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1)曲伯伯

  • 第十六次死亡
  • waver
  • 3078字
  • 2022-04-19 10:38:48

18年后。

上允城。

“妈,是杜伯伯来了。”林易喊道。他在自己的腕表上轻点了几下,杜启生顺利进门。“哥,你去沏杯茶吧!”

林宇:“你个臭小子,我是你舅舅……”

“胡子都没有我长出来早,还整天摆一副臭脸,跟我欠你5元钱似的。”林易一脸不屑,接着说道:“别嘚瑟啊,叫你哥已经是很给你面子了。”

杜启生轻咳了一声,“不用了。以前来你家的时候,你们俩都还小;每次想抽一根的时候,总感觉你们太小,害怕影响你们发育成长。这次吗,嘿嘿……”

不过,他话还没说玩,手里的烟就被林如抢走了。“杜将军再忍忍吧!”

林易端了一杯茶叶水走到杜启生身边,“杜伯伯,您上回来的时候说,我爸爸他们马上就要飞出冥王星了;这回,他们是不是早就飞出太阳系了?”

杜启生:“小易呀,冥王星可不是太阳系的边界。要是大概算起来,现在应该差不多能出去了。冥王星外围,还有柯伊伯带、有奥尔特云……那里更是有无数的天体,也是要被算在太阳系的。现在呀,从你爸爸给我们发消息到我们接收到他的消息,应该就得大半年时间;所以这个时候,我们跟你爸爸联系就没那么方便了……”

“那就是说,如果再过几十年,我想我爸爸的时候、我再给他发消息,他都……”林易一边说着,头渐渐低了下去。“我都没有见过他……”

就在杜启生不知道该怎么劝解林易的时候,林如走到林易身边,“小易,想什么呢?爸爸虽然没有陪着我们,但他是一个伟大的宇航员;他有自己的征程,就像你一样,你不是也想当一个像爸爸一样的宇航员吗?”

“对!”林易哭着喃喃道:“我一定会努力,然后到曲伯伯、文伯伯那里的。妈,您放心!有生之年,我一定会追上爸爸的脚步……追上他,我……我,我就见他一面就行了。”

林如:“好,妈妈相信你!”

杜启生:“小易呀,你曲伯伯的身体最近也越来越不好了。他还是经常念叨你,你要是有时间,经常去看看他吧!”

“嗯。”

“林宇,你也陪着小易一起去吧!”杜启生对林宇道:“别整天愁眉苦脸的憋在家里了,多出去透透气!”

林宇:“杜将军,这您也要管?”

杜启生的脸色马上又冷了下来,轻哼一声,便不再理他。

……

太空。

从80台机甲飞入太空的那一刻起,世间再无易嘉亦与机甲十一,他便是孤舟。第一艘孤舟出发后,另一艘孤舟也基于他的一个新分身始建……

征程中的那一艘孤舟,不断前行,亦不断进化……成熟的建造思路再用于改进在建这一艘……

留在地球同步轨道上的那个全能型机甲分身早在孤舟出发前就也被换上了隐形涂装、胡戚瑞给十一做的那个通讯器也重新升级了一番,翅膀上还增加了太阳能电池板,被命名为守望者号。

守望者号已经在太空飞了将近17年了。这17年的时间,他通过林如、林易和婉君、曲梁斌等人的智能手表来感知他们的状态,但却从来没有主动给他们发过任何一条消息。

通过分身的手段,他知道,14年前郭小彬和胡薇薇结婚了。

为此,他还落寞了一段时间,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他整日收集太空中的各种垃圾,碎片……很快,守望者便学会了通过朝某个方向丢弃太空垃圾来实现自身的变轨,当然,测试的时候他都是在夜间向大气层丢掷的。

那段时间,上允城的人们总会不时看到流星划落。

直到在郭小彬和胡薇薇的结婚一周年纪念日那天,守望者送了他们一场盛大的流星雨。同时,那也是机甲十一对胡薇薇复杂的感情的完美谢幕。

这17年时间,郭小彬独立设计了一个时间管理系统。起初是用来管理人们多余的精力,从而帮助稳定由他引起的混乱局面;渐渐地,使用他系统的人越来越多,那个时间管理系统,被称为:一面,现在已经是当前智能手表最主要的功能之一。

而孙欣沛也基于这套时间管理系统,做出了游戏人生项目。即,人们可以选择从出生到死亡,活在一个被设定好的世界中,比如说武侠、修仙……他们从一出生,面对的就是对应的世界情景,生于此、老于此……世界好像被分成许多模块。

