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10)鏖战

  • 第十六次死亡
  • waver
  • 3344字
  • 2022-04-28 15:32:55

直到被屠杀的那一刻,那些机甲依然唤不醒应有的记忆。和当初的机甲十一不一样的地方是,他们没有在一开始被设定好的求生本能。

这种死亡,跟牺牲毫无关系。那甚至可能只是侯赛因导演好的一场关于邪恶与报复的剧作。

……

“在有绝对碾压优势的情况下,战术变得毫无意义。”侯赛因盯着灰色天幕下的机甲合体,网格型的光束扫过,无数生化战士变成血肉渣渣……

周平川看着侯赛因那嚣张的神情,脸上颇多不自在。

那些刚冲出来的生化战士被彻底吓懵了,急忙又躲回到地缝中。

“轰”、“轰”,地底深处传来剧烈的震动。

姬惟久:“这……这好像不是爆炸声。这是……好像是,巨兽的撞击的声音!”

“什么?”周平川惊愕地抓向车内的扶手,“这,这得是多大的怪兽呀?”

尚靖也是面无血色,怒目瞪着侯赛因。

“啊……”从“井”字形深沟里传来的惨叫声此起彼伏。

“这是怎么回事?”

在侯赛因的授意下,6只机甲呈防守阵型飞到深沟的正上方。

众人只见投映出来的画面中,两支巨手在不停地抓捕惊慌逃窜的生化战士。

“这……好像是,巨人?他……”尚靖最先反应过来,“他,应该是在捕食他的同类……难道……快开火!”他朝侯赛因命令道。

空中盘旋的机甲陡然变阵,凶猛的激光灼烧在他嶙峋的墨绿色皮肤上。

那个怪人感到疼痛的一瞬间缩把手缩了回去。

“将军,要不要把这里的战况发送给……”

“不可!”尚靖打断了姬惟久的话,“咱们的新式机甲,还不宜这么早曝光……继续往天上打烟幕弹,我就不信这么多机甲、还揪不出来那个怪物。”

姬惟久:“是!”

“侯赛因,还有什么本事,尽管给我招呼!”尚靖朝侯赛因吼道。

“将军,恐怕,咱们的战术指挥车需要退后了。”侯赛因平淡地说道:“我感觉这底下的空间大的很,咱们只能再往后退……”

就在侯赛因说的时候,“轰……”不远处突然被顶出来一个凸起。

“快撤!快往后退!”

“轰……”又是一声巨响,前方的山体有不少碎石滚落。

姬惟久:“快退!退出这个山沟!”

战术指挥车此时也转弯完成,加速驶离这个地方。

“快停下!”尚靖大吼:“前面山包那里有情况!”

果然,大量生化战士从那个地方窜出。战术指挥车急停而止。

侯赛因:“果然是选了个好地方啊,这是一个早就布置好陷阱!”

“什么意思?”姬惟久盯着还不停往外涌的墨绿色生化战士,道。

“如果是我的话,我也会在那个地方设置防卫手段的。前后左右这四座山头,刚好居高临下、射界良好……咱们……”

“闭嘴!”尚靖呵斥道,“都什么年代了,还说啥制高点……先用你的机甲,撕开一道口子!”

“好的。”侯赛因的语气里似乎有一点怨气,“目前来说,只有底下那个大个子可能还比较棘手一点;这些小喽啰,不必记挂!”

天上的机甲再度排成一个长筒花篮的形状,等离子光速也组成了一个空心大棒槌的形状沿着山的切线扫荡而过。

包括侯赛因在内,车里的几人看着地面上遍布的残肢、内脏都是忍不住一阵恶心。

“这也……”侯赛因有些干呕。他看到车上有一盆颜色相近的多肉,忍着不适把它丢进了垃圾桶。“要是势均力敌吧,还……我是终于明白为啥要让人脱离战场了。”

“别分心!快看身后……”周平川指着又从“井”字形深沟涌出来的墨绿色生化战士,大吼:“快,往前开!”

车子启动,向前加速。

机甲集群又掠向喷涌而出的墨绿之流。

“不对!这是地下的老怪在定位我们!千万别着了道……”侯赛因大吼。

但为时已晚。

伴随着一声巨响,战术指挥车被地底传来的巨力被掀翻。

“我艹……”车里的乘员全部被甩到一侧。“啊……我的腿被卡住了……啊,哎哟……”

许久,众人惊魂稍安。

周平川:“将军,您没事吧!”

尚靖扶着腰,轻轻摇摇头。

“您……”周平川大吼,“您别动!将军,您,您的防护服被挂破了……”他看着尚靖防生化服上扯开的大口子。“快,检查一下车子玻璃有没有破损!检查车体气密性。”

刚才那名被卡住腿的军士也看到了自己裤子上的大口子,但也顾不上这些了。他身边的人道:“你举着我,现在,气密的操作平台在顶上了,我够不到!”

“好!”

