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17)郭小彬求助

  • 第十六次死亡
  • waver
  • 4332字
  • 2022-04-11 10:29:07

换上另一身新衣服的胡薇薇依旧光鲜靓丽。她和十一待在楼顶,不见星月。

第二天一早,按照十一教给她的步骤与来访代码,胡薇薇接入了环形入户轨道下的访客系统。“你好,我是易嘉亦的朋友;代他来看望一下你们。”

另一头,是林如满是疑惑的声音:“您是……你怎么知道我们?”

“我叫胡薇薇……”

不等她说完,林如便直接问:“他是不是已经死了?”当初,她也不明白为什么林宇会选择这一条路,于是便也在空余时间认真研究起了那个笔记本。

“呃……准确来说,还没有!”胡薇薇之前准备的话都没有派上用场。

就在这时,门禁提醒声响起:“已获准进入!”

胡薇薇深吸一口,步入轿厢。

入户之后,映入眼帘的便是充满幼儿气息的各种卡通的星星、月亮、宇宙飞船挂在蓝色的屋顶。除此之外,房间里很整洁,似乎一点也不像育儿的家庭;几乎也闻不到什么婴儿气。

林如身上也是疲态略显,“不好意思,两个小家伙……整夜闹腾!”

“呃,我知道……”胡薇薇笑着说,但马上又回过神来,“啊?双胞胎?!”

林如短暂犹豫了一下,“是。”

胡薇薇:“我能去看看他们吗?”

“这……”林如看着面前这个颇有气场的女人,担心一旦她有什么歹念自己可完全制不住她。

胡薇薇知道自己有点唐突,急忙解释到:“放心,我不会打扰到他们的……我就在门口瞅一眼就走,行吗?”然后,在林如的严密防备下,胡薇薇轻轻走到卧室门口。看着两个熟睡的婴儿,她笑了,两眼也在同一时间挤出了泪光。

“你能……跟我说说他吗?”林如的这句话里,似乎带有一种幽微的怨。所以她说出这句话之后,肩上好像变轻了一些。也许胡薇薇根本不应该出现的;本来她已经做好准备,几年之后、等林宇和林易长大一些了再仔细想想自己还能过上什么样的生活……她现在真的经不起什么波澜了。

胡薇薇轻轻关上门,“他……”

林如:“我们去孤舟山的路上,看到一个……你告诉我,那是现在的他吗?”

胡薇薇低着头,轻轻一声:“是。”女人的直觉有时候真是很准的,本来她答应十一不会透露他现在的状况的,但既然林如已经猜出了大概,也没有必要再隐瞒了。

“那怪不得小易会哭得这么凶,原来是看到他爸爸了。”

胡薇薇:“你别伤心……其实昨天晚上,他一直在看着、保护着你们……他现在知道自己不能以一个机甲的形态出现,所以才让我来探望一下你们。最近上允城也比较乱,你们即使在家也一定要注意安全!”

“嗯……”林如点点头。重担在身,她现在还不能露出一丁点柔弱的姿态;否则,那会一发而不可收拾,让她怀疑自己的到底能不能坚持到头。

胡薇薇离开后,林如走到窗前,望了好久。

十一看着林如无助地站在那里;她似乎忘穿一切、发现了自己,又似乎什么都没发现。

……

军方,总指挥部。

阿武走进杜启生的办公室,“将军,昨夜,上允城发生重大恐怖袭击,直接炸毁一栋居民楼,发现的死亡人数已超过800……”

“什么?!”杜启生一拳敲碎桌上的触控板,怒道。“这群疯子,说什么改革、进步,净他娘的添乱……这就是完完全全的恐怖主义!说什么只能自下而上谋求社会变革……可现在各地除了动乱还有什么?!”

“还有,疑似机甲十一出现。”说完,阿武给杜启生展示出十一用曳光弹引导军方机甲兽攻击的画面。

杜启生:“对,就是他!小十一能这么做,我很欣慰。”

就在这时,阿武手腕上的智能手表提醒有新的讯息。他粗略一看,立马将视频投映到杜启生面前的屏幕上。

画面上出现的,正是夜空蓝色涂装的机甲十一,“我要找杜启生将军……如果收到我的消息,就让这个机甲点点头。”

杜启生:“呵呵,这个小十一,又绑了我们一个机甲……不用了,直接连线吧!”

