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9)对抗生化战士

  • 第十六次死亡
  • waver
  • 4049字
  • 2022-04-27 14:36:33

经过两天一夜的筹备,尚靖、侯赛因与周平川带着2000具已写入战斗意识的机甲搭乘12架运输机开赴西北边境地区。

运输机腹。

“之所以我又额外带了200架憨货……”侯赛因笑着道:“是因为我们的作战画面不能太耀眼,所以把那些机甲当成陪衬吧。”

此时的尚靖、周平川却并没有跟他开玩笑的心情。

……

上允城。

林易刚伸出小拇指、准备牵徐雪菲的手,就被突然出现的杜启生吓得缩了回去。“杜伯伯,您怎么……”

杜启生:“这几天我一直在上允城没走呢?”

“嘿嘿,我可是好久没都见您穿军装了!雪菲,这个就是我之前给你提到过的杜伯伯,中将衔。平时都比较低调,今天不知道是……”林易强装着镇定,开玩笑道。

徐雪非微微一笑,“杜将军,您好!”

“嗯,之前你找林宇的事儿我也知道了。有时候,你爸爸说得也不一定对……所以啊,在有一个明确的判断之前,这里的事儿你们最好别掺和了。”杜启生看着徐雪菲,正色道。

“杜伯伯,您说的是……”

杜启生转念一想,“还是让她说吧!”

“雪菲,这……”

徐雪菲:“杜将军,我承认在苏新城的时候我交了一个东西给林宇;但我没有拆,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呀。”

“不知道!?我是相信你的,可这要是出了什么问题,你一句‘不知道’可谁也说服不了。”此时,杜启生也相信了徐雪菲并不知情,语气比刚才温和好多。

现在轮到林易一头雾水了,“这……雪菲,杜伯伯,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徐雪菲:“既然杜将军问起,我承认,在苏新城的时候我确实是按照一个被设定好的路线走的;那人说你们一定会追上来……然后我把东西交给你们就算完成任务了。”

杜启生:“行了,不用掩饰什么了,我现在还没有追究的意思。那个人就是你爸爸,不过我相信,他也就是一个传达指令的角色。这么说吧,这个事情,涉及到军队里的派系矛盾,以后啊,别在搅合到这里来就行。”

林易顿时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原来,从一见面的时候,这就是个套?”

“小易!”杜启生打断他,“没那么严重,就是……”他一时也想不出来怎么安慰林易,便随口说道:“其实就是军方的一个人才招募计划,抢人大战而已……别想那么复杂!”

林易略微有点哭腔,道:“杜伯伯,你别骗我了……就他那种死宅,你们怎么不抢我呢?”

“我说得是真的。”杜启生接着道:“我保证!而且,我还提醒你,别看你哥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人家脑子里的知识可是一点都不少……”

徐雪菲看着林易,“对不起,我……”

林易头扭向一边,不再看她。

杜启生想到徐雪菲交给林宇的很可能是个能联系上侯赛因的通讯器,便着急回去。“我都说了,这是小事儿!小易,别放在心上啊。你们接着玩,我突然想到个事儿得去你郭伯伯那儿一趟。”一边说着,杜启生跑开了。

林易只觉得刚才试着去牵她的手简直太傻了,他把头扭到一旁。“我……我,对不起,我去冷静一下。”

似乎是舍不得说出太决绝的话、甚至舍不得远离徐雪菲,林易只能把这些憋闷再咽回自己的肚子里,可他一时间也消化不掉,只能留着泪、装作云淡风轻地走到角落。

……

杜启生故意绕了个大圈、又回到林如家楼下,登入访客系统。

很久都没有回应。

“不用了,林如没在家;林宇大概是不会给你开门的。”守望者的声音响起,“现在边境那儿出事了,尚靖和侯赛因带着至少2200具机甲去了西北方向。”

杜启生:“嗯?”

