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18)预感危机

  • 第十六次死亡
  • waver
  • 3269字
  • 2022-04-11 13:37:15

“那你打算怎么做?”机甲十一并没有急着回应他的请求。

郭小彬:“我知道你需要去一趟孤舟山,反正现在我也无处可躲,可以先陪你去!”

“九哥应该知道,如果我目前这个身体里的意识和那一份融合,那我的这具身体,也就没有意义了……我可不希望同时有那么多个我,那可就真的乱套了。”机甲十一避开他的目光,走到另一边说,似乎是想拒绝他。

“已经来不及了。”

机甲十一:“什么意思……”

郭小彬:“你不可能猜不出来的。据我了解,你的这份简本意识,至少已经被复制了30份了……”

“什么?!”

“而且,我所见到的,都是和你一样的初代机甲,30台,全部是银色的涂装;你的这份意识,对军方来说,可是宝贝……不像孤舟山那份完整版的意识里会有很多是非观之类,也就是说,只有现在的你才是老杜的宝贝疙瘩。”

十一:“也就是说:第一,他们不可能不把从我这儿复制出来的意识用在更高级的装备上;第二,杜启生已经知道我恢复的事情,不过我认为他对我还是有那么一点愧疚的,暂时应该还不会拿我怎么样……”说到后面的时候,他其实也不再信心满满了。

也对,虽然杜启生身居高位,但整个军队系统他也不可能只手遮天。有人的地方,就会有各种利益的糅合。任何事情,都是有可能发生的。

郭小彬点点头,“所以……”

“好,我答应你!”十一又紧接着说到:“不过,我的这个身体,包括杜启生掌握的其他机甲,都是不应该存在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明白。”

十一:“宗教里对死亡的解释有好多……但因为每个人的生命都只有一次,所以,它们往往是不可证伪的;但若我们信之,就又有了向死而生的生命旋律;这是正确的……我经历过死亡,所以我知道无限的、重复的生命毫无意义且损人害己,最终都会跟一个石头一样;生死大限,才赋予生命短暂的精彩。”

……

军方,总指挥部。

杜启生看着急匆匆走进来的阿武,问:“怎么,郭小彬还有孙欣沛有消息了?”

阿武摇摇头,“不是,是11-β型机甲项目,出问题了。”

“是测试的时候发生故障了吗?”

阿武:“不是,是上次调用100架无人侦查机的事情,被尚靖将军知道了……他现在非要看看咱们的新式机甲。11-β型在测试的最后阶段,恐怕被他们这么盯着……”

“他?这是嫌我们西北边防的事不够多吗,这个时候来添什么乱?”杜启生骂咧咧地站起,“不能给他知道了,这个事情发展下去会对小十一不利……走,我跟你一起去!”

“是!”

……

“尚将军,听说您刚从西北回来,我特意给您准备了两瓶好酒,一会儿了尝尝!”一进门,杜启生就笑着说。毕竟人家尚靖肩章上还是比他多个星星的,又是年长,杜启生也只能笑脸相迎。

尚靖:“啊,是小杜呀。来来来,快坐!”

杜启生拘束着坐下。

“哈哈哈,难得你知道我好这口。”尚靖双手拍了一下大腿,然后坐直道:“本来也没什么事儿的,就是从黄富贵那里知道了你之前挪用我无人机的事,就想打听一下到底是去测试什么东西了?我这可不就问沈德阳……这不问还好,那小子竟然说签了你的保密条令,我无权过问!”

杜启生赔笑,“是,是有这么一回事。”

“小杜啊,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咱们可都是一个战壕里的弟兄;你用了我的无人机,还不告诉我究竟整了些啥事儿?莫非,你信不过我?”尚靖直截了当地问。

杜启生:“尚将军,我不是这个意思。”

“还是说,你小杜有什么宝贝疙瘩,不想给我使使?”

“不是。”杜启生急忙解释,“您说的哪里话,我刚入伍那会儿,都是望着您的脚步前进的;怎么可能会这么想。”

尚靖:“那你倒是说说呀。”

杜启生知道再也瞒不过去,只好把那30台11-α型拿出来当挡箭牌。“尚将军,是这样。之前是我测试了一下,在特殊情况下、离开集群指挥的机甲,它的自主作战的能力;不过,不是很成功,还在改进。”

“什么!?”尚靖生气道:“你这是……初代机甲,它们的编队行军、52种战斗模式等等都是之前编制好了的动作,自主?你不是在开玩笑吧?这个问题,之前可是论证过很多次了。限定场景下的自主作战模式开发难度太大,根本不可取!”

