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12)鸟人现世

  • 第十六次死亡
  • waver
  • 4139字
  • 2022-04-30 00:01:00

“我现在最担心的是:咱们底牌已经全打光了,还能震得住尚靖吗?”守望者问。

杜启生的视线离开手腕上的手表,呼出一口气,“尚靖是个说一不二的人,我相信他;不过,那个侯赛因却不是什么好鸟,我也担心他从中作梗。毕竟你也只发现那一处地方,也已经解救了那个作战小队;而对他们来说,你的合作意义已经不大了……要是他真的玩什么把戏,我们确实被动的很呐。”

守望者:“现在,能帮上忙的还是只有郭小彬了。只要他把周边区域的流言判定的阈值调整一下,就能快速分析出异常地区了。”

“这么说,你已经跟他说过了?”

守望者:“对……”

“你俩的思维,真难理解!”

“你有没有发现,这个生化战士的项目,跟你早前对我说过的‘蜂巢战争机器’有着异曲同工之处?甚至更恐怖的事情是,据我观察,生化战士可以通过巨量的进食来实现大脑对身体发育和进化的控制。”

杜启生迅速表现出一种极为忌惮的神色,“你的意思是说,那个东西可以在战斗中进化?哪里受过伤,对应的那个地方就会更加皮糙肉厚……”

守望者:“恐怕是这样的。”

“这下难办了!”杜启生皱着眉头,陷入深思。难道真的要在地球上重启“蜂巢作战机器”?否则,怎么跟这么多的生化战士对抗?

“你也别担心,不是有侯赛因顶着的吗?”守望者似乎是一种事不关己的口吻。

杜启生:“你可别说这风凉话了……覆巢之下,安有完卵?虽然说侯赛因还是有点本事的,可真要坐视他一步步成长起来,我总还是不放心的。如果真到了那一步,我们只能借助梁斌号上的资源来执行‘蜂巢’计划了……不行,我得提前跟洪有士说说这件事。”

“先等等!首先,最主要的是,我们需要确定那个地方怪物失控到底是一个个例、还是计划中的。我不相信有人会弄一个彻底失控的武器出来,这根本不符合战争逻辑;但靠着基因层面上的分裂与突变、靠着随机进化,走到这一步的概率实在是太低了……所以,我认为有必要派人进去怪物的老巢里面,看看还有没有研发档案之类的。”

“派人进去?”杜启生直接摇头,“现在的情况,指派作战人员到战场一线基本已经不可能了。再说了,病毒还可能具有传染性……”犹豫良久,他接着说道:“也许这个事儿,也只有我请缨了。”

守望者沉默了一会儿,道:“在此之前,要交待尚靖尽可能不要破坏现场。”

“好!”

……

“出发!”尚靖一声令下,更大规模的第二次征剿行动浩浩荡荡地开始了。

这一次他们调用了更多的信号中继车,以期战术指挥能离战场中心更远。

“杜启生刚刚又跟我说了那些杂种的可控进化能力。”尚靖说道:“而经过上一回的吞食,更大规模的成熟体会出现……所以,也要预防它们的伏击。”

周平川:“将军,这就有点危言耸听了吧!”

“还是小心为妙!杜启生还求着那三个侥幸生存下来的机甲呢,况且,他本来也不是那种随便说胡话的人。”

“是!”

被尚靖训斥之后的侯赛因今天显得格外安静。

姬惟久通过喊话器命令道:“侦察机,现在放飞!”

周平川快步走到战术指挥车旁,打开门。“将军,请!”

……

一阵密集的烟幕弹在空中开花,机甲集群如乌云一般向预定位置压去。

……

天基视角。

“又是这个把戏!”守望者刚想把视线挪移到别的地方的时候,似乎发现了烟幕之上有几个活动着的墨绿色的、带翅膀的人形生物。即使他作为一个非肉体生命,也是忍不住心里一惊。“我们猜的没有错,那边的生化战士可以自由控制自身的发育。我看到了烟幕云层上有它们活动的迹象,快通知尚靖小心防范!”守望者在一瞬间就给杜启生发消息道。

……

战术指挥车内。

“报告,我部损失两架无人机,原因不明!”

