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15)深入巢穴(二)

  • 第十六次死亡
  • waver
  • 3584字
  • 2022-05-03 00:01:00

“通信已架设完毕!”

“等等!”杜启生面向一个电梯井,道:“这个逃生专用电梯显然是在一开始的时候被暴力破坏的,得想办法撬开它!”

“这……将军,我们……”

杜启生:“我也说不上来。你们看,电梯上的弹痕、血迹明显是在被破坏之后……照理说这个东西又厚又硬,它们没有必要费这么大的力气毁这个东西。如果试着去联想一下,应该是有人想乘坐这个逃生,被发现了;然后……”

战术指挥车里的尚靖摘下耳机,对周平川道:“他说得有道理,通知姬惟久,准备一个大型切割机吊下去。”

周平川:“是。”

“杜将军,大型切割机马上送下来!你们可以先行探索别的区域。”尚靖传话道。

杜启生:“收到!”

……

关着林易、徐雪菲和1400只机甲的那个秘密仓库。

徐雪菲摸黑把灯打开,看到地上傻坐着的林易,她也说不出什么话来安慰他;毕竟她自己也刚失去父亲。她敲了敲大门,“我们饿了……”

“40分钟内给您备好。”一个陌生的机甲声音从门外传来。

徐雪菲又走到林易身边,“打算一句话也不说吗?难道是因为那个机甲这么一说,你的梦想就崩塌了?”

“我……”林易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对不起,我……”

徐雪菲:“跟我说会儿话吧,什么都行。”

其实林易已经尝试过很多次,想让自己不再想这些事情,可他做不到。又过了好一会儿,他确实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徐雪菲,便决定把他心里想得都说出来。“其实,那个机甲说得可能是真的。我确实没有见过我爸爸,我妈妈也很少提到他……我还记得小的时候,妈妈用了两三年的时间,把家里的很多东西都换掉了。那时候,我不知道为什么,妈妈也没说……现在想的话,她和与爸爸有关的所有东西都丢了。其实我们一直过得挺难的,还好不时有几位伯伯的接济……”

徐雪菲在一旁认真地听着,没有任何回应,目光甚至都有些呆滞;全然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林易:“说起我的几位伯伯,总感觉一个比一个牛气……之所以在苏新城遇见你,就是参加曲伯伯的葬礼。他可是‘孤舟计划’的奠基人。”

说到这里,徐雪菲也想起她爸爸让她去交一个东西给林宇的时候。那个东西,跟爸爸的死一定有关系。可她看了看林易,想说,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还有我郭伯伯,他也住在上允城。现在,我们离上允城应该并不算远……”

徐雪菲:“我们都有过一阵昏迷,根本不知道被带了多远。”

就在这时,一扇小窗从外面打开。两个饭盒被推了进来。“饭好了,慢用。”

这一幕,让林易想起了在苏新城的被绑架的时候,每天的饭钱还要200元币。“先不想这些了,吃点东西吧!”

“嗯。”

……

阿汗国,生物实验室地下三层。

“将军,快看!那么大的培养皿……”

杜启生抬头,“嗯,跟外面的单体式的确实不一样;不过,也不能证明那个怪物就是有目的培养而成的。也有可能是很多试验品在一个容器里,因为某种原因互相吞噬,才造成那个样子。”其实他也很担心那个巨人还隐藏在哪个空间。但这样一层层搜查下来,这种可能性已经越来越小。

很明显,从坍塌的地方来看,那个巨人太大了,其他的地方根本容不下它。

“不过,这里面除了一池子营养液,好像什么都没剩下。将军,是否要取样回去?”

杜启生:“取样吧!小心一点,别接触这里的任何东西。”

“是。”

……

“将军,切割机已就位!”

“好,我们马上上去。”杜启生刚要转身,只见取样的那个人手上一滑、一头栽进那个巨大的培养皿中,“小心!”

“啊……”

似乎是防护服太重,他根本浮不上来。

几人顿时慌了神,不知该如何是好。

“所有人后退!机甲,开火!把这个东西打碎……”杜启生命令道。

那个培养皿自然禁不住这么猛的火力伺候,不一会儿便碎裂开来。

杜启生:“不够远,别回头,接着后退!”

一池子不明液体流了出来。

“不对,这不是培养液。这是酸液!”看着周围的金属制品被很快有了被腐蚀的痕迹,杜启生大吼:“块,往上走!”他回头看着还在一地酸液里挣扎的那个人,“机甲,快去,把他救出来!”

战术指挥车内。

尚靖:“怕是……哎……别愣着,去吧!按杜将军说得做。”

“是。”

两个机甲快步冲到那人身边,抬起他便走。

几人又回到地下一层。

杜启生:“来,先把他吊上去!其他人,跟我回到那个逃生电梯的位置。”

“将军,我恐怕……”那人指着自己腰上的一个破口,绝望地说道。

杜启生:“别胡思乱想,也别放弃!”

“是!”那人坚定地回应了一声。

“等等!你叫什么名字?”杜启生问。

“胡……胡杨。”

“好样的,先上去吧。别放弃!”