……

上允城。

被十一控制着、正四脚朝天的犀牛机甲发声了:“小十一,我是杜启生。”

机甲十一:“八哥,你好。”

“你恢复了?”

机甲十一:“对!不过,叙旧的话就以后再说吧,昨天那些暴乱分子,其实很大一批都是家人被控制,才无奈接受摆布……”

“你想,给他们求情?”

十一:“不是,我会把我所掌握的那群暴乱者的信息都给你;然后,祝八哥行动顺利!”

“你等等!”

机甲十一径自带着胡薇薇转身,不再离他。

留在地上的那只犀牛机甲不停地尝试着起身。可因为它太重了,而且身体刚好还卡在一个为它量身定制的凹型槽里;每次挣扎,都只能是堪堪看到自己的后蹄……

……

总指挥部。

杜启生和阿武看着屏幕中的那一幕,顿时觉得有些好笑。

“既然他恢复了,对我有些怨恨也是正常的。”杜启生看向身边的阿武,“快,按照小十一给我们的资料,马上布置。一个人都不能放过!”

阿武:“是!”

“还有,就按照他说的;优先安排解救力量,那群人虽然杀了也不过分,可他们的亲人还在是无辜的……”这种规模的行动,已经完全不需要他一个中将亲自布置了,杜启生只需要对阿武说明自己的作战意图即可。

“是!”

阿武出去后,杜启生则联系上了曲梁斌。

“前辈,最近一切可还好啊?”

曲梁斌:“老八呀,你有什么事儿,直接说吧!”

“是想告诉您一个好消息。”

曲梁斌:“哦,是什么好消息,能引动你堂堂一个将军传话呀?”

“关于小十一的。”杜启生听到那边的沉默之后,接着说道:“据我了解,他的意识已经恢复了;而现在,他剩下的那份完整的意识在你孤舟山,所以我猜他很可能会去!”

曲梁斌:“当真?”

“前辈,我还能骗您不成?还有另一个事,我想跟您请示一下……”

曲梁斌:“别卖关子了,直说吧!”

杜启生虽是笑着说话,可语气中锋芒毕露,“关于咱那个未名之地……我想,我是必须要出手约束一下了。”

“身在其位,我也理解,你有守土安民之责;但我们那个地方,你也知道,说白了在以前不过是一群书生……他们因为某个思想,不小心引发了别人藏在心里的恶;我明白,他们有错……可你也知道,拿老九来说,他的本意是好的。捅向别人的刀子,也不是他拿着……”曲梁斌解释了很多。

“前辈,那我明白您的意思了。”

曲梁斌:“你等等,小十一的事情……”

“千真万确!”

曲梁斌:“好,哈哈哈……”

……

上允城。

“我们真的不需要去帮忙吗?”坐在机甲十一身上的胡薇薇道。

“额,我先去拿一些弹药补给吧!”十一说得很随意,“我们给杜将军提供了这么大的一个消息,就当拿点报酬了。”

“拿?”胡薇薇龇牙。

十一:“放心吧,他要是连这点事情都搞不定……是爬不到中将这个位置的。”

“喔。”

“等它们开始行动了,我们在远处观望一下也好。”十一猜胡薇薇很想去那边看看,便又说道:“当英雄的感觉确实也挺舒服的……不过,战斗行动又是很残酷的。死亡,在个体的层面上是一种崩塌、毁灭,无论把它看得有多重都不为过;但我们只要稍微远离一点,它又显得那么微不足道,激不起任何一点声浪……”他没有再说下去。

所以,每个人的主观意识大于天。这也正是他钻研意识复制技术的源动力;意识若真高于一切,那不该那么短暂才对。

……

袭击事件发生后,林如住所附近的安保力量就肉眼可见地增强了;想来那是来自曲梁斌和洪有士的格外关照吧。当然,这事发生在曲梁斌得知十一恢复之前。

在窗前站了很久的林如当然也有察觉。

现在,她很难控制自己不去想变成了一只蜘蛛机甲的易嘉亦。

命运给她开的这个玩笑有点大。初见时,谁能想到那个来自城域的、轮椅上的人会是这样;她为了给弟弟找一线生机,献身于他,又怀上了易嘉亦的孩子……而她的弟弟到头来还是只能用他留在书房的永生手段,却又阴差阳错地和他们的孩子一模一样。

林易确实是自己的儿子,可林宇还能是自己的弟弟吗?

