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下城洗牌

陈戈倒地后,被顾顺的手下抬着架了出去。

顾顺立刻上前扶住了奶奶,关心道:

“奶奶您没事吧,我没想到这家伙还留有这一招,是我大意了。”

顾顺在陈戈戴的锁环里留了后手,锁环里面安装了可遥控麻药。

一旦出现问题,锁环就可以立刻将高剂量的麻药注入陈戈体内。

顾顺一直小心戒备着陈戈。

原本以为万无一失,没想到陈戈在最后还是选择了狗急跳墙。

只能说不作死就不会死。

奶奶则摇了摇头,万念俱灰道:

“是我看错了人,以为他能回心转意的。当年他爹去世,他也没回来看他爹最后一眼。这家伙真是狼心狗肺,蛇蝎心肠。”

顾顺抱住了奶奶道:“奶奶,您还有我呢,您就放心吧,我会处理好一切的。”

“顺顺,多亏有你,奶奶对不起你,这辈子是还不上你的恩情了,如果有下辈子,我一定好好报答你。”奶奶伤心而又自责道。

“奶奶能把我从孤儿院带出来,给我一个家,你就永远是我的奶奶,我永远是您的孙子。”

奶奶泪眼婆娑的紧紧搂着顾顺。

以后她就只有顾顺以及领养的其他孩子,再也没有什么儿子。

等奶奶情绪稳定下来以后,顾顺让其他孩子陪着奶奶说说话,他则坐车来到了城外的地下室里。

此时陈戈被重新绑在了审讯用的架子上,已经醒了过来。

见到顾顺进来,陈戈痛哭流涕的哀求道:

“侄子,大侄子,是我财迷心窍迷了眼,你就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发誓再也不会这么做了。”

“我那时候也真的有想过好好陪陪家人的。”

“你就看在我是你叔叔,看在我妈的面子上,饶你叔叔一命吧。”

顾顺啪的一巴掌扇在了他脸上。

“就你也配。”

尽管顾顺人小手也小,可是用尽气力之下,也在他脸上留下了一道通红的手印。

“机会我只给一次,你如果侥幸活下来,就用后半生好好忏悔吧。”

顾顺毅然回头,对这种不知死活的小人物,他不想牵扯太多精力。

如果不是奶奶,他早就已经死了。

陈戈听到顾顺的话,以为自己能活下来了,忙欣喜道:

“谢谢爷爷饶我狗命,我下半辈子一定好好忏悔。”

顾顺则对手下吩咐道:

“把他手脚打断,送到赌场去。就当咱们卖赌场一个人情。至于赌场那边怎么处理他,就不归咱们管了。”

“是”

陈戈大骇,心彻底凉了。

他呜呼哀哉的恳求道:“放过我,求求你放过我吧。去那里,我会被打死的。”

顾顺头也不回的出了地下室,在他眼里,陈戈连条狗也算不上。

光凭那些罄竹难书的罪行,他也死的不冤,更何况他触碰到了顾顺的逆鳞。

至于顾顺要把他送到赌场去,只是不想脏了自己的手罢了。

他欠了赌场的钱,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赌场不会放过他的。

模拟预测里,他重伤奶奶,将自己卖给赌场,顾顺也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已。

他手脚被打断,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赌场肯定不可能养着他。

他欠的那些赌债,就只能用身体里的东西去偿还了。

一个星期之后。

顾顺收到了一个信封,里面是陈戈的一截断指。

赌场这是告诉他,陈戈已经死了,而且死的很凄惨。

顾顺将陈戈的断指让手下拿去喂了野狗。

又将所有关于陈戈的资料全部销毁。

至此,这个世界上少了一个叫陈戈的人。

跟陈戈见面之后,奶奶更加苍老,这件事对她的打击很大。

顾顺几乎每天都陪在奶奶身边。

在陪着奶奶每天说话遛弯,尽享天伦之乐之间,顾顺6岁了。

这半年顾顺的生意也没有落下。

他利用食物券几乎掌控了整个下城的货币系统。

食物券已经隐隐有了取代铜戈的迹象。

这一切很快就被几个有远见的下城学者发现。

他们高声疾呼,警告下城的长官食物券的危害。

可没多久,这些学者就被人发现惨—死于家中。

暗杀他们的可不是顾顺,不用他出手,顾顺的帮凶就会出面解决。

因为食物券的暴利,让那些极道帮派不惜除掉碍事者,也不会让食物券被毁掉的。

他们早就跟顾顺的利益高度捆绑在一起,无需顾顺出手,他们自会帮顾顺解决掉一切阻碍。

除了帮派高层以外,帮派下面的人几乎都在威逼利诱,蚕食鲸吞下归顺了顾顺。

如今。原本售价2铜戈的食物券已经被炒到了10个铜戈一张。

这种一本万利的生意,让顾顺在短短一年内,就从一个土豆贩子,变成了下城数一数二的金融寡头。

并在道上有了一个绝命童子的称号。

这种舔一口都能赚的盆满钵满的买卖,让顾顺的生意成了一些极道帮派垂涎已久的目标。

顾顺6岁的生日刚过,这种觊觎已久的行动还是发生了。

一批刚刚印制完毕,准备送往券商公司销售的食物券被人劫走了。

这件在司空见惯的打劫,却轰动了整座下城。

食物券被劫,所有下城的大小势力都隐隐感觉,下城的势力要被重新洗牌了。

食物券现在可不仅仅是一张彩票,更是无数利益相关方企图对下城蛋糕重新瓜分的一种象征。

如今这种微妙的平衡被打破,纠察凶手自然是一方面。

另一方面也给了一些帮派借机吞并打压其他帮派,创造了一个再好不过的借口。

直接以食物券是你劫去的为由,便可以发动对另一个帮派的洗牌。

而对于食物券被劫走,有两方却保持的异常克制。

一方是下城的执政官。

帮派火并,能够削减这些帮派日益强盛的力量,他们自然乐得其成。

另一方则是顾顺。

作为受害方的顾顺非但没有一点点愤怒或者忧虑,反而非常高兴。

他可没有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他对很多帮派的渗透已经几近完成,他现在就要借着这次帮派势力的洗牌。

浑水摸鱼,最后大鱼吃小鱼,一统整个下城极道。

他利用事先策反的卧底,虚构了大量的假消息,并在各个帮派内部不断发酵。

一时之间。

整个下城风声鹤唳,风雨欲来。

紧接着。

一场又一场的血拼与火并在下城的大街小巷上演。

原本的牌九被彻底打翻,无数只手都在牌堆里推揉拉扯,企图在重新洗牌之后获得更大的利益。

与此同时,顾顺带着手下,根据线人提供的线索,包围了一座汽车维修厂。

一场突入战斗很快结束。

在顾顺这边火力的绝对碾压之下,对方没能抵抗多久,便都被控制了起来。

顾顺走路带风,来到了他们头目面前,一言不发,而是看着这些被俘虏的豪猪帮成员。

很快,一名手下前来汇报道:

“老大,我们已经找到了被劫走的部分食物券,是他们没错。”

顾顺没有惊讶,而是略带冷笑地问道:

“你就是豪猪帮的老大,胆子不小啊,我的东西你都敢碰。

说说吧,你背后是谁指使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