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20)战端永存

  • 第十六次死亡
  • waver
  • 3021字
  • 2022-05-08 19:44:59

军机飞离。

地上留下的残骸堆得向小山一样高。

守望者:“凭侯赛因的智慧,不可能看不开的;如果只是靠着小聪明,他根本不可能走到这一步。所以,他才主动给我们留下这7具机甲用来对抗飞走到各地的鸟人,也算是对自己过错的弥补吧。其实,侯赛因的恶念,早已经随着他的肉体一起消亡了……”

“不,是6具!”杜启生打断他,道:“你这具会隐身的机甲,就别到处招摇了。”

守望者摇摇头。

杜启生:“你听完说完!六七具而已,军方还是很容易隐瞒你的存在;但只要这个隐身机甲一露面,马上就会招来各国的敌视,想都不用想。所以……”

当他们在天上战斗的时候,林易本来是想喊他“爸爸”的;可现在,7具机甲站在眼前了,反而又叫不出口了。看到杜启生嘲自己的使的眼色,他明白杜伯伯是想让自己帮忙劝一下;可林易现在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虽然完全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他还是上前一步,准备开口的样子。

守望者看向他,扭头的动作似乎都变得轻柔。

林易把自己憋得面红耳赤。

“长大了……不错!”守望者也只是简单的一句

守望者似乎也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林易,便又转向杜启生:“肯定是那21只鸟人的事情了……我跟你一起吧!”

杜启生没有回答他,似乎像是说:“你这不废话吗?”他递给林易一只崭新的智能手表,“小易,你妈妈要担心坏了,赶紧认证一下,给她报个平安!”

林易接过手表,“好。”不过,在他低头进行认证的时候,不经意间的抬眼,看到了一旁落寞的徐雪菲。他走到她身边,“你,要不要……”

徐雪菲擦了一把眼泪,轻轻摇摇头。

杜启生:“雪菲,你爸爸的事军方也已经知道了;不过,你妈妈……因为那次爆炸,你家可能暂时还回不去。你爸爸已经被安葬在上允城西南的陵园里,想去看看的话,明天让小易陪你一起去。”

徐雪菲点点头。

“走吧,我先把你们送回去!”

……

将两人送回之后,守望者带着杜启生来到18年前远望他们母子的那个楼顶。

“刚才……”

“你不用说了,我理解……你现在确实很难融入她们。”杜启生眼中满是惋惜,道:“走吧,咱们还有别的事情要做。”

看着林如将林易和徐雪菲带到饭桌,夜空蓝色的守望者渐渐隐去身形。那场面,像极了一场早有准备的告别。

杜启生:“从现在开始,你不能再让其他人知道你的存在。跟我在一起的,从始至终就只有现在楼下的那6个机甲”

守望者默默在他的手表上回应:“明白。”

就这样,杜启生带着6个机甲登上去履职的军机。

作为一个曾专门研究机甲代替人作战理论的首长,似乎没有人比他更能懂得守望者和侯赛因为什么会选择在那片天空拼光自己。战争已经仪式化了,施加在机甲上暴力手段只是象征着人们的心底的一层欲望……他相信,多年以后,人类争端的解决甚至可以通过“石头剪刀布”。但是,自主意识机甲、鸟人、钢铁侠外附机甲的出现,重新把所有人拉回战争修罗场……

可笑的是,自主意识的机甲竟然是他机缘巧合下搞出来的。毁掉杜启生完美设想的,不是别人,是他自己。

……

几个月后,其实米国境内。

一群亮红色的钢铁机甲正在追击两个受伤的鸟人。

他们从不同的地方把两只鸟人驱赶到一起。是的,不是击杀;他们想活捉这两只鸟人,带回去进行科学研究;当然,如果无法活捉,抽一管血回去也可以。

与杜启生一样,谁都无法拒绝能绕开交战规则的东西。

恐怕这也正是人类的天性吧。

地球上有太多的肤色、语言、生活习惯,包括你是否富有……甚至在今天,不同地域之间的口音区别也未能彻底消除;有些人还把这种特殊发音冠以一种优越感。所有的这些隔阂划定了大部分人的生存圈;他们的道德约束、往往只存在于和自己有关的圈圈里,而圈子之外,是社会学家、正直家们操心的地方,关自己什么事呢?

