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柳二龙

见到五等令牌,这位白衣执事面色当即一变。

他所在的武魂殿分殿,只是普通的子殿,殿主是一位黑衣主教,他的令牌也不过是三等令牌,比五等令牌还要低两级。

因而当五等令牌出现在眼前时,白衣执事非常震惊,同时也是立马意识到,眼前的少年不是普通人。

可能是武魂殿某个大人物的后辈。

否则绝不可能如此年轻,便能手持五等令牌!

白衣执事变戏法似得,脸色一变,露出媚谄的笑容道:“公子请稍等片刻,我这就去请殿主。”

柳星寒耐心等着,没多久,一个瘦弱跟竹竿似得身影随着白衣执事一同走出来。

“公子,这位就是我们武魂分殿的殿主,罗景松。”

“殿主,这位就是我说的那位公子。”

白衣执事连忙互相介绍。

柳星寒打量着对方。

此人看着跟竹竿一样弱不禁风,实际上肯定不简单,否则也不可能成为分殿的殿主。

罗景松直截了当的问道:“公子,你的令牌呢?”

闻言,柳星寒掏出令牌。

确认无误后,罗景松对着柳星寒行了个礼,问道:“公子找属下何事?”

柳星寒指着抗在肩膀上的柳二龙说道:“给我安排个地方,叫你们这最好的治疗系魂师过来,我要给她疗伤。”

“好!”

罗景松连忙点头。

而后他便是亲自将柳星寒一行人带到武魂殿中的一处休息室,而那白衣执事则按照他的吩咐,去请治疗系魂师去了。

……

“她的伤势如何了?”

见门打开,柳星寒问。

出来的是个身穿莲花长裙的中年女子,她便是此地最好的治疗系魂师,一位四环魂宗。

这也正常,治疗系魂师等级普遍偏低。

即便是有多位封号斗罗坐镇的武魂殿,最高等级的治疗系魂师,也不过是一位魂斗罗,而且只有一位。

这个小地方能找出一位魂宗级别的治疗系魂师,柳星寒已经非常意外了。

潘云道:“公子,病人的情况已经稳定了,休息一会儿应该就会醒过来。”

闻言,柳星寒点头道:“那麻烦你了。”

潘云回答道:“哪里,这是属下份内的事情。”

柳星寒道:“你先下去吧。”

潘云点点头,背着药箱就离开。

柳星寒推门走入病房。

柳二龙一动不动的躺在病床上,潘云给她清洗了伤口,并且换上了一套干净的衣服。

看着宛如睡美人一般的柳二龙,柳星寒再次在心里狠狠骂了一遍玉小刚。

这个欺世盗名,嘴强王者的渣渣。

凭什么得到两位女神的芳心青睐?

柳二龙虽然不如他的老师比比东。

可长相天赋,都是魂师中顶尖的。

竟然也喜欢大师。

尤其是知道大师是自己堂兄后,竟然还是没有改变心意。

“真是瞎了眼。”

柳星寒心中暗道。

“不行,我一定要拯救她,不能让她被大师继续欺骗。”

柳星寒心中做出决定。

在他心中思想活跃时,病床上的柳二龙忽然发出一声嘤吟,紧闭的双眼睁开一道缝隙,慢慢苏醒过来。

“你醒了。”

柳星寒走到床边。

陌生的声音传入耳中,柳二龙心里一惊,下意识的就要直接起身。

然而,她的伤势还没好,这一动,立即面色一白,发出一声痛呼。

“快躺好,大夫说你的伤势需要休息。”

柳星寒一边制止她,一边说道。

“你是谁?”

柳二龙不管不顾,强撑着疼痛坐起身,警惕的目光盯着柳星寒。

看着身上明显新换上的衣服,柳二龙面色一变,口中怒骂登徒子,就要起身动手。

可身体上的伤势,却直接让她脚步一个踉跄从床上摔了下来。

见状,柳星寒脸上露出无奈之色。

好心救人,却被当成登徒子?

这柳二龙脾气果然和原著一样的暴躁,遇事也不问清楚,一言不合就要动手。

“你的性命可是我救回来的,你就这样对待你的救命恩人?”

柳星寒暼了一眼柳二龙,解释道:“至于你身上的衣服,不是我换的,是刚才的女大夫给你换的。”

听了柳星寒的话,柳二龙也是慢慢回过神来。

她只记得自己在星斗大森林被狼群追杀,性命危在旦夕,不知道什么东西忽然吼了一声,她就感觉耳边轰鸣,刺激的她直接晕了过去。

看现在所处的环境,显然她已经离开了星斗大森林。

真的是这个人救得自己?

柳二龙挣扎着起身坐在床上,目光这才仔细的看向柳星寒,顿时目光一愣,心中下意识的道:“好俊俏的少年。”

不得不说,英俊外表,非常容易给人增添好感。

柳二龙已经不把柳星寒当成恶人了,道:“刚才是我冒犯了,多谢公子的救命之恩。”

柳星寒笑了笑,问道:“还不知道你的名字,你怎么会一个人在星斗大森林,还被魂兽群追杀?”

柳二龙沉默片刻,说道:“我叫柳二龙。”

闻言,柳星寒目光不着痕迹的一闪。

他猜对了,这个人果然是柳二龙。

只听她继续说道:“我去星斗大森林,是为了帮人获得魂环。结果竟然在千年魂兽居多的混合区遇到三目黑狼群,遭到围攻,三人中,只有我一人侥幸逃脱。”

说着,她苍白的脸颊上露出悲伤愧疚的神色。

配上她绝美的面容,真是我见犹怜。

不过,柳星寒对美女已经是有了抗性。

无论是比比东,还是千仞雪,或者胡列娜,甚至马小桃,都要超过柳二龙许多。

此刻的他自然是极为淡定,不为所动。

“原来如此。”

他恍然道。

难怪柳二龙会出现在星斗大森林,原来是这个原因。

“人死不能复生,节哀吧。”

柳星寒安慰道。

人与魂兽,本就是互相杀戮的对象。

魂师想要魂兽的魂环,魂兽又何尝不想要魂师的性命呢?

这样的杀戮,每天都在斗罗大陆上上演,不知有多少魂兽,多少魂师,死在杀戮中。

话虽如此说,柳二龙一行人的确有些倒霉就是。

竟然会在混合区遇到三目黑狼群。

若非如此,以柳二龙的实力,足以在千年魂兽居多的混合区横着走!

好半晌,柳二龙才从悲伤的情绪中脱离出来。

她深吸一口气,看向柳星寒笑着问:“失态了,还不知公子姓名?”

柳星寒也不藏着掖着,报出自己的名字。

“柳星寒?”

柳二龙神情一愣,觉得有些耳熟。

柳星寒注意到她奇怪的脸色,不解的问:“怎么,我的名字有问题?”

沉默片刻,柳二龙像是在回忆什么事情,半晌后,她美眸睁大,吃惊的看着他道:“你就是柳星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