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18)降临

  • 第十六次死亡
  • waver
  • 3303字
  • 2022-05-06 15:44:33

天基。

守望者将自己包在一个厚厚的、由隔热材料做成的巨茧里。

此时的杜启生在一辆疾驶的轨道车上。

“杜哥,我有个办法……”守望者继续说道:“其实这18年来的日夜守护,我已经体会到作为父亲的一种快乐……现在,剩余的那21个鸟人的踪迹我在这里也基本已经探查不到了。并且,梁斌号跟我也是同一个意识而出;显然,他现在比较强大的多了……虽然他是在太空中建造的,没有考虑所谓的空气动力、流线型等问题,但他本来就不需要来到地面上……所以,这个事情只能我来。”

杜启生:“怎么,你要下来?”

“我收集的隔热材料不够,所以我只能尽量保住意识的存储模块……”

杜启生:“等等!既然你知道梁斌号不可能降临,也就该明白,你是当初留下应对这种危机的唯一手段……虽然洪有士不同意我的蜂巢计划,但你是可以的。”

“杜哥,你还嫌这种日子过得不够吗?”守望者发出了一阵苦笑的声音,“意识,应该是只属于你们那样的有限的生命,其他的任何……东西,都不可僭越、亦不可剥夺。”

“那你有没有想过,你降临之后呢……”杜启生语重心长,“难道你不想继续守望者他们母子?”

守望者:“杜哥,你听我说。每个人都有谢幕的时候,包括我;甚至也包括林如和林易,我不可能守着她们一辈子……每个人的生命都只有一次,或者是华丽的谢幕,或者是没有任何声响的消散,都是生命的意义。林易更是这样,我期望他能永远幸福、喜乐,可若是他生命中出现了比自己生命更宝贵的东西,我也会很欣慰地支持他的选择。正是因为生命的价值可以体现得很渺小,所以在选择的时候、那种一往无前才是无价的;就像孤舟计划一样。其实我早就不该继续存在了……”

“等等!你先别做决定!”杜启生大喊,“侯赛因的叛离,军方不可能一定准备都没有,你不用把这些全扛在你身上……现在只是因为各地的混乱,他们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而已。我们给他们一些调度、准备的时间……”

“在国家、在时代的角度上,每个人都是一粒微尘……每个人也都可能被当作一种代价;但林易是我的孩子;虽然我知道,任何一个决策者都不可能面面俱到;巨细无遗地、让每个人得偿所愿;但我不能接受他成为混乱之下的一个牺牲品。所以,这件事情本该是他父亲来做的。”

说完,守望者蹬开所有无用的装备,借助那道反冲力向地球冲去。

……

西部边疆。

一架战机起飞。

周平川:“将军,其实我们运过去的EMP对他的机甲有无作用还没有验证过呢,我这心里总是没底;总害怕侯赛因一开始就考虑到要脱离我们,提早做好了防护措施。”

尚靖吐出一口烟,“我也在担心这个事情。不过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而且我也已经和那几个老伙计去电,要他们给杜启生提供尽可能的帮助……如果EMP对付不了他,就希望杜启生能唤醒仓库里剩下的那1400只机甲了。还有就是我们空运过去的后勤保证能力,现在也只是希望侯赛因没有那么多的消耗储备了。”

“您说,杜将军能唤醒它们吗?就算他和那个人认识,我怎么还是感觉……”

尚靖:“假如他们当初留在天上那位能下来,肯定没问题;我就是害怕他不肯给它说……毕竟,它只要一下来,就只能是一个结果……哎,想想侯赛因这个人,用了十几年的时间只不过是走到人家的老路上……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被他抓去的那个孩子,恐怕就要受苦了。还有一件事,目前我们的防区里虽然没有那种鸟人了,但它们对其他地方的威胁不小呢;如果收到哪里有鸟人出没的消息,咱们可以提供帮助的,也尽量要帮忙。”

周平川:“是。”

……

仓库。

“你别这样……吃点吧!”徐雪菲一边哭一边说。

林易摇摇头。他的嘴唇发白、也已有多处开裂,显然是很久没吃没喝了。“我……我就算渴死、饿死,也不会再着他的道了。”

“你看你现在都这样了……我不怪你了。”其实她的脸色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但好在她多年的户外经历、使得她身体的耐受性要好出来林易很多。

林易:“雪菲,虽然……我们被这样关在一起……但跟认识你的这段时间,确实是我这辈子最开心的事情了……我现在就是不能如了他的愿!”

