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22)

  • 第十六次死亡
  • waver
  • 3617字
  • 2022-04-16 12:44:14

“将军,这天恐怕就要黑了,咱们……”眼见外面越来越黑,周平川也没有办法,只得硬着头皮对尚靖说。

尚靖也是气不打一处来,“急什么!还是一寸一寸地找!我就不信,它真能长翅膀飞咯……”说到这儿,他也反应过来,“所有的蜻蜓机甲打开探照灯起飞,仔细检车每一个树杈!”

“是!”

“还有,杜启生那个混账的位置确定了没有?”尚靖从上衣口袋抽出一支烟噙在嘴里。

周平川看到之后急忙点上,“一直还在移动。不过,他们容易找!”

尚靖抽了一口,道:“把他们堵在原地别动!”

周平川:“这……毕竟杜将军……”

“有什么好担心的,照我说的做!”

“是!”

……

杜启生、郭小彬和胡薇薇三人被四只猎豹型机甲兽从四个方向围住了。其中一只发声道:“杜将军,请跟着我们的机甲走吧;我们保证不会伤害几位。”

“既然你知道我的身份,还敢来挡我?”杜启生一动不动,质问道。

“将军请息怒。我们也是奉命而已,请不要让我们难做!”

杜启生:“是他妈你们在堵我,还说让我配合!?”

战术指挥车里的尚靖一把抢过话筒,“杜启生,别给脸不要脸啊!”

“尚将军,没想到您也在啊。好,我们这就过去!”杜启生也没有办法,只能对着面前的几只机甲兽说道:“带路吧!”

就在几人快要走到指挥车旁的时候,孤舟山的接驳飞机悬停在了附近。

“这里是临时军方管制区域,请速离开!”扩音器播放出警告声音的同时,两架蜻蜓型机甲升空,速射机枪瞄准了那架飞机。“请表明身份!否则,我部将在倒计时三分钟后开火!”

飞机上,一个绳梯缓缓垂了下来。

来人正是曲梁斌。

尚靖看到之后也从车里走了出来,道:“曲先生,您来这里是……”

“呵呵呵,来接几个人!”曲梁斌笑道。

“杜将军与曲先生是忘年交,这我知道。这三个人您都可以接走,不过,就在这里还有个别的东西;为了防止它溜走,所以你们离开之前,必须让我们的人登机检查一遍。”

曲梁斌:“哟,看你这话说得。当着您尚将军的面,我还能搞啥小动作不成?”

“曲先生,这可不一样!有一具隐形机甲叛逃,我部正实施抓捕;所以,任何从这里离开的人、战术车辆、飞机都必须接受检查!”尚靖的语气强硬,甚至两个蜻蜓依旧是可以随时对飞机开火的姿态。

在胡薇薇的搀扶下,曲梁斌慢慢从绳梯上下来。“尚将军,您执行军务,我肯定是不敢阻拦的!我可孤舟项目也是最高领导批示过的,涉及到多想绝密技术……就算是我方的接驳飞机,您要想查,也得走个流程;所以呀……”

尚靖也是聪明人,很快便有了变通之法,“这个好办,我军的蜻蜓机甲自会护送贵项目的飞机离开,一刻也不能在这里耽搁。”

曲梁斌:“按照尚将军的意思,我这把年纪也得一步步走回去了?”

“等这里的事情结束了,我自会安排把您送回去。”

曲梁斌:“哈哈,你当我们那里闲的很吗,必须得看您把这里的事情都安排明白了才能回。”

“既然曲先生不小心卷到这里的事情,恐怕您真得配合了!”尚靖的语气里没有一丝商量的余地,“蜻蜓机甲,执行驱离!”

“这里是军方临时管制空域,请速离开!否则,我部将按照战场守则、在三分钟后开火!”接驳飞机两侧的蜻蜓机甲开始重复这段话。

……

“这里是军方临时管制空域,请速离开!否则,我部将按照战场守则、在两分钟后开火!”

……

曲梁斌笑着对杜启生说道,“没事,他不敢!”

杜启生轻轻摇摇头,“这个疯子!”

这时,胡薇薇突然大叫起来,“快看天上!那是什么意思?”

“尚靖的支援到了!”杜启生解释道:“因为天黑,不具备盲降条件。飞机发这个信号灯,是想让地面的人提供导引。”

尚靖:“周平川,安排接引!”

“是!”

郭小彬小心移动到杜启生身后,“按照这个进度,我们恐怕撑不到30个小时了。”

“还有29时46分钟。并且,来支援的机甲里有为数不少的新式的全能机甲,恐怕接下来更难了。”杜启生紧皱着眉头。

胡薇薇:“哼,反正撑不到那个时候,有必要算那么清吗?”

因为需要接应空降,尚靖直接拍了拍战术指挥车,对里面的人命令道:“执行警告射击!现在!”

接驳飞机两侧的蜻蜓机甲不再按照倒计时规程,直接朝下方开火了。曲梁斌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对立面的飞行员点点头。真是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呀。

飞机短暂地抬升高度之后便迅速飞离了。

……

“报告!我部奉命携350具各式机甲前来报到。”

……

“报告!我部奉命携420具机甲及配套物资前来报到。”

……

“报告!我部奉命携500具机甲前来报到。”

……

“哈哈哈……”看着最先赶到的在天上密密麻麻的蜻蜓机甲,尚靖笑了起来,“杜启生,凭我现在的战力,把这里犁一边都轻而易举;你那个原型机,是藏不住的。”

杜启生:“尚靖,你调动这么多机甲过来,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你先别给我扣帽子,这话其实应该我来问你。你可知道,你藏得是一个什么东西?假如这些东西能顺利装配到部队,代表着什么吗?”

