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真相与假象

见到平时古井无波的史先生如此大的反应,唐彦也被吓了一跳。

“你真的是顾顺,你是下城人?”史先生无比震惊的问道。

‘史先生怎么知道顾顺是下城人,难道他们之前认识。’唐彦好奇地想到。

顾顺则点头道:“我就是顾顺。”

“真的嘛,实在是太好了,太好了。”史先生一行热泪竟然沿着科研眼镜的缝隙里流了出来。

正当唐彦好奇的想要一起吃瓜的时候,史先生突然扭头对他道:“你出去,我有话要跟顾顺说。”

唐彦抓了抓自己鸡窝一样的头发,扫兴的扭头离去,临走前还不忘做了个鬼脸。

史先生摘下自己戴的高度数眼镜,只见他的一个眼睛完全从眼眶里消失了,只留下一个有些骇人的空洞。

另外一只苍老的眼睛,神采奕奕的看着顾顺,仿佛看到了救世主。

他并没有对顾顺说话,而是突然意有所指的对着门后道:

“如果你敢在门口偷听,下次你的芯片要是再过载,你就自己等死吧。”

门后顿时传来了唐彦哀求的声音,“我知道了,我立刻就走。”

直到确认唐彦真的跑开后,史先生才缓缓道:

“我叫史宙,是元宇宙的创造者史地芬的重孙子。

我想,你一定想知道上城跟元宇宙之间究竟有何关系,一切说来话长。

不过在解答之前,我想确认你究竟有没有勇气知道这一切。”

说着,史宙从口袋的糖盒里倒出一蓝一红两颗糖,“选一颗吧,红色的代表真相,蓝色的代表放弃。

如果你选择蓝色,我可以把你送回下城。如果你选择红色,我会告诉你有关我所知道的一切。”

顾顺看着他故作神秘的表情,突然伸手将两颗糖全部抓到手里,一起吞了下去。

只有弱者才做选择,强者从来都是让别人做选择。

“我不喜欢故弄玄虚,知道真相之后放弃,未尝不可。”顾顺说道。

史宙没想到顾顺竟然把两颗糖都拿走了,“有趣,既然如此,我也不藏着掖着了。”

“我太爷爷当年在上城创造了第一个元宇宙平台,并发布了第一款元宇宙游戏希壤。

他希望元宇宙不仅是一款款游戏或者社交空间,更是能够给人类带来生生不息希望和未来的新世界。

可惜当年他这个美好的夙愿却被元宇宙开发公司利用,开发公司将专利从我太爷爷手中夺走,并花费大量资本,让元宇宙在世界上快速传播,希望割全世界的韭菜。

最终导致了不可挽回的崩坏。”

顾顺在下城的史书中也看到过这段记载,这也是上城和下城彻底走向分裂的导火索。

史先生接着道:“后来上城变得越来越封闭和偏执,元宇宙开发公司也借由控制虚拟世界,逐渐成为了上城实际上的统治者。

上城的所有人开始越发沉醉于元宇宙那虚幻的世界里,甚至将那本不存在的世界,看作是生命的全部。

随着拟真芯片的问世,我太爷爷在元宇宙的基础上开发了第二代元宇宙,即灵境世界。

为了让上城人不沉醉于这个世界当中,他摒弃了当初将元宇宙打造成一个完全真实世界的想法。

将灵境世界打造成了一款巨大的游戏,希望借此让一些上城人能够认清哪个才是现实。

可是他失败了。”

说到此处,史先生停顿了好一会儿,仿佛是在哀伤,又或是在感慨。

顾顺此刻则在脑海中回想着自己进入灵境世界时所见所闻的事情。

的确,灵境世界虽然比起元宇宙,拟真度更高,可是却少了几分现实的味道。千奇百怪的皮肤和装潢让灵境像个大型漫展和异世界集散地。

“在这个身不由己的上城,你所做的一切只不过是别人的嫁衣。

我太爷爷创造的灵境世界,也被元宇宙开发公司,以专利权归属公司所有为由强行收走。

不过有了上次元宇宙的教训,我太爷爷这次留了一手。

按照上城的专利保护期限,在他去世一百年之后,灵境世界的专利保护将到期,整个灵境也将会重新回归无主状态。

届时灵境世界将会被封锁,只有在起源空间找到源代码,才能重启灵境世界。

而最早找到源代码的那个人,将会成为灵境世界乃至上城新的主人,拥有支配和修改灵境世界的权力。”

顾顺听明白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点了点头道:“所以整个营地都是为了寻找源代码组建的,对吗?”

