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局

“我知道大家对于臣服于我,有着这样或那样的顾虑或者怨言。

正好今天大家都在,把你们的心里话都说一下,大家也好交个心。”

顾顺缓缓扫过在座的每一个人,语气诚恳而又平淡道。

那些平时杀人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头目被顾顺盯着,只感觉遍体生寒,连忙摇头否认道:

“我们是忠心耿耿跟着您的。”

“我们绝无怨言,有什么事情,还请老大您示下,我们绝对照做。”

“能够跟着您,我们还求之不得呢,哪个人要是敢背叛老大,我绝对让他走不出下城。”

在场的所有人接二连三的表忠心道。

“记住你们今天的话,我有一句话奉劝给各位,机会我只给一次。

你们不信可以去问问那些跟了我很久的人,这句话当我对你说第二遍的时候……”

顾顺没有把话说完便作罢。

场内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吞咽声,顾顺的话说的轻描淡写,但是这个分量却压得所有人喘不过气来。

这不是威胁,更像是一道契约,触之即死,无一例外。

顾顺接着道:“我不管你们过去是怎么走上这条路的,为了生活也好,为了报仇也罢,被逼无奈也好,自愿黑化也罢,以前你们做过什么,我既往不咎。

不过从明天开始,我将以下城极道的名义颁发全行业必须遵循的道德和行为规范。

我会安排你们从事正经生意上的事,所有皮肉、走私、抢劫和暴力都会明令禁止。

我相信比起做一个人人唾弃的极道,你们更想做点有意义的事,能够被父母理解和尊重,被市民支持和原谅。

你们可以认为这是在帮你们洗白,我们下城要想彻底翻开崭新一页,让压在我们头顶上的阴霾烟消云散。

就必须让秩序恢复成一个城市该有的样子,你们也必须拥有新的身份,不然凭你们这些身份是永远走不到台面上去的。

当然,要想做到这一切,我们还需要暴力,靠谈判和妥协是换不来未来的。

实话告诉你们,等到将黑虎帮彻底收服以后,我将会集结所有下城的力量,推翻下城执政官昏庸无道的暴政,重建下城的新秩序。”

听到这里,所有人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震惊过后,不少人热血沸腾道:

“这些无恶不作的狗官,只会吃里扒外,收钱办事,我早就看他们不顺眼了。”

“我愿意全力支持老大您的计划,我将带头冲锋。”

“这鬼日子我早特么受够了,我是日夜盼着有那么一天呢,老大我永远支持您。”

下城苦这些昏聩贪婪的长官久矣。

特别是这些极道之人,如果不是实在活不下去了,又有谁愿意干这种人人唾弃的事情呢。

顾顺接下来重新划分并且安排了每个人及其下属的工作,看着自己的新身份和工作,大部分头目都非常满意。

他们也从被逼迫或者出于利益低头,变成了真正心甘情愿为顾顺卖命。

顾顺也借机彻底整合了下城纷乱已久的大小势力,除了极道以外,他还收归了大量的赏金猎人和中间人。

从一个被遗弃的孤儿,到如今叱咤下城的极道之主,垄断整个下城货币和商业的巨型寡头,顾顺用了七年。

翌日,下城的居民惊奇的发现,原本混乱的城市变得异常的宁静。

枪声与爆炸声彻底消失无踪,曾经在下城为非作歹,横行霸道的极道和混混也全都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穿着笔挺制服,在各个极道占有的街区,巡逻和维持秩序的下城新职业——治安官。

与此同时,原本价格高企的食物券价格再次回到了2铜戈。

下城里出现了不少免费发放土豆的摊子。

这一招让那些囤积居奇的券商猝不及防,当然顾顺旗下的券商早就在高价将其全部抛售,真正受伤的是下城官方的那些券商。

下城发生的这些变化让下城的执政官也猝不及防。

顾顺此举让他们的许多见不得人的生意全部没了下文。

而食物券的调价让原本想要依靠囤积存货,炒高价格的下城长官损失惨重。

他们眼见自己的利益受损,自然不会坐视不管,于是狗急跳墙,宣布食物券违法,立刻终止了所有食物券的销售和流通。

他们想用这种手段,彻底斩断顾顺的利益链条,借机打击报复。

不过顾顺早已抽手退场,他们此举损害的绝大部分是普通市民和一些寡头的利益。

这自然引起了很多人的强烈不满,特别是许多早已将铜戈全部换成食物券的家庭,这无异于逼他们去死。

于是,尽管下城的禁令已经发布,可是食物券依旧在市场上流通。

这让下城的执政官们恼羞成怒,于是派出下城议会的士兵,在市场上肆意抓捕所有使用和销售食物券的市民和摊贩。

他们的所作所为一时之间搞得民怨载道,人心惶惶。

对于这一切,顾顺自然是坐看龙争虎斗,乐得逍遥自在。

他整饬极道,恢复秩序,与民让利,跟下城的那些执政官残暴无道,与民夺利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顾顺要做的就是顺水推舟,让下城的浪花再大一点,等待着有更多的水变成滔天巨浪的那一天。

现在,下城天翻地覆的第一枪已然打响,剩下的便是让子弹飞一会儿。

下城的执政官仗着狂妄的权力,正把自己在逼向悬崖的绝路上加速狂奔。

几天后,上官桀告知顾顺,他已经安排好了与黑虎帮老大的会面。

黑虎帮老大希望亲自与顾顺见上一面,见面地点被设在号称整个下城安保最为严密的望津饭店。

得知这个消息,顾顺的手下各个忧心忡忡。

“老大,这里面明显有诈,上官桀这老小子根本就没安好心。”

“望津饭店是黑虎帮的地盘,我们去那里就是羊入虎口,万万不能去啊。”

顾顺则轻蔑一笑,胸有成竹道:“他们就算给咱们准备了一出鸿门宴,他们也做不了项王,咱们更不是任人宰割的刘邦。”

“鸿门宴,那是什么,能吃吗?”

这个世界没有鸿门宴这个典故,即便有,也不是他们这些没读过书的门外汉所能理解的。

顾顺的手下们大眼瞪小眼的互相望着,虽然他们不知道顾顺说的是什么,不过总之听起来很厉害就是了。

“老大,我想跟您一起去。”

“带我去吧,如果他们敢对老大您不利,我就把他们都干掉。”

看着手下你争我抢的希望陪同自己一起前往,顾顺摆了摆手。

“你们另有任务。既然是他们辛苦设的局,咱们去的人太多,岂不显得自己是怕了他们不成。就让小鹏陪我去就行。”

小鹏是顾顺最早的一批手下,忠实可靠,而且非常会审时度势,不至于出什么岔子。

见顾顺钦点自己,小鹏挺起胸膛道:“保证完成任务。”

“是——”其他属下虽然没有被选中,心里免不了遗憾,但他们更被顾顺的勇气所折服。

只带一个人孤身前往虎穴,这是何等的勇气和气魄。

如此看来,顾顺能够统领整个下城大小势力,绝非徒有其名。

暗潮汹涌的下城,阴霾更加深厚。

在这座被称为雾都的城市里,各方势力正在逐渐被一股更加强大的势力悄悄蚕食着。

顾顺知道,自己要想在最终的评价中获得S级,乃至更高的评分,现在做的还远远不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