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全场第一

接下来便是对顾顺父母的提问,问题主要围绕家庭观、价值观和教育观等方面进行。

提问的考官由校长换成了教务主任。

提问的语言是拉丁语。

顾爸顾妈并不会拉丁语,上来便被问懵了。

好在顾顺灵活,及时充当起了翻译。

此举也赢得了包括校长在内不少考官的称赞。

自己儿子竟然懂拉丁语,这出乎了顾顺父母的预料。

不过他们来不及搞清楚顾顺是什么时候学会拉丁语的,便绞尽脑汁回答起了教务主任极其刁钻的问题。

顾顺一边帮助两边翻译,一边将答案掺杂在翻译里,让父母照着说。

他再在后期翻译的时候修改。

可以说为了让自己入学,顾顺一带两个拖油瓶操碎了心。

针对问题里面最尖锐的暴发户,顾顺先是肯定了财富的作用,然后通过阐述财富跟创业的关系,列举了一些当今比较有名望的家族白手起家的历史,否定了暴发户与修养和道德缺失之间的潜在逻辑,最后再证明自己不是暴发户。

这一套说辞下来,不但把顾爸顾妈给说的一愣一愣的,也把考官给绕蒙了圈。

顾爸虽然听不懂顾顺翻译了些什么,可他就说了一句:不要看不起暴发户。

顾顺怎么翻译了这么长一大串,拉丁语这么复杂吗,看来还是汉语博大精深啊。

在考官诧异而又惊讶的目光中,面谈落下了帷幕。

顾顺他们被告知,录取名单将会在所有面谈结束后统一公布,请耐心等待。

不过离开前,负责记录成绩的老师还是满脸不可思议的悄悄说了一句,你这个分数绝对会被录取。

从面谈考场出来,顾爸顾妈终于长舒了一口气,他们做梦也没想到,顾顺竟然能被这个学校录取。

自从顾顺出生以来,这个家里做梦都没想过的事情简直不要太多,顾顺父母已经渐渐麻木了。

但顾妈还是有些疑惑的问道:“顾顺,你是怎么学会拉丁语的?”

“昨天自学的。”

“昨天?”

“昨天从机场出来的时候,听出租车司机说这个学校拉丁语也会作为教学语言使用,我便从网上现学了点,没想到今天正好用上了。”

“现学还能说的这么流利,我儿子果然是个天才。”

三人一行从面谈室出来之后,顾顺很快便吸引了不少家长的目光。

有几个家长甚至过来跟顾爸顾妈打起了招呼,搞得两人有些不知所措。

好一会儿,他们才知道,原来这间等待成绩的房间里有监控,可以实时看到考场里的情况。

一方面是为了让等待不那么无聊。

另一方面也是可以让家长公开监督考试情况,以防有作弊的现象出现。

顾顺堪称完美的表现,自然也被早就考完,等在这里的不少考生和家长亲眼目睹。

敏锐的他们知道顾顺这个孩子年纪轻轻就有如此表现,未来的成就肯定不可限量。

于是便也跟顾顺的父母客套上几句,想要早一些结识交好顾顺。

“你好,我是阿芙石油的总裁,见到你很高兴。”

“认识一下,这是我的名片,我是白头鹰啃大瓜州的州长,希望我的儿子能跟你的儿子成为朋友。”

“我是好莱屋的导演史蒂芬金坷垃,您的儿子很有明星天赋,希望我们将来有机会能够合作。”

“顾先生,听说您是开证券公司的,正巧我们近期准备在华国扩大业务,不知道您有没有兴趣合作。”

……

面对这些行业大佬抛来的橄榄枝,顾爸顾妈就像是乌鸦落进凤凰群,受宠若惊,十分拘谨的回应着。

不久,王副总一家也面谈结束,从面谈室里走了出来。

对于今天的表现,王副总并不怎么满意。

刚一出来便对儿子数落道:“不都告诉你应该怎么说了吗,你怎么一进去就忘了。”

这时他看到了同样在等待成绩的顾顺一家被许多家长围着,本身就一肚子火没处撒。

看到顾顺一家受到如此关注,心里更加不平衡,新仇旧恨,让他气上心头。

于是他不顾妻子的阻拦,直接上前,想要戳穿顾顺一家的“虚伪面目”。

“大家不要被他们骗了,他们就是暴发户,靠赌球才有了今天的钱。”

在场的人都是人精,面对半路杀出的程咬金,又都是东方人,他们想必有什么过节。

“顾先生,下次再聊,咱们邮箱联系。赌球真的很酷,很不错的爱好。”

“顾先生,先告辞了。”

很快考生家长们陆续退去,不过他们依旧在关注这里的情况。

毕竟比起看紧张又无聊考场,还是吃瓜最有意思了。

面对顾爸收到的这些宝贵的人脉,王副总羡慕嫉妒恨到了极点,原本顾爸这些成就都应该是自己的。

就因为他有这个儿子,都怪他的儿子,让他有了今天的成就,这都不属于他。

自己辛苦打拼了二十多年,才好不容易混到了副总的位置上,为了这个位置,没人知道他吃了多少苦,忍气吞声,低三下四。

可是顾爸自从顾顺出生后,犹如平步青云,短短5年便成了一家规模快速扩张的证券公司董事长。

这5年顾爸获得了他几十年都不曾得到的财富和地位,5年前,他不过是自己手下一个不起眼的小员工。

这种落差让他耿耿于怀,直到今天终于爆发了。

“都是你,都是你,我今天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能进入这所学校的人必须是我儿子。”

王副总咬牙切齿的对着顾顺吼道。

他输了这么多次,这一次他必须要赢,证明我的儿子就是比你的儿子强。

顾顺不以为意的点点头,“是吗,那祝你好运。”

顾顺抬起头瞥了一眼房间角落里的监控,看小丑一般的摇了摇头。

这时王副总的妻子赶忙上前拉住情绪失控的丈夫,将他拉到了一旁。

又过了一个多小时,所有考生面谈结束。

录取的结果被公布在了这个房间的大屏幕上。

顾顺以近乎满分的成绩297分,遥遥领先第二名211分超过86分。

王副总的孩子仅得了84分,距离录取线161分差的很远,连顾顺的零头都没有。

“这不可能,我要控诉这里面有猫腻。”

王副总见自己的孩子没有被录取,而顾顺则考了全场最高分,不服气的找到教务要求核分。

教务则将原始成绩重新核对了一遍,确认无误。

见那个王副总发疯似的在教务处大闹,然后被学校安保架了出去。

顾顺早有预料的轻蔑一笑。

所有人都知道,这个成绩包含三个部分。

考生表现分,家长表现分,还有一个考场表现分。

从他们踏上考场,等待备考到考试结束,等待出成绩这段时间也被学校全程监视着。

这部分成绩会根据家长和孩子在等待时的表现来打分。

这个王副总在等待室里嚣张跋扈的大闹了一场,考场表现分自然清零,这个分数只能说是他自作孽不可活,咎由自取的结果。

当然这不代表顾顺会放过他。

顾顺对于不长眼坏他事的人,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放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