史先生重新将眼镜戴好,“没错,现在上城将源代码称为宝藏,寻宝者多如牛毛。

所有人都想要前往起源空间,找到我太爷爷隐藏在内的源代码,借以成为灵境的主人。

而当年的元宇宙开发公司也就是现在的M公司,完全垄断了前往起源空间的名额。

他们想要将灵境世界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为此早在很久之前,他们便已经开始了布局。

这些挑战赛就是为数不多向上城大众开放,吸纳更多人为公司所用的骗局。”

顾顺一早就知道这件事情不可能这么简单,灵境世界主人只不过是一个吸引无数人入局的噱头。

真正掌控上城的还是灵境世界背后的M公司,他们不可能将权力和财富拱手相让。

顾顺此次前来上城的目的,主要还是搞清楚上城的具体情况和上城军队的战斗力。

而目前看来,上城所有的一切都跟这个灵境世界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想要以最小的代价拿下上城,灵境世界的源代码他必须要去探查一番。

听史先生讲了半天,顾顺问出了心里的两个疑惑。

“第一个问题,你是如何知道我是从下城来的,第二个问题,作为史地芬的后人,他应该有留下什么东西或者提示吧?”

面对顾顺的提问,史先生抬起头若有所思的回忆道:

“大概七年以前,有一队吉普赛商人从下城方向来到了上城。

那天我正好因为缺少了几个重要的零件,想着去淘一些能用的零件,结果在市场上,遇到了一个吉普赛女人。”

“吉普赛女人?是不是蒙着面纱,手里拿着一个奇怪水晶球的女人。”顾顺诧异的问道。

“没错,就是她。她突然拉住我,说要给我占卜。

占卜结束后,她说我未来会遇到一位贵人,能够改变一切。

她不肯多说什么,只说这个人叫顾顺,会从下城来。

等我想再详细问明白的时候,她就已经离开了。”

顾顺摩挲着下巴,他隐隐感觉这个世界的一切时间线,仿佛在无形中被一只手拨动着。

那个吉普赛女人如果不是一名模拟者,每次出现的时机也太过巧合了一点。而如果是一名模拟者的话……

回想起这个模拟世界是安全区的主人送的,难道这个吉普赛女人真的跟那个老头有关系,甚至,那个吉普赛女人就是他本人。

想到这,顾顺立刻有一种细思极恐,毛骨悚然的感觉。

他这是在试探,还是想利用自己达成某种不可告人的秘密。

而他多次将自己引向上城他想要的东西,或者他真正的目标,难道就在这上城里。

不管他的目的如何,顾顺眼下最需要知道的,就是这上城里面究竟藏着什么东西。

只有真正知己知彼,搞清对方的动机,才能以此为要挟或筹码,迫使对方不敢对自己轻举妄动。

看来,探索上城的理由又要加上一条。这个世界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当然,这一切都只是顾顺的猜测而已。至于真正的情况如何,那个吉普赛女人究竟是谁,只能去问她本人了。

史宙看着顾顺在沉思,也不可思议地道:

“说实话,当年听到这个占卜,我也没太在意,不过今天突然见到你,我也不知道这应该称之为巧合,还是天命了。”

“至于第二个问题,在回答前,我想先知道你来上城真正的目的是什么?”史先生非常严肃道。

顾顺当然不可能说,我来上城是为了统一麦塔城打探情报的。

只见顾顺无比真诚道:“我来上城是为了讨更好得生活,当然如果能够作为一个寻宝者,找到源代码,成为上城的主人,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读过好几遍演员的自我修养的顾顺,深知对人说人话,对鬼说鬼话的道理。

某些情况下,适当的野心要比一谓隐藏和掩饰自己的目的,更能让人放心。

因为比起一些“不自量力”的豪言壮志,那些心机深沉者更容易受到怀疑和戒备。

现在,顾顺与史先生之间便是一个交锋与交底的过程,双方都在互相试探。

最终,史先生先松了口,接纳了顾顺加入自己的队伍。

史宙语出惊人道:“我太爷爷当年留下的唯一一封手札里,记载说,起源空间是一个并不存在的镜面世界,所有人都无法真正进入那里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