从贸易战、金融战变成一种掠夺手段开始,正直家们好像在努力避免战场上的生命损失,又好像什么也没做……

不过不巧的是,这一幕被米国的民众拍摄下来、发到了一面系统里。

汹涌的民意顿时使一面系统炸锅了一样,处处都是对当权者的抨击。世界各地的人们纷纷走上街头,反对声浪一浪盖过一浪。

这几天,郭小彬刚好陪着胡薇薇在产房里。他虽然知道事态紧急,但因为胡薇薇不久前得知了她哥哥的事情,再加她本来就是一个大龄产妇,郭小彬一步也没有离开。由此,一面系统的导向性作用完全失效。

……

杜启生走下军机。

迎接他的是三个使馆的工作人员和几十个自MEI体的创作者。

“杜首长,请问您对米国捕捉生化鸟人的事情怎么看?”

“杜首长,您此次访米,和19年前的自主意识机甲有关联吗?”

“杜首长,据阿汗国MEI体消息,数月前,高度自主化的机甲再一次出现,请问您做何解释?”

……

“请让一下!”“让让!”“谢绝采访,谢谢!”

直到6具机甲从机腹快步走出,站到杜启生眼前,他才松了一口气。“国外的自MEI体JI者就是开放、还胆子大,什么问题都敢问……”杜启生苦笑着对三位使馆工作人员说:“不过,对他们、我还是比较欣赏的。”

“首长慎言!这话对我们说说就好了,要是让大使听到了,可不得了。”

“知道了。”杜启生向后看了一眼,知道先前藏在机背上的隐形守望者也已经跳下了飞机。

“杜首长,诸国和米国军方的座谈会被安排在后天上午……鉴于您的身份,之前的这段时间,建议您还是在使馆内休息。”

杜启生:“好。”

虽然弹道导弹、核武器等在内的远程攻击武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已经在很久前在各国的彼此监督下销毁,但所有人都知道,如果哪个国家想重建洲际导弹、其实也费不了多少时间;所以对军事人员的在他国的行动约束就从来没有消除过。

军方的思维路径从来都是这么清晰,我的所有准备可以用不上,但决不能没有。有时候,用不上的东西作用才是最大的,比方说核武器。

消除核武的过程可以说是漫长而又曲折。事实上,人们都明白,核武的存在维护了地球相当长一段时间的整体和平;因为核战争的后果只有一个,那就是相互摧毁、大家一起完蛋。杜启生也曾承认,核武器促使机甲战争的出现,为人类脱离战场创造了条件。直到人们越来越担心哪一天会有反社会、反人类的高明伪装者出现在最高权力中心,才开始慢慢将核武器分批送往核电站拆解发电。

杜启生之所以宁愿被重揭旧事也要带着机甲来到米国,就是想让隐形的守望者去悄悄烧掉他们的实验室。那6具明面上的机甲,一来是为杜启生提供掩护,二来则是将他们当作破坏行动的最后一道保障。其实他也知道,其他国家的人多多少少也都会有私下的动作的。

一到使馆,杜启生便看到两个身着便装的人等在接待大厅。

“杜首长,里面两位,。左边是默罕默德·拉瓦,另一位是希尔夫;他们都是来拜访您的。”

“哦,好的。”杜启生接着道:“那,咱这里的大使、郑先生呢?”

“郑大使和最高领袖有一个视频会议,从早上开到现在。”

“好,等他空闲下来,麻烦你知会我一声。”

“好的。”

杜启生走进接待大厅,翻译人员随即也跟进来,道:“两位巴基国的朋友,你们好。我身后就是你们要找的杜首长。”(翻译人员的穿插在此略去)

穆罕默德·拉瓦:“杜首长,您好。很感谢您能在百忙中见我们一面。这次拜访您,主要是想和您讨论一下米国对乌兰国的生化战士进行继续研究的问题。”

杜启生认真听着翻译的转述。

“杜首长,想必您也明白,…在各国的通力合作下,包括被米国抓捕的2只在内,现存的鸟人现在只有13只了。我们国家军力有限,难以实现对鸟人所栖的生物实验室的无害化清剿,所以是想……”

杜启生:“这我理解,26眼联盟所共享的军事信息都是排外的;但是,贵国承担这么大的风险,我不明白……”

希尔夫走到杜启生耳边,悄悄用中文道:“这些信息里,还包括米国刚抓获的两只鸟人的实验室地址;我想,您一定会感兴趣的……”

杜启生大惊,盯着眼前的两人,眨了两下眼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