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南宫月的抉择

东曦既驾,晨鸡破晓。

南宫月幽幽转醒,只感觉头脑发胀,定是昨天的酒喝多了才会如此。

她本是一个酒量不俗的人,当年在漠北群英会,代替南宫家与漠北各门派斗酒,全场没一个人能喝过她。

而她这么多年,也只醉过两次。

巧合的是,这两次全部都是在这悦来茶楼的包间内,与顾凡喝酒才醉的。

一想到顾凡,南宫月登的一下来了精神,急忙起身。

发现自己身上盖着一条毯子,正躺在包间供人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
感谢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