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金蝉脱壳

乔红玉终于见到了的顾顺,她有太多问题想要询问。

你是怎么从爆炸中幸存的,那些尸体究竟是谁的,这些装备究竟是从哪里弄来的……

不过话到嘴边,千言万语终汇成了一句话,“能够再见到你,真好。”

顾顺对于乔红玉能够忠诚履行自己的计划,非常满意。

“我知道你现在有很多问题想问,不过现在,是享受胜利成果的时候了。”

乔红玉满含热泪的点头,他实现了当初的承诺,为她,为她逝去的家人,报仇雪恨。

记忆里,那个少年眼神坚定的喊着:“我想重建下城的秩序,将那些尸位素餐,昏聩贪婪的下城执政官送到地狱去。”

他做到了,而且这么快。

记忆中的少年与眼前仿佛站在光辉中的身影渐渐重叠。他还是那个他,但他早已不是曾经那个少年。

他是下城的城主,所有人的统帅。

从今往后,下城的未来,将会系于这个叫顾顺的少年身上。

想到这,乔红玉无比恭敬的单膝跪地,行了一个礼。

“参见城主!”

见到这一幕,其他手下也都跪在地上,大呼城主之名。

无数民众心悦诚服,无比激动的跪在地上,“城主万岁!下城万岁!”

此刻的顾顺,傲然站立在下城议会大厦的顶端,接受万人的加冕。

但他并没有志得意满,骄傲自负,而是喊道:

“都给我站起来,下城从今天开始再无跪拜,所有人都是下城的主人。”

听到这,所有人都目瞪口呆,随即底下便爆发出了震耳欲聋的欢呼声。

他们终于可以挺起胸膛,做下城的主人。

不少人闻言更是泪湿眼眶,他们何德何能能够拥有如此开明和亲民的城主。

能够谦卑的喊出这句话的人,古未有之,未来或许也难再有了。

能让这样的人当城主,下城简直是三生有幸,万古难求。

所有的人,无不感激涕零,激情澎湃。

紧接着,便到了重头戏,对这些沦为俘虏的执政官展开公开审判。

只听一声令下,所有的执政官都被架着来到了议会的顶部。

很多民众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些曾经在下城兴风作浪的混蛋。

他们一个个肥头大耳,青肿的脸颊上泛着油光。

再看看底下那些面黄肌瘦,瘦骨嶙峋的民众,何其讽刺,何其悲哀。

“都是他干的,所有的一切都是他指使的,我们都没参与啊。”刚被松开口,一个执政官就扯着嗓子战战兢兢的喊道。

“放了我们,我们愿意跟你谈判,半个下城都给你,从今往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另一个执政官也哆哆嗦嗦的企图谈判道。

底下的民众一个个恨得牙痒痒,事到如今,他们却依然毫无悔意,不知道自己给下城带来了多大的罪孽。

对不少深受其害的民众来说,将他们千刀万剐也难解心头之恨。

顾顺面色冷峻道:“你们没有以后了。”

“把他们都押下去,三天以后,新下城城邦建立之日,就是他们的赎罪之时。”

听到顾顺的话,民众们无不欢呼雀跃,扬眉吐气,终于能让这些家伙罪有应得了。

眼见自己要被审判,这些平日里高高在上的执政官吓得屁滚尿流,“你们不能这么做,我可是下城的天,这些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求求你放过我好不好,你这样会遭天谴的。”

“下城从没有什么天,你们这些恶事做尽的臭虫,好日子到头了。”

顾顺的话再次激起了无数民众的欢呼。

在这座被浓雾笼罩的城市里,前途与希望前所未有的炽热和光明。

这些执政官都被堵住了嘴,从上面带了下去,迎接他们的将是认罪伏诛。

他们的罪状将会被一项项罗列,并且公之于众,以告慰所有受害者。

随着下城议会的瓦解,下城彻底洗牌重建。

眼见事情告一段落,顾顺也准备开始处理善后,以及后天的建城事宜。

可是民众却迟迟不愿意离去,他们还想多看几眼自己的城主,去看看这个自己亲手建立和拥护的新城邦。

对于民众的热切期盼,顾顺自然尽力满足。

他一边吩咐手下打扫战场,一边接受着一批又一批民众朝拜般的仰慕和崇拜。

直到日落西山,民众才渐渐散去,不过今晚注定是个不眠之夜,无数烟花点缀在薄雾重重的夜空,狂欢和游街彻夜不息。

民众们个个都精神亢奋,欢欣鼓舞,喜迎一个崭新的未来。

此时,在曾经那间蝰蛇的破旧仓库里,这些执政官都被顾顺关押在了这里。

负责看守他们的士兵中,有人便是以前生活在此的孤儿。

提起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他们除了恐惧和噩梦以外,还有对顾顺毫无保留的信任和崇敬。

