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11)配合

  • 第十六次死亡
  • waver
  • 3139字
  • 2022-04-29 13:57:18

“所有人,屏住呼吸!”

战术指挥车被炙热的焰火包裹着迅速脱离战局。

……

烟幕消散,只剩地上留下的一片狼藉。

天上的守望者终于也看清了这里的情景。饥饿的生化战士还在啃食着同伴的残肢、内脏,三具被遗落在这里的装有易嘉亦意识的机甲还缩在一个角落瑟瑟发抖。

侯赛因本来带着200具用来演苦肉计的机甲,没想到初战就几乎全折在这里了。慌忙逃命的时候,他们当然顾不得那些替死鬼……

“他们不属于战场……就算他们现在是一个机甲、战争机器的形态,但他们和一个没有接受过任何军士训练的平民相比的话没有任何区别,并且还痴痴傻傻的。”守望者联系上杜启生,他想要帮他们离开那个地方。

杜启生:“虽然我完全能理解你现在的感受,可我……我知道,你和它们一样,都是存在在机甲躯体里的活生生的人;它们被沦为牺牲品,和古代的蛮兵屠城是一样的悲凉……可我现在人微言轻,莫说以前,在边防上的力量我都完全调动不了了;现在,我在系统里自身难保……”

“杜哥,这我知道。那些生化人,似乎已经不把他们三个当成威胁了。现在它们只顾着吃地上那些尸体……我只是不知道,像这样和他们一样的复制品,到底还有多少?他们与我一样,身体是本来是同一个灵魂……这么想的话,我也是自作孽,搞什么意识复制……”

“对不起,现在这个局面,跟我有很大关系。”杜启生再一次向守望者道歉。他常常会怨自己在机甲十一没有清醒的时候把他量产化了、让世人见识到了具有独立意识的机甲的威力。小十一走到今天这个局面,他需要负主要责任。“不过,你可千万别再砸一个什么东西下来了;毕竟是国境之外,会让别的国家当成我们重建了弹道导弹、抓住把柄的……”

“这我知道。”

“小十一……”不知不觉间,杜启生又改用起这个称呼,“其实,我特别想劝劝你的是:能不能,我们让他过去吧?就像我把我那个存储器给你的时候你二话不说就一枪打爆……咱们……”

守望者:“杜哥,您也是军人。您知道,能对抗死亡的恐惧的,只有被冠以伟大使命的牺牲。可那三个机甲不同,他们与我一样……只不过是被混乱的世界蒙蔽了心智;他们就像生活在地球上的另一我,我承担我的使命,就是想让我关心的这些人、包括他们,能平安喜乐……相反,如果他们意识清醒,我甚至非常愿意看到他们赴死,愿意看到他们为了某个守护的东西而燃烧自己……但若是让他们毫无意义地引颈就屠,就像从来都没有存在过一样……我做不到就这么看着而什么都不做。”

“那你的想法是……”

“我想让杜哥帮我给尚靖带个话:我愿意配合他们搜寻逃逸的生化战士,但他需要保证那三个机甲的安全。”

杜启生:“这样做怕是不妥呀。”

“反正他们早已猜到了我的存在,既然如此,为何不能合作呢?”

杜启生:“他们的侦查手段不弱的,你的帮助对他们来说并不是必需品;所以我不赞成你这样。你又不是不清楚侯赛因是什么脾性,这是与虎谋皮……我知道,以咱们目前的处境,确实……”

“如果我现在就能给尚靖提供一个他们漏掉的地方呢?那里藏匿了七个生化战士、已经控制了所在的村子,尚靖他们丝毫都没有察觉到。”

……

作战指挥部。

“时间不能拖太久,必须尽早消灭这些恶心的东西!”尚靖的脖子上戴了一个固定器,显然是因为撤离匆忙、战术指挥车扶正的时候又崴到了脖颈。“姬惟久,马上拾掇战力,准备一举消灭那群畜生。”此时,他的手表提示有通讯请求。“杜将军,你怎么想起我来了?”

众人听到是杜启生,正不得其解的时候,只见尚靖惊呼:“你怎么知道?”

杜启生:“怎么样?这笔交易你还是划算的很呢。”

“哼,到现在了你还关心那仨废物……”尚靖略一沉思,“我可以答应你下次收拾它们的时候顺手把那仨废品带回来,可你要这个做什么?不单单是纪念吧?并且,在我们收拾你说的那个地方的时候,可不保证那仨憨货会不会再出什么事情。”

“成交!”

通讯挂断,尚靖急忙走到地图前和自己的手表里的位置信息比对了起来。“快,姬惟久。在这个位置藏匿了七个生化战士,让你的机甲火速前往!”

