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24)怪我咯?!

  • 第十六次死亡
  • waver
  • 3231字
  • 2022-05-12 00:01:18

“他那里也没什么有用的消息,说是最近会留意的。这小子,还说办满月酒叫我俩呢……”

这时,守望者似乎看到了一个学着变普通的杜启生,脸上的表情就像小朋友第一次收到糖果一样。“满月酒你还准备带上机甲去?”守望者:“摸清楚了对方的意图,也就找到了解决路径;所以,我们得看到这个局面的本质。”

杜启生轻松愉悦的脸立马就紧绷起来。“这会真是打击人,好歹我们也是……也能算是人中的翘楚,怎么就能被他们搞得晕头转向呢?”

守望者:“还有一点,如果对方有这种场景模拟监控能力……他们没理由不会发现我。”

“对,我刚也想到了这个问题……你说,胡戚瑞的这个东西出现在这里,到底是什么意思?”

“难道,之前我们全想错了。胡哥只是想提醒我们?而之所以会这样,正是他在暗中保护我们?他在警告我们,米国具有轻松发现我的能力?”

杜启生:“确实,只有像他那种心思的人,才会让人感觉不到自己身处一场精心的设计。米国人不应该这么好对付。现在我们应该想到的是:如果胡戚瑞想瞒我们点什么,绝不会这么容易就被我们看出端倪;他绝对是故意暴露的。之所以能让你这么容易拿到这个模拟器,准确来说,就是他故意给我们的。”

“唯一有出入的地方……”守望者看着杜启生,“就是胡戚瑞这种性格的人,毫不关心胡薇薇快要生了……所以,他没有料到前段时间郭小彬会在产房守着。也就是说,胡哥本来是想让郭哥给我们提供行踪的,却不知道他这几天要当爸爸的事……”

“对,符合他的风格。说不好听点,利用人、也都从来不打招呼的。”

守望者:“那他现在,肯定在米国。并且,如果我再多想一点,阿桑姐可能也在这里。”

“她在这儿干什么?”

守望者:“有可能不是自愿来的;有可能,这里还能发现侯赛因的藏匿的机甲;也有可能,胡戚瑞已经站在米国这一边了……不过,胡思乱想没有用,只会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我们首先要做的,还是要确定胡戚瑞在哪里、他的动机是什么?”

“他和郭小彬算是一类人。”杜启生重新走到床边,“我就不喜欢这种遇到事情不明说,藏着掖着的人。郭小彬吧、还好那么一点……”他说着,似乎忘记了刚才手不知该往哪里放的那一幕。

守望者:“之前,我可能也属于那类人。他们有一套自己的沟通逻辑,根本没想过让其他人听懂而已;期望越小,失望也就越小……所以,说话都是很隐晦的。”

“你的意思是说,胡戚瑞知道我们跟小彬走得近,所以会故意把自己的踪迹透露给郭小彬;而郭小彬刚好这几天新当上爸爸……所以,我们才云里雾里的?这事儿,就怨郭小彬家刚好生孩子!?”杜启生却不曾知道,万里之外,郭小彬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

上允城。

“看来,杜哥他们是真碰到棘手的问题了……”郭小彬一手抱着孩子,一手开始查跟胡戚瑞相关的信息。

……

“看来,你出生的时候,那些鸟人挺不安分啊……”

……

“对了,胡哥来帮忙查侯赛因的时候,他是先往自己的手表里加了测试版的标记码……”一边说着,他又看向手臂上眼睛瞪得大大的儿子。“现在,爸爸马上就能看到你胡伯伯的位置和路径信息了。怎么样,爸爸厉害吧!”郭小彬回过头来,“嗯,到米国之后,信号消失了……”

郭小彬盯着屏幕上出现的胡戚瑞曾9次主动暴露位置的记录。“他这是做什么?他根本没有必要主动触发这个的呀……”

……

“你胡伯伯啊,我知道他;从来不会把没有意义的事情表现给我们的……”

……

“那是……SOS!”

似乎是感觉到了郭小彬的表情变化,他怀里的孩子大哭了起来。

“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又给人小言弄哭了?”胡薇薇的声音传来,显得很是无精打采。

郭小彬回过神来,只好把小言送到胡薇薇身边。

胡薇薇:“小彬,你是不是不乐意我叫他小言……”

“别胡思乱想,怎么会?他叫郭言,又不是郭小言;我不忌讳这个。”郭小彬辩解道,“你就安心养着,我刚只是看到胡戚瑞给我发的消息,不明白他有什么事儿而已……”

“小言啊,之所以叫你小言,就是让你千万别学你爸爸、还有你胡伯伯,半天都憋不出来一句话。咱以后,有啥就说啥……好不好啊?”胡薇薇拉起郭言的小手,轻轻摇动着说。

“嘿嘿。”郭小彬挠挠头,“那我去给他回一个……”