胡杨:“是,谢谢将军。”

……

经过好长时间的切割,那个逃生电梯终于被切开了一个口子。

杜启生:“探视摄像头伸进去,看看里面有没有什么东西。”

“将军,里面好像有一具尸体。”

“抓紧时间!下面的酸液说不清楚会跟什么东西起反应,这里的通风系统又停了……时间长了可能会有危险。”

“是。”

直到那个电梯被完全打开的那一瞬间,眼前的景象让几人都震惊地无以言表。

似乎是一具女尸。电梯内侧的门上还留着她用尽最后一丝力量扒门留下的痕迹,她的衣服已经不见了,甚至胳膊上还能隐约看到几组齿痕。

杜启生闭目了一会儿,道:“她应该是困在里面被饿死的。因为是生物实验室,之前消毒、灭菌措施做得还可以,所以她的尸体保存得还算比较好。她的衣服之类,应该都是被自己吃掉了……人在饥饿的时候,其实……”他说不下去了,转头的时候,却看到另一侧有一张纸。杜启生小心地把这张纸装入保存袋。纸上的内容还来不及看,只是粗略地看到右下角的页码处标着“207-198”。

他把保存袋递给身边的一人,微微地向女尸鞠了个躬。“纸上标着207-198,说明,整份文件有207页……”杜启生考虑了一会儿,接着说道:“她把自己认为的最重要的一页保存了下来。其他的,可能都吃掉了吧……这个东西上去之后,马上拍照、交给生物学领域的专家!”

“哎,这么重要的东西,她竟然……”

杜启生打断他,“别这么说。人在极度饥饿的情况下,主导身体的根本不是她的意识,而是动物想要活下去的本能;她能把这一页保存下来,已经是相当不容易了。”他深呼了一口气,“她也是生物学领域的专家,不可能不知道身上的衣服根本无法消化……她只是太饿了而已。甚至,我们还可以想象:因为纸是数浆做的,这份文件是她当时最好的食物了……她可能在一开始就把这一页单独拿了出来;然后先吃其他页上没有文字的边缘部分,然后……”

战术指挥车。

“有他说得这么悬乎吗?”周平川道。

尚靖:“杜启生的共情能力是我认识的人中最好的……这就权当是对那个女人的敬意吧。”

“报告!将军,胡杨已送至救护中心。”

“嗯,要全程由我们的人陪护,做好隔离措施!”尚靖一笑,“别说,那个家伙,一上来肯定就会问我这个事儿。”

……

秘密仓库。

一阵刺耳的警笛声惊醒了本已依偎着睡着的林易和徐雪菲。

机甲-侯赛因的声音传来:“不行,现在还没到你们睡觉的时候;我先给你讲讲林宇的事情吧!”

徐雪菲捂着耳朵、咬着牙,快要崩溃的样子。显然,这已经不是机甲-侯赛因第一次打断两人睡觉了。“林易,别听他说话,这种情况下,很容易被他洗脑的。”

机甲-侯赛因:“嗯,雪菲说得很对!不过,我只是想把真相告诉你们。雪菲呀,你的心理防线可不是这么弄的,你选择性的无视一些东西,并不代表那些东西不存在……虽然我知道你们困得很,可有些东西,我只说一遍。你们越是抗拒,有可能越是不能明白我想表达的是什么……当然,我只是说说,你们还是能自己验证的不是。哪怕你俩都相通了,我给你们一个床垫;你们想抱着睡,想怎么都行……”

徐雪菲捂着耳朵,不停地朝林易摇头。

机甲-侯赛因:“对,我让雪菲带给林宇的,准确来说是一个启动器。当初,我们俩是一起在孤舟山被选中成本意识复制的测试样本的……其实我并不喜欢他,我还给他调换了克隆的样本。林宇之所以能跟你双胞胎一样,就是我的手笔;怎么样啊感觉、给你找的这个哥哥?”

林易红着眼,粗重地呼吸着。

“其实,我才是那个离永生最近的人。当时,林宇只是为了求生、只是濒死挣扎而已……所以,他在这个跟你一样的躯体里走完之后,也就嗝儿屁了;我却是被指定的那个孤舟上的永生意识……可后来,你那个活在机甲里的便宜父亲把一切都毁了……虽然在整个环节里,林宇只是按了一个按钮而已;可我早就被杀了呀,如果说我有错的话,我已经提前还了呀。肉体的死亡,其实是一种分界,所有的错误、责任、邪恶等等都无法再追究下去……所以,作为一个早该死透的人,他肯定也得帮我分担一点责任;毕竟,我也担心我一个人承担不起……”

“有时候,恶念就是这样。我们都以为自己只是办了一件很小很小、小到微不足道的事情,就像林宇把我无数的机甲身体彻底激活;就像你第一眼看到这个姑娘的时候,脸蛋、身材、小屁股都要先在脑子里过一遍……你看看,支配我们的,本来就是这些东西呀。”

听到这句话,林易急忙看向徐雪菲。虽然她还是紧紧捂着耳朵,隔绝所有的样子,但林易猜她一定听到了。他想回怼几句,却发现脑子似乎不听使唤一样、连一个“闭嘴”都想不起来。

注释:

关于在没有手表的情况下,机甲-侯赛因对林易的洗脑,逻辑上就是通过星际梦想的破灭、对亲人的怀疑、对恶念的定义等击破林易的心里防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