“是,之前好像确实是我多此一举了……”杜启生很快换了一种恳求的语气,“但是,考虑到在没有绝对优势情况下,万一信号中继车被摧毁,战术指挥信号传达不到的情况,我觉得这项研究还是很有意义的……我肯定会找到别的办法……”

尚靖:“小杜,你是在跟我讨论战术指挥?”

“不……不敢。”

“好了,这个事儿暂且不说了。来,我尝尝你拿的好酒!”尚靖很快就像换了个人似的,笑眯眯地说道。

“好。”

……

回到办公室,阿武问:“解决了吗?”

杜启生哈出一口酒气,“我先去漱漱口!”等他再回来,“不一定,尚将军不是一般人,没那么轻易被骗过去!但我们这边实在也没有更好的借口了……”

阿武:“那怎么办?要不要连夜把那49台11-β型转运出去。”

杜启生坐到沙发上,仰着头,“等会儿,让我想一下!”他刚才喝得也不少,喘着粗气道:“一下子运这么多机甲出去,恐怕很难掩人耳目啊……那样,你马上找一批相同型号的机甲,去哪个仓库里,进进出出的,把那49具11-β型悄悄弄出去!另外,那30具11-α型也趁着这个机会混进来。”

阿武:“明白了!”

“等等!不能这么毫无意义的调动……你先在西南方向4公里的地方炸响两个炮弹,这样才师出有名;并且,那个位置距离别的哨卡都比较远,只有我们出动才是最合适的。”

“好。”

“小心着点,别伤了人。”

阿武:“明白!”

……

尚靖办公室。

“周平川,进来!”尚将军向文外喊道。

周平川:“将军。”

“去,让人给我死死盯着杜启生的那个仓库。这三天的进进出出,都是谁,带的什么东西,我都要知道。”尚靖靠在椅背上,“就他那个斤两,还糊弄不了我!”

周平川:“是!”

“等等,要是让那边的人发现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将军放心。”

……

当晚,距离总指部驻地约4公里处“轰”地一声巨响,惊醒了所有人。

“这是什么情况?”尚靖从床上坐起,打开智能手表问周平川。

周平川:“我们所在附近1.5公里处发生不明爆炸,因为离哨卡比较远,他们这边已经派出机甲力量前去了。”

“嗯,怎么会突然来这么一出?”尚靖很快回过神来,“等等,你是,这个地方离所有的哨卡都很远?”

“是的,所以我猜测是比较熟悉这里的恐袭分子。”

尚靖:“不对!你别动,牢牢盯着那里,我要知道所有的细节。”

“可现在附近很乱,他们都……”

“乱?”尚靖笑了,“这分明是杜启生故意整的一出迷魂记呀。”

“将军,我懂了!”周平川随即放飞很多小型跟踪无人机。

……

上允城。

“我怎么总感觉有事要发生?好像离我们很远,但是,又说不上来……”机甲十一道,自从他感觉不到自己和林易之间的那种若有若无的联系之后,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这种描述不出来的思绪了。似乎在机甲的记忆与思维逻辑下,以前在人体状态中看似神妙的很多感应、联系都有章可循一般。

好比有时候发生在我们身上的记忆闪回,让我们感觉这段经历似乎是发生过的一般、似曾相识但又想不出到底是什么时候事情。但在十一的记忆创伤恢复之后,便可以通过严谨的逻辑去追寻其根本的原因。

沉迷于时间旅行的假想者常常把这种情况归于是一种平行宇宙……

其实,这仅仅是大脑的一种超前预判。绝大多数人以为大脑仅仅能接收声音、画面、触感、味道之类的信息,其实它自己也是一个感应器官。好比人的眼睛只能看到很窄的一个可见光的频段,但其余更广阔的频段依旧是有信息存在的;有些我们的眼耳鼻舌感觉不到的东西,大脑却可以。

大脑基于收取到的各种信息进行预测、处理,而这类畅想也是以画面的形式散布在记忆中的,就像十一宕机之后的记忆混乱状态……这些信息一旦能与现实对应,我们便会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而其他的更多的散布的记忆,在我们注意力集中的时候是根本不会出现的,那它们只有可能会出现在梦里。

郭小彬:“怎么了?”

“我,感觉自己变成了好多……然后,身上的武器也变成了激光、等离子炮之类;但还是被压制着……”

“就这?这不是做梦吗,多正常。”胡薇薇一笑,道。

郭小彬:“不一样,十一现在的各种思维活动,一开始的时候都是依靠清晰的条理实现了数字化的;如果他的脑子里真的出现了梦境,那它和现实必有联系。这也许说明,军方的人开始惦记你了!”

胡薇薇张大了嘴巴。“啊?这是,未卜先知?”

“那按照九哥的意思,我们该怎么做?”

郭小彬:“尽快赶到孤舟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