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归去来兮

我时常梦见一幅画,

美丽的乡村,炊烟袅袅。

金色的麦浪在画中荡漾,

一群孩童追着蝴蝶,

追到了田间地头。

一只老牛慢悠悠地嚼着青草,

身后耕耙划过一片泥浪,

头戴草帽的老农挽起裤腿,

牵绳扬鞭。

远处,

一群妇人插着秧,

时而抬头望天,

小麦色的脸颊上洋溢着幸福。

烈日下,

画卷闪烁着光芒。

我沉醉着,

身临其境。

……

秋初,

魔都,

淅沥沥的小雨透着一丝凉意。

中兴路边,一辆贴着货拉拉标语的银灰色长安面包车后不断响起急促的喇叭声。

不少暴躁老哥探出脑袋骂骂咧咧。

一名身穿橙色短袖工作装的中年汉子摇下车窗,朝着后视镜竖起了中指。

一张晒得黝黑的圆脸上,虎目微眯,朝外口吐芬芳。

“催你大爷,有脾气从老子车上飞过去啊。”

“吱...嘭。”

面包车门被关上。

车外,一个身着灰色短袖,掉色牛仔裤加回力牌板鞋的壮硕青年背着个黑色背包,一手拎着皮箱,一手捏着身份证和车票。

一张阳光帅气的脸颊上,深邃的瞳孔朝着车内驾驶室看去,嘿嘿一笑,道。

“罗叔,那我就先走了,多谢了。”

中年汉子摆了摆手,咧嘴叮嘱道。

“乡里乡亲的,不用见外,赶紧进去,路上注意安全,莫赶脱了火车。”

言罢,打上左转灯,挂挡,轰轰几声弹射而去。

工作时间不敢耽搁太久。

望着远去的车影,青年男子无奈的笑了笑,随即转身朝着车站而去。

男子叫陆铭,出生于川省涪都的一个北部山村。

大学毕业后选择留在了魔都。

至今已有3年。

本以为凭借一张酷似胡仙人的外貌能让自己在富婆遍地走的魔都少奋斗几十年。

可惜,在冷酷的现实面前,倒贴显然始终都是传说。

还好,迷人的网络世界并没有抛弃他。

只是苦了这双手。

……

半年前,在一次公司组织的优秀员工旅游途中,陆铭从一位自称宋洛乡人手中购得一块拇指大的多边形紫水晶。

一次意外,紫水晶融入了自己体内,飘然于脑海。

紧接着,陆铭发现,这神奇的东西叫神农石,乃是天地之初的一缕精元所化,拥有者可掌天地灵气,集四方气运造八荒人杰。

不过想要操控神农石却是需要一门功法,神农诀。

据奇石记载,神农诀分下三层和上三层,其中下三层又被称为地境,而上三层则为天境。

地境可掌控周身一里至百里灵气。

天境修炼至第三层则可号令天地,重塑山河。

而神农诀的修炼极为鸡肋,只能依靠吸纳灵气。

更让人无语的,每提升一层都需要吸收无比庞大的灵气。

就在陆铭感觉自己即将逆天改命,走上人生巅峰时,猛然发现,随着天地衍化,山河倒转,这方世界的灵气也愈发稀薄,到现在更是少的可怜。

若想凭借这些游离的灵气提升实力,入土都不一定能突破到天境。

....

多么痛的领悟。

真叫人欲哭无泪。

不过。

一次意外,陆铭发现一些顶级药材中居然蕴含着一定量的灵气。

而更为惊讶的则是运转神农诀可以提取这些灵气!!!

这一发现让陆铭欣喜不已,比找到一部绝版观摩对象都还要高兴。

当然,真正想要修炼,代价也是极其昂贵的。

在花光几年血汗钱也才堪堪迈入地境一层后,他感觉很绝望。

但紧随着他就发现,操控神农石掌控方圆游离灵气居然可以改变生物生长状态。

并且这些被灵气滋养后的东西,其品质居然提升了不少。

无论是品相还是口感,都与之前的判若云泥。

甚至还附带着一些特殊功效。

比如,韭菜...

特补。

一时间,乌云之下的丁达尔现象在其头顶疯狂呈现。

他看见了光,应该说是钱,相当广阔的钱景。

回过头再看已经两手空空的日子,似乎也不是那么重要。

当然,没有钱,一切都如同白日做梦。

一周前,公司倒闭了,自己也跟着失业。

经过这几天辗转反侧的思考,他决定离开这里。

回到那个偏僻的山村,只有在那里才可以让自己无所顾忌大展拳脚。

.....

