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再造传奇

东北大滑雪场

侯教练跟穿戴整齐的顾顺来到了滑雪场上,准备开始教顾顺滑雪。

顾顺选择了单板滑雪,以一块滑雪板为载体,在规定的坡道或者U型场地上完成各种高难度动作。

当然,那些动作对初学者来说太过困难,即便是世界冠军,首先也要从单脚平地滑行开始练起。

“看好了,我只示范一遍。”侯教练讲解了一下滑行的技巧,并做了演示。

顾顺在邓布利多的图书馆里曾经看过大量关于滑雪的书,加上侯教练的演示,他迅速将这些知识融会贯通,就跟记忆动作一般非常出色的滑了一圈。

侯教练看着顾顺一次就完成了基础动作的学习,暗暗庆幸自己的确找到了一个好苗子。

不过在平地滑行,驾驭滑雪板,保持住平衡,只是最简单的操作,学习之路也才刚刚开始。

“下面学习,第二个动作,J形转弯。”

侯教练还没开始示范,顾顺就沿着雪坡滑降,随即用力向雪板前刃施压,完成了一个堪称完美的J形转弯停止。

“是这样吗?”顾顺抢答道。

“没,没错,是这样。”侯教练高兴地赞赏了一番顾顺,直夸他是个天才。

“下一个动作”

“下一个动作”

“下一个动作”

……

可逐渐的,侯教练笑不出来了。

因为顾顺的学习太过迅速,所有动作几乎都是看一遍就能出色的完成。

动作完成的漂亮程度让侯教练这种资深教练也挑不出毛病。

在别的初学者还在学习平地滑行的时候

他第一天就已经先后学完了S弯、双脚起跳、板头板尾平衡、上下分离式急停、板头板尾起跳、跳转内外180度、空中抓板等一系列动作。

侯教练直接人麻了。

他怀疑顾顺上一辈子是不是块滑雪板。

这学的也太快亿了点吧。

即便是自己当初练习的时候,掌握这些动作也花了差不多一个月。

第二天,在顾教练怀疑人生的指导下,顾顺完成了箱式道具横吡,大小半径刻滑、跳转内外360度、正反脚综合刻滑。

顺便还考了一个单板滑雪大众技术九级证书。

侯教练难以置信的抓着顾顺的肩膀,问他是不是从小就学过滑雪。

不然这么多动作,在一天之内学会,这简直不是人能干的事情。

顾顺则实话实说道自己第一次滑雪是在林海雪坡的大跳台上,第二次便是在这里。

侯教练从未见过如此天赋异禀之人。

才练了两天,顾顺就完全具备了参加各种大赛的能力。

甚至他的年纪还这么小,未来还有无限可能。

接下来顾顺又在这里训练了5天,将所有的动作连贯起来训练了好多遍,同时开始在U型场地和一些山坡练习高难度的雪上竞技项目动作。

一个星期之后,顾顺就返回了水木学校继续学业。

顾顺的生活开始了循环往复的两头跑,一边在水木上学,一边辗转于全国各地的滑雪场训练。

水木大学的教授害怕顾顺吃苦受累,接连劝了他好多次,希望他能安稳留在学校搞研究。

可是顾顺对此却并不买账,他直言华国在滑雪项目上需要突破,自己要为华国争一个冠军回来。

顾顺的话让这些教授深受鼓舞和感动,他们的研究何尝不是为了华国的强盛。

没想到自己能被一个八岁的孩子上了一课,是自己的格局小了。

一年后,顾顺九岁了。

这一年他跑遍了全国各地大大小小的滑雪场,从西北到东北,从高原到丘陵,侯教练总是能够在夏天找到一些充满野性的滑雪场地,不断训练着顾顺的各种技巧。

顾顺远超常人的天赋外加上比其他人更加努力的性格,使得他在短短一年内,从一个刚会滑雪的小白变成了一个精通各种动作和技巧的职业运动员。

在参加了两次青少年组全国比赛,以近乎碾压的姿态夺冠之后,顾顺将目标放在了成年组的比赛上。

除了滑雪以外,顾顺在水木的学习也没有落下。

他仅用了一年时间,便学完了挂靠专业大一到大四的内容。

要不是学分还没有修够,顾顺现在就可以毕业了。

在去往滑雪场地的路上,顾顺将这些期末考试的试卷一张张答完。

等到了目的地后,再利用邮局将试卷邮回去,方便授课老师批改。

顾顺旺盛的精力让侯教练都有些心疼,常常劝他休息一下。

可是顾顺从小已经将卷王之王的信念融进了基因里。

为了模拟人生能够获得高等级评级,他只能不断突破和超越人类的潜力,缔造传奇。

……

噼里啪啦

新年的鞭炮声预示着华国农历新年的到来。

顾爸顾妈还有顾顺的爷爷奶奶一起守候在电视机前,他们看的不是春晚,而是一场滑雪锦标赛高卢站的直播比赛。

这是顾顺参加的第一场锦标赛,顾顺以九岁的年纪成为了所有参赛选手当中年龄最小的运动员。

按理说顾顺这个年纪完全可以选择参加青年组或少年组的比赛,可是顾顺执意要参加成年组的比赛。

随着零点钟声的敲响,顾顺站在了大跳台上,下一个上场比赛的就是他。

观众和裁判们都为这个瘦小的身躯揪着心。

作为教练的侯磊回想起一年前在水木刚见到顾顺时的情形,他没想到仅仅一年时间,顾顺就从一个初学者站上了国际最高冰雪竞技的舞台。

如今全场的目光都注视着他,那个注定将把名字刻进这项赛事历史的传奇。

嘟——

随着开始比赛的提示音响过。

顾顺深吸一口气,跟侯教练碰了一下拳,随即从大跳台上一跃而下。

在电视机前的顾妈也担忧的攥紧了手心。

顾顺的身体开始在空中灵巧的旋转,外转一圈、两圈、三圈、四圈、五圈,随即稳稳落地。

解说激动的大喊道:“是外转五周1800度,顾顺做到了,他成了华国第一个完成这项动作的运动员,顾顺仅在预赛就做出了如此高难度的动作,真是不可思议。”

顾顺落地之后,朝着跳台上的侯教练比了个耶。

这个动作也被摄像机捕捉下来,成了这一届锦标赛最令人心暖的动作。

顾顺的表现也得到了裁判的一致赞同,尽管他的飞行距离相比起那些成年运动员稍逊一筹,会被扣掉一些分数。

但这也仅仅是因为他年纪小的不可抗力,除此之外他的动作完成的无可挑剔。

六名裁判最终给出了94.20分的全场最高分。

所有远动员都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个分数。

他们原本以为顾顺只是个凑数的,没想到最不起眼的混子却是本场比赛最大的黑马。

而另外一名华国运动员则发挥的不是很理想,在预赛被淘汰。

闯进决赛的华国运动员只剩下了顾顺一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