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局中局

  • 代号黄雀
  • 别名少
  • 2217字
  • 2022-03-16 19:00:13

梁彦在送医途中,已经死亡。

上原青衣得到消息,立马带人来了富丽煌酒店。

在检查梁彦的尸体时,上原青衣推断出他是氰化钾中毒身亡。

嘴唇呈现紫绀,面色赤红,七窍流血,明显的氰化物中毒症状。

警察局得到消息,派姜成碧前来协助追查凶手。

上原青衣迅速封锁了酒店,只准进不准出。

经过询问,很快确定最大的嫌疑人。便是伪装成父女的武建和黎小嫚。

只是在酒店服务员和服务生眼里,那女子姓蓝。

于是上原青衣如实向坂垣弘毅汇报了酒店的情况,坂垣弘毅责令她尽快找到凶手,侦破案件,为冤死的铃木君报仇雪恨。

上原青衣不敢怠慢,决定亲手侦破此案,巩固大日本帝国在东亚战场上的霸主地位。

时间已经到了中午十一点。良木的尸体已被拉回宪兵队做尸检。

姜成碧看着酒店里慌乱不堪的服务员以及一些客人,凑到上原青衣面前说道:“上原少佐,我想去梁经理的休息室看看。据我了解小姐,梁总在遇害前,曾经让坐台小姐去打过一壶开水。还是她亲手把开水壶送去梁经理的休息室的。也是梁经理给她的房门钥匙。当时就那对蓝姓父女在此。所以我怀疑那对蓝姓父女有很大的嫌疑。”

上原青衣道:“我已经去勘查过了。发现那壶开水里有氰化钾。没喝完的水里也有氰化钾成份。至于那位坐台小姐,我已经把她请去宪兵队协助调查了。”

姜成碧吓了一跳,道:“上原少佐,你不觉得那位坐台小姐很冤吗?我问过这里的服务生了,今天上班的坐台小姐是梁经理最信任的人。她和梁经理还有不清不楚的暧昧关系。所以我断定,她不是杀害梁经理的凶手。凶手另有其人。”

上原青衣把姜成碧叫到一边,盯着他说:“姜队长,你凭什么替那位坐台小姐说话?”

“不是,上原少佐,你误会我了。我没有替坐台小姐说话,我只是在帮少佐分析案子。如果她是凶手,投毒成功后绝不会亲自送梁经理去医院。应该趁乱消失才对。当然我这只是主观上的推断,并无真凭实据。结果还得等案子调查清楚之后。但我认为,现在就把那位坐台小姐抓去宪兵队审讯,万一屈打成招怎么办?这么做岂不是放过了真凶。”

姜成碧是警察局行动队长,别看平时寡语少言,但到了关键时刻,却是口若悬河,滔滔不绝,还是那么的有理有据,言辞凿凿。

上原少佐不得不对姜成碧刮目相看。

琢磨片刻,觉得姜成碧言之有理,于是打电话给宪兵队审讯室,马上放了那位坐台小姐,带她来酒店接受问话。

姜成碧在旁边听着,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

他此人十分狡猾,善于心计。但凡被他盯上的人和事,想逃脱很难。

除非遇上比他更厉害的人物。

“姜队长,跟我去梁经理的休息室。”

上原青衣说完,扭身上了楼梯。

姜成碧咧嘴一笑,跟了上去。

.....

上原青衣已经来勘查过了。

为了掩盖梁彦的日本特工身份,她拿走了发报机和铃木的一些相关军方证件。

随上原青衣走进128房间,姜成碧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感觉里面被翻找过,应该是上原青衣从这里拿走了什么。

窗台前的写字台上除了几个空杯子和一盒香烟,再无其他。

热水壶和梁彦死前喝过水的杯子也不见了。

“相关物证,我都拿去宪兵队检验了。姜队长没什么意见吧。”

上原青衣走过去拉开窗帘。

一线日光从开着的窗户外泄进来,碰巧照在姜成碧的脸上。

中午的日头毒辣,姜成碧不禁用手遮住了阳光。

便在此时,他注意到了靠左边墙根处床铺上的枕头。

床上的被子折叠很整齐。但枕头的摆放明显不太规则。

不容分说,拿出手套和口罩戴上,慢慢朝床铺走去。

“姜队长,这张床有什么问题吗?”

上原青衣回头看见,吃了一惊。

但其实她进来的时候,也注意到了床铺上的那只枕头。

之前进来勘查,未留意枕头的摆放位置。

姜成碧没有说话,继续走过去。

“慢!姜队长。”

上原青衣似乎意思到了什么。赶紧叫住了姜成碧。

姜成碧停下脚步,不再前行半步。

上原青衣回头叫来一个卫兵,吩咐下去道:“去叫一个服务生上来。”

卫兵嗨了一声,扭头而去。

姜成碧道:“莫非上原少佐也在怀疑什么?”

上原青衣道:“如果我是凶手的话,除了在热水壶里投毒,一定还会在梁经理睡的枕头上撒上氰化钾粉末。这是凶手要做的双保险。在搞清楚床上有没有氰化物成份之前,我们谁也不要靠近。”

姜成碧知道了上原青衣的用心,笑笑道:“那,可不可以让你的士兵把枕头拿过来?”

上原青衣明白姜成碧的意思,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在等待着酒店服务员。

姜成碧也没办法了,他不想让无辜受牵连,尤其是这里的中国人。

一旦床铺上真撒了氰化钾粉末,不懂操作的服务员碰触之后必死无疑。

“上原少佐,还是我去看看吧。我奉局座之命前来协助少佐破案,岂能袖手旁观。”

话音甫洛,一个男服务生在日本兵的带领下,赶到了现场。

“你去把床上的枕头拿过来。”

上原青衣用命令式的口吻盯着那位服务生。

眼眸里透露着凶狠和仇恨。

她双手沾满了中国人的鲜血。如今铃木又被莫名其妙毒死,就想找个中国人陪葬。

如果床铺上枕头上撒了氰化钾粉末,那么接触到的服务生必死无疑。

姜成碧也是无可奈何。上原青衣显然在故意而为。

男服务生哪敢不听日本人的话,立马走过去把枕头拿起来。

就在枕头拿起的瞬间,撒在上面的氰化钾颗粒随风飘起。

“太君,枕头底下有纸条。”

男服务生话刚出口,脸色立马变了,嘴唇紫绀,鼻孔流血。

“八嘎。枕头上有毒。”

话没说完,栽倒在床前,浑身抽搐。

原来这位男服务生居然是日本人。

姜成碧惊讶极了。

“快,来人,送医院。”

上原青衣这才意思到自己犯了错,没想到这个服务生竟是她的日本同胞。

“快快,把他送医院抢救。”

姜成碧赶紧叫来几个日本兵,手忙脚乱地抬走了那位服务生。

上原青衣戴上口罩和手套,小心翼翼地用镊子夹住那张纸条,拿到窗前查看。

却见上面有一行明显的字迹:

女鬼子上原葬身于此!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