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16)春药

  • 第十六次死亡
  • waver
  • 3057字
  • 2022-05-04 13:02:53

每次当他们困得受不了想要睡着的时候,仓库里总会响起刺耳的声音。

“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了……”

“我感觉我们都熬了四五天了。”林易从他的衣服上扯下来一块碎布,轻轻卷起来。“塞住耳朵试试吧!不然,我们早晚要被它折磨疯……”当然,在这个空间中,林易的时间感知是完全不对的。甚至他撕身上的衣服的时候,都表现出一种混乱、烦躁之下的暴力。

徐雪菲摇摇头,“没用的……这是典型的心理战术。一定要忍住,必须要靠我们的意志力挺下去;尽量隔绝他的任何影响,把关注点放在自己身上。”

“哈哈……”机甲-侯赛因的声音传来:“雪菲,你懂得还不少哦。看来,不管是野外生存技能还是这些,徐本哲都没少教你……”

徐雪菲紧紧闭着眼睛,不搭理他。

机甲-侯赛因:“呀!都过去这么长时间了,我差点忘了……别着急,饭马上就好……”

他不说还好,一听到饭快要好了,林易的肚子马上又咕咕叫了起来;甚至他也分不清到底是他的肚子在叫还是徐雪菲的,或者两个人的都叫了。

……

上允城。

“这里已经彻底乱了……”郭小彬对着手表道:“不是我不帮你,确实是混乱状态下,每个人的行为特征都发生了变化;所以,我现在也无从下手啊。”

守望者:“这我知道,可林易被侯赛因抓去已经快两天了……”

“我理解,你追踪那些鸟人本来就……总之,你别太担心了;我是真害怕你再来一次宕机。有一个好消息,就是很多地方的民众已经参与到搜寻鸟人的行动中了,已经发现了两只;杜哥也把对付它们的详细步骤跟我说了……不过现在最主要的问题还是,政府的主要资源都用在应对暴乱上了……”

“饭桶!那群家伙怎么就想不明白呢。漏掉一个,后果不堪设想……只要他们实时公布针对那些鸟人的行动进展,暴乱的问题就能有效遏制。”

郭小彬:“哎,其实,最高领袖也是这么想的,并且开会的时候三令五申……可底下的这些人,优先考虑的总是自己的仕途、官帽子。所以……这事儿说起来就复杂了。我们现在已经在引导一些退伍老兵参与到对鸟人的绞杀活动中了,但愿发现的那两只能引起警觉吧。”

守望者:“但愿?你说但愿是什么意思?”

“现在ZHENG府部门启动了消息封锁……很多内容被认定为谣言。现在,一面系统里也是这种情况,两拨人互相骂战,宝贵的时间窗口期就这样被浪费掉了。”郭小彬挠着头,显得无能无力。“很明显,这就是那帮狗腿子在有组织地混淆……要是他们把这个资源放在正事上……”

……

仓库。

两人刚吃完饭,机甲-侯赛因的声音再度响起:“有没有吃出来,这回的饭味道有点不对?”

“嗯?”林易一愣,“我……”他看向徐雪菲,“好像也没什么不对呀?难道,饭里面……”

徐雪菲:“不会的,如果它想杀人,直接不给我们饭吃就好了,没必要多此一举。别自乱阵脚,可能是吓唬我们。”

机甲-侯赛因:“雪菲的独立思考能力还是不错的。确实,你们俩身上也没什么秘密,甚至我关着你们都是浪费粮食……可我又不得不把你们扣在这里,只有这样,才能占用掉你天上的那个便宜父亲的大半运算资源……”

“你说什么,他……”林易疑惑。

“对,天上还留了一个跟我差不多的机甲、在同步轨道上。”机甲-侯赛因道:“恐怕你自己都不清楚吧,他一直在关注着你们。”

“我……”林易这才想起从小到大那么多巧合的事情,想起前段时间从天上砸下来的那颗卫星。

机甲-侯赛因:“其实,饭里面确实不是什么毒药,是春药……嘿嘿嘿,祝你们玩得开心!”

“啊!”林易大惊。

徐雪菲看他看向自己,双手急忙捂在胸前。

“看吧,所谓恶念,存在于每个人心底;我只是帮你把它激发出来。”又是侯赛因的声音。“小子,不用谢我喔。”

……

阿汗国。

经过严格的消毒之后,杜启生登上战术指挥车。“那个胡杨怎么样了?”

