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身虽不在,传奇永存

顾顺缓缓睁开眼睛。

发现自己正躺在一间医院的病床上,旁边床头摆放的鲜花格外娇艳。

许久未见面的母亲正守着自己,不断啜泣。

见到顾顺醒来,顾妈赶紧用手帕抹了抹眼泪,强打精神道:

“儿子,你终于醒了。你感觉怎么样,医生说会好起来的,我们好好治病。”

说着说着,顾妈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泪水,抱着顾顺哭的像个孩子。

顾顺扫了一眼眼前模拟人生的提示:

【16岁,你得了不治之症,医生们也束手无策。你的人生即将走向尽头,模拟即将结束】

【请跟珍重的人道一声永别,留给你的时间已经所剩无几】

顾顺拔下呼吸面罩,安慰着母亲道:

“妈,你别哭了,我自己什么情况大概已经猜到了。”

顾顺从出生起,就成熟的不像个孩子,这次依旧在是他在安慰母亲。

顾妈涕泗横流道:“是妈妈没用,妈妈没有照顾好你。你放心,你爸爸已经为你联系了世界上最好的专家,你一定会没事的。”

顾顺用手擦去母亲眼角的泪水,感慨道:

“我现在还记得我小时候,咱们住在60平米房子里的那段日子。”

“只要你能好起来,我宁愿咱们还生活在那间房子里。你能快快乐乐长大,像个普通的孩子一样,上幼儿园,上小学,初中,如果是那样,现在的你应该还在上高中吧。”

顾妈畅想着再也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泪如泉涌。

“这样不是也很好吗”顾顺抿嘴一笑,突然开始大口咳血。

“能不能答应我两个愿望。”顾顺的气息迅速萎靡下去,艰难的说道。

“你说,你说,就算是十个,百个,只要妈妈能做,妈妈通通答应你。”

顾妈紧紧攥着顾顺的手。

而在一旁待命的医生和护士已经开始重新给顾顺插上呼吸机。

在戴上呼吸机前,顾顺将他的两个愿望说了出来:

“第一,你跟爸爸还年轻,可以再要个孩子。还有不要说他哥哥是个超人,那样会给他很大压力的,就说那个普通的哥哥生病死了就行了。”

“第二,我希望最后将没有整理完的实验记录和论文整理完,暗能量的数学方程式还不完善,我不能就这么放着不管。”

最终在顾顺的强烈要求下,他这两个愿望都被答应下来。

病房里,顾顺身形枯槁的盯着屏幕,因为虚弱,他只能用颤抖的手,艰难的将脑海里推演最后的计算结果写下。

他的助理全部站在旁边,眼含热泪,揪心的看着这一幕。

维生设备上,顾顺的心率越来越弱。

旁边的医生已经做好了随时急救的准备。

顾顺此时已经进入了完全不受外界干扰的弥留时刻,也有人将其称为回光返照。

也许是出于私心,想要通过完善理论,在最后的评价上获得更高的奖励。

也许是出于公利,希望将这份理论完整的表述出来。不然他死后,人类不知道还要多久,才能达到他的高度。

他领先时代太多,这既是机遇,又是负担。

此时此刻,他只想将人生最后时刻灌注心血的研究完成,心无旁骛,不留遗憾。

他从不因为最后一张先知卡被用掉,导致自己无法逆转最后一步人生而后悔。

他该做的都做了。

他已经没什么好遗憾的了。

在顾顺写完最后一个字符的刹那,他的心率骤然变平,手里的笔也跌落在地。

顾顺在最后一刻,仿佛安详的睡着了般,嘴角衔着微笑,像是做了什么好梦。

“立刻注射肾上腺素,急救,急救。”医生们立刻忙活起来。

可是一切注定回天乏术,顾顺永远闭上了眼睛。

“我的儿子,儿子——顾顺,你睁开眼看看我啊,是妈妈,妈妈——”顾妈哭的撕心裂肺。

在场的人无不深受触动,落下热泪。

匆匆赶来的顾爸呆呆地望着儿子的遗体,骤然间仿佛天塌了,稀里哗啦的哭泣起来。

顾顺去世的消息很快便传遍了世界。

所有人起初都难以置信,以为是什么同名同姓的人。

可是当水木大学的官微挂上黑白色的背景,并且发出讣告之后,所有人都崩溃了。

顾顺他今年也才十六岁啊,真是天妒英才,天妒英才啊!

那些顾顺曾经相识或者合作过的教授,得知这个消息后直接呆住了。

韩老、李老这些八十多岁的老教授更是为顾顺的离去垂泪哀婉,扼腕叹息。

水木大学整个校园都停了下来,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之中。

无数媒体、自媒体、广播、公众号、短视频等,都开始回顾盘点顾顺这短暂却无比璀璨的一生。

他的许多传奇般的事迹也第一次展露在世人面前。

他是投资天才、他是超级学霸、他是时尚之子、他是娱乐巨星、他是文学巨匠、他是世界冠军。

他更是诺贝迩奖得主和暗物质暗能量理论的创始人,他是当之无愧的世界级科学家,成就不输于任何一位科学家。

这么多头衔,普通人都够得到一个,就足够骄傲一生了。

可是顾顺却用16年短暂的人生获得了大大小小数不清的头衔和荣誉,而且每一个都是实至名归。

很多不认识顾顺的人,也渐渐发觉,原来自己的生活中早就处处都是他的身影。

这一天,哭声响彻南北,这一天,哭声感天动地。

奥委会为其降半旗致哀,巴厘所有时尚品店全部歇业一天,悼念顾顺的离去。

邓布利多校长听闻这个噩耗,几十年没有落过泪的他失声痛哭,顾顺做到了他的期盼,他永远都是学校的骄傲。

国际物理协会和学术界发出的讣告和唁电超过数十万封,许多素未谋面的科学家也都自发的为其哀悼。

这是对一个时代最好的铭记,也是对一个时代逝去最大的伤怀。

三天后,顾顺的葬礼在他的家乡江南市举行。

华国从南到北下了好大一场雨。

万里山河齐垂泪,十里长街共恸悲。

无数从世界各地自发赶来的人们站在雨中,手捧白菊,目送顾顺的灵车缓缓驶去,再送顾顺最后一程。

顾顺的生命结束了,可是他开创的时代却生机勃勃。

他的墓碑上刻着一段顾顺自己写的墓志铭。

这是他在弥留之际,写在材料上的最后一行,也是顾顺的绝笔:

不要为我感伤,我的时代才刚刚开始。

……

【模拟人生已结束】

【是否立即结算并结束本次模拟】

“我能否再看看这个世界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你只有十年的时间,留在这个世界】

“十年足够了。”

顾顺去世后第三年,顾爸和顾妈的二胎出生,顾顺爷爷给他取名顾利。

不过顾爸和顾妈则给他取了个小名,念顺。

水木大学里,立起了一座顾顺的雕像,雕像上记载着顾顺的生平和一生取得的成就。

每每有学生走过,都忍不住自发上前鞠上一躬。

每当考试的时候,雕像前总是摆满了各种水果和零食。

顾顺的实验室依旧保留着,并且按照他的遗愿,开放给所有立志于在暗物质和暗能量研究领域,大施拳脚的科学家使用。

顾顺的名字被跟牛顿、爱因斯坦摆在了一起。

十年之后顾顺的诞辰,明显苍老的顾爸顾妈带着顾顺的弟弟来到他的坟前。

七岁的顾利童真的指着墓碑问道:“这里面的人很厉害吗?”

顾妈抿着嘴唇,略带哭腔道:“不,那只是你普通的哥哥而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