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改变计划

  • 代号黄雀
  • 别名少
  • 2463字
  • 2022-03-11 14:13:49

“先生是外地人吧。”

想起日本人派给他的任务,姜成碧不禁对龅牙男产生了怀疑。

之前他从未在麻柳街见过此人。此人应该是从外地来的。

武建道:“长官,你料事如神啊。我还真是从外地来的。就住在这条街。要不去我家坐坐。”

狡猾的武建,已经窥视到了姜成碧的心里。

姜成碧是谁,他心里清楚得很。在和黎小嫚住进麻柳街之前,就对这里的人和物做了详细的了解。面前这个开吉普出现的男警察,分明就是常住麻柳街的姜成碧。

姜成碧边开车边和武建说话:“没办法啊。我是这里的住户,保护好麻柳街百姓的安全是我职责。绝不能允许任何人在麻柳街制造事端。所以我奉劝先生一句,既然来这里住了,就得遵守我的规矩。如果让我发现你有什么不端行为,或者有任何反日倾向,别怪老兄对你不客气。”

“是是,长官。我是遵纪守法的良民,绝不会给长官惹麻烦。”

“明白就好。希望你记住刚才说过的话。”

姜成碧瞅一眼冲他嘿嘿笑的武建,没再说什么,开着小吉普走了。

不过开到前面的拐弯处,忽然把车靠边停下。

武建的言行虽无任何破绽,但也不能粗心大意。

既然他是新来的住户,就必须查清楚他的身份,为麻柳街的百姓提供更大的安全保障。

富丽煌酒店的爆炸案轰动了全城,他虽然昨晚上外出执行任务不在家,没有亲自去过事故现场,但上原青衣吩咐过的事儿,不得掉以轻心。

于是姜成碧下车,慢慢转了回来。

碰巧看到武建拐进前面的一条小巷。不再犹豫,悄悄跟了过去。

这是一条狭窄且幽深的小巷。

小巷两边的民房亮起了灯光。但家家户户关上了门。

夕阳西坠。七点半了。夜幕开始降临。

武建在前面急匆匆地走着,响亮的脚步声在风的作用下,听起来尤为怪异。

姜成碧站在巷子口,拿出一盒烟抽出一支点燃,然后抬头去看武建。

武建已经拐过前面的弯道,慢慢失去了踪影。

姜成碧扔掉烟头追了上去,发现武建还在前面走着,丝毫没有觉察出有人跟踪。

姜成碧就在心里想,这家伙应该不是什么危险人物。

便要放弃跟踪。可是呆了片刻,又改变了想法,决定继续跟下去。

武建早就察觉到了。只是不想惊动对方而已。

从姜成碧把车开到街道的拐弯处停下的瞬间,他就意思到了。

姜成碧对他产生了怀疑。

于是急匆匆出了小巷,来到麻柳街最东头的一座破烂不堪的民宅旁边。再过去就是他和黎小嫚住的地方了。在这种情形下,绝不能带姜成碧绕圈把他甩掉。

那么做的话,只能引起对方的更大怀疑。

他相信他和黎小嫚的身份资料,上峰已经做到了天衣无缝。

就凭姜成碧,不可能查到任何于他们不利的线索。

他绝对信任自己的上峰。

武建在那栋破民宅前面停下,慢慢转身往回看。

姜成碧躲闪不及,被他发现了。

“长官,你这是....”

武建露出嘴里那颗龅牙,面色从容地盯着姜成碧。

姜成碧没辙,迎上去道:“我担心先生的安全,就跟过来了。先生不介意吧。”

“不介意。长官也是为民着想嘛。麻柳街的百姓有了长官这样的好官,有福了。”

武建下意思瞅瞅手表,七点四十五分了。黎小嫚已经做好晚餐就等他回去了。

“长官,我就住在前面那栋小木楼里。要不进去坐坐吧。”

姜成碧就想既然躲不掉,那就趁此机会去他家看看也无妨。就当窜门吧。

于是点头答应,随武建去了他的出租屋。

.....