尚靖看向一旁的周平川,“看,我说什么来着……一上来就是他的事儿。”

周平川:“杜将军,放心吧。胡杨正在进行一系列的检查,两天之内就会有结果。不过,即使医学报告上没有问题,我们也至少要将他隔离一个月以上。”

“嗯。”杜启生点点头,“那张报告有结果了吗?”

周平川:“初步翻译,是病毒的作用机理。具体是怎么回事,还需要相应的验证……”

“好,我得尽快回去了。”杜启生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侯赛因的意识在机甲里被彻底激活了,他还绑架了易嘉亦的孩子……”

尚靖也不再隐晦什么,“小杜,说实在的,对不住……侯赛因的事情怪我。”他深吸一口气,“有什么需要,尽快开口!”

“嗯,谢谢尚将军。”杜启生微微点头,“那,三个机甲给我带走吧。如果那里面真的是易嘉亦的意识,说不定我有办法能让它们……哎,其实,也怪我,不应该走这条路的。哪怕这东西战力再强,也得忍着,不能走这一步。”

“平川,准备飞机!”对周平川说完,他看向杜启生:“既然这样,你就在这里稍等一下,让战机来这里接一下就行;然后,就不留你了。”

杜启生:“好。”

……

仓库。

“对不起,我……”

徐雪菲把衣服整理好,“别说了!如果我们能活着出去,这里的事就烂在肚子里吧。”

“你放心,我回去就跟妈妈说,我会对你负……”这个时候,林易就算心里再想说“喜欢”,也不能说了。他不敢抬头,满满的都是负罪感。

“不用!”

林易:“我……”

机甲-侯赛因:“这就对吗,下次什么时候饿了、还是提前说哦。”

“你……你这魔鬼,我就算饿死也不吃你给我东西了。”林易大吼。

“哟,别这么大火气呀。”机甲-侯赛因笑道:“哈哈……你不是喜欢她吗,我这是帮了你的忙啊。你看你,不知好歹了吧;要按照你的想法,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这一步,或者,永远也不可能了……”

“你闭嘴!”

机甲-侯赛因:“好了,我也不蒙你们了。其实刚才的饭里什么都没有下,是你们自己心里这么想,才会……”

徐雪菲突然崩溃大哭,“你,到底想做什么?”

“哈哈……”机甲-侯赛因的声音好像是从四面响起,“世间最有意思的事情,就是把你的思想装到别人的脑子里。比如说林宇,还有你们……哈哈……所谓的恶,就是让人不可抗拒地,一步步走到自己设定好的模式中……”

林易瘫坐到地上,再也不敢看徐雪菲一眼。哪怕熬了这么久,再加上刚才剧烈的运动,他现在一点睡意都没有了,看上去有些痴傻。

徐雪菲也是一样。

林易像醉酒一般地走到那些机甲前面,“你们认识我吗?我怎么会这么多爸爸,哈哈……易嘉亦,怎么会是你……”

林易不知道的是,就算这些机甲是清醒状态,也不可能认识他。在这份意识里,易嘉亦只是那个随时赴死、钟情于婉君,没有和共济会的刘思阁劫过蜘蛛机甲,也还没有认识未名之地那一大堆牛人的少白头。他把自己的所有投入到意识复制的研究中,却未曾想到,醒来那一刻,面对的竟是1599个一模一样的自己。他应该是唯一的、每一个人都是唯一的,从子宫到坟墓,谁也不能取代谁……如此渺小,又如此特殊。他们陷入不停地自我怀疑中。

“爸爸……”他终于支撑不住,摔倒在地上。

那些机甲回应他的,是无声、冷漠、一动不动。

……

某地。

一个树冠里藏着一个鸟人。附近是很多正在搜寻它的人,他们大都拿着退役下来的枪支、有人背着自己组装的喷火器,也有人拿着自家的菜刀……

大部分人都戴着口罩、有的则是工业用的防毒面具,“跑哪里去了?刚才明明看到一个长着翅膀的鸟人在附近……”“大家再仔细找找!”“对,一面系统里说了,这个东西极度危险;我们只能将它彻底烧死。都小心点儿,捂好口鼻!”

一个拿着喷火器的人喊道:“我之前晃见了,那个东西是绿色的。我们要仔细找找草丛、树上……”还没说完,他看到了树冠里的那个鸟人。它正拿着冲锋枪对着自己。“我去你姥姥……”火焰喷射而出。

“哒哒哒……”

在火焰烧到自己之前,那个鸟人冲天而起。

倒在地上的那个人还死死攥着喷火器的握把,焰火撩天。

“快开枪,把他打成筛子!”

“砰、砰……”一阵枪声之后,那个鸟人消失在视线之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