“是!”但离开之前,他又犹豫道:“将军,这……消息可靠吗?我们遇到的……都是些没有任何理智可言的野兽一样,它们不可能消无声息地摸到那里呀。”

尚靖:“据杜启生提供的消息来看,我们在那里碰到的,并不是成熟体……它们彼此吞噬,才能心智成熟,并且身躯也会不停生长……别墨迹了,你先去把那个地方彻底剿了,然后马上收拾它们的老巢。”

“是!”

……

星点之间,守望者清晰地看着一只只黑色的机甲咆哮般地奔向自己说的那个村寨。

战斗很快打响了。

因为姬惟久特别交待生化战士体内携带的病毒很可能具有传染性,战术指挥车停在了离作战地点很远的地方。

守望者能清晰地看到每个机甲的战术动作,甚至也知道它们是用一只烤全羊把其中一个生化战士吸引出来的。

当然,成熟体的生化战士已经能够较好的控制自己的腹欲,最开始那个暴露并被击毙的生化战士也是去检查动静而已。生化战士一旦成长为成熟体,就会变得极难对付;在他们的脑中已经有了战术配合的概念,交替掩护、火力压制等等;它们也知道自己面对的这些机甲并非生命体,逆转战局的核心在于找到远处的战术指挥车辆。

……

作战指挥部。

尚靖的手表上又显示出一条讯息。他看到之后脸色一变,“快!姬惟久,让你的战术指挥车马上后撤,那群生化人正朝他们迂回包抄呢……”

姬惟久:“不应该呀,无人机轨迹正常,他们不可能是这么被动啊?”

“把画面切过来!”

众人只看见剩余的6个生化战士且战且退、而且似乎毫无章法一般。

尚靖:“让你的侦察机飞高点!如果真的是一群蠢货,怎么可能到现在才收拾掉一个”

“是!”

当四周山体的轮廓出现,姬惟久才发现这群生化兵的真实意图。“战术小队……战术小队,指挥车迅速后撤!后撤!”

无人机传来的画面中,战术指挥车迅速后撤。

“怎么会这么难对付?”

“你们快看那个生化人,刚才明明中弹了的,难道它们会自行恢复?”周平川指着画面上一个中弹倒地的生化人没过多久又活生生站起来,震惊道。

侯赛因:“这到底是多恐怖的肌肉生长能力?”

“再看看最开始那个死透了没。”姬惟久马上道。

一架无人机飞抵,只见那个尸体上的火还没有彻底熄灭。

“看来,对付这群怪物,只能用喷火器了。”尚靖皱眉道。

侯赛因:“我想,还有一个问题值得我们认真考虑一下。”见几人纷纷投以目光,他接着说道:“先前,我们算是是白干一场。没有自行恢复能力的,成为其他怪物的食量;而成熟体,远没有我们想的那么好对付。”

“不是可以火烧吗?”姬惟久道:“我这里的熊式投弹手都可以临时改装成燃烧弹……咱们先把它们切成肉块,然后……”说到一半,他却又是一阵恶心上头,便说不下去了。“我艹,倒是他妈是哪个变态搞得这种东西,他自己不嫌恶心吗?”

尚靖:“把你现在能动用的所有的蜻蜓机甲都派出去,指挥通信中继车搭桥……现在就6个生化战士,还搞不定,有你好看!我就不信,他们的生机是无限的!”

闻言,姬惟久立正,“是!”

……

无数的蜻蜓机甲黑压压地扑向那个地方。

平台上,姬惟久大喊:“快!投弹手改装燃烧弹,马上出动!”

自动化的后勤平台并不能进行机甲改装、以及更改机甲所预装填的弹药,他们只能动用人力来实现。

……

自然,剩余的6个生化战士也不能逃脱被焚杀的命运。

……

“将军,那三个憨货,不能给他呀?”侯赛因哀求道。

尚靖:“这是我答应杜启生的。并且,我只是通知你一声;这里也还轮不到你做主!”

“将军,您听我解释……”

尚靖也不做停留,摔门而去。

“哼,战场上发生点什么,我怎么能控制得住?”侯赛因冷冷道。

注释:

1、关于本章节中“重建了弹道导弹”,设定为,在机甲作战的大背景下,破坏力难以限制的弹道导弹应退出历史舞台(那属于掀桌子的做法,重新把人员带入战争);同样,经济战、金融战等不对称的隐秘战争也全然被人们看清,贸易制裁等同宣战;

2、关于守望者不忍心那些懵懂的、与自己同源的机甲被牺牲,涉及到对人生的意义思考与解释,故此成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