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元宇宙?

下城一处荒芜人烟的仓库里,乔装打扮的上官桀带着头巾和墨镜,犹如惊弓之鸟般对着前来接应的人道:

“你没被发现吧,现在下城处处都是那小子的人。本以为能够让黑虎帮跟他斗得两败俱伤,没想到黑虎帮特奶奶的败的那么迅速。”

接头人是一名上官桀的手下,曾经担任过他的保镖。

保镖将枪放下,“放心吧先生,没人发现。先生您不是逃到上城去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我没有上城的居住证,不能在上城久留。而且咱们向上城走私的生意断了,司马先生非常愤怒,让我们尽快将货物供应恢复。”

“他特么不看看如今下城变成什么样子了。”上官桀啐骂道。

“先生,那你打算下一步怎么办?”保镖眉头紧皱道。

“眼下只能求助下城的执政官了,趁着这小子势力尚弱,羽翼未丰,让执政官派兵将这小子灭掉。下城的数万精兵我还是了解的,他们总不可能打不过那小子的杂兵。”

“我写了一封信,你立刻替我送到执政官那里去,我作为上城跟下城之间联系的中间人,理应得到保护。”

上官桀说着从怀里拿出早就准备好的信件,递给保镖。

下一秒,仓库上空突然传来了直升机螺旋桨轰隆隆旋转的声音。

“发生什么事了?”

仓库残破的屋顶上突然射来两束强光,强光径直照在了上官桀身上。

上官桀大骇,“不好,我们被发现了,快跑。你不是说这里绝对没人发现吗?”

上官桀什么也顾不上了,撒腿就往仓库外面跑。

在仓库外早就埋伏好的顾顺手下,从仓库的大门里鱼贯而入,将仓库彻底封锁。

看着自己被包围了,上官桀忙朝着背后的保镖喊道:“快,快保护我,带我杀出去。”

保镖却无动于衷的站着,反而举起枪指向了他。

“你,你干什么,我可是你的雇主,难道你想出卖我不成。”上官桀吓得口齿不清,碎碎念道。

上官桀突然明白了,指着保镖骂道:“你这个叛徒,混账,我下次一定将你碎尸万段。”

“举起手来,放下武器。”冲进来的士兵勒令道。

上官桀战战兢兢的举着枪企图做最后的顽抗,他现在已经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所有的退路都被封死。

这时,仓库门口,顾顺和乔红玉一前一后走了进来。

乔红玉特意穿了一身红色运动服,将头发梳成辫子盘在了脑后,走起路来干练而又洒脱,颇有睥睨一世的风范。

上官桀见到熟人,目光死死盯着为首的顾顺,恳求道:“你,你,我求求你放了我,你想要什么我通通给你。”

顾顺在包围的士兵后面站定,远远的打了个招呼道:“真是好久不见啊,上官桀。”

“我是个好人,我什么也没做过。你们只要放过我,我所有的钱都可以给你。”上官桀举着枪,魂不守舍的说道。

“先别着急招啊,我们还什么都没做呢?”顾顺冷笑一声。

上官桀顿时感到一股冲天的寒意从脚跟直冲大脑,那笑容仿佛深渊恶魔的凝望,恶寒阴冷。

“这里有一位你的老朋友希望跟你好好聊聊。”顾顺接着道。

乔红玉捏了捏拳,浑身杀气近乎凝成实质,她一步一步的走向了上官桀。

目视这道倩红的身影缓步朝自己走来,上官桀顷刻间犹如患了帕金森般手抖个不停。

他慌忙向后退,直到快退到包围的人墙,实在没有退路了才停下来。

他绝望的举着枪无力威胁道:

“你不要过来啊,不然我就要开枪了。咱们是盟友,我有办法对付那小子,我警告你……”

乔红玉仿佛女武神俯身,英气混着杀气,气势高涨,她不由分说,顶着枪口,一拳轰向了上官桀的脸。

上官桀被一拳击中,倒飞而出,在空中旋转一圈之后,才狠狠摔在地上。

在他旁边,两颗被击飞的牙齿也血涔涔的落在地上。

上官桀右半边脸肿成了猪头,他跪在地上有气无力道:“饶了我,饶了我,求求你饶了我。”

乔红玉没有半点怜悯,又是一拳击出,上官桀又被击飞,这下子两边脸肿的一样匀称了。

乔红玉还想出手,顾顺忙叫住她道:“别把人搞死了,我还有话问他。”

上官桀被两个手下架住,满脸血污的拽到顾顺面前,一个手下一脚揣在上官桀的膝关节上,让他跪在了顾顺面前。

顾顺走到他面前道:“我问你两个问题,如实回答。”

上官桀鼻青脸肿的低着头,嘴角处混着血的哈喇子止不住的往外流。

“别杀我,别杀我,我什么都说。”

“跟你联系的上城人是谁,要怎么联系?”顾顺问道。

上官桀满脸惊惧,一副铁骨铮铮的模样道:“这个我不能说,说了会被打死的。”

“你不说,你现在就会被打死。”乔红玉威胁道。

“我说,我说,我只知道他叫马先生,是麦塔元宇宙开发公司的人。”

“他要怎么联系?”

“我的包里有一个芯片,将其放在耳后就能连接到大脑中枢,进入元宇宙世界,我就是从那里面联系他的。”

“芯片?元宇宙?”顾顺念叨了一遍。

“对,就是芯片,上城人人都用这玩意儿,进入一个叫元宇宙的世界里。”

看来,上城跟下城的科技代差不止一星半点,下城被封锁太久了,科技已经完全落后好几个时代了。

“第二个问题,你向下城走私的这些货物是如何通过边检的,都运些什么东西?”

“马先生会给边检的通行证,利用芯片扫码,在清关检查之后就会放行。我们是正经买卖,就运些小麦和原材料之类的东西。”

“我都回答了,你能不能放过我。”

“别急吗,我问你蝰蛇的生意你知不知情?”

“不知情,不知情。”上官桀急忙否认道,看着顾顺那似笑非笑的表情,他惊恐万状。

“那他弄出来的这些东西是不是从你的渠道走的货。下城能通往上城的渠道只有你这一条吧。”

“不,不是,我不知道。”上官桀大惊失色道。

“你不肯说实话,有人会替你说。”

顾顺说完,手下立刻带来了两个人。

他们一进来便屁滚尿流的跪在地上,拼命向顾顺磕头道:“大人,大人,我们都是被逼的。

都是上官桀,蝰蛇的生意都是他指使的。这些年他还杀了好些人,尸体全被我们埋在了下城的垃圾掩埋厂里。”

这两个人顾顺印象非常深刻,他们正是自己来到这个世界后,除了母亲以外见到的第一个活人。

那一晚,扛着一个麻袋埋尸体的正是他们。

那个时候要不是顾顺的探知天赋发现了危险,说不定自己也会被他们发现。

面对自己手下的亲自指认,上官桀目眦欲裂,寒毛卓竖道:“他们这是污蔑,我是清白的,我要见下城执政官。”

“这些年你做的恶还不够多吗。”乔红玉再也忍不了了,朝着他又是一拳。

上官桀被揍得七荤八素,吐血不止。

在他消失的这几个月里,顾顺将上官桀这些年在下城的所作所为调查了个一清二楚。

看着那厚厚几页关于他的罪状,即便对各种罪恶都司空见惯的乔红玉也触目惊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