在他们眼里,顾顺就是当之无愧的神明,拯救他们,拯救世间的神。

如今,终于可以让这些恶事做尽的狗官好好尝尝他们当初的痛苦了。

看着那些满身肥肉的执政官躺在猪圈一样狭窄的房间里,浑身尽是惊吓造成的屎尿。

曾经的威风荡然无存,只剩下哀嚎和惨叫,所有人只感觉说不出来的畅快和解气。

而在下城顾顺的办公室里,顾顺安排完对下城议会的翻修工程,才接见了一直等在外面的乔红玉。

下城议会三天后将会成为新下城的城主府,在此举行新下城的建城仪式。

所以时间有限,必须紧锣密鼓的筹备。

当然,下城的重建计划他也没有落下。他为此特意制定了一份新的下城发展计划,届时也将一起公布。

相比之前的那份计划,这份计划更加详细和全面,统筹下城各方面的优势和条件,按照街区划分成不同的功能区。

如果下城按照计划完全落成,那么将会比以前繁华富庶无数倍。

看着顾顺忙碌的背影,乔红玉只感觉非常心疼。

“城主,有什么我能帮忙的,请尽管吩咐,你自己一个人不要太累了。”乔红玉也想帮顾顺多分担一些工作。

“我没事,只是这里还有一件事需要交给你去办,撬开那些人的嘴,让他们把这些年犯下的恶都交代出来。”

乔红玉站直身体,郑重其事道:“保证完成任务,城主。”

“对了,你是不是想知道,我是怎么从那场爆炸中神不知鬼不觉的活下来的?”顾顺又问道。

乔红玉意外的道,“真是什么也瞒不过城主您的眼睛。”

“他们那些低劣的手段我一早就识破了,只不过为了引蛇出洞,我将计就计而已。”顾顺冷笑一声说道。

原来,在装有定时炸弹的快递盒被带进别墅前,顾顺埋伏在四周保护奶奶的手下就已经察觉到了异常。

接到手下的汇报,顾顺并没有声张,就是在乔红玉汇报上官桀死讯的那日,乔红玉走后,顾顺紧接着将小鹏叫了过来。

在顾顺和小鹏去别墅前准备的那一个小时里,顾顺让小鹏找了几具年纪和体型差不多的尸体,在他们去拜访奶奶的时候被一起偷偷运进了别墅。

之后一切如常,直到吃饭前,顾顺突然以带奶奶去度假为由,让她从别墅地下的紧急出口撤离。

为了安全,每幢别墅地下都建有秘密的撤离通道。让奶奶撤离之后,顾顺便将带来的尸体放在了发现残骸的餐桌旁,随后他们也从地下悄悄溜走。

再然后,就是下城爆炸,顾顺被认定被炸身亡。

从撤离通道出来后,顾顺乘坐早就接应的车辆,神不知鬼不觉的前往了城外,所有顾顺的正编军也早在之前便撤出了下城。

利用自己诈死,顾顺就可以化被动为主动,同时让对方以为自己已死,己方败局已定,从而放松警惕,误判形势,提前出击。

而要想完美实现这个计划的关键,便是诈死必须要让所有人相信。包括乔红玉和顾顺其他不知情的手下,只有骗过自己人才能骗过别人。

当然,这一切只是表面上的步骤,暗地里更详细的计划,顾顺也就没有再赘述。

听完顾顺的解释,乔红玉只感觉脊背发凉,这是何等的胆略和智慧才能利用这招金蝉脱壳,骗过所有人,掌控全局。

成为顾顺的对手,果然是这世界上最恐怖的事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