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机会我只给一次

“你们先扶奶奶去休息,我还有些问题想要问一下。”顾顺吩咐道。

奶奶伸着手,面露痛苦道:“儿子,我的儿子,他在哪,我想见一下他。他已经很多年没有回家了,呜呜……”

说着,李奶奶哽咽起来。

“虽然他吃喝嫖赌,嗜酒成瘾,鬼混消失了好几年,可是他是个好孩子。”奶奶潸然泪下。

作为一个母亲,谁不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够好好的站在自己眼前呢。

“交给我处理吧,我一定让您见到儿子,奶奶您先不要太伤心了。”

顾顺微笑着安慰道。

奶奶点了点头。

如今她有了孝顺懂事的孙子,生活条件也天翻地覆。如果说有遗憾,大概就是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儿子吧。

奶奶被搀扶着离开后,顾顺原本和善的微笑瞬间凝固。

他可不像奶奶一样,被亲情冲昏了头脑。

他这个儿子来找他们,可不是来认妈的。

顾顺回想起了模拟预测里,逆转人生之前的结果:

【5岁,老婆婆的儿子因为欠赌,找上门来,将老婆婆打成重伤,你被他卖给了赌场抵债】

顾顺面色凝重,语气冷淡道:“王爷爷,能否麻烦你讲一下我奶奶他这个儿子,我们还从未见过面,希望能多了解一下。”

王老汉被顾顺的表情吓出了一身冷汗。

顾顺的语气看似是请求,可是王老汉清楚,如果他不说,下场绝对很惨。

这是一个5岁的孩子吗,天山童姥成精了吧。

一边腹诽着,王老汉说道:“李婆子”

“咳咳”顾顺清了清嗓子。

“你奶奶,你奶奶。”王老汉赶忙改口,语气也愈发尊重。

“你奶奶她那个儿子叫陈戈,算起来今年也三十好几快四十岁了。

年轻时候还挺听话,说梦想是去上城见识一下世面。

可是十几年前,他开始跟着一群狐朋狗友在下城里鬼混,秉性大变,开始变得易怒和叛逆,经常偷窃家里的钱,出去花天酒地。

后来陈老汉想要阻止,被他打成重伤,最终因为救命钱被这个陈戈拿去挥霍,陈老汉重伤不治。

你奶奶一夜白头,为了贴补家用,开始靠着做工维持生计。

可是有她儿子这个败家子在,家里根本存不住钱,你奶奶大半辈子的积蓄都被弄走了。后来见家里实在没什么油水可捞了,他那个儿子便带着所有值钱的东西走了。

至此音信全无。你奶奶独自生活了三年,便去孤儿院领养了你。”

顾顺听完,狠狠攥紧了拳头,力气之大甚至捏的指节都劈啪作响。

他是真的愤怒了,少有的失态。

“你奶奶她这些年多亏了有你,我看她的气色比以前好多了。”王老汉奉承道。

顾顺瞪了他一眼,“看来你知道的事情挺多嘛。”

王老汉看着顾顺那如狼似豹的眼神,赶忙改口道:“不知道,我什么也不知道。”

“如果那个陈戈再来这里,你就给我打电话,让他去下城城外的路标处等着,我会在城外见他。”

王老汉犹豫道:“可,可是,那个陈戈脾气不太好,我一个老头子可不敢招惹他。”

顾顺使了个眼神,身旁一个手下从怀里拿出一沓卷好的食物券。

王老汉看到食物券,眼都亮了,忙嘿嘿笑道:“没问题,这点小事包在我身上。”

那名手下便将食物券交给老汉。

王老汉接过食物券,也不嫌脏的猛亲了好几口,装进了口袋里。

“还有一个问题,我没有你的号码,没法联系你。”王老汉说道。

顾顺立刻将自己生意用的号码给了他。

王老汉掏出那部用了好多年,已经严重卡顿的梨子126手机,把顾顺的号码记下。

一切交代完毕,顾顺便带着手下,陪着奶奶离开了这个地方。

住进了大别墅之后,顾顺见奶奶心情不好,便特意减少了外出的频率,每天大部分时间都陪着奶奶说话聊天,生意上的事也大都在别墅这边处理。

陈戈这件事就这么搁下了。

直到十几天之后,顾顺突然接到了王老汉的电话。

奶奶的儿子,陈戈再次找上了门。

顾顺并没有意外,因为这些天,他已经利用自己的人脉和资源在下城找中间人,查清了这个陈戈的底细。

并且还把他这些年的经历记录一件不落的全部搞到了手。

顾顺害怕奶奶伤心,并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她老人家。

挂断王老汉的电话后,顾顺阴冷的面庞闪过一丝杀气,他叫了几个身强力壮的手下陪着自己一起赶往了约定见面的地点。

顾顺故意比约定时间晚了半个小时出发,等赶到见面的下城城外路标时,陈戈已经等的不耐烦了。

几个手下先下了车,随后顾顺在众人的簇拥下也下了车。

陈戈见跟自己见面的是个小孩子,于是不耐烦的吐了口痰道:

“我呸,你特么是哪根葱,让老子在这里等着。你毛还没长齐呢,叫大人来。”

顾顺冷冷一笑,打了个响指。

身后的两名手下立刻打开了两个公文包。

一个公文包里堆满了整整一包的铜戈。

另外一个公文包里则装了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

“有没有资格说话可不是你说了算的。选一个吧,是要钱还是要命。”顾顺的语气冷冽至极道。

陈戈咽了口口水,那满满一箱铜戈对他可是充满了诱惑。

“老子要是全都想要呢?”

“那你可未必有这个本事。”

顾顺说着,探知的天赋被动猛然发动,危险即将降临。

下一秒,陈戈猛地从怀里掏出一把手枪,对着顾顺砰砰砰开了三枪。

顾顺利用探知早已预测好了子弹的弹道轨迹,轻轻一侧身,便躲过了这三枚高速射过来的子弹。

同时,就在陈戈开枪的瞬间,四周早已埋伏好的人对着开枪的陈戈连开数枪。

陈戈渐渐失去了意识。

……

“泼醒他。”陈戈恍惚的意识里,突然听到了一道熟悉的声音。

顷刻间,无数冰冷刺骨的水浇遍了全身。

他缓缓睁开眼,顿时被一道刺目的光线耀的眯起了眼睛。

只见在仅剩缝隙的视野里,顾顺背对着强光正看着自己。

陈戈顿时目眦欲裂道:“你这个臭小鬼,竟然敢玩阴招偷袭你爷爷我,一旦让我出去,看我弄不死你。”

顾顺一撇头,毫无感情道:“让他冷静一下。”

陈戈顿时被数道电击贯穿全身,他痛苦的哀嚎起来。

“机会我只给一次,请客、斩首、收下当狗,奈何你偏偏选了第二条路,真是给你机会不中用啊。”

陈戈在电击过后,顿时清醒下来。

他茫然的打量着自己所在的地方,四周的人全部都荷枪实弹,一个个高度戒备的提防着自己。

看他们身上的装备,这绝不是一般人能够拥有的。

枪支作为下城管制的器械,不是随便就能买到的,他这把手枪还是一个极道的老大赏给自己的。

而眼前这帮人,装备精良不说,这些枪一看就是高档货。拥有这般底蕴的存在,绝不是普通人。

陈戈知道自己有眼无珠,惹上大麻烦了,瞬间惊恐地道:“你究竟是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