黎小嫚刚从地下室出来。

她跟上级取得了联系,并详细汇报了这边的情况。

可是上峰的意识很坚决,无论如何也要除掉坂垣弘毅,为死在敌人手里的将军报仇。

黎小嫚知道,一个月前刘将军遇害,给部队带来了不可估量的损失。

而设局杀害刘将军的罪魁祸首就是焚城的特务机关长坂垣弘毅。

“小嫚,开门。有贵客来了。”

忽然外面响起了武建的声音。

黎小嫚愣了一下,她们刚从酒店搬回麻柳街,能有什么贵客登门造访。

趋于好奇和提防,黎小嫚不得不做好两手准备。

她把藏在衣服里的手枪拿出来压上子弹,然后慢慢过去开门。

吱嘎门打开。武建咧嘴冲她微笑,嘴里的那颗龅牙十分显眼地露了出来。

黎小嫚抬头看过去,只见武建身后站着一个牛高马大的警察。

他不就是焚城警察局的行动队队长姜成碧吗?

没事跑这来干什么?

下意思中,黎小嫚提高了警惕。

武建担心黎小嫚失态引起姜成碧的怀疑,赶紧冲她使了个眼色,道:“小嫚,我跟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麻柳街的保护神,警察局的长官。如果不是他一路护送,说不定我就遇到什么麻烦了。哎,愣着干什么,去给长官倒茶啊。”

黎小嫚恍然回过神来,赶紧去给姜成碧倒茶。

刚烧出来的热茶,香气袅袅,味道十足。

姜成碧客气地笑笑,进屋左右上下打量一番。也就一个普通的民房而已。

屋子里的摆设十分简陋。一张破桌子和几条破凳子,没有什么值钱的玩意。

在武建的带领下,去里间看了看,也就一张普通的木板床,以及靠近窗户边的一张破书桌。

但是房间里弥漫着香水味。床上还摆放着女人的几件衣服。

床前地上摆着一双男人和女人的鞋。

“两位是什么关系?兄妹还是夫妻?”

退到房间外面,姜成碧抬头盯一眼武建。

武建道:“哦,长官,我们是夫妻。虽还没有正式结婚,但已经住一起了。”

黎小嫚脸蛋微红,不好意思地瞅一眼武建,去了厨房。

“长官你看,我老婆不好意思了。”

武建咧嘴大笑。

随后跑去找来户口簿和黎小嫚的合影拿给姜成碧过目。

姜成碧仔细查看了户口本和两人的合照,没有发现任何的不妥,于是扭头看看厨房门口,道:“既然两位是安分守己的良民,那就住在麻柳街吧。若遇到什么难处,可以去警察局找我。能帮的我一定帮。再见。”

武建把他送出门外,等他走远了才回来。

黎小嫚把烧好的饭菜端了出来,跑到门口看看外面没人,迅速把门插上道:“头,你怎么能把姜成碧带家里来呢。他可是个彻头彻尾的汉奸。万一被他发现了怎么办。”

“放心吧,他暂时不会对我们构成威胁。先说说你跟上级联系的结果。”

武建拿起筷子准备吃饭。他有些饿了。若不是姜成碧突然出现,他现在已经吃完休息了。

黎小嫚把跟上级联系得到的指令说给了武建听。

武建皱眉道:“坂垣弘毅必须死。但我们需要改变一下计划。既然坂垣弘毅不给我们下手的机会,就先设局除掉他在富丽煌酒店的眼线,做掉伪装成梁彦的铃木。”

黎小嫚道:“我看行。对付铃木容易多了。明天我就去搞定那个王八蛋。”

武建反对:“色诱铃木绝对不行,他是一头饿狼,搞不好会把你撕碎的。”

“头,你这话太难听了。什么色诱啊。我那是智取。”

黎小嫚不服气地噘起小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