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满分的回答

顾顺之所以要入学这所小学。

是他在用过先知卡,由先知卡帮助顾顺筛选出未来人生19万种可能之后,给出的最优选择。

也就是说,要想在最后的结算中获得最高评价,他必须要加入这所贵族小学。

这所邓布利多贵族学校蕴含着未来更优的人生之路。

顾顺不得不佩服,有先知卡这种可以在人生选择上做出最优抉择的道具。

如果在原来的世界也能使用的话,人生就不会走那么多弯路了。

在面谈的等待区里,穿着一身刚买的迪奥和纪梵希的顾爸和顾妈,跟周围穿着定制西服或者简单衬衫的父母一比,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毕竟能来这里上学的家庭,他们的格局和阅历肯定不是顾爸顾妈这种刚爬上来没几年的小资家庭所能比拟的。

顾妈突然在人群中看到了一个人,小声惊呆道:“天哪,那是国际著名时尚杂志的主编,这本杂志我也是从朋友那里看到的,竟然能见到她本人。”

“我靠,竟然还有好莱屋影星,我昨天刚看过他主演的电影,他儿子也来申请这所学校吗。”

自己儿子究竟要跟什么样的怪物子女竞争啊。

看着一个个只能在电视或者杂志上才能见到的名人都在这里等待着面谈的开始。

顾爸顾妈瞬间感觉自己卑微极了,自己何德何能能跟他们同台竞技。

待会儿要是被学校的老师问起来,岂不是非常尴尬。

顾爸顾妈现在只想找条缝隙钻进去,儿子要申请的这所学校他们也不指望上了,能顺利结束谈话,不要太尴尬,他们就谢天谢地了。

与顾爸顾妈的焦虑和自卑不同,顾顺对上这所学校相当有信心。

他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待会老爸老妈会不会拖自己的后腿。

毕竟谈话不仅仅是考察孩子,也是对父母的考察。

一个家庭的教育理念、家风修养和价值观都会对孩子的成长起到重要的作用。

看着顾爸顾妈紧张兮兮的模样,顾顺无奈地安慰道:“你们别紧张,顺其自然就好。”

正巧旁边一对父母也安慰儿子道:“不要紧张,有爸妈在呢。”

“好嘞,儿子”顾爸顾妈闻言更加紧张了。

顾顺叹了口气,自己真是又当儿子又当妈。

这时,一个东方面孔的男人走上前,认出了顾爸道:

“哟,这不是顾顺的父亲吗,怎么你也来给儿子申请这所学校。”

说话的是顾爸的老熟人,曾经就职公司的上司,现在应该已经混到了副总的位置上。

在一家证券公司当副总,无论是工资还是职务都已经不算低了。

“王总监,听说你升副总了,这不是一直没机会当面祝贺吗,恭喜。”

顾爸皮笑肉不笑道,这个姓王的以前在公司可没少挤兑他。

“恭喜就不必了,你公司什么时候要是倒了,混不下去就来找我,我这人还是念旧情的,给你个职员当当,也算是相逢一场了。”姓王的阴阳怪气道。

顾爸知道,他对于自己因为儿子赚了几千万,辞职创业一直都很嫉妒。

认为自己这是走了狗屎运,要是没有儿子,他什么也不是。

本来自己手下唯唯诺诺的下属突然一夜暴富。

辞职当起了老板,还抢了自己不少生意,正常人肯定都会心里不平衡,忍不了。

王副总妒忌的看了一眼顾顺,为什么顾顺不是自己的儿子。

偏偏就被那个没出息的下属给摊上了,这个世界太不公平了。

顾爸见状,一把搂住顾顺宣示主权道:“顾顺,叫王叔叔。”

顾爸眼里写满了得意,就像是说,虽然我能力上比不过你,可是我儿子比你强就够了。

顾顺早就看出了两人在暗暗较劲,对于这个姓王的阴阳怪气他也看在了眼里。

对于这种不入流的小人物,顾顺也不会花心思去在意,只要他不招惹自己,随便他怎么跳都可以。

不过如果他不长眼,坏了自己的事,顾顺绝对会让他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

“王叔叔好。”顾顺眼神里闪过一丝寒芒,随后语气慵懒道。

王副总本来还想再挖苦一下顾顺,可是顾顺从上到下都让他挑不出毛病,只得悻悻作罢。

“最早一班飞华国的飞机今天下午起飞,你们可别误了机。说实话,就凭你们这种暴发户的家庭,还是趁早回去吧。”王副总临走前还不忘“好心”提醒道。

看着王副总耀武扬威的样子,顾爸很不服气的撇了撇嘴,“神气什么,我呸。”

顾妈在一旁提醒道:“你小声点,别人在看着呢。”

顾爸这才反应过来,不少家长正在朝这边看着自己,他忙羞愧的低下头,不想给儿子再惹麻烦。

……

很快,入学面谈就开始了。

顾顺抽到了66号,一个非常吉利的数字。

面谈采取单个家庭的一对一谈话,既可以保证隐私,也能防止面谈的题目泄露。

漫长的等待之后,终于轮到了顾顺一家。

见到顾顺一家进了面谈考场,王副总一脸不屑的等着看好戏。

他特意托人打听过邓布利多历年的招生情况,像顾顺一家这种暴发户是绝不可能入学的。

幸好自己有远见的提前花了几十万,给儿子补习了很多贵族礼仪跟功课,到时候入学名单上必然会有自己儿子的名字。

能在这里上学,学习资源优越是次要的。

要是儿子能在学校交几个朋友,那他就可以借此搭上儿子朋友家长的线,飞黄腾达也就指日可待了。

……

听到叫号之后,顾爸顾妈比顾顺还要紧张的进了面谈房间。

仿佛考试的是他们,而不是顾顺。

顾顺超乎同龄的镇定给了面谈考官很好的印象。

作为面谈主考官的邓布利多校长拿着顾顺报名提交的资料用英语问道:

“请问你为什么考虑申请我们学校?”

顾顺简洁而有力度道:“因为贵校能为我提供人生最好的机会。”

“没了吗?”顾顺的话短到让校长都有些没反应过来。

“你刚刚说了人生,你是怎么理解人生的?”校长紧接着又问了一道送命题。

顾爸顾妈也为顾顺捏了一把汗,向一个6岁的孩子问这么一个满含哲学的问题。

别说6岁,他们现在也不懂。

顾顺半开玩笑道:“我想现在就是我们的人生。”

“有趣”他出乎意料的回答让校长对这个来自东方的少年更加感兴趣起来。

顾顺没有长篇大论,也没有立大志明大德抒发什么情感,而是简单而又直接的把人生比作当下。

模拟人生,人生这个词顾顺再熟悉不过了。

如果说用什么诠释人生,不是回顾历史,不是憧憬未来,最应该关注的是当下。

你不能改变过去,却能影响未来。与其顾忌未来的好坏,不如注重当下的得失。

在盖棺定论前,你的一切都是人生。

校长满意的点点头,对顾顺这个答案表示了肯定。

他看似什么也没有回答,实际上答案都在里面了。

接着校长又问了顾顺几个其他问题,顾顺的回答堪称滴水不漏。

最重要的是顾顺的见解和逻辑力让在场的学校领导和考官也非常吃惊。

在孩子表现这一栏里,纷纷给了满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