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鸟枪换炮,故地重游

顾顺对于食物券取得空前成功并不感到意外。

凭借着食物券,短短一个月,顾顺的资产便翻了一番,达到了一种可怖的程度。

销售食物券这种本身带有彩票性质的纸券,并不是顾顺真正的目的。

食物券带给下城的影响才刚刚开始,好戏还在后头。

由于食物券的生意太过火爆,觊觎者越来越多。

加上顾顺真正的目的并不在销售本身,所以在积累了足够多的财富之后,他便将一部分售卖的权力高价转让给了下城的博彩券商。

这些博彩公司表面上是正经公司。

实际上,它们背地里都是极道帮派和一些下城长官私下开设的捞外快的工具。

顾顺这种以退为进的策略,既保证了自身的安全,又可以通过牢牢掌握食物券印制,将这些博彩公司逐渐渗透为自己的势力。

随着下城官方背景的公司也入手了食物券,允许其交易和贩卖,顾顺最后的顾虑也被打消。

他的食物券彻底如脱缰野马,肆无忌惮的在下城野蛮生长。

晚上,顾顺召开了一次全体手下参加的秘密会议。

让大家畅所欲言食物券在下城的运行情况。

有的孩子对顾顺佩服至极道:

“老大,你真是神了,现在大街上几乎全是我们印制的食物券。”

“就连小偷打劫都专门去抢食物券了。”

“我见有的博彩公司也推出了仿造咱们的食物券,可是根本没有人买,所有人都只认咱们的。”另一个孩子无比骄傲道。

顾顺点了点头,“咱们的食物券是跟咱们的土豆挂钩的。

那些博彩公司根本就没有这种底气,他们根本不知道,支撑食物券信用的不是发行的食物券多么精美华丽,或者奖项设置的多么豪华。

而是你要让购买者实实在在看到奖励,并且有不断兑奖的资源和能力。”

“老大威武。”

“我们跟着老大准没错。”

“老大,你简直就是天才。”

一阵吹捧过后,另一个孩子也汇报了自己的发现:

“我看到很多食物券现在已经涨到了5铜戈一张,可是购买的人依旧大排长龙,络绎不绝。

甚至还有人高价代购或者购买别人手里的食物券。”

旁边的孩子也补充道:“去买东西的时候,很多老板都说如果用食物券交易,还可以给打折。他们比起铜戈,更愿意收食物券。”

“我也遇到了。”

“我最近都是用食物券买东西,很方便,而且大部分人都愿意高价要。”

顾顺从几人的谈话里,敏锐的捕捉到了几条有用的消息。

第一,食物券的二级交易市场逐渐自发形成,并且操纵这个市场的除了一些颇具商业头脑的个人黄牛以外,最主要的是券商公司和一些极道的洗—钱组织。

第二,食物券现在的价值正在被多方抬升,票面价值已经远高于其本身的价值,一种类似股票的竞价交易正围绕食物券产生。

第三,食物券由于纸质特性和方便交易,最重要的是它与土豆挂钩,相对安全。正在逐渐取代铜戈成为下城居民使用的货币,食物券逐渐具有了货币属性。

这便是顾顺在推出食物券之前,早就料想到的情况。

不过他没料到食物券的发展速度竟然会这么快。

现在,下城的官员和极道帮派都在不知不觉间成了顾顺的帮凶。

顾顺通过印制食物券,就可以源源不断的吸入大量铜戈。

这哪是印制食物券,印钞赚的都没有顾顺挣得多。

可是他们哪会知道这个,不过是被蝇头小利蒙蔽双眼的昏聩者罢了,等到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顾顺早已找人接手,安全离场了。

顾顺有了钱之后,跟奶奶搬离了住了不到两年的房子。

搬进了下城少有的别墅,真正的钢筋混凝土打造的堡垒,不再是铁板房。

看着自己孙子把事业越搞越大,奶奶有时候都感觉自己的孙子不是个人,更像是神。

一个一天学也没上过的孩子,竟然懂得这么多,不是神仙显灵是什么。

在搬去新家之前,奶奶想去住了大半辈子的那个旧家看一下。

老人平时没什么愿望,这点心愿顾顺自然尽力满足。

顾顺和几个手底下的孩子一起跟着奶奶,来到了他曾经住过几年的那间房子。

看着铁皮房因为无人打理已经破败不堪,院子里也是一片狼藉,荒废的不像样,奶奶竟然有些伤感。

这毕竟是她生活了大半辈子的地方,睹物思人,物非人非。

奶奶指着荒草萋萋的院子回忆道:“这是顺顺最早开始种土豆的地方。想当初从吉普赛人的摊子上买到这株土豆的时候,你才只有一岁,一晃也好些年了。”

顾顺牵着奶奶的手,颇为感慨点了点头,“是啊,那个时候我还在您的怀里呢。”

几个孩子看着这间破败的房子,很难想象自己老大是怎样咸鱼翻身,从这样的房子用了没几年就住上豪宅别墅的。

他们不禁对顾顺更加敬仰和钦佩。

一行人进了屋,发现屋里更加脏乱,满地的烟头和脏脚印,还有无数打翻的空酒瓶。

想必是他们离开后,有流浪汉曾经在里面住过。

破烂的铁皮墙上还挂着一朵纸花,那是奶奶当时折来哄顾顺的玩具。

因为房顶漏雨,雨水已经将那朵纸花打湿的不像样子。

顾顺环视了一圈,搀扶着奶奶在屋里逛了起来。

奶奶每走到一个地方,都会停下来,细细向顾顺讲解哪里曾经有过什么,仿佛也是在回忆自己年轻时的青葱岁月。

顾顺静静地听着,不时像个孩子般的提出一些问题,逗得奶奶开怀大笑。

李奶奶从未想过,在自己的后半生能够拥有顾顺这样孝顺聪明的孙子,这大概是上天赐予自己最好的礼物了吧。

从屋里出来,顾顺特意去了一趟后屋,看着自己跟奶奶垒起来的猪圈已经坍塌,那间曾经种蘑菇的库房也行将就木。

顾顺并没有伤怀伤心,因为自己要创造人生的奇迹,就没时间感怀失去的,属于他的未来才刚刚开始。

临离开前,隔壁的王老汉见到许久未见的李奶奶和顾顺,满是诧异道:

“李婆子是你,一晃好几年没见了吧。”

两个人寒暄一阵,看着顾顺已经长得这么大了,王老汉也惊喜的频频点头,夸这孩子将来一定有出息。

突然,王老汉想起来了一件事道:

“对了,差点忘了,您儿子前些日子还找过来了,像是有什么着急的事情。

我说你们搬走了,他又问我,你们去哪了,我说我也不知道,他还在这里闹了一番。

喏,地上的烟头都是他抽的。”

“我儿子?”李奶奶猛地一抽,捂着胸口面色痛苦。

顾顺立刻扶住了奶奶,面色瞬间冷冽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