“可你都这样了……”

林易:“我能再抱抱你吗?”徐雪菲把他的胳膊放到自己肩上。“真想和你去遍历山河……”

突然,外面的爆炸声响起。

紧接着,又是一道耀眼的流光划开天幕,砸在那个仓库的一个角落。

看到这一幕,林易艰难地笑了一声,“看来,那个家伙说得确实……他只会从太空扔些东西下来。上次就是这,这一回……”

徐雪菲:“那边好像还挂着一个军用的减速伞……”

顺着徐雪菲的指引,林易果然看到一个破得不像样的降落伞。原来,是杜启生联系尚靖,让飞机在实施完人员的空降后向上去接引俯冲而下的守望者。

经过短暂的适应之后,守望者道:“这一回,我亲自下来了!”

……

天空中,侯赛因的五千多具机甲已经整齐列队。“杜启生,我倒是没有想到,你会这么快就找上来。”

此时,杜启生身后的三个机甲眼睛里似乎也渐渐有了神色。

说完,天上的机甲-侯赛因又整齐地看向刚刚被砸出一个大洞的仓库。“易嘉亦,我等你已经很久了。我就是想看看,我们俩到底谁更厉害!”

地面上,由尚靖等人派遣过来的730人个个手持EMP,也都瞄准了天上密密麻麻的机甲群。杜启生直接命令道:“EMP!先给他敲下来几个再说!这种贱人,听他的废话干嘛!”

机甲-侯赛因明显也没有想到杜启生会这么不讲武德。虽然他的机甲已经有相应的防护,但要说一点影响都没有是不可能的。并且,EMP是人类对抗机甲的最后一道防线,这项研究甚至可以追溯到人们对人工智能的恐惧。瞬时,机甲侯赛因的阵型有些不稳。“杜启生,这可是你自己找死。”

就在这个时候,杜启生身后的三个机甲飞上天空、挡在前面。

天上的机甲-侯赛因又齐声道:“哟,这是……其实我也不得不佩服,杜将军真实厉害,变废为宝了呀。”

“将军,已经是最大功率了,但我们的EMP好像对它们影响很小。”

杜启生:“小也算,继续输出!不需要你们击伤击毁、阻止它们的阵型就好。”

“是!”

其实,杜启生是在给仓库里面的守望者争取时间。因为当初的群组与分体设计,守望者最多还是只能容纳67个机甲身体作为一个整体;仓库里的守望者还是选择49具机甲为一组进行同化。

很快,一组又一组的机甲群从仓库那个破洞中飞上天空。

天上的机甲-侯赛因一边忍受着EMP击打在身上的不适,一边邪异地道:“不着急!我等你准备好。”

“EMP,停!给他一点最后的尊严。”杜启生大喊道。其实他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心里清楚,EMP对它们的伤害几乎可以忽略;既然侯赛因没有阻止守望者的意思,与其现在白白浪费能源,不如留到关键的时候。

“将军,这是……”

杜启生:“从你们尚将军那里我了解过他……这个家伙太想证明自己了;所以,18年前的那次投靠,就注定少不了军队系统里的各种白眼、排斥和打压。他这个疯子,一直活在我那兄弟的阴影下,早就不能以常理论之了。队伍收缩,呈防御队形!”

“可……”

“他的目标不是我们。”杜启生点头,“去吧!”他现在有些明白了,侯赛因在摆脱死亡之后,他的敌人与关注点已然不在人身上了。

机甲-侯赛因最想做的事情,是证明自己比18年前的易嘉亦强。他可以接受击杀他肉体的尚靖、一次次蔑视他的曹茂继续活着,但不能允许易嘉亦一直走在他前面。金钱的刺激、XING的乐趣、复仇的快感、权力的诱惑等等都只是和肉体相关的,在没有死亡的约束下,侯赛因对这些已毫不在意。同样,这也正是他丧失自我的原因所在。

那永生的个人意志,也在离开了这些生理本能之后显得缥缈而又扭曲。就像离开了私欲之后的奋斗毫无意义;授人玫瑰、手有余香,一旦那香味的回馈不复存在,也不能讨得那人的欢颜以对,那送花的这个过程简直就是一种对双方的折磨。

机甲-侯赛因:“终于等到你!”

挡在杜启生前面的三个机甲回头,其中一个道:“杜哥,他想要公平一站战,成全他吧!”

杜启生犹豫了一会儿,对手持EMP的人道:“后撤!”说完他跑向那个仓库。

注释:

关于机甲-侯赛因复仇意识的淡化,就像其他著作中“坏人都死于废话多”之类,给守望者一个相对公平的机会;其实我个人对这一部分也并不是很满意,之前本来准备了两个方案:一是参照人工智能失控一样对人类展开屠杀;二是意识的扭曲,侯赛因极度想要证明自己而先对垒守望者……但是选用方案一的话,杜启生、守望者等等根本不存在赢面……所以……诸位若是觉得这个情节难以接受,请有意忽略一下……确实,和之前的预设相比,更改的地方太多了,故事情节也有些把控不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