18年前的那场乱局,至今还没有消退。

他也知道,曲梁斌恐怕也余时不多。我不敢联系林如和婉君,曲梁斌却是他最想倾诉的人;可每每想到他们升空那天各国那充满敌意与畏惧的目光,他忍住了。

他还知道,在这17年的时间里,杜启生接受了4次军事法庭的调查,但关于“意识复制”的事,他愣是一个字都没说。

军队里的高层虽然早有猜测,但无奈杜启生的嘴太硬……碍于他之前给国家做出的贡献,军方只是给他留了一个中将的称号。

是的,杜启生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实权了。

……

半月后,孤舟山。

“曲伯伯!”在杜启生的带领下,林易和林宇来到曲梁斌的病床前。

曲梁斌吃力地睁开眼睛,“小易,你来了!”

林易:“曲伯伯,您可得快点好起来!我还想让您带着我去追我爸爸呢。”

“呵呵……你这小家伙,放心吧,肯定能赶上!”曲梁斌重重地喘了几口气,“只不过呀,曲伯伯年纪大了,以后你再来这里,恐怕得让你文伯伯和洪伯伯带你了。”说完他又看向林宇,“小宇呀,我是第一次这么叫你;以前的事儿啊,别总把它当成是包袱,要向前看!”

林宇:“是,曲前辈。”

洪有士走到林易身边,“小易啊,下次我们这里再招人,你可得参加,我给你们俩开个后门。”

“好,谢谢洪伯伯!”林易高兴地道。

洪有士:“哈哈……你爸爸叫老师是前辈,到你这里就叫起了伯伯;然后在我这儿也是伯伯……嘿嘿,辈分都搞差了。”

“你们都先出去吧!我们跟前辈说点话。”杜启生道。

等林易、林宇等人刚出门,郭小彬带着胡薇薇冲进病房。

曲梁斌微微仰头,“老,老九……你,你也来了。”他慢慢地环视了一圈,未名之地的人都到齐了。

郭小彬:“前辈,你……”

“您快好好躺着吧。”胡薇薇道。

“哎,我感觉也就在这几天了……不扛了!临了还能见大家伙儿一面,挺好的。”一边说着,曲梁斌颤抖的手指向洪有士,“有士,你听好了,我坚持不住的那一刻,不要抢救。临走的时候,我想留点体面。”

洪有士哭着点头,“嗯……老师。”

“咱们这群人里,其实我最佩服的,还数老十;虽然……哎!”他重重地叹出一口气,“其实吧,到我这份上,也算活明白了。他那呀,也算是得其所愿,咱们啊,也为他高兴……并且,他不一直在天上呢吗?只不过,我觉着,最对不起的,应该就属老八了。现在你在系统里的日子不好过吧,委屈你了!”

“没事!”杜启生道:“还没哪个不长眼的敢惹我。不过,我唯一不放心的,还是18年前从这里逃走的侯赛因……我问过那个刘青了,易嘉亦的最后设备,就是在他那里!”

文三友:“这件事情也怪我,当初要不是我极力推举把他的意识也复制……就不会有这么多的事情了。”就在曲梁斌要抬手的时候,文三友握住他,“你就放心吧,兴不起什么风浪来的!都十几年过去了,要有事儿早就有了。”

“对!”几人纷纷附和。

看曲梁斌总想要起身,卫桑从一边拿来一个枕头给他垫了起来。

曲梁斌:“不过,老十的这个秘密,咱们还是得守着;你们就允许我,我,先走为快……咳,咳……”

“老师,您说什么呢。”

突然间,曲梁斌腕上的智能手表震动了起来。他颤抖着微微抬起,上面赫然显示了个数字11。

“哈哈……”曲梁斌大笑,颤抖着伸出手,“我就知道,这个家伙,天天偷窥咱们,哈哈……咳,咳咳。”

……

三天后,曲梁斌与世长辞。

他的家人们遵从他的遗愿,将骨灰撒在了孤舟山一侧的海里。

很快,在建的那一艘孤舟被命名为梁斌号。

……

“小易,要不,你俩留在这里几天,陪陪你文伯伯、洪伯伯。”临走前,杜启生对林易、林宇二人道。

正在这时,他的智能手表来消息了:“你猜得应该不错,我的那个最后设备现在大概率就是在军方手里。而刚刚你的那个问题,只有一个解释,军方现在有一个秘密部门在根据最后设备上的意识数据在反推我的方法。而这个秘密部门,完全隔离了你的探知。”

杜启生脸色煞白。

注释:

关于文中出现的“一面”,曾是我9年前的创业思路,暂未成……Interface翻译成一面,意为手机的第一屏……写在故事里纪念一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