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死无全尸
  • 重生之杀神狂医
  • 千山鸟飞绝
  • 2087字
  • 2022-03-08 20:31:10

傍晚时分,阴雨靡靡,已经连续下了将近七天。

到处充斥着潮霉的气味。

一个废弃仓库里停着一辆落满灰尘的夏利车。

车内早已被成球成串的霉菌爬满,让患有密集恐惧症的人不敢直视。

车窗玻璃被砸碎,就是普通的平板玻璃,散落一地。

车旁,秦锐仰躺在地,眼神空洞,满脸是血。

一动不动,任由三名青年拳打脚踢。

“你们住手,再打他我就死给你看!”

几米外,一个身材高挑,气质出众的女人,手持一块尖锐的玻璃碎片,对准着自己的脖子朝后退着。

眼神虽然慌乱,但却丝毫没有服软。

女人身上穿着白色的确凉衬衫,曼妙身材若隐若现,脸上虽没有任何妆容,却透着浑然天成的美。

可现在,这种让人垂涎的美,却成了她跟秦锐的催命符。

“还TM跟老子装贞洁烈女?”

带头的青年停手转身,眼神邪淫阴戾,狞笑道:“实话告诉你,你丈夫得罪了人,你替他还债。”

“乖乖听话,我会让我两个兄弟当着你丈夫面,好好疼疼你。”

“不然你会亲眼看着你丈夫被我割断喉咙。”

说着掏出一把匕首,抵在秦锐的咽喉上。

同时目光肆无忌惮地在女人身上游走,看着她前凸后翘的样子,贪婪舔着嘴唇。

他盯秦锐有段时间了。

发现他刚结婚不久,是县医院的一个小实习医生,没权没势没背景。

还得罪了惹不起的人,那人要办他。

要让秦锐生不如死,最好的方法莫过于当着他的面,轮奸他美丽的新婚妻子。

所以他们三个,布局把秦锐夫妻俩引到这个废弃仓库施暴。

却不想秦锐夫妻性格刚烈,竟然不知死活还敢反抗。

不过,越反抗,就越让他那颗病态的心兴奋。

男子的威胁,让女人眼中的慌乱变成了绝望。

看着瞪大双眼却一动不动的秦锐,美眸升起一丝决绝。

银牙紧咬说道:“秦锐,我知道你听得见。”

“这帮人不会让我们活着离开,我与其被玷污偷生,不如跟你一起共赴黄泉!”

“你要是不想死,就眨眨眼……”

说话间,握着玻璃碎片的手,越发用力。

玻璃割裂了皮肤,殷红的鲜血从指缝渗出,女人却仿佛丝毫不知。

“不,姜云,千万不要做傻事!”秦锐能清楚看到和听到这一切,但却只能在心中狂吼着。

眼中,早已血丝密布,眼眶几欲迸裂。

但却就是不能动,不能说,连眨眼都做不到。

只因此刻的他,已经不是原来的秦锐。

就在被这三个混混打倒在地时,他从六十年后的未来重生回到了现在。

让他刻骨铭心一生的时刻。

1993年8月18号。

前世的他,就在今天,目睹了一场让人彻底疯魔的惨剧。

这帮畜牲,当着他的面,要玷污自己的新婚妻子姜云。

然而,妻子性烈如火,根本没有屈服的可能。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竟为了保全清白,以玻璃刺进自己咽喉,自杀而亡,将三人吓跑。

但他的心却被彻底撕裂了。

没有人能想像,他目睹着挚爱死在自己面前的感觉。

那种心如刀绞,疼的当场吐血的感觉,一辈子也无法忘记。

妻子去世后,他宛如行尸走肉,离开了医院,选择了流浪。

却不想若干年后,在弥留之际碰到一位神医。

不但救活了他,还收他为徒,传他医钵。

带他入山修炼。

得知由医入道,能逆天而行起死回生那一刻,秦锐便将一生彻底奉献给了医道。

只为了能有朝一日,扭转乾坤,复活妻子。

可惜,他最终失败了。

修炼五十余年,空有一身医术道法近仙,却依然不能逆天。

那一刻,他恨意滔天。

恨这苍天无眼,恨自己无能。

带着这股恨意,他绝望投崖,却不想竟重生回到惨剧发生当日。

心中又惊又喜。

喜的是他居然有了重来一次的机会,这一次绝不会再让妻子离开自己。

惊的却是重生回来后,灵魂竟与肉体不融合,无法动弹。

甚至连说话摇头都做不到。

只能眼睁睁看着妻子如前世一般,死意已决。

他却什么都做不了。

心中焦躁跟愤怒交集,却被堵在身体里,无法释放。

“臭婊子,你当老子是吓大的?你死给我看啊。”男子根本不信姜云会自杀,狞笑更重。

谁不惜命?

他见过太多人嘴里说着想死,却一直苟活着。

这女人居然还想吓他,太幼稚了。

姜云看着秦锐瞪大血红的眼睛,丝毫没有眨眼,以为他同意与自己一同赴死。

脸上竟露出一丝释然。

“秦锐,此生为你妻,我很幸福。”

“下辈子,我还来找你!”

说着,手上猛一用劲。

刺啦!

那片锋利的玻璃碎片,猛地被姜云插进了自己脖子上的大动脉。

鲜血,瞬间把透明的玻璃映的血红。

姜云的身体,软软倒下。

眼神却依恋地看着秦锐,没有半点遗憾后悔。

“啊!”几乎同时,被男子用匕首挟持的秦锐,突然爆发出震天的怒吼。

眼角迸裂,双眼竟流下血泪。

体内纵横激荡的愤怒跟焦躁,终于在姜云自杀的瞬间到达了顶点,怒火如火山爆发般彻底释放。

这一刻,他回来了。

他再不是一个受人欺辱的小医生,而是修为近仙,医术天下无双的杀神。

“我要你们死无全尸!”冰冷无情的声音,从秦锐嘴里吐出。

眼中寒芒炸裂,杀意如虹。

不等三名男子反应,男子手里的匕首已经到了秦锐手里。

咻咻咻!

三道银光乍现,三人齐齐捂着喉咙,双眼暴突,惊骇欲绝倒在地上。

头颅与身体分开,骨碌碌滚了一地,鲜血喷溅,瞬间染红了地面。

噗嗤!

下一秒,为首之人坚硬的头颅,竟在秦锐脚下如西瓜般炸裂。

紧接着秦锐已经出现在姜云身边,将她抱在怀里。

一手拔掉玻璃碎片,伸手在她全身几处大穴戳下,伤口竟奇迹般的止住了血。

但姜云的意识,也渐渐陷入了黑暗。

昏迷前,听到耳边响起一个让她心安的声音:“老婆,别怕。”

“有我在,阎王都不敢收你。”

“先睡一会,等你再醒来时,我会让罪魁祸首,亲自跪在你面前磕头谢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