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不自量力的威胁

“我的名字你还没资格知道。”顾顺冷冷道。

“小的该死,小的有眼无珠,冒犯了您,小的知道错了。”陈戈低三下四,卑躬屈膝的认错道。

顾顺把玩着陈戈刚刚用过的那把枪,“这枪是真家伙,没想到你还挺有胆量,敢对我开枪。你应该庆幸我用的是麻醉弹,不然你现在没机会跟我在这里说话。”

说着,顾顺猛地举起手枪,扣动扳机。

随着枪械触发的声音,陈戈吓得闭上了眼睛,屁滚尿流的求饶道:

“小的眼瞎,小的该死,你就看在我低贱鄙陋的份上,饶了我吧。”

顾顺嫌弃的将枪丢到地上,“你这把太垃圾,连废铁都算不上。”

“是,是,是,小的该死,连垃圾也算不上,你就饶了我吧。”

要不是身体被铁链绑住,陈戈就要跪在地上不停给顾顺磕头了。

此时,陈戈已经被顾顺吓破了胆,这孩子根本就是恶魔。

顾顺让手下搬来一把椅子,一个二郎腿的靠在了椅背上,大佬坐姿般的拿起一本教父看了起来。

陈戈吓的牙齿咯咯作响,他不知道顾顺下一步要干什么,心里一点底也没有。

“说说吧,你来找我奶奶干什么?”顾顺翻了一页书,随口说道。

陈戈懵逼了,“奶奶?大哥你认错了人了,我找的是我妈,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误会。”

“没认错人,我就是李奶奶的孙子。”

“孙子?这老太婆竟然还背着我在外面搞外遇,真是该死。”

瞬间,一阵巨大的电流贯穿陈戈的身体,把他电的惨叫连连。

“嘴巴放尊重点,你还不配。”

“我错了,爷爷,爷爷你就饶了我吧。”陈戈涕泗满面,狼狈不堪地求饶道。

“你来找我奶奶干什么?最好实话实说,不然…”

陈戈赶忙道:“我好久没见过我妈…你奶奶了,所以想跟她叙叙旧。”

顾顺摇了摇头,下一秒,哀嚎声再次传遍整个地下室。

“你不说,我来说。”顾顺丢下手里的教父,拿出调查好的陈戈的资料,将其甩在他脸上道:

“你这些年干的好事可不少啊,奸淫掳掠,打家劫舍,聚众打砸,纵火投毒,逼得寡妇自杀,吃绝户……”

顾顺越说,陈戈额头的冷汗涔涔,汗如雨下,浑身抖成了筛子。

“我奶奶怎么会生出你这样的败类。”

“我是败类,我是废物,还请爷爷饶我一条狗命,我知道错了。”

“你这次回来,是因为在赌场欠了钱吧。”

“爷爷,爷爷救救我,我一时鬼迷心窍欠了钱,见实在是还不上这笔钱,才犯了糊涂。只要你放我走,我马上滚,永远不会出现在爷爷面前。”

听着陈戈一口一个爷爷的叫着,顾顺只感觉恶心。

“如果不是我奶奶想见你,我现在就想立刻一枪崩掉你。

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跟我奶奶见上一面,然后立刻滚。你要是再敢动什么歪心思,我会告诉你死字怎么写。”顾顺背对着他,说完便径直走出了地下室。

一个小时以后,换上一身新衣服的陈戈被蒙着头套从地下室带到了奶奶所居住的别墅。

头套被摘下,顾顺出现在面前,“你只有一个小时,好好陪我奶奶说说话,这是你最后的机会。”

陈戈点头如捣蒜,“我明白,爷爷。谢谢爷爷饶我的狗命。”

顾顺让手下将陈戈背后的锁链解开,不过在他手上还是留了一个锁环。

陈戈跟着顾顺进了别墅。

“奶奶,您儿子来看你了。”

李奶奶听闻一眼便锁定了顾顺背后站着的那个男子。

她瞬间眼红泪目道:“是陈戈吗,真的是你。”

陈戈看着眼前这个气色饱满,富态非常的老太太,起初还不敢确认她就是自己的母亲,可是听到那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之后,陈戈终于确认,她就是自己的母亲。

“妈,是我,您老过得好吗,对不起,我来晚了。”

两个人紧紧拥抱在了一起。

李奶奶终于见到了音信全无多年的儿子,她多年的遗憾总算是了却了。

她看着儿子满身疤痕,瘦削颓废地模样,心都要碎了,“这么多年了,你到底去哪了。”

李奶奶觉得儿子早晚会有懂事的一天,他能来找自己,肯定是回心转意了。

顾顺坐在了一旁,不想去听两个人肉麻的认亲。

他更不会把陈戈的这些年的所作所为告诉奶奶,就让奶奶怀着这最后一点期冀老去吧。

同时,他还要在这里提防着这个陈戈,希望他是个聪明人,不会自不量力干一些傻事。

两个人拥抱了好一会儿才分开,奶奶随即招呼顾顺道:“陈戈,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顺顺,我的大孙子。我住的这个地方都是他给我买的,我这些年多亏有了他才能活到现在。”

“顺顺,过来跟你的叔叔打个招呼。你也认识一下你大侄子。”

奶奶希望两个人认识一下,以后就是一家人了。

顾顺和善的伸出了手,陈戈则胆颤心惊的握了上去。

见两个人十分友好的握了手,奶奶高兴道:“正好我做了一桌子菜,都来吃两口吧。”

午饭的时候,奶奶向自己的儿子问起了他这些年都干了些什么。

陈戈一边垂涎的打量着这奢华装潢的别墅,一边信口胡诌着一些骗人的鬼话。

奶奶听得很认真,她觉得自己的儿子终于懂事了。

饭后,到了顾顺规定该离开的时候了。

陈戈站起身,“我能拥抱一下你吗,妈~”

“傻孩子这是什么话,当然可以。”奶奶好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

顾顺则点了点头。

陈戈刚刚这番话看似是说给李奶奶听得,实际上则是说给顾顺的。

没有顾顺的首肯,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靠近奶奶。

于是陈戈缓缓走到奶奶面前。

正当所有人以为他会张开双臂来一个拥抱的时候,他忽然从衣袖里取出一把吃饭时偷偷藏起来的餐刀,抵在了奶奶的脖子上。

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搞得猝不及防。

顾顺更是直接站了起来,房间内不一会儿便被荷枪实弹的手下团团包围。

陈戈声嘶力竭的吼道:“都别过来,小心我对她不客气。”

顾顺一抬手,四周的手下全部都退下去了。

陈戈紧紧握着餐刀歇斯底里的威胁道:“把钱都给老子拿上来,我是他儿子,她的钱都特么是老子我的。

凭什么老子整天跟个怂包一样活着,这个老家伙却能活的这么自在。

听到了没大侄子,要想这老家伙没事,就乖乖照做。”

奶奶也急的哭了出来,“陈戈你到底在干什么,你这个不孝子,我以为你能悔过。”

“我给过你机会,奈何你把握不住。”顾顺仿佛看到尸体在说话,无奈的摇了摇头。

话音刚落,陈戈手腕一个刺痛,他顿时眼前一黑,目光惊恐的看了一眼一直戴着的那个锁环,随即仰头栽倒在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