“去吧去吧!”胡薇薇眯着眼道。

……

米国。

“小彬,你能确定吗?”杜启生站起,吃惊道。

郭小彬:“我了解他,他不可能给我开这种玩笑的。现在恐怕就在米国人手里……”

“不可能啊,刚才我不是说过了,他还给我们发出过警告……”

“按照他的做事风格……我想,阿汗国的事情,是他主动暴露的;那个时候,全息模拟设备还在他手里。关于守望者去那个生物实验室的事情,他瞒了下来……”

杜启生:“这个胡戚瑞,他为什么这么做?害得我被那帮人针对……”

“杜哥,他也只是受人胁迫而已。”

“不可能,刚才你说,阿汗国的事情没有通过米国人……那他是怎么让他的设备上天的?”杜启生想到一处问题,便直接问。

郭小彬:“谁说这个东西在地上就不灵了……既然是全息模拟,那个四面体在什么方位,根本不重要。”

杜启生恍然大悟。“也就是说,卫桑,很可能在米国人手里……”

“你们也想到了?恐怕真是这样。”郭小彬接着说道:“所以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换到胡戚瑞的立场上,就是你们能把卫桑找到……”

杜启生:“好,这下,我明白了。”

“还有,至于侯赛因的机甲……我不认为是他。虽说死亡的来临会让一个人放下恶念,但他不可能冒这个险的。”

“好,我知道了。那个……”

郭小彬焦急的声音传来:“杜哥,我先不说了,孩子又哭得厉害……”

杜启生一脸错愕。

“当奶爸应该就是没那么容易的吧……”守望者道:“想想林如一个人把小易和林宇拉扯大,我就……觉得亏欠了她太多。或多或少,谁都得有点遗憾吧!至于婉君……”

“都多久了,你怎么又想起她了。”

守望者:“在我的意识彻底接受了这具躯体之后,慢慢也就不想这些事情了。可每次提起,总是觉得分外、难以言说……”

“你都没这器官了,还真是……”杜启生本来想开玩笑,可说到一半,他也笑不起来了。“那我们,赶紧排查一下,看看卫桑是不是真被关押在什么地方了。”

“好。”守望者再一次拿起那个四面体,道:“我想,胡哥给我拿到这个东西,正是想让我们用起来。”

……

生物实验室附近的高楼上,一间看守严密的办公室。

“胡先生,我不明白你到底在玩什么花样?虽然你想我们提供了的两个视频都很有价值,可你别忘了,你的疏忽也让我们的生化战士计划蒙受了巨大损失。我现在有理由怀疑,你是故意把那些超出危险限制的人放进来的……并且,那份文件也是你泄露出去的!”

胡戚瑞一笑,“在见到卫桑之前,我不可能配合你们的。”他的嘴唇开裂,似乎很久没喝水了。“那样吧,先去给我倒一杯水,我告诉为什么那份资料会出现在土基国的人手里。”

“做梦吧你!”

“那我们也没什么好谈了……”胡戚瑞头一扭,看向窗外。

等了好一会儿,他又回过头来,“那样吧,我可以退一步,给我个望远镜,你们把卫桑带到楼下,我确认她的安全就可以。”

“你又想玩什么?前天不是让你们通过话了吗?”

胡戚瑞:“对贵国而言,模仿一个人的声音、在通过催眠术逼问出一些她的经历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我还要看她有没有受伤,要是被我看出点什么,我自然还有我的回应手段;同样,侯赛因的意识,也别想我会交给你们。”说完,他又看向窗外,不再理会他们。

“胡先生,我想提醒你的是,你要明白自己的处境……”

胡戚瑞没有回头,“如果你决定不了,去找个能决定的人;我的条件不变。对了,你复述的时候可别说错了,不然到时候净是麻烦……现在,我开始等你的结果。如果太晚了,我就建议你们先转移另一个生物实验室的东西;反正它现在已经被很多米国人围着了,你们早晚都得做点什么才行啊。真饿极了,它们又会相互啃食,发生不可控的突变哦。”

……

使馆。

杜启生:“你真的要去?胡戚瑞说能发现你,可能就是想让我们别轻举妄动呢?”

“没办法,这个时候只能靠猜……”

……

办公室。

一个望远镜被丢在胡戚瑞眼前。

胡戚瑞拿起,暗想:“小十一,你可一定得在天上啊……”

果然,他看到卫桑从轨道系统中被押送出来,附近跟了8个大汉。“怎么派这么多人跟着,我看她都有点害怕了。”虽然他嘴上这么说着,可还是不自觉地看向天上、一脸担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