“莽夫!事情闹大之后,这项技术就再也没有机密可言!你!”杜启生气得说不出话来,要不是身上还有一套代表着荣誉与骄傲的军装,他恨不得现在跑过去对着他的肚子狠狠踹上几脚。

尚靖:“只要主动权在我们手上,有什么好担心的!?杜启生,都是一个战线上的,你把原型机藏那么紧干什么?我也去档案科查过了,你这么厉害的东西竟然都没有存列在档;好东西捣鼓出来,不就是要用于实战……犯什么糊涂这是?”

其实尚靖刚刚的这句话确实说到了他的痛点上;很多时候,他的观点并不被周围的将领们认同,而杜启生从小十一在未名之地准确打爆他丢出去的那颗石子的时候就知道,他面对的是一个崭新的战争模式与未来世界。为了这个预想中的未来,他豁出去了。

杜启生也持有一本与未名之地几人一样的笔记本,他当然明白:一味地迎合当下,永远不可能有划时代的东西;因为大部分人并不一定是对的,他们或许是利益驱动、或许是人云亦云……社会上的不正确的普遍认知太多了。

走正确的路的人,其实往往孤独。

而现在,尚靖把这种孤傲看成了一种别有用心的企图。

枝稍揽月,星点明灭。

“尚将军,你可知道,在我办公室里给你拿来的那个笔记本的最后几页有我写下的解释。当时你不愿意听我耐心解说,而现在,我也不愿再跟你磨嘴皮子了。不管你准备怎么搞,我都接着!”杜启生虽然想到在军事法庭上自己可能也不占理,但他也没有一丝恐惧。这种孤傲,和那个传承下来的笔记本一样:随便你理解不理解,我只等能读懂我的人。

“冥顽不灵!”尚靖环视了一圈正在仔细探查每一寸地方的机甲,不由得心里也是焦急:“曲先生是当世高人,我自然要保证他的安全;旁边那位,我要是没有记错的话叫郭小彬,最近很多地方搞得乱七八糟的,都因为这个人;再旁边,那个女的,不认识,恐怕也是郭小彬的心腹……”

杜启生:“你想干什么?”

“先把两人拿下!”尚靖命令道。

胡薇薇一听这话,手下意识地再一次探向腰间,但很快被杜启生挡在身后。

“别动!”只听尚靖身后一道声音传来。

众人看到战术指挥车上一道夜空蓝色的蜘蛛身形显现出来,不是机甲十一是谁。他一把狙击枪死死地瞄着尚靖,一动不动。

“这……”尚靖大惊,怎么也没有想到,他花这么大力气找的那个机甲原型机竟然就在他自己的指挥车上。“这,它是什么时候上去的?”

杜启生也没有想到,小十一竟然会选择趴在对方的战术指挥车上。

“前辈,您也来了!”机甲十一似乎一点也没有把尚靖的话放在心上,也当周围的一千多具机甲如无物一般。

曲梁斌:“呵呵,小十一,从老八那儿听说你恢复的事情,我心里很是高兴。”

“谢谢,又是在生死边缘经历了一次,才有幸能……”

不远处的机甲也迅速合拢过来。

机甲十一用蛛脚敲了敲车顶,发声道:“你们不会以为,能在我开枪之前解救你们将军吧?”

所有的机甲顿时不再有任何动作。

“它不敢!”话音还没落,只听“砰”的一声,尚靖似乎能感觉到子弹是擦着他的耳朵过去的。狙击枪的声音也震得周围几人的耳朵嗡嗡作响。

弹壳也紧接着从车顶滚落。

周平川也迅速从车里冲出来,拔枪对准车顶的小十一。

看着吱呀呀的车门,尚靖笑了,“我知道了,你是趁着我们关车门的时候爬上去的。到底是跟不上时代了,杜将军搞得这东西,确实厉害。”说完,他又看向曲梁斌,“曲先生,您也知道这个机甲?莫非……我之前听说这个东西的意识是复制于一个大活人,莫非,您认识那个人?”

“不错。”

“这样一个好东西,可惜了呀!”尚靖笑着摇摇头,“不过,我还是见过些场面的。里面的人听好了,但凡这个机甲再敢开枪,不管是对着谁,这里的四个人统统射杀!”他也很快就找到了机甲十一的弱点,既然不是专门打造的杀戮机器,那就不可能不受影响。

“别动!”十一的声音如往常一样不带感情。

场面再度僵持。

……

曲梁斌:“小十一,你放心吧!看到你有这个本事,我就放心了!从现在开始,郭小彬和这个……”

“我叫胡薇薇。”胡薇薇急忙补充道。

“呃,郭小彬、胡薇薇都是我们孤舟山的人,尚将军不会拿他们怎么样的!若是可以,你给我表演一下,看看你是如何在这围剿中脱困如何?咱们孤舟山见!”说完,他便带着杜启生等人转身。“哦,对了!尚将军,我们就不叨扰了!”

机甲十一还是在车顶上一动不动。

……

等曲梁斌等人走远,十一又隐去了身形。

“探照灯!我就不信,这个东西会连个影子都没有!”尚靖怒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