“这个事情是郭小彬告诉我的……据他说是那边出现了生化战士,情况不容乐观啊。”

杜启生:“刚才跟那个小妮儿的谈话你听到了吧,现在林宇手上还不知道是个什么东西,我担心他……”

“你还是担心担心小易吧,现在正哭得稀里哗啦的……”

“诶,这可不关我什么事儿啊。是你说让吓唬吓唬她的……谁知道人家姑娘都没怎么样呢,他哭成那个熊样。”杜启生解释道。“说正事,侯赛因如果给林宇的是一个专用通讯器,恐怕……”

守望者:“嗯,其实我也一直在担心,重生之后的林宇对周围的怨气还是很重;他太计较这个世界之前对他的不公了……这点上,确实很有可能被侯赛因利用。但他那里现在能量太小,应该还起不了什么风浪;我们还是优先关注边疆的战事吧!他这里,让郭小彬关注一下就好了。”

杜启生又呼了好久,林宇依旧没有应答的打算。

……

夜,边疆。

“快,先在我们的边境布控,不能让一个生化战士渗透进来!”尚靖站在地形图前,大声道:“第二步,联系外交部门,我们需要派遣足够的战力到事发区域……还有,侦察机开启最高强度巡逻模式,一有可疑情况,直接上报总指部。”

周平川拿着一个个小旗子,再地形图上标示着目前的战力分布图。

“姬团长,你说说看,怎么会出现这个问题?”尚靖一般说着,看向姬惟久。

姬惟久:“将军,恐怕事情比我们想象得要严重得多!那里基本已经确认是一处生化实验室,可按照一般的规程,不可能会出现这种程度的失控……我跟手底下的连、排级干部开会的时候,有的人猜测说……”

“说什么?”

姬惟久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说那个实验室里可能发生了某种异变,导致用于生化转化的那种超级病毒具有了传染性……”他抬头看了看尚靖等人的颜色,继续说道:“所以,那个实验室的守卫力量也被转变为生化战士了……不过,目前还没有证据。”

周平川:“好了!要是按照你刚刚说的,事情的性质可就严重了!如果真的是这种程度的生化灾难,为什么不彻底探明情况?”

“周长官,您有所不知……我们派去的2批共27具蜻蜓机甲,一个都没能回来。”姬惟久解释道:“事情暂时都被压在我这里,还没有曝出去。”

“一有问题你们就只知道往下压、往下压……这种规模的事情,你能压得住!?”尚靖冷哼一声,随手就把手边的钢盔摔到地上。

周平川急忙上前,道:“将军,姬团长也是担心各种猜测的不实消息会引起恐慌,所以……”

“你也别替他说话!之前的教训还不够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判断力,我们只需要尽快把我们认为正确的事情严谨、细致地公布出去就好,大家谁都可以发表自己的看法……不要把别人都当成傻子!任何情况,都要允许有不同的声音……只有这样,公众才能最快地找到正解。”

姬惟久:“是,将军教训得是。”

……

次日中午,在获得了阿汗国的授权后,随侯赛因等人一同运抵的2200只全能型机甲奔赴事发区域。

为了保持隐秘,尚靖拒绝了侯赛因使机甲合体、临场组合成一架运输机以携带战术指挥车飞往作战区域的提议;而是一路在地面上疾驰,紧跟在黑压压的机甲集群后面。天上是早已施放的大范围高空烟幕,满满的一种末日景象。

战术指挥车内。

“哈哈哈,不需要一对一的操控,就是舒服!哈哈……小侯,这可都是你的功劳啊。”

姬惟久:“将军,这……”

“姬团长就等着看好吧!”周平川接着介绍起各种注意事项:“从现在开始,每个人必须穿上防生化服、带上防毒面具……划定战术指挥车为无病毒安全区,任何出去过的人再回来之前都必须经过严格的消毒,否则不能搭乘……现在,我们距离事发地3.5公里。”

战术指挥车停下,开启了全景模式。这种侦测模式下,除了地面之外的任何方向都有良好的观察视角。

“无人机已到达预定区域!”