姬惟久听到这个消息,脸上并没太多震惊,“知道了,继续监视!”

“是。”

“怎么回事?”尚靖开口问道。

姬惟久:“没事,两架无人机失联。”

就在这时,尚靖又看到手表上显示杜启生的通讯请求。“这家伙,还真是……”虽然嘴上这么说,他还是接起了通话。“怎么了又?”

几人看向尚靖。

“什么!?它们怎么可能会飞到那儿?”尚靖深吸一口气,“刚刚上报有两架无人机战损,难道就是……”

看到通话结束,周平川问道:“将军,是……”

“果然,那群畜生竟然进化出了翅膀……现在就躲在我们造出来的烟幕里。无人机就是被他们给弄下来的!烟幕挡住了别国的探视,当然也挡住了我们自己……”

听到尚靖的话,侯赛因虽然震惊万分,但还是一言不发。

姬惟久:“那……怎么办?要不,我先让无人机全部撤回来?可这样一来,我们就失去战场信息优势了……”

“也只能这么办了。现在无人机在烟幕云层之下,就是人家的活靶子。恐怕我们的全能机甲支援过去的时候,都剩不下来几架了。”周平川道。

尚靖也没有想到第二次竟然会遇到开局不利。“现在的问题是,如果我们把无人机撤回来,对方要是悄悄组织起来防空火力,我们到时候就会凭空多出来很多麻烦。”他犹豫了,甚至这个时候竟然格外想听到侯赛因的观点一样。尚靖悄悄看了一眼侯赛因,可见到他还是出发时候的那种无所事事的样子,直接大火,道:“侦查机躲入烟幕云层,加速前进!”

侯赛因听到尚靖的命令,暗自摇头。“既然那些鸟人能这么容易发现侦察机,说明他们那时候主要靠的是听力;躲进云层,能有用吗?”当然,他是不敢,也不会把这些话说出口的。

不出所料,侦察机的战损报告还是不时传来。

这时的尚靖也彻底上头了,“侯赛因,让你的机甲马上再快一点!”

“好……”侯赛因懒懒地回应道,“不过,那三个憨货……”这个时候,他突然有了叫板的底气;他已经不需要偷偷摸摸地处理那三个幸存下来的机甲了。

尚靖一拳砸在操作台上,“随你!”

侯赛因:“您就看好吧!”

……

近两千架机甲呼啸而去。

果然,它们很快就碰到了一群正在架设防空炮的墨绿色人形怪物。

500只机甲即刻俯冲而下,火苗喷吐。这个时候,侯赛因已经知道这群怪兽的超强恢复力,所以火力优先照顾的是它们的高射炮。

生化战士的高射炮甚至都没来得及向天空发射一枚炮弹就被天上倾泻下来的弹雨摧毁。

那500只全能机甲也并没有过多停留就呼啸而去。这个时候,他们需要确保尽快消灭对方的防空力量,至于留在阵地的那些人形怪物,交给后面的各式机甲就可以了;毕竟能彻底摧毁它们肉身的是熊式机甲装配的燃烧弹,侯赛因才不会让他们在这里浪费功夫。

作战画面中,又是一架侦查机从烟幕云层中摔落。

“能不能……”姬惟久有些心疼地道:“能不能先把云层上面的鸟人清理掉?”

侯赛因直截了当地回复:“鸟人的听力超群,我的机甲在这一领域并无优势……所以,只能能遮蔽的云层落幕了。”

姬惟久苦闷地看向尚靖和周平川。尚靖没有理会他,周平川则默默地点头,表示确实如侯赛因所说。

侯赛因的机甲集群走到另一个防空火力点的时候,对方已经有4门高射炮处于待发射状态了。顿时,所有的机甲紧贴地面飞行。

……

一大群机甲从地平线下跃出,两边的火力也在顷刻间开始对射。因为高射炮的仰角问题,生化战士那边大都是些轻武器,自然也不占优势,被迅速清扫。同样,机甲还是优先破坏它们的防空装备、弹药。

机甲集群势如破竹,阵地上爆炸声迅速落了下去。

遮天般的机甲越过,留下一地残肢。

……

战术指挥车。

“我们的机甲已经到了,让你的侦察机出来吧!”尚靖命令道:“侯赛因,现在我们的侦查机开始飞低空,由你护航!”