又有一人上来帮忙,两人举着他开始操作了起来。

虽然指挥车被掀翻,但天上的机甲依然在有序地清扫靠近指挥车的生化战士。直到侯赛因一个念头传达过来:“优先救助指挥车脱险。”

顿时,约一大半的机甲组成了一个穹顶一样的护盾,另一小半则聚到指挥车旁“实施救助”。

“侯赛因,你在做什么?!别动!”姬惟久急忙制止他,怒吼:“气密性检查完之前,这车子不能动!外面是传染性的生化病毒,你想死吗?”

并且,扶正战术指挥车,也根本用不了这么多机甲。

“轰……”那个恐怖的大手再度探出,一把抓住了闪躲不及的3个机甲,在空中生生捏爆。

尚靖大叫:“慌什么?该咋样咋样,不要死守咱们!别让地上这些怪物组织起来反击。”

其实,在后排已经有不少的生化战士结成攻击阵型开火了,不过大部分的子弹都打在了他们自己人背上,也有不少穿过人墙、击打在车辆的底盘上,“砰、砰”的声音不绝于耳。

周平川看到这一幕,不由出声道:“这群畜生,连自己人都屠啊……”

“快,火力压制!”尚靖看侯赛因还是有点懵,再一次提醒道。

机甲组成的防守圈在各种火力的扫荡下再一次扩大,每一次对方形成的火力点也都被迅速扫灭;可天上的机甲还是无法避免地再一次出现战损、重重地摔在地上。

侯赛因也明白,现在不是心疼这些的时候。天上的机甲火舌喷吐得更猛了。

“气密性检查完了没有?”尚靖终于忍不住,催促道。

被抱住双腿举高操作的那个军士颤颤巍巍的,他现在已是满头大汗;显然,这个军士也从来没有训练过在这种非正常状态下的极限检测……确实也很久没有出现战术指挥车被攻击的情形了,甚至在出发之前、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想不到他们的车子会发生侧翻。不对战术指挥车里的机甲指挥人员进行攻击基本已是共识,就像数百年前,交战双方都已不会再刻意射杀已经跳伞的飞行员。

姬惟久:“到底好了没有,就倒是吭一声啊!”

“团,团长……它,一直显示异常啊,我……我,我实在排查不出是哪里出了问题。”

侯赛因最先发火了,“怎么会这样?”

看到这一幕,尚靖把他挡在身后,“你安心指挥你的机甲就行,这事儿不用你操心!”

侯赛因踮起脚尖狠狠瞪了那三个人一眼,然后才将精力放在当前的战局上。

和18年前的机甲十一不一样的是,侯赛因的战斗意识并没有完全实现脱离指挥,他自己还是一个重要的领袖角色;而机甲十一则是一个整体,意识融合之后80具机甲自认为它们就是一个完整的整体,从而实现完全的自主意识。两者比较的话,一是侯赛因的机甲没有经历本能行动力的训练(易嘉亦对黑色蜘蛛机甲的改造),二是他自己的控制欲。不过,侯赛因其实也这里也仅仅是相当于是一个精神领袖,他的指挥也只是在目标或行动的优先级上进行上帝之手式的排序。

“快看,它们那是在干什么?”姬惟久死死地盯着正在啃食同类的那些生化人。

它们中的绝大部分都是出自一个克隆样本,也就是说,它们啃食的都是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血肉躯体。

姬惟久咽了一口唾沫,胃里又是一阵翻江倒海。

“我好像知道底下那个是个什么东西了?”侯赛因嗓子有点嘶哑,“你们看,那些畜生吃掉自己的同类之后,他们的身体在肉眼可见地生长……”他看向尚靖,“也就是说,底下那个东西,也是这么靠吃自己的同类成长起来的。”

周平川的脸唰地一下变得惨白,“也就是说,这里之所以会出现之前的情况,是因为地下出现了那个超级巨头,平衡被打破了……”

“对。”侯赛因道:“我虽然不想承认,但你猜对了!”

“那我们这次还能干掉它吗?”尚靖问。

侯赛因摇摇头,“有点悬,如果要让一部分机甲飞回去驮运补给的话,我们的火力强度怕是就有点难以压制了……现在,机甲的剩余能源已经不足以彻底绞杀这里的怪物了。”

尚靖:“听好了,我不想让别人知道咱们在这里栽了跟头……回去之后,嘴巴都给我管好了!”

“是。”众人异口同声道。

“行了,不用再检查了!”说完,尚靖看向侯赛因:“让你的机甲组合起来,把整个战术指挥车驮回去吧!咱们,修整两天,然后彻底灭了它!”

“明白。”

尚靖:“姬惟久,你听好了!把这里给我死死地围起来,一个怪物也不能放出去!同时,在方圆300公里的地方展开巡逻,如有漏网之鱼,就地击杀,然后进行火烧处理。”

“是。”

注释:

关于机甲十一的求生本能,解释为易嘉亦和刘思阁在山南城抓到那只狙击型机甲后,易嘉亦在共济会的那个装配电瓶车的车间给机甲进行的系统层的能动性改装;本作品中,这一设定演绎为像人求生一样的本能反应或无意识的肌肉记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