老龙沟村地处群山环绕的涪都北部,隶属于云朗镇,距离场镇10公里,位置偏僻,交通不便。

所以,村里人赶集大多拼辆摩托车或拖拉机,条件好的花上7块也能坐上面包车。

当然,现在这辆面包车已成正规军了,贴上了农村客运的标语。

还有举报电话。

虽然经常超负荷运转,但胜在司机会来事,倒也没人打过这个电话。

“哎~这不是铭娃子嘛!?”

云朗镇汽车站外,一辆白色五菱荣光车门大开,司机陆长云光着膀子,一件卡其色T恤随意的搭在肩头,一手抓着方向盘,一手刷着某音,嘴里叼着烟。

刚抬头,就见一名身高1米78的壮硕青年从班车上下来,仔细一瞧,嘿,这不是陆铭嘛。

“三伯,噫?成正规军了?”

听见有人叫自己,陆铭扭头一看,原来是自己二爷爷陆有河的三儿子陆长云,浓眉大眼,一脸横肉,几年不见模样倒也没啥变化。

不过他这辆车,好像跟以前不太一样了。

“嘿,这话说的,那必须走在时代发展的前沿,我这也叫与时俱进嘛。”

陆长云下车,丢给陆铭支烟,笑容满面。

“咋个回来了呢?”

看了看陆铭这一身行头,不解道。

“恩,回来种地。”

“种地!?”

陆长云摸了摸后脑勺,一脸的迷糊。

暗道别人都巴不得丢了这身农皮,你咋还想回来种地,这是啥逻辑。

“老三,人齐了吗?”

就在这时,又有三人从一旁的菜市场钻了出来,迎面问道。

“恩...齐了。”

陆长云扭头看了看车里,满满当当,算上大人小孩一共6个人,再加陆铭和这三人,不算他自己的话这一车人倒是不白跑。

“东西放后备箱,前面放不下了。”

说着来到车后,将里面的背篓啥的收拾收拾,这才堪堪放下陆铭的行李。

钻进车里,略一打量,可谓是老少皆有。

大到白胡子大爷,小到吃着奶瓶的婴儿。

都是村里人,大家相互熟悉,一路上大妈大婶围着陆铭问这问那,让其一度想要下车。

更别提车厢里的味道是多么让人着迷。

还好陆老三车技过硬,不然陆铭指定在半道上就吐了。

话到最后,坐在副驾驶抱着背篓愁眉苦脸的李大爷倒是引起了陆铭的注意。

“李爷爷,你家不是种柚子的嘛,咋还买了这么多回去?”

看了看怀里的竹背篓,一张沟壑纵横的脸颊上浮现出一抹苦涩,李大爷叹息道。

“这是我家自己地里的,卖不出去,出来一趟都不够车费钱。”

“卖不出去?”

陆铭有些不解,他记得李大爷家10来亩柚子每年都是批给贩子,销路一直不错啊。

“今年雨水多,柚子不甜,长得也不好。头两天倒是有个贩子,但给价太低我没舍得卖。”

“哦?多少钱一斤呀?”

一听这话,陆铭来了兴趣。

“4毛。”

“4毛!?”

陆铭有些诧异,超市里都卖2块多一斤了,这差价也太大了吧。

“可不是嘛,今年我们镇上的柚子卖的都不好,隔壁村陈老五更是批成3毛5一斤呢。”

这时陆铭身边的一名大婶附和道。

“唉,这年头,啥都不好干啊。”

李大爷愁眉苦脸,叹息不已。

闻言,车里众人纷纷点头,暗到如此。

听到这话,陆铭心中一激灵,顿时产生了一个大胆的念头。

如果用灵气滋养这些柚子,那岂不是可以提升这些柚子的品质?

越想认为这条路越能成,当即朝着李大爷问道。

“李爷爷,你们家今年估计能收多少斤柚子呢?”

“今年啊?撑死了估计也就2万来斤,而且还得算上拿着拳头大的果子。”

想了想,李大爷给出了大概。

两万斤,一斤4毛,也就是8000块。

就算再提一毛,也才1万。

陆铭暗自琢磨。

这样一算,资金倒是在自己的承受范围。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