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3)被抓

  • 第十六次死亡
  • waver
  • 3203字
  • 2022-03-16 08:10:02

“我叫林如,大叔,呃……哥,我该怎么称呼你呀?”女孩气喘吁吁,虽然背后没有人追,她还是拼命地推着易嘉亦跑。

“嘉亦。”听林如脱口叫自己大叔,易嘉亦一笑。他抬眼往上瞅了瞅,没看到自己的头发,想必在路灯下就是像个中年大叔吧。“好了,别推了。歇歇吧,我的轮椅后面有个踏板,你站上去就行。”

林如依他所言站了上去,“咦,这个,跑得不慢呀!比刚才快多了。”

“嗯,这个是我改装过的。要是不想坐着,我也会站……站到那个踏板上,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他想了想,还是没有告诉她关于自己的腿根本没有问题。

“那我……”

易嘉亦:“你只要说怎么走就可以,我送你回去。大晚上的,街上一个人的没有。”

“嗯。”

按着林如的指引,易嘉亦把她到一个街口,便离开了。轮椅转过之后,易嘉亦也没有多想什么,毕竟他们刚认识,女孩有些防备、留下一段路自己回去也是正常。

“原路返回吧!”

还没走到那家药店,易嘉亦就被五个人围了起来。

“瘸子!我们接到举报,你和一个小妮子刚砸了人药店,给兄弟们解释解释吧。”一个人手拿钢管、抵在易嘉亦的轮椅上,嘴里还叼着一根刚刚点燃的烟,说道。“看来是个外地佬。小瘸子,你听好了,四厂西区的两条街道,是我们共济会的兄弟们罩着的。你俩在我们的地盘闹事,兄弟们现在找你来讨个说法……”

易嘉亦:“好,应该的,我赔!你等下,我用元币赔给你。”

“四哥,你看!”一个手拿砍刀的混混指着轮椅下的电池说道:“四哥,这是新版的电瓶。你看这椅子,也相当不错呀。这人肯定是城域里跑出来的,咱们……”

易嘉亦闻言皱起了眉头,那个混混并没有压低声音,根本不怕他听到一般。

“闭嘴,我心里有数。”刚才被喊四哥的人回应道。他端详了一会儿,手捏在易嘉亦的肩膀上,“元币确实是好东西啊,在这里,有头有脸的人都在收这个,毕竟这里的四区票外面可用不成。不过,你犯事在先,兄弟们还看上你这个新式电瓶了。恐怕,得委屈你走一趟,这个电瓶我们拆下来,别的东西也不动你的,这里的事儿就一笔勾销了,还算你认识我们这些伙计。怎么样?”

“这……”易嘉亦不知是该站起来跑还是继续装残疾,就算跑的话恐怕也跑不过这几个人。“我这电池,不知你们是……”

四哥:“呃,这你放心,我们只要你的电瓶。在山南城,电瓶可是个抢手货。你的还是个新式的,用它做成的车肯定跑得又快又远。我也不瞒你,山南城虽然也自己搭建了自己的局域轨道交通,可说到底是为货运服务的,载人只是顺便罢了。”

“所以,你看上了我轮椅上的电池,就是为了自己造车?”易嘉亦忍着恐惧,问道。

“对!我们共济会里,还是有几个手艺人的……”四哥话来没说完,就被凑过来的小弟打断了,“四哥,那个小妮儿也找到了。”

易嘉亦:“那,你们带路吧,我跟你们走。”

“下来!”一人就要上前把易嘉亦从轮椅上拽下来,被四哥拦住了。“阿明,你干什么?去后面推着!”

“四哥,这就一瘸子,何必呢?”阿明不愿,埋怨道。

四哥:“跟你们说过多少遍了,叫盗亦有道。没个规矩,怎么让这两条街区的人信服我们!?”训斥完阿明,他又笑嘻嘻地看向易嘉亦:“小兄弟,放心!我们不会对你做什么的。你们砸了人药店,我们收了人家的保护费,这事儿肯定也不能不管;不然,我们还怎么再问别人拿钱。至于你的电瓶,我们也会补偿你一些的。”

感觉阿明走到了身后,易嘉亦浑身冷汗,生怕他突然间给自己一刀子。这时,易嘉亦只是感觉自己双腿真要不听使唤一样,再也无力站起了。他攥紧扶手,很快便又感觉手心滑腻,似乎是要握不住一般。

“没想到,我本是来寻死的,却还是在这种时候恐惧得……”很快,易嘉亦便适应了身后的阿明,心里想道:“死确实是终点,但刚才的害怕,却让我先前自认为的圆满、通达的心境消散得一干二净……看来,我还差得很远呀。”

随即,易嘉亦又感心里起了一丝慌张。“复制版的意识,已经备份了;我的智能手表上,相关的记录也隐藏了;轮椅上也没多少重要信息……还有什么?”他又开始仔细梳理,想再检视一下自己是不是忘记了什么。按照他以前的想法,如果这份复制意识的完整度超过95%,就已经能完全代替自己了;那他选择从容赴死应该是顺水推舟一般的,怎么还会有害怕、恐惧?

