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顾顺是我的指路明灯

顾顺也打量着这个老师,从他的眼里,可以看出他根本没把自己放在眼里的轻蔑。

“嘁~”顾顺也没打招呼,直接转身走了。

他本身就不需要家教老师,他看不上自己,自己更看不上他。

顾妈眼看自己儿子走了,忙在后面喊道:

“喂,顾顺,你要去哪里,还不赶紧跟老师打招呼,这样很没有礼貌欸。”

看着自己儿子头也不回的上了楼,顾妈也只能赔笑道:

“真是不好意思啊,这孩子有点孤僻。”

周子期则有些惊讶的张了张嘴巴。

他刚刚看到顾顺瞥了自己一眼之后,满脸不屑的回头,那态度仿佛是没看上自己。

这他可忍不了,从来只有他拒绝别人的份,这小子是在质疑他的能力。

本来还想马上就离开的周子期改变了主意。

“没事,孤僻是一种很好的学术性格。我准备先教他一天试试,不过先说好,如果不合适,我一分钱不要,你们也不要挽留。”

周子期推了推眼镜,望着顾顺离去的方向,不信邪的说道。

顾妈见周子期肯留下,也欣喜道:

“那我儿子就拜托你了。这是我给他买的书,麻烦老师你了。”

周子期看着顾妈递上来的幼儿园课本,《小孩子学绘画》、《数字王国》、《自然界的动物》、《不要问的十万个为什么》……

这都是顾顺在绿太阳幼儿园发的书,虽然顾顺也没有看过。

周子期摆了摆手,拒绝了顾妈为顾顺准备的书,教这些书简直就是在侮辱他的学识。

“我理解你想让自己的孩子从头学起的心情,可是像他这样年纪的孩子,启蒙应该看的是哥德巴赫猜想和斐波那契数列,培养高效的思维和敏感的感知。”

“可是顾顺才4岁,他能看懂吗?”

顾妈知道顾顺从小就喜欢看各种课本,可她只当顾顺是在看课本里的插图。

毕竟一个小孩子通过自学,就能把初中高中的知识都学完,这太过骇人听闻。

“4岁的话是早了一点,但这种东西也讲究个缘分。”

“就像数学,有些人看一眼就懂,有些人看一辈子也不会。有人解题兴奋的睡不着,有人解题困得睡不醒。”

“如果您的儿子有这方面得天赋的话,这种教育方式绝对会让他受益终生。”

顾妈虽然不是很懂,但对自己的儿子相当有信心。

“那顾顺就交给周老师你了,他在楼上,我带老师上去吧。”

……

房间里。

为了树立自己的权威,顺便给轻视自己的顾顺一个下马威。

周子期故意将自己多年设计的教学大纲交给顾顺看了一眼。

他相信里面一些复杂的专有名词对一个4岁的孩子来说,连读懂都费劲,更别提看明白了。

提纲最上面还有他那堪称辉煌的履历。

名校斯坦福毕业的硕士生,曾经受邀参与过多场全球最知名的教育论坛,多次拒绝各大公司开出的千万年薪,只为开创华国教育的新篇章。

这些头衔和内容对任何人来说都足够耀眼了。

顾顺大致浏览了一遍提纲,顶级的智慧属性带给了他近乎过目不忘的能力和强大的逻辑思辨。

提纲里的东西被他轻而易举地全部记在了脑子里,并且迅速发现了里面的问题。

他嘁了一声道:“斯坦福毕业的很厉害吗,学历不代表能力,到头来还不是个打工的。”

周子期感觉自己再次受到了侮辱,而且这次更加光明正大。

有钱了不起啊,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这孩子明显就是被娇惯坏了,需要来一发现实的铁拳好好清醒清醒。

周子期收回给顾顺的提纲,拿出一份试题道:“你要是能做出这份试题来,我就算你厉害。”“这只是一份最基础的摸底测试,你年纪小,我也不强求。只要你做出其中的一道,我就当你半年的老师。”

周子期相信,就凭一个4岁的孩子,再聪明也不可能解开高数题的.

虽然这有点欺负人,可是为了自己的学术理想和教育理念,顺便刹刹这个小孩锐气,他还特意挑选了里面最难的一张试卷。

顾顺接过试卷,扫了一眼便将其丢在桌子上。

“不会了吧。”周子期环抱双臂,露出一副早有预料的表情。

对一个4岁的孩子来说,这的确有点太过不讲武德。

顾顺撇撇嘴道:“这种侮辱智商的题太简单了,有没有稍微复杂一点的。”

这小子做不出题来还嘴硬,这些高数题即便是基础,拉几个大学生也不一定做出来。

“第一题负四分之一,第二题十二分之一,第三题Y等于根号下π的平方减去X的平方,取值范围是负π到0;πcosX+sinX-X,取值范围是0到π。”

顾顺见他不相信,便随口答道。

听到顾顺的回答,周子期脸色紧绷,他不可思议的拿起桌上的试卷看了起来。

“竟然完全正确,你小子是不是偷看答案了。不对啊,就算知道答案,那些三角函数你也不懂才对,你是怎么做的?”

“第一题用带佩亚诺余项的泰勒公式,第二题用最基础的泰勒展开公式,第三题用欧拉方程……”

“停停停”周子期的大脑宕机了,“你真的只有4岁吗,连泰勒公式跟欧拉方程都知道?”

“就是你给的提纲里面写着的。”顾顺轻描淡写道。

“你看的懂这个?”周子期震惊的问道。

顾顺不以为意的点头道:“这些基础不是会认字就能学会的吗。”

这神特么基础,这要是基础,大学那些挂高数的全是废物了。

“你难道就不动笔算一算吗?”周子期心态崩了。

“这还用算嘛。”

周子期彻底给顾顺跪了,他感觉自己这么多年的世界观崩塌了。

他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竟然在一个4岁的孩子面前输的心服口服。

……

顾妈切了一点水果,准备给楼上学习的两人送上去。

可她打开门之后,眼前的一幕让她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只见顾顺站在一旁,对着周子期写的教学大纲指指点点。

“你这个地方要改,这个地方也不对。”

周子期则坐在椅子上,一副乖巧的学生模样的动笔不停修改着自己的教学计划书。

两人颇有点导师批改论文的感觉。

“顾老师,请问这么改对吗?顾老师,麻烦您再看看这里,这个地方我也纠结好久了。”

顾妈又揉了揉眼,确认自己没有看错。

这尼玛是什么鬼。

怎么学生正在给老师上课。

顾妈赶忙上前,“顾顺,不要给周老师捣乱,还不坐下好好听课。周老师,您这是?”

周子期直接请求道:“请问能否让我在这里待几天,我想请顾顺老师帮我修改一下教学计划,我愿意原价付钱的。”

顾妈懵了,一时之间不知道说点什么好,半天才道:

“顾顺老师?老师您别开玩笑了,顾顺他才4岁,他什么都不懂的。”

周子期严肃道:

“我没开玩笑,您的儿子是百年难遇,不,是千年一遇的天才。我能遇到顾顺老师,是我的运气。

我感觉自己还欠缺很多东西,等回去我就申请斯坦福进修读博,这一切都要拜顾顺老师所赐。

顾顺老师将是我教育之路上永远的指路明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