周平川:“把画面投出来。”

“是。”

只见画面中没有任何一个生化战士的影子,那些羊的尸体依旧被留在原地。

“将军您看!”姬惟久指着画面右上角的位置,“我们的蜻蜓机甲大都是在这个地方失联的。”

几人纷纷看去,只见那里还有几具蜻蜓机甲的残骸。“难道,它们发现我们来了附近,就提前躲起来了?”

尚靖:“有这个可能,生化战士的智力虽然会有所损伤,但也低不到哪里去的。蜻蜓机甲出事那里,再放大一些,那个地下实验室应该就在不远处。”

“好像,那个地方被挪动过了……”所有人仔细找了很久都没有任何发现,姬惟久却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

“还能记起第一现场吗?”尚靖问。

姬惟久:“这里的山都一道一道的,比较类似,得等我一下……”

……

“你们看,那不是我们的蜻蜓机甲吗?”后面一人指着不停盘旋的四具蜻蜓机甲,道:“怎么是盘旋状态,我们那边看明明已经失去信号了呀?”

“联接一下,看看还能飞回来不。”姬惟久道。

“是!”

就在刚刚和那四具蜻蜓建立联系的时候,它们便不受控制地朝战术指挥车冲来。

周平川:“这是自杀式冲击,快拦截它们!”

与此同时,两架机甲从空中俯冲而下,护卫战术指挥车。随即,36道等离子光束均匀地打在这些自杀式的蜻蜓机甲身上,爆裂的火光吞没了所有,包括可能存在的具有传染性的生化病毒。

蜻蜓机甲被打爆的场面侯赛因看都不看,似乎是理所当然一样。“据我了解,生化战士一般都暴戾的很……就算他们灵智不浅,咱们也不能任由他们躲在地下。”

“那你想怎么……”周平川还没有说完,只见除了护卫战术指挥车的2台外的所有机甲都盘旋成了一个尖尖的漏斗形状。

“我先把这里的地犁一遍再说。”说话的同时,粗壮的激光束划在地面上;沟壑遍布的地表瞬间被切出了一道长约1600米、深40多米的宽沟。

众人眼睁睁地看着那道激光束像一把插入大地的匕首一般给周围的土地打上了“井”字型花刀。

“咤……”巨吼声从地底冒出。

无数墨绿色的人型生物从“井”字形地缝中涌出……

此时,天上的烟幕已悄然消散。

尚靖给侯赛因递了个眼色,示意他把携带的200具承载着易嘉亦存在最后设备里的意识的憨货机甲也投入战场,待一切就绪后:“侦查机,开始录制视频资料吧!”

“是。”

2000具机甲重新回到无序的状态,和被当成牺牲品的那200具憨憨的全能机甲混在一起,任谁也看不出来。

因为那些生化战士手里也有能足够威胁到机甲的各式武器,所以大部分机甲腾挪闪避灵巧,还有一小部分却似乎酒醉深沉……

不停有生化战士或者机甲被打成肉酱或者金属碎片。

……

深邃的晴空之外。

守望者看着沟壑里的这一幕,总觉得那部分行动迟缓、被当成牺牲品的机甲是那么熟悉,而他的心里同时也有一种莫名的心酸……

在这片沟壑之中,死亡或许会被冠以牺牲的荣耀。可战局里的那些待宰的机甲,那种状态,似乎并不是在对抗面对死亡的恐惧,而是一种懵懂、一种对周遭世界的深深怀疑。

在看到那个侦察机的时候,太空中的守望者号瞬间明白了。那些被牺牲的机甲,早在开战前就已是弃子。那种状态,和自己刚刚意识融合的时候太像了……

新一轮烟幕弹被打上高空。

……

上允城。

杜启生接到了刚才的一段视频信息。

守望者:“杜哥,你可知道……那些被当做陪衬、被牺牲的机甲,身体里的,也是我……”

杜启生语塞,不知该说什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