侯赛因:“没问题。”

……

仅剩的5架侦察机从云层中钻了出来。

就在这时,一个墨绿色的身影从一边倒跃而出,一巴掌拍在一架侦察机的尾翼上。

那个侦察机盘旋着坠落……侯赛因的机甲也迅速对那个鸟人展开进攻。数十台机甲组合喷吐的激光束化作利刃,切下了那个鸟人的一截翅膀。

墨绿色的鸟人又冲回云层,半截翅膀从天上飘落。

……

天基视角。

守望者只见数十只鸟人从高空飞离那片云层。

“这是……”许久之后,他回过神来,“我知道了,是那个怪兽!他开始向全球播撒自己的超级进化基因……并且,它知道每一个生物实验室的位置!原来,之前出现在我脑海中场景,真的要应验了……”

他马上联系杜启生,把这一情况告诉了他。

“那个怪物,一定是认为自己身上的基因是进化的最优选……这是全人类的灾难!”

“杜哥,我距离太远,所搭载的激光武器打不到那些鸟人……但是,因为轨道问题,我的视角有限,看不到其他地方的鸟人落点……我能标记的地方,我会把自己这些年攒的卫星碎片全部砸下去,你务必要通知相应的国家前去清剿;可我视线之外的地方,就无能为力了……”

通话中,杜启生不自觉张大了嘴,惊得说不出一句话来。

“现在,侯赛因应该还能追上去拦截一部分,快!”

杜启生:“哦,好,我马上通知!”

……

战术指挥车内。

尚靖的手表又一次响起。

另一边是焦急的杜启生。似乎每一次响铃,都像过了一个世纪。

尚靖接起。

“尚将军,快!让侯赛因的机甲去拦截飞离的鸟人……”

尚靖悠然道,“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它们在向全球的生化实验室传播这种突变的基因,必须不计一切代价拦截!尚靖,我求你了,听我的,一定要优先拦截那些鸟人!”通话中,杜启生言辞激动。

尚靖脸色也是一变,显然,他也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好,我马上安排!你现在就通报国防部。”

……

天基视角。

守望者死死盯着那片昏暗的云,却不见一只机甲追出。

……

战术指挥车内。

“侯赛因,你到底想做什么?”周平川已经拔枪相对。

地上坐着的尚靖心如死灰,“当初,我怎么就信了你这个杂种?哈哈,这下好了,咱们都成了整个人类的罪人。”

姬惟久:“将军,要不我……”

尚靖摇摇头,“晚了……只有他的机甲还能追得上。”

此时,侯赛因若无其事地背着双手。“周平川,我赌你不敢开枪!包括徐本哲那里的总共五千多具新式机甲唯我是从,你玩不起!其实我一直在等一个这种的机会,现在好了,好戏开场了!”他眉眼上挑,“尚将军,您放心。我是不会伤害您的。只是吧,没个乱世,我等的存在太卑微……”

“那你知不知道这种病毒散播到世界是什么后果?”

侯赛因:“我只在乎我的收获,全人类的后果,于我何干?”

注释:

1、关于通过流言判定的阈值调整实现对生化人入侵地域的精准定位,在未来的大数据模式\应用场景中,每一个发声的人都是一个未经验证的信息源,只要一面系统能判定用户发布的消息属实或可能属实,即可对异常区域实现快速锁定;

2、关于守望者无法使用自己配置的激光武器攻击云层上飞离的鸟人,因为激光的散射现象,距离太远的话,需要更高能的连续输出,而他的能源做不到这一点,侯赛因的机甲也是通过一定数量的机甲配合才实现整体上的连续输出,就像多个点连成线一样……所以在没有其他机甲的配合下,守望者做不到远距离的击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