能走,因为公司花费了精力培养了我。”

“什么东西?开什么玩笑呢?”

徐恒恒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这种说法就连他都觉得惊讶。

目光看向林迫痕,语气顿时变得威严起来:

“林迫痕,这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解释一下?培训费什么时候出来的?”

“怎么?我不爱管事?你就瞎几把管吗?”

“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劳务法?”

“......”

“那个...那个...培训费就是我唬人用的。”

林迫痕慌了,说道:“就是这些员工都要走,所以我才这么跟他们说的。”

“就说说而已,没有真的要过。”

“.....”

“要走?”

徐恒恒胖乎乎的小脸上又是不解了,“为什么要走?现在我家和远大都入股了,前景一片大好,分公司都开起来,这时候干嘛要走?”

“因为...因为....”

林迫痕不知道怎么解释了。

总不能说因为他为了业绩想要升职所以故意压榨手底下的员工吧?

“因为业绩目标没完成,有时候会给到大家大一点的压力,所以可能是压力太大了。”

林迫痕终究还是职场达人,想到了一个很好的说法。

业绩目标完成也是为了公司。

“如果是业绩目标不达标,那倒确实。”

徐恒恒也不再追究了,虽然平时不学无术,但还是了解一些管理的,为了达标适当的给一些压力还是没问题的。

“但是还是要注意方式,离职太多,不也会影响业绩么?业绩终究还是要靠人完成的。”

徐恒恒批评道。

“是的,是的,我以后一定会好好学的。”

林迫痕擦着汗,总算是蒙混过关了。

“你应该问问业绩目标定的是多少,而不是就这样听他随便说说官话。”

眼见林迫痕要被蒙混过去,叶来说出了事情的关键。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