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徐导的震惊

接下来的半年,顾顺创造的奇迹还远没有结束。

顾顺加入了邓布利多的学生会。

以6岁的年纪加入学生会在学校的历史上也是首次。

每次会议时,顾顺这个新生都会受到格外关注。

顾顺也成了低年级所有学生崇拜的偶像。

除了学生会的活动以外,顾顺其余的时间便待在学校的图书馆里,将学校不同领域的藏书都看了一遍。

要知道邓布利多贵族学校虽然只是一所初级学校,可是藏书极其丰富,底蕴深厚。

不然也不会吸引那么多社会名流千辛万苦地把孩子送进来了。

顾顺因为不用上课,闲来无事便在图书馆住下了。

他看书的速度极快。

因为远超常人的顶级智慧和惊人的观察力,顾顺只需要将书大致翻一遍,就能迅速知道里面写了什么。

真正达到了一目千行的境界。

遇到自己感兴趣的内容,顾顺才会放慢速度,细细品读。

一般一个书架上的近百本书,顾顺只需要一个小时便能全部读完。

图书馆的管理员每次见到顾顺拿起一本书,从前到后快速翻了一遍,便将书放回书架。

接着又拿起了新的一本,重复同样的动作。

他还以为顾顺在找什么东西。

经过询问得知,顾顺是在看书。

他好心提醒道:“你翻这么快,什么也看不到,读书需要静下心来,沉浸在作者营造的智慧海洋里去。”

顾顺可等不及慢慢沉浸进去,他需要做的就是把作者的智慧海洋一股脑灌进自己的脑子里,成为自己的智慧。

就这样用了四个月,这个号称约翰滦墩仅次于大嘤图书馆的邓布利多图书馆便被顾顺全部读了一遍。

虽然看的内容五花八门,从艺术到涂鸦,从植物学到微生物学,从天文学到数学,从核能科技到母猪的产后护理……

但这段时间的积累让顾顺越发感觉自己升华了。

无数不同领域的知识在他脑海里交汇碰撞,不断擦出智慧的火花。

一个个禁锢人类发展的历史性难题也开始在顾顺脑海中被一层又一层的解构,隐隐有了突破的迹象。

此时他的大脑犹如一台超精密量子计算机,海量的数据流在他脑海中疯狂的滚动着。

顾顺一时之间还无法驾驭如此多的知识,这些知识仅仅只是如填鸭般的一股脑塞进了他的脑子里。

他还需要时间慢慢去消化和理解。

于是顾顺减少了来图书馆的频率,经常去参加一些活动。

除了积攒必要的人脉和关系以外,也是为了放松大脑。

在此期间,顾顺参加了学校组织的参观活动,去了各种类型的美术馆、艺术馆、博物馆和音乐会。

顾顺对艺术的理解也越发深刻

……

这一天,一个世界著名的华裔导演好不容易才申请到了来学校做演讲的机会。

顾顺作为学生会成员,同样也是东方人,便被安排接待这位导演。

学校门口,一辆从机场开过来的商务车缓缓停下。

徐导从车上下来,深深呼吸了一口雨后有些湿润的空气。

他如今正在筹备拍摄一部由小说林海雪坡改编的电影。

电影里还有几个关键角色的选角一直没有定下来,这让他很是发愁。

没想到,最近突然接到了申请已久的邓布利多贵族学校的回复。

学校同意了他在此举办演讲的申请。

这让他喜出望外。

要知道邓布利多贵族学校可不是想来就能来的。

就犹如所有的音乐家和演奏家的梦想是在维也纳的金色大厅演奏一样。

艺术家和演讲家都有一个想在世界舞台演说和证明自己的梦想。

而作为可以公开在世界进行演讲的地方,邓布利多无疑是其中含金量最高和知名度最高的平台之一。

与之齐名的应该只有白头鹰的白宫和华国的大礼堂了。

邓布利多被称为精英的摇篮,里面的每一位学生都有着显赫的身份和背景。

最重要的是,演讲可不仅仅是说给这些孩子听得,更是说给他们背后的父母和全世界的媒体。

所有在邓布利多演讲过的人,无一例外不在之后平步青云,这份经历也成了他们为之骄傲的难忘一页。

徐导为此精心准备了很长时间。

见到校门口站着的少年,徐导眼前一亮,自己电影里一个叫小顺子的人物一直没有合适的选角。

所有试镜过的小演员他都不满意。

可是如今见到了顾顺,徐导演一眼便认定,眼前这个少年就是自己电影最合适的人选。

没想到来这里演讲还有意外之喜,让徐导演很是兴奋。

徐导演立刻上前,开门见山的打招呼,好像害怕顾顺跑了一样:

“你好,请问你有兴趣参演我拍摄的电影吗?”

顾顺一愣,“你就是徐导吗,我是邓布利多负责接待你的学生会干部,你在邓布利多的一切事宜将由我负责。”

徐导没想到顾顺竟然是邓布利多的学生,据他所知,由于严苛的筛选条件和一些习惯的不同。

导致邓布利多每年招收的亚裔学生数量极少,所有能来这里的东方人,无一不是佼佼者中的佼佼者。

徐导自然不敢轻视眼前这个6岁的少年,语气更加谦卑道:

“对不起,是我唐突了。请问你怎么称呼。”

要是让别人知道平日在片场雷厉风行的徐导,竟然对一个少年如此恭敬客气,还不知道要惊掉多少人的眼球。

“顾顺,很高兴认识你。”

在这里,顾顺算是地主,所以一切都是他说了算。

徐导观察到,在进校门口时,门卫肃然起敬的对着顾顺点头,他不禁对顾顺的身份好奇起来。

他不知道的是,顾顺现在可是校长和校董眼前的红人,学校的所有教职工都对这个来自东方的少年无比崇敬和关照。

当然这可不仅仅是因为来源于校领导的威压。

他们都是被顾顺强大的人格魅力和学识所折服,从而发自内心的由衷钦佩。

顾顺在学生中更是不必多说。

由于社交达人的天赋,顾顺几乎跟每个学生都有着不错的交情。

在学生会干部选举时,刚刚加入学生会的顾顺,更是以全票当选学生会干部。

一举打破了保持了许多年的前白头鹰总统创下的记录。

能在群英遍地的邓布利多当上学生会的干部,未来竞选议员或是党魁的时候,这可是一个不小的加分项。

甚至还有人把这所学校的学生会比作未来世界政…坛的预演。

遗憾的是顾顺要不是明年就要毕业了,无权竞选学生会主席,他绝对会是这一届的学生会主席。

看着几乎路上遇到的每个学生,无论年纪大小,都非常仰慕的向顾顺打着招呼,那是远超学校日常礼仪的崇拜。

徐导越发感觉顾顺深不可测。

一个东方人在西方价值观主导的学校里混得风生水起,这让他倍感震惊。

能够受到顾顺的亲自接待,徐导也更加诚惶诚恐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