“关于死亡,我到底漏了什么呢?”易嘉亦自言自语道:“难道是婉君……我恐怕再努力也走不到她身边了;又或者,林如?这更不可能了,才认识多久……偷的那瓶药,恐怕也不是给自己用的吧;也有可能,我刚才单纯就是畏怯死亡,好像生命里本来就有一种隐藏在肉体上的趋吉避凶,根本没有经过意识,我之前逻辑复制自然也没有涉及到这一层。那好像就是一种动物本能,跟其他东西灵敏的第六感一样。”

阿明在后面推着轮椅,“嘀咕些啥呀?”他当然也没有在背后搞什么小动作,不敢违逆四哥的意思。

几经转折,六人走到一个仓库门前。

“开门!”

“叽……”一阵刺耳到让人心颤的声音过后,两人走了出来,“四哥!找到人了?”

“一个瘸子,一个翘屁股小妮儿、还带个病秧子,能有多大麻烦?”话刚说完,就看到几个人推搡着林如进来了,后面还跟了个瘦弱无力的少年。

看到林如看向他这边,易嘉亦冲她轻轻点了点头。

“嘉亦哥,您也被他们抓来了?”林如走到易嘉亦身边,从阿明手里接过轮椅。“小宇,你过来这里!”

那个病弱的少年叫林宇,听到姐姐唤他,也走到易嘉亦身后。

“他是怎么了?”易嘉亦问。

林如哭腔道:“我,我只是不想看着他这么疼,才,才去给他偷一些止疼片。我弟弟,已经好些年了,在肝上面,治不好了……”

四哥:“你们姐弟俩的事情,我们其实听说过;但再怎么,也不能偷别人的呀。”

看林如低着头不敢答话,易嘉亦道:“小如,我跟你说过了,你真的不用羞愧什么。在绝望的病痛面前,有时候,法理确实也……你也别想太多了,我来解决吧!”说完,他看向人群中的四哥,道:“四哥,我不是说过,药店的损失,我来赔偿。你们想要我的电瓶,也拿去吧!另外,她弟弟的病,你们应该能找到关系,好好给看看,费用也是我来出!”开始的时候,易嘉亦还能感觉到自己的声音里有些颤抖,但他很快就克服了自己面对这些黑社会性质的人的胆怯。“当然,我没有你们这里的四区票,我会用元币支付。”

“这好说。”四哥上前,道:“难得小兄弟这么爽快。不过,咱共济会虽然庙不大,办事还是得讲个章程。就委屈一下,在这儿等人药店老板过来了,你们再谈。那这……”

易嘉亦:“推走吧,顺便,给我找个椅子来就好。”

“好。”

不一会儿,椅子便搬来了。易嘉亦在林如的搀扶下,挪到椅子上。

“还有我的东西,在座椅下面的隔层里,你拿出来吧!”

林如:“嗯。”

四哥:“不知道,小兄弟这腿,是啥时候落下的毛病?看你这腿长得也算板正,怎么就……”

“这个……”

“没事,谁还不得有点事故啥的。反正我看你这也不像娘胎里落下的毛病,不然,像在我们这里,找媳妇儿还成问题呢。”四哥一边说着,眼睛还不停往林如身上瞥,就像是在提醒易嘉亦什么一样。

没过多久,药店老板被人领着过来了。

四哥他们得了好处,当然也乐得去活络。易嘉亦甚至都没说什么,药店老板就点头同意了。结束的时候,他还一个劲儿地往易嘉亦身上瞅,心想这姐弟是撞了什么大运……临走的时候,嘴里还念叨:“这是碰上贵人了哟。”

易嘉亦:“四哥,那您算一下,我这儿,再给你付多少?”

“本来吧,兄弟你一个电瓶就全抵了。不过,我们这边也好大一个摊子……我上面还有俩哥哥在城域里,用钱的地方也不少……”

“500够不?她弟弟的医药费另算,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会带他去上允城。”

四哥:“够,够了……”

注释:

1、局域轨道交通,设定为没有(完全)接入全域轨道系统的分支轨道系统,这类区域化的交通一般是为货运服务的,同时它的优先级排位也比较低(好比现在的铁路系统,绿皮车需要让行特快、快车等),所以四厂区的人会在黑市买卖电池\电瓶,自行组装代步车子;

2、关于四厂区的治安:在政府职能失灵的情况下,人们会自发抱团,或者加入某一组织以寻求庇护,并且这是一个正反馈的过程(帮会、宗教、组织等发展得越好,人们会越来越缺乏安全感,从而更多人加入其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