她该怎么向林易解释、他的爸爸变成了一只大蜘蛛?也许不需要解释,那天,在轨道轿车上,林易似乎早已知晓……可他才两个月不到,怎么可能会明白。

……

胡薇薇:“你的两个孩子都长得挺帅的。”

“啊?”机甲十一猛地一停,差点将胡薇薇摔出去。

“我说得是真的。”

十一:“自从我们的意识恢复之后,我好像再也感知不到他了。”

“啊?”这下轮到胡薇薇疑惑了。

“这个我也无法解释。”十一重新加速,说道:“可能就是在混沌中,有一种神秘的联系吧;一旦我的思路变得清晰、条理,就再也发现不了了。”一边说着,他们听到了远处的枪声,“他们已经交火了,我们就在这儿看看吧!”

胡薇薇:“这离得也太远了吧!可是你说的喔,离得远了没有感觉。”

“啊?”

“你看那边!我们走进一些。”胡薇薇指着远处、被两只蜻蜓机甲堵住的一个人说道。

……

“哈哈哈……小子,你不能抓我!我是你们路队长的小舅子,我给你时间,你去问问清楚再决定。”

两只蜻蜓机甲果然停止了行动。

而就在两只蜻蜓准备转身的时候,“砰”的一声,那个人的脑袋开花了。

……

“我又不是军队的人。”十一一边说着,一边载着胡薇薇转身。当然,刚才一枪是他开的。

胡薇薇:“对,我也看他不爽。杀得好!”

……

七天后。

机甲十一又上到那栋楼上,望着林如和他们的孩子。

“有人上来了!”听到声响,胡薇薇急忙提醒道。

十一:“我也发现了,别动!有可能是无意上来的。”

胡薇薇只好再伏低身子。

“小十一,我猜你在这里!能否出来见见,我有事想拜托你!”这是郭小彬的声音。

十一轻轻对胡薇薇说:“出去吧,我认识他。”

“九哥。”十一带着胡薇薇跳到郭小彬所在的平台。

郭小彬震惊道:“你真的恢复了,能记起我了!我还以为,你意识受损、又被老杜一通折腾,会不记得我呢。”

“九哥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机甲十一谨慎地问道。

郭小彬:“当我知道你意识恢复之后,再结合林如现在的情况,其实不难猜。我之所以来找你,是想请你保护我!”

“保护?”

“不知道你有没有了解过,最近这么多的混乱,跟我是脱不开关系的……”

“印团队?”胡薇薇开口了。

郭小彬:“正是,我就是印团队的发起人,郭小彬。”

“作为一个颠覆性的力量,你指的保护,从何说起呀?”胡薇薇虽然没曾想过自己有一天会直面这个印团队的发起人,虽然自己也曾是其中的一员;可她一点也有发憷,质问道。

郭小彬:“姑娘问得好,恐怕你现在也能感觉到:印团队,现在失控了!并且,我的作为发起人的话语权,被人盯上了……现在,那个未名之地已经不是秘密,我们都已经不在那里了。不过,我担心他们会有手段发现我。而且,姑娘刚刚说的颠覆,掌控权也完全不在我手中……”

“你想让我们怎么做?”

郭小彬咽了一口唾沫,不好意思地说:“能不能,先下楼……我,我恐高。”

……

“孙欣沛虽然跟他们走得近,但我清楚,制造这种规模的混乱,也不可能是他的手笔。而据我了解,就在上允城,活跃着一个比较极端的小头目。”

胡薇薇:“会不会上次我们差点狙掉的那个?”

“啊?”郭小彬大惊。

“就算是他的话,也只是吓退而已……”前天,他们回去看过现场,十一确定自己当时没有击中那个人。

郭小彬从身上掏出来一个盒子,“这是我出发前让胡戚瑞帮你做的一个通讯器,你完全可以当它是智能手表来用……”

“这是……”

郭小彬:“军方的装备,大都是独立的系统;我知道这个对你有用,便提前准备好了。”

“九哥是还想挽回……”

“如果这条路真是错的,我必须终结它!”郭小彬说得还是跟之前一样,似乎是漫不经